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74章 医院巧遇

    苏暮然嘟着嘴,无可奈何地拿着文件跑到谭氏集团。

    艾达看她过来,愣了一下惊讶道:“苏小姐,你怎么来了?”

    “哎呀艾达,你又忘了,别叫我苏小姐。听着挺别扭的,叫我暮然吧!”苏暮然连忙道。

    艾达笑了笑,从善如流地说:“暮然。不过你怎么来了?是总裁有什么指示吗?”

    “谭宗扬让我把这份文件给你了。”苏暮然说。

    艾达把文件接过去一看,笑着说:“怎么是这份文件,这份文件还劳烦你跑一趟啊!”

    “啊?怎么了。”苏暮然惊讶说。

    艾达说:“这份文件总裁已经传了一份电子档给我,我只需要打印就行,又不需要总裁签字,所以……。”

    “你的意思是,根本不需要我送,他故意折腾我?”苏暮然叫起来。

    艾达已经意识到了,所以才及时闭嘴。

    可是还是说了不少,让暗暗咬舌,不禁后悔。

    “哼,太过分了。利用别人的一片善心,居然做这种事。”苏暮然愤愤道。

    艾达连忙讪笑说:“呵呵,暮然,你别生气。我刚又想起来,这份文件可能真的需要一份,电子档的日期不同,还是很有区别的。”

    “艾达,你当我三岁小孩吗?这么容易被骗。”苏暮然嘟着嘴说:“反正我已经知道他的真实目的了。我要回去找他算账。”

    说完,苏暮然愤愤离开。

    艾达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好了,给总裁惹麻烦了。

    秉承着在总裁身边那么多年的丰富经验,艾达还是马上拿出手机,跟总裁报告情况。

    苏暮然打车回到医院,气势汹汹杀气腾腾,脑海里已经勾画出好几个狠狠教训他的画面。当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将其按在**上揍一顿,反正他腿又不能动,还能追着她打。

    “呵呵呵。”苏暮然想到那个画面就忍不住发出笑声。

    结果没看路,走在医院花园里的时候,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

    “哎呦,我的头。”苏暮然捂着额头哀嚎起来。

    她这到底撞了什么,居然还能把额头撞痛。

    “小姐,你没事吧!”男人连忙关切地问。

    苏暮然一怔。立刻抬起头,看着对方惊喜道:“真的是你?我以为我听错声音了。”

    “原来是苏小姐。”容澜轻笑。

    苏暮然看着容澜身姿挺拔,穿着一件白大褂,俊美地容颜在白色衣服的衬托下。整个就是闪闪发光的白衣天使的形象。不禁两眼冒光,痴痴地笑起来。

    容澜笑着说:“苏小姐笑什么。”

    苏暮然说:“你穿这身衣服真好看,以前我觉得医生挺可怕的,小时候我可怕打针了。一看到医生穿着白大褂走过来,就会吓哭。可是看你穿这身衣服,完全不一样嘛,很符合白衣天使的形象。”

    容澜一怔,略有些窘态。微红了脸。

    苏暮然又说:“原来你是医生啊!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医生,就在这家医院工作吗?”

    “是,我是这家医院的外科医生。不过苏小姐怎么在这里?”容澜询问道。

    苏暮然说:“谭宗扬受伤了,就住这家医院,我在这里照顾他。”

    “谭总受伤了?你照顾?”容澜惊讶。

    “是呀!”苏暮然说:“他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我照顾他义不容辞。不过你在哪个科,没事的时候我可以去看你吗?”

    “当然可以,你可以去这里找我。”容澜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苏暮然。

    苏暮然接过去后看了看。上面有容澜的名字,居然还有他的职位和办公室地址。

    “你居然是主任啊!这么年轻就是主任,真厉害。”苏暮然羡慕道。

    容澜淡淡地说:“没什么,其实那天苏小姐独自离开,我很愧疚,一直想知道苏小姐是否平安。看到苏小姐完好地站在这里,我很高兴。”

    “哦,那天啊!”苏暮然讪讪地道:“那天真是不好意思。我走的时候都忘记跟你打招呼了。”

    “没关系,苏小姐没事就好。”

    “容医生,你真是太体贴了。”苏暮然笑道。

    容澜一怔,略有些尴尬。

    停顿数秒后又缓缓说:“苏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马上还有一个手术要准备。”

    “哦,容医生你赶紧去,不好意思打扰了。”苏暮然连忙说。

    容澜冲她点头微微一笑,径直地往前走去。

    苏暮然看着容澜的背影一直消失在走廊地拐角处,才轻吁一口气,转身往前走。

    谭宗扬接到艾达的电话,就一直心神不宁。

    脑海里也浮现出苏暮然找他算账的样子,然后想各种对策。终于把对策想好之后,谁知道苏暮然却没按时间回来。

    谭宗扬皱眉,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按照长短距离,她至少迟到了半个小时。

    正准备拿手机给她打电话,问她到底去了哪里。

    苏暮然就推开门进来了,神采飞扬。脸上洋溢着笑容,根本一点都不像生气地样子。

    谭宗扬轻咳一声,看着她问:“回来了。”

    苏暮然点头:“回来了。”

    说着跑到小客厅。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起来。

    谭宗扬疑惑地看着她,等她喝完水以后,又看她去开电视,便疑惑地问:“苏暮然,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这不可能是她。

    依照她那么冲动的性格,不可能一回来不找自己算账,还优哉游哉地看电视。

    “说?说什么。”苏暮然诧异。

    谭宗扬想了想,自己提醒她送文件的事,这不是没事找虐嘛。

    于是摇头说:“没什么。”

    苏暮然嘟了嘟嘴,又认真地看电视。

    谭宗扬心里依旧觉得疑惑,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越发觉得她一定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

    “苏暮然。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谭宗扬不动声色地问。

    苏暮然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谭宗扬深了深眼眸,果然。

    “不知道遇到谁了?”谭宗扬又漫不经心地问。

    “容澜,你还记得他吗?就是马思媛的表哥,上次帮我的人。真没想到他是这家医院的医生。真是太巧了,居然遇到他。他还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有空可以找他聊天。你都不知道,他穿医生的白大褂有多好看。我以前一直觉得医生很可怕,看到他我才知道,原来不是职业的问题,而是长相的问题啊!长得像他那样别说穿白大褂,就算烧锅炉一样有气质。”

    苏暮然吧嗒吧嗒一张嘴就停不下来了,把容澜一顿好夸。夸得只应天上有,人间哪能几回闻。

    谭宗扬的脸色黑起来,表情冷肃地看着苏暮然神采飞扬地继续夸赞着。

    等苏暮然终于夸完,他才冷笑道:“看来,你是很希望被他看病啊!”

    苏暮然一愣,随即红了脸说:“瞎说,我又没病,怎么找他看病。”

    她脸上的红晕几乎刺痛了谭宗扬的眼睛,好一会才说:“没关系,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他是外科医生,我至少可以把你腿打断,或者胳膊打断,这样他就能帮你治疗了。”

    苏暮然:“……。”

    “你也太恶毒了吧!为了让他治病,难道还要自残。”

    “我看你很乐意。”谭宗扬冷哼道。

    苏暮然说:“我又没毛病,才不会做这么没脑子的事。我想跟他聊天去找他就是。再说这家医院又不是他家开的,我照顾他生意他又不会拿奖金。”

    “这家医院就是他家开的。”谭宗扬冷声道。

    “啊?”苏暮然惊讶:“这家医院居然是他家开的?呵呵,那你可以多住两天,照顾他家生意。”

    谭宗扬:“……。”

    “苏暮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谭宗扬冷声问。

    苏暮然耸肩道:“我不知道啊!本来就是,反正你都这样,多住两天又没什么。省的一天到晚想着折腾人,大老远让我没必要的跑一趟。”

    谭宗扬脸色一僵,没想到她突然就提这件事了。

    这事毕竟是他心虚,不过却依旧理直气壮说:“电子档的已经发给艾达,可是纸张的还是需要一份,才让你送过去。并且,我也说过,你太闲了,给你找点事做不好吗?”

    “我谢谢你,我谢你全家。不过看在你让我出去,才能遇到容医生的份上,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计较了。”苏暮然心情飞扬地说。

    谭宗扬的脸又黑起来,沉着脸看着她。

    苏暮然也不理他,专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精彩的地方,还时不时发出怪异地笑容。

    谭宗扬的脸色越来越黑,盯着她盯了好一会,才拿起手机给人打了通电话。

    “苏暮然,过来。”

    打完电话后,谭宗扬向苏暮然招手。

    苏暮然嘟着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是乖乖听话地站起来,走到他身边。

    “怎么了?你要喝水还是想吃东西?”

    “过来。”谭宗扬又招招手,让她走近些。

    苏暮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往前走了两步。

    当走到**边时,谭宗扬突然一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拉。将她拉的一倒,倒在他身上。

    “啊,干什……。”

    苏暮然吓得惊叫一声,连忙问。

    可是一句话还没问出来,就被谭宗扬堵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