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76章 抬出去

    苏暮然手软腿软地从浴室里扶墙出来,若不是她反应迅速,恐怕连出都出不来。

    谭宗扬紧随其后,一瘸一拐用怪异地步伐走出来,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气势。别说瘸了一条腿,就算是爬着,他估计都能爬出高冷范。

    “走不动了?让我抱你吧!”谭宗扬一伸手臂,将她揽入怀中。

    苏暮然吓得惊叫一声。赶紧说:“不,不用,我很好,不用你抱我。”

    天哪,还状态杠杠地抵在她身后,她的腿又开始软了。

    “你说你这么关心我,连容澜那么难说话的人,你都跟他聊了半天。我当然要好好犒劳你,以感谢你对我的一片真心。”谭宗扬咬着她的耳垂说。

    苏暮然欲哭无泪,就算她再迟钝,现在也反应过来了。

    “你是不是不高兴我跟容澜说话?”期期艾艾地问。

    谭宗扬轻笑,蹭了蹭她的面颊说:“怎么会。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真的?你真的不是因为我和容澜说话才这样?那我以后还是能继续跟他聊天了。”苏暮然说。

    谭宗扬眼眸一深,突然收紧手臂说:“我看这个问题我们事后再谈,现在还是应该谈谈,什么姿势最舒服的事。”

    谭氏集团总裁办公室,谭太太端坐在座位上,目光冷厉地看着李特助。

    李特助微笑,表情淡然地和谭太太对视。

    “李特助,你跟在宗扬身边也有许多年了吧!”谭太太终于开口。缓缓问。

    李特助微笑道:“是,十二年了。”

    “是呀,十二年,从你父亲那一辈就一直在谭家做事。你毕业之后也一直跟在宗扬身边,算是他比较信任的人。那么既然如此,你也应该知道我跟他的关系。”

    “当然,您是总裁的母亲。”李特助说。

    谭太太微笑,突然又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你还记得我是他母亲,那为什么还要把我拦在病房外面,不让我去看他。”

    李特助尴尬道:“太太,这是总裁的命令,我也没办法。”

    “哼,你少拿宗扬来压我。即便是他下了这个命令,可是如果你能……。”

    “抱歉,我接一下电话。”

    谭太太正说着,李特助的手机响了。他连忙对谭太太歉疚道。

    谭太太深吸口气,沉着脸看着他。

    李特助接通电话,连着说了几个是,说完后将电话挂断。

    “谁打来的?宗扬?”谭太太冷笑。

    李特助微笑道:“是总裁的电话。他告诉我,让我马上过去给他办理出院手续,他要回家。”

    谭太太一怔,脸上立刻露出欣喜地表情。

    在医院里他可以用保镖拦着他,可以用好好休息做借口。可是回到家,他怎么还能拦着她去看他。

    “既然让你去办出院手续,那就赶紧去吧!我去家里等他,顺便让佣人煲一些骨头汤给他养身体。”谭太太愉悦道。

    李特助点头。马上离开办公室。

    走出去后,他长松口气。

    不过想到谭太太嚣张的态度,他又冷笑一声,喃喃道:“还真当自己是回事。”

    苏暮然又和谭宗扬探讨了关于怎么样更舒服的问题,最后结果是她半死不活,连眼皮都不愿意抬一下。

    谭宗扬则是神清气爽,连脚腕都没那么痛了。

    等李特助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穿戴好。顺便也给苏暮然穿好衣服。让李特助去办出院手续,然后弄了副担架,直接把苏暮然给抬到车上。

    看着谭宗扬自己走,苏暮然却被担架抬出去,李特助嘴角抽了抽。心里暗想,这究竟是谁受伤。

    “总裁,今天太太去找我了。”李特助连忙对谭宗扬道。

    谭宗扬扶着车门上车,上去后将苏暮然给抱在怀里。一手一下一下地抚摸苏暮然的头发。听到李特助的话,手顿了顿,停下来问:“她去干什么?”

    “她想见您。”李特助回答道。

    谭宗扬冷笑,继续抚摸苏暮然的头发。冷着脸没有回答。

    李特助一边开车又一边说:“不过听说您要出院,估计现在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

    “等就等吧!今天换个地方住,去东平街的公寓。”谭宗扬淡淡地吩咐。

    李特助点头,从前面路口掉了个头,朝东平街开去。

    谭太太让人炖了一锅的大骨头汤,用保温盒装起来,掐着时间感到谭宗扬家门口等着。

    上次被警告之后,谭宗扬就换了锁,所以她是进不去的。

    可是等了半个小时,按说也应该回来了,却一直不见人影。

    谭太太急了,只好拿出手机打给李特助。

    可是没想到李特助不接。

    谭太太气得脸色发青,又只好拿出手机打给谭宗扬。

    谭宗扬倒是接了,却慵懒地说:“母亲,让你费心了,不过为了上班方便。这几天我不住在那边。而是住公司附近,母亲不用担心。”

    “什么?你不回来住?那你住在哪里,我去看你。”谭太太马上道。

    谭宗扬轻笑,缓缓说:“母亲,不劳您大驾了。我已经长大成人,自然会照顾好自己。“

    “可是……。”

    谭太太话还没说完,变被谭宗扬先一步挂断电话。

    “哼。”太太太气得握紧手机。

    谭宗扬将电话挂断后,看着**上睡得沉沉地苏暮然勾了勾唇。

    李特助让佣人把公寓又重新打扫整理一遍,虽然每天会有人过来打扫。可是毕竟不住人,现在谭宗扬住过来,很多东西都要换掉。

    “谭总,打印机复印机是否也搬过来?”李特助敲了敲门。进来后问。

    谭宗扬淡淡地说:“不用,明天我去公司上班。”

    “可是您……。”

    “我的腿没事。”谭宗扬抬起头,看着李特助说。

    李特助立刻点头。

    谭宗扬又说:“对了,今天安排一下。在我办公室里安排一张办公桌。”

    “啊?办公桌?给谁用。”李特助好奇问。

    谭宗扬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李特助立刻抿紧嘴唇,好一会才说:“我明白了,您放心,一定会安排妥当。”

    谭宗扬点头。让李特助出去。

    伸手摸了摸苏暮然的脸,又重新抱着电脑看资料。

    而苏暮然睡得昏天暗地,一觉醒来,房间里一片漆黑。

    她拧着眉头揉了揉眼睛,又一会手臂,突然就砸到一具身体上。

    谭宗扬发出一声闷哼,很快壁灯打开,苏暮然惊愕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这……这是哪里?”苏暮然惊讶地坐起来。

    “当然是家里。”谭宗扬揉了揉胸口黑着脸道。

    “家里?”苏暮然又惊叫一声,扭过头看着他问:“什么时候回家了,我们原来不是在医院吗?”

    “我决定不再支持医院业绩,所以办理了出院手续。还有……。”谭宗扬看着她冷笑说:“出院的时候,你是被抬出来的,当着容澜的面被抬出来。”

    苏暮然:“……。”

    嘴角抽了抽,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非常恐怖。

    “你怎么不叫醒我,太丢人了,居然是被抬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得了什么绝症。”

    “放心,我已经跟容澜解释过。你是因为不堪承受,所以才累的昏睡过去。”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苏暮然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嚷嚷道。

    “我怎么说了?实话实说而已。”

    “哼,这多丢人,这让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他。”苏暮然生气道。

    “无法面对就不要面对,除非你断胳膊少腿,或者得了不治之症,否则不用跟他打交道。而且就算是发生以上事情,我也有能力再给你请别的一声,容城不止容家一家医院。”

    “呸呸呸,你就咒我吧!”苏暮然没好气地道。

    说着肚子“咕噜”一声叫起来,她尴尬地涨红脸。

    “我饿了,有吃的吗?”

    “不确定,自己去厨房找找。”谭宗扬说。

    “怎么叫不确定,难不成家里连点剩菜剩饭都没有。”苏暮然嘟囔道。

    说着从**上下去,跑到外面找东西吃。

    不过刚刚出去不到一分钟,她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

    “这里不是我们家。”苏暮然瞪大了眼睛道。

    谭宗扬勾唇。

    我们家这个词语很不错。

    “这里的确不是别墅,是我在东平街上的公寓。这里离公司比较近,上班方便些。”

    “啊,那厨房在哪里?”苏暮然愁眉苦脸问。

    “你出去找找不就知道了,这房子不大,还不到两百平。我相信你可以不用五分钟时间,就能打开所有门,分辨出厨房的位置。”

    “哼,我看根本是你也不知道吧!”苏暮然说。

    不过在谭宗扬反驳之前,她就一溜烟地跑出去。

    谭宗扬无语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又躺**上继续睡觉。

    可是过了几分钟,苏暮然又跑回来。这次没有对他大呼小叫,而是趴在**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昏暗的灯光下,还颇有种午夜女鬼地感觉。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我就算再秀色可餐,也不会当你的下饭菜。”谭宗扬冷冷道。

    “呵呵。”苏暮然笑了笑,讨好地说:“我看到厨房里有很多好吃的。”

    “恭喜你,你可以去吃了。”

    “可是都是生的食材,我不会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