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75章 我们分手吧

    容澜敲门而入,看到的居然是这样的画面。

    他有些尴尬,轻咳一声说:“谭总,不知道找我来什么事?”

    苏暮然被吻得脑袋发晕,晕乎乎地根本没听到容澜说话。在差点被憋死之前,谭宗扬终于松开她,不过继续将她圈在怀里,朝容澜看去。

    “容医生你来了。没什么大事,你是最好的医生。所以我的伤想让你看看,究竟要不要紧。”

    容澜淡淡一笑,走过去给谭宗扬检查了一下脚腕,说:“谭总尽管放心,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样最好,你也知道我很忙,所以还请容医生开一些最好的药,尽快让我痊愈。”谭宗扬微笑道。

    容澜说:“自然,不过我相信其他医生也会给谭总开最好的药,这点谭总尽可以放心。”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事了,容医生去忙吧!”

    “谭总告辞。”容澜微微点头,眼眸轻轻地从苏暮然脸上扫过,转眼就离开这里。

    谭宗扬轻笑,把苏暮然松开。

    苏暮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呆愣愣地被推到一边,好一会才回过神。

    “谭宗扬,你刚才做了什么?”苏暮然反应过来后愣愣地问。

    谭宗扬瞥了她一眼说:“忘记了?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苏暮然气得涨红了脸。

    谭宗扬淡淡地说:“我怎么过分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接吻,你用得着这么生气。还是说,因为在容澜面前,所以你才更加气恼?因为你喜欢容澜?”

    苏暮然脸色越发涨红,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说:“你放……厥词,无凭无据凭什么污蔑我。我哪里喜欢容医生,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好人,又有风度又有气度、长得又好、态度又温和而已。认识这样的人我觉得很有面子,你不要胡说八道随意污蔑。”

    谭宗扬冷哼道:“瞧你着急的样子,我只是说了个假设,你就激动成这副模样。还说对容澜没兴趣,不过我告诉你,就算有也没用,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容澜是绝对不会看上你。”

    “为什么?我缺胳膊少腿了。”苏暮然不服气地说。

    “因为容澜这辈子只会爱一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却死了。所以他的心也死了,他不可能再爱上别人。”

    “啊?”苏暮然惊讶,喃喃道:“居然还有这种事。”

    “所以你可以死心了。”谭宗扬又冷声说。

    苏暮然气道:“什么死心,我压根就没对容医生动过心。真是的。不跟你说了,怎么越说越乱。”

    “没有最好。”

    “不过倒是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亲我。其实关于这个问题,谭宗扬,我很想找你谈谈。”苏暮然双臂环抱,居高临下地说。

    谭宗扬放下手中的书,抬着头看着她道:“哦?找我谈?好啊,谈什么。”

    苏暮然轻咳一声。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

    低着头看谭宗扬还真有些不适应,还是平视着比较好。

    “关于我们两个人身份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搞清楚的。”苏暮然一本正经地说。

    谭宗扬点头,目光清冷地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苏暮然被他看的脸红,涨红着脸鼓着勇气说:“我的意思是,我们离婚了。不管之前以什么形式结婚,婚内搂搂抱抱也是合法范围。可是我们现在离婚了。就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你让我乖乖听你的话,找出我爸妈的异常我同意。你为了救我受伤,我照顾你也是天经地义。可是你不能总是……动不动就拉着我亲,还……动不动就做更过分的事,咱们俩这样……算什么关系。”

    “你说算什么关系?”谭宗扬答非所问,居然还将问题抛过来。

    苏暮然气得嘟着嘴说:“我哪知道,顶多也就是前夫前妻的关系,现在也就多了一个合作者的关系。而且你不是说你跟马思媛已经和好了。她是你的女人,你再这样对我,不止是侮辱了你自己,也侮辱了我。”

    “所以呢?你觉得用什么方法解决比较好?”谭宗扬又问。

    苏暮然怒了。生气说:“你怎么老是问我,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你解决吗?你可是男人。”

    “不管我怎么解决,你都会答应?”谭宗扬问。

    苏暮然说:“只要合情合理,我当然答应。”

    “那好,既然你觉得我跟马思媛和好,还跟你卿卿我我不太合适。那我现在跟她分手,撇清关系。”

    谭宗扬说完,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拨通后对里面的人说:“虽然我觉得说这种话很没必要,不过某个人一定要我说出来,我们分手吧!以后不再有任何关系。”

    “宗扬,你说什么?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某个人是谁?宗……。”

    马思媛还没说完,谭宗扬就把电话挂了。

    苏暮然:“……。”

    嘴角抽了抽,无语道:“我……我不是逼你跟她分手,我……没这个意思。”

    “好了,现在我跟马思媛没有任何关系,你满意了?”谭宗扬问。

    苏暮然瘪嘴。她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怎么说的好像是她逼着他分手似得。

    “既然现在我跟马思媛没有任何关系,我未婚你未嫁,即便是前夫前妻的关系,也有复婚的可能吧!所以现在我们的关系处在交往之中,那么卿卿我我,偶尔做做更过分的事,应该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苏暮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也把我们的关系阐明,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谭宗扬皱着眉头问。

    苏暮然瘪嘴,好像是不应该再不满意了。他都跟马思媛分手了,而且还主动说明俩人是交往关系。要是自己再说什么,就显得太不懂事。

    可是还是觉得心里怪异,总觉得哪里不对头,却又抓不到重点。

    “过来。”谭宗扬又冲她招招手。

    苏暮然疑惑地靠近。

    谭宗扬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拉近。在她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交往关系。记住,交往的第一要诀就是忠诚。”

    “哦。记住了。”苏暮然呆愣愣地点头。

    谭宗扬满意地勾了勾唇,才将她放开。

    “现在给我倒杯水,帮我把电脑拿过来,我要工作,你可以安心看电视。”

    “哦,马上。”

    苏暮然连忙跑过去,先是帮他倒了一杯水喝。又给他把电脑拿过来,还拿了一盒抽纸放在旁边,以防他随时使用。

    谭宗扬满意地看她跑来跑去,心情十分愉悦。

    不过这种愉悦的心情并没持续多久,便又被打扰。

    谭宗扬黑着脸看着容澜进来,苏暮然早就跑到容澜面前,看着他惊喜问:“容医生,你怎么来了?”

    “是呀,你怎么来了?”谭宗扬脸色不佳地同样问。

    容澜笑着说:“我来给你送药,你不是说要用最好的药吗?我看了一下,你现在用的这款药也很好,只是功效比起这个来略微差了些,今天就让护士给你换这个。”

    “容医生,真是麻烦你了。还让你特意跑一趟。”苏暮然连忙替谭宗扬道谢,看着容澜眼眸晶亮。

    “容澜,让你费心了。”谭宗扬面色阴沉,他敢保证,容澜绝对是故意的。

    “不客气,只要你能早点痊愈就好。”容澜淡淡地笑道。

    说完将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又看着苏暮然说:“既然苏小姐负责照顾他,那么有一些生活上的禁忌,我觉得还是应该跟苏小姐交代一下。不知道苏小姐是否愿意跟我出去,我们聊一聊。”

    “当然愿意。”

    “不行。”

    谭宗扬和苏暮然几乎异口同声。

    苏暮然愣了愣,对谭宗扬说:“你别无理取闹,我是问问你有什么禁忌,万一一不小心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病情加重怎么办。还是很有必要问问医生,听医生吩咐的。”

    谭宗扬咬牙,居然说他无理取闹?

    “是呀谭总,苏小姐说的对。”容澜也附和道。

    “我们出去聊吧!”苏暮然愉快地说。

    容澜点头,微笑着瞥了一眼谭宗扬,和苏暮然一起出去。

    谭宗扬气得脸色发青,用力地握紧拳头。

    苏暮然跟容澜在外面谈了大半个小时,才终于回来。

    苏暮然脸上荡漾着微笑,心情十分愉悦,根本没看到谭宗扬阴沉的脸。

    不但如此,还兴高采烈地对谭宗扬说:“真没想到容医生是这么细心的人,交代的事无巨细。天呢,又温柔又细心,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上他,那个能和他在一起的女人该有多幸福啊!”

    “苏暮然。”谭宗扬冷森森地开口。

    “怎么了?”苏暮然天真地问,完全不知道自己触到逆鳞。

    “帮我搬凳子去浴室,我要洗澡。”谭宗扬微笑着说。

    苏暮然嘟嘴,嘟囔道:“大白天的洗什么澡,明明就有伤,干嘛还这么干净,天天洗澡。”

    不过虽然嘴上不乐意,却还是给他把凳子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