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72章 兄弟和女人的区别

    苏暮然将门打开,看着门外站着的人愣了愣。

    门外的人看到她也愣了一下,张口喊道:“女流氓,你怎么也在这里?”

    “你叫谁女流氓?”苏暮然怒了,指着他的鼻子问。

    李云谭冷笑,不屑地说:“上次趁我洗澡跑进去偷窥我,不是女流氓是什么。”

    “你当你自己是什么,就算我以前喜欢你。现在知道你的人品也对你没兴趣。我偷窥你?你可真会望自己脸上贴金。”

    “啊啊啊,还说不是偷窥我,这都第几次向我告白说喜欢我了。我看你就是喜欢我,故意想用这个方法引起我注意。”李云谭一脸我早就知道如此地模样说。

    苏暮然:“。”

    气得咬牙,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谭宗扬在里面听不下去了,冷声说:“还不赶紧给我进来,站在门口讨论这种事,想把我的脸丢尽?”

    “哼。”

    苏暮然让开路,愤愤地走回来。

    李云谭也进来,手里面居然还拎了一个水果篮。

    谭宗扬瞥了一眼他的水果篮说:“你居然也会买礼物?不过档次很低,礼物也很残。”

    “我知道,是影迷送我的。我就随手拿来给你了。”李云谭笑嘻嘻地道。

    “真是厚颜无耻不要脸。”苏暮然鄙夷地道。

    李云谭又指着她的鼻子说:“你这个丑女,女流氓,你说什么?你敢骂我?”

    “骂你怎么了,你想怎样?”苏暮然仗着谭宗扬在,谅他也不敢对自己动手。

    李云谭咬牙,气冲冲地冲过来,就像对她不客气。

    谭宗扬冷飕飕地开口说:“云潭,适可而止。”

    李云谭一下子停下脚步。一脸幽怨地看着谭宗扬。

    “表哥,你这明显偏心嘛,重色轻友。哦不,是重色轻弟。”

    “这没办法。”谭宗扬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重色轻友是所有男人的劣根性,无法根除。而且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像我现在断手断脚还能活,让我不穿衣服出去裸奔,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李云谭:“。”

    “靠,来探个病还被撒一脸的狗粮。看你这个样子我看你病的很欢乐嘛,根本不用我担心,我走了,回去睡觉。昨天晚上赶戏,一晚上都没睡。一结束就来看你,没想到还被你们秀恩爱差点闪瞎眼睛。”李云谭不满地嘟囔。

    说完生气地离开了。

    苏暮然得意地勾了勾唇,不过又看着谭宗扬问:“这样对他是不是不太好?他毕竟好心来看你。就这样被我们气走了。”

    谭宗扬看着她脸上遮也遮不住地笑容说:“麻烦你说这话的时候照着镜子,最好表情和所说的话保持一致,才不会让人觉得很可笑。”

    苏暮然马上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可惜谭宗扬已经不看他了。又低下头继续看电脑。

    打印机复印机都被搬过来了,谭宗扬还让李特助送来一台办公电脑,直接让苏暮然在病房里帮他办公。

    当然,只是负责打印一些文件,然后复印一些资料。

    李特助和秘书艾达每天过来报道,传达公司事务,顺便拿走苏暮然打印和复印的资料。

    幸好这个病房够大,否则摆了那么多东西。不知道要怎么挤呢。

    不过打印机复印机,就连简易办公桌都弄来了,却没有再额外弄一张床。

    到了晚上,苏暮然看着依旧这一张床有些别扭,扭扭捏捏地问:“我晚上睡哪里?”

    谭宗扬抬起眼睛看着她,看的苏暮然脸皮燥热。

    又心虚地嚷嚷道:“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就一张床,晚上怎么睡,怎么着也应该给我弄张陪护床。”

    “昨天怎么睡得今天就怎么睡。”谭宗扬淡淡地说。

    苏暮然的脸更红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

    “不行,昨天晚上就是个意外,万一把床摇坏了怎么办。”

    “你想多了,我说的只是睡觉。对我这个病人,你难道也要天天索取吗?”谭宗扬一本正经地说。

    苏暮然:“。”

    “我说的也是睡觉,而且我睡相不好。我说的摇是我动来动去的意思,而且你受伤,我是怕我踢到你。”苏暮然涨红着脸解释。

    谭宗扬嗤笑。明显不相信地样子。

    苏暮然咬牙,都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暴打一顿。

    明明没脸没皮的是他,怎么说着说着,好像自己真成了女流氓。

    过了一会。谭宗扬才淡淡地道:“好了,你什么睡相我还能不知道。我都不担心,你就更用不着担心这些事。过来扶我,我要去洗澡。”

    “洗洗澡?”苏暮然惊叫。

    谭宗扬说:“当然洗澡,睡觉难道不要洗澡吗?”

    “可是你伤了腿怎么洗?”苏暮然说。

    谭宗扬道:“只是扭伤,又不是烫伤,怎么就不能洗。只是走路不太方便而已,你过来扶我去浴室,再帮我拿把凳子。”

    “哦,我先拿凳子过去。”苏暮然立刻点头,以为只是帮他把凳子拿过去,扶他过去就行了。

    VP高级病房虽然高档,可是比起家里还是不能比。比如说这浴室,虽然也够宽大,但是也只是淋浴,还没有浴缸可以用。

    当然。住得起这种病房的人,也不会愿意用公用的浴缸。

    苏暮然将凳子放好,又过来扶他。

    谭宗扬只伤了一只脚,所以一条手臂被苏木饭扶着。另一只手就用了一个拐杖,一蹦一跳地进了浴室。

    进去后,坐在苏暮然给他放好的凳子上。

    “给我脱衣服。”谭宗扬淡然地道。

    苏暮然一愣,正想抬腿离开的脚顿了顿,讶然说:“我给你脱衣服?你不自己脱吗?”

    “我怎么方便?”谭宗扬理直气壮地说。

    苏暮然嚷道:“你丫伤的是脚又不是手,难不成你以前都是用脚脱衣服吗?”

    “苏暮然,你又说脏话了。而且我警告过,对我说话客气些。”谭宗扬压低声音阴森森地说。

    苏暮然被吓得打个寒颤,不过依旧鼓着腮帮子不畏强权地说:“我说的是事实。话糙理不糙,本来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我不想自己动手。”谭宗扬强词夺理道。

    苏暮然:“。”

    好吧,她竟无言以对。

    “这么大了还让我给你脱衣服,你不觉得羞耻吗?”苏暮然打算用激将法唤起他的良知。

    可是谭宗扬居然理直气壮地说:“不觉得。”

    苏暮然抽了抽嘴角。小声嘟囔道:“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你要不要帮我脱,你不帮我我去找马思媛,我相信她会很愿意。”谭宗扬催促道。

    “好了好了,帮就帮。”苏暮然一听他要去找马思媛。连忙答应道。

    不就是帮着脱衣服,又不是谁没见过谁。再怎么样,也不能让马思言占便宜。

    苏暮然下手,给他将扣子解开,脱掉上衣后。看着身上一块块肌肉,腹部那明显的六块肌,她算是明白一回事,什么叫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你说你一总裁,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到底是怎么练出六块肌。”苏暮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腹肌,还伸手捏了捏,不得不承认手感非常好。

    谭宗扬眼眸幽深地说:“别乱摸,小心引火自焚。”

    “切,真小气,摸一摸都不愿意。”苏暮然白了他一眼,撇撇嘴说。

    谭宗扬深吸口气,打算不跟她一般见识。又让她扶着自己站起来,然后自己单手把裤子褪下来。

    幸好是医院的病服,所以脱起来并不困难。

    裤子单手一扯,就能全部掉在地上。

    不过。

    苏暮然瞪大眼睛。涨红着脸看着某一处:“你没事耍什么流氓。”

    “耍流氓的是你,没事捏什么捏,把它惹怒又不负责。”谭宗扬厚颜无耻地说。

    苏暮然涨红了脸,扶着他坐下就赶紧出去了。

    没想到帮他洗个澡,还要被他占便宜。

    谭宗扬这边认真地洗起来,洗完后又喊他给他拿浴巾、衣服,扶他出来。

    护士已经将床单被罩都焕然一新,房间里的一些摆设都重新换了一遍。

    苏暮然不能让护士进去帮忙,只好又认命地走进去,全程脸红地拿了浴巾让他擦干。又帮忙给他穿上衣服,才又扶着他出去。

    躺在床上,谭宗扬说:“该你洗了。”

    “可是我没衣服换。”

    当时只顾着吵架,收拾好的衣服都忘记拿了。

    “没关系,明天一早我会让李特助送衣服过来。今天晚上嘛我不介意你裸着。”

    “可是我介意。”苏暮然立刻嚷嚷道。

    谭宗扬淡淡地说:“那你只能睡地板上,我不能容忍一个女人两天不洗澡,还想上我的床。”

    苏暮然咬牙,一看衣柜里有很多谭宗扬的衣服。光是衬衫都有一大叠,不禁灵机一动,拿了一件谭宗扬的白衬衣就跑进浴室。

    等她洗完澡穿着谭宗扬的衬衣出来。

    谭宗扬正对着电脑看文件,一开始并没注意她。

    等她轻咳一声对他打招呼:“那个我借你的衣服穿了,别那么小气,咱俩地关系谁跟谁。”

    谭宗扬这才抬起头看向她,然后。

    “喂,谭宗扬,你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流鼻血了?”

    苏暮然吓了一跳,立刻冲过去抽出纸巾堵住他的鼻子着急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