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81章 有没有羞耻心

    游戏结束后,四个人上岸。

    李云谭和凝紫身上的衣服都是干的,玩的十分过瘾,神清气爽地回到岸上。

    可是苏暮然和谭宗扬却是浑身湿透,湿哒哒地上了岸。

    一上岸,虽然就有人给他们一人一条毛巾裹住。

    可是看着李云谭两人清清爽爽的样子,苏暮然还是对谭宗扬抱怨道:“都怪你,弄得全身都湿了。”

    “刚才你不高兴吗?”谭宗扬问。

    苏暮然一愣,皱着眉头看着他。

    谭宗扬说:“刚才你很高兴吧!都主动伸舌头了。”

    说完,谭宗扬勾了勾唇朝前走去。

    苏暮然:“……。”

    脸一下子红了,羞涩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居然主动伸舌头?你这个丑女,不止丑。还是个狐狸精。”李云谭一下子靠过来,靠在她耳边愤愤地咒骂。

    苏暮然赶紧往一边跳开,气得涨红了脸指着他说:“关你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哼,我告诉你丑女,我表哥才不会喜欢上你。”李云谭冷哼道。

    苏暮然眼珠子一转,得意地说:“他喜不喜欢我不是有目共睹吗?你在这儿挑拨离间,小心我告诉他再骂你一顿。”

    “你真当我表哥喜欢你呀!”李云谭冷笑,嗤之以鼻道。

    “他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留我在身边,不喜欢我怎么可能带我来祭祖,你当我是傻子。”

    “你就是傻子,他注意你,带你在身边,还不是因为……。”

    “因为什么?”苏暮然好奇问。

    “哼。”李云谭冷笑道:“以为一个原因,不过这个原因我不打算这时候告诉你。想知道,今天晚上十二点,我们石牌见。”

    “我为什么那么晚跟你见面,你根本就是故意骗我,你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苏暮然也不傻。立刻嚷嚷说。

    李云谭说:“你爱信不信,这是我给你的一个机会。其实你仔细想想,像你这样的人,整个容城一抓一大把,我表哥这样的人凭什么就把你留在身边,当然是有原因。你想知道就过来,不想知道就不过来,我又无所谓。“

    说完,李云谭便又回到凝紫身边,搂着凝紫离开了。

    苏暮然抿了抿唇,心里犹豫。

    其实她不是没有好奇过,为什么谭宗扬会对她这样。还将她留在身边。

    她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就谭宗扬这个的男人,要说对她一见钟情,简直比掩耳盗铃还让人觉得荒唐。

    可是是什么原因她一直想不通,今天李云谭一说,似乎他知道一些内幕。

    好奇心就像瘟疫,一旦沾染一点,变如燎原之火不可遏止。

    苏暮然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

    回到小洋楼,苏暮然赶紧洗了个热水澡。

    谭宗扬去了另外的浴室洗澡,洗完澡后就出去了。

    他倒是给她留了话,让她自己吃饭不用等他。

    今天他要跟族里的长辈们商量明天祭祖的事,留三天时间,第一天准备,第二天祭祖,第三天休息一下就要回去了。

    “真是下贱,不知羞耻地跟着我儿子跑过来,你这是要在谭家列祖列宗面前,逼着宗扬承认你吗?”

    苏暮然正在餐厅里吃着饭,谭太太突然从楼上下来,一开口便对她呵斥。

    苏暮然抬了抬眼皮看她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吃东西,对她理都不理。

    谭太太气坏了,她傲慢的态度简直是对她的挑衅。

    “苏暮然。你听到我的话了吗?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心。”谭太太气急败坏地骂。

    苏暮然才不怕她,自从知道她根本就不是谭宗扬的亲生母亲,又这么嚣张,苏暮然连尊重都不想尊重她。

    更何况,她还不遵重自己。

    将盘子里最后一口饭塞进嘴里,苏暮然把盘子放去厨房。就径直地从谭太太身边越过去了。

    谭太太气急败坏地抓住苏暮然的手臂,一把将她扯过来,照着她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要是她顶嘴也就算了,可是对她这么漠视,简直比跟她顶嘴更可恶。

    只是这一巴掌并没有打下去,因为苏暮然早有防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别动不动就打人,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是人我也是人,凭什么让你打我。”苏暮然毫不客气地说。

    “我是宗扬的母亲,是谭家的太太。你这么不知羞耻地缠着我儿子,又跑到我们谭家祖宅。我就有权利打你。”谭太太理直气壮地说。

    苏暮然哼笑,将她的手臂用力甩开,讽刺说:“你是不是谭宗扬的母亲,你自己心里清楚。”

    谭太太:“……。”

    “你……你说什么?”

    “我不想揭你短,你是逼我的。”苏暮然反驳道。

    谭太太几乎要气得一口血吐出来,直接昏死过去。

    她们俩在这里吵吵闹闹,将楼上的人也给惊到了。

    李太太和李云谭包括凝紫都从楼上下来。

    看到他们争吵,李云谭和凝紫自然不会说话。李太太则不悦地说:“吵什么,在楼上就听到你们的争吵声。这可是老宅,就不怕惊扰到谭家的列祖列宗。”

    谭太太看李太太下来,立刻说:“你下来的正好,我都要被这丫头气死了。不知羞耻地跟着宗扬跑到这里来。我说她两句,她居然……居然还顶嘴,说出那样难听的话,简直是可恶至极。”

    李太太看向苏暮然,冷着脸问:“苏小姐,是吗?”

    苏暮然被这么多人看着心慌,不过却依旧鼓着勇气说:“是她先挑衅我,骂我的,我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放肆。”李太太怒斥。

    苏暮然被骂的一怔,脸色有些苍白。

    李太太怒瞪着她说:“真是太没规矩了,这可是在谭家老宅。你口中的她是谭家的太太,是宗扬的母亲。你既然是宗扬带回来的女人。最起码应该对他母亲保持一定尊重。居然这么没大没小没有教养,怎么配待在这里。”

    “我……。”苏暮然竟被李太太骂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反击。

    只能涨红着脸看着他们,心里有委屈又难过。

    李太太看她这样,就知道她是被自己震慑住了。

    又继续冷哼一声说:“像你这样的女孩我太了解了,以为看到有钱的男人扑上去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可是野鸡就是野鸡。瞧你这副没有教养的样子,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怎么妄想配上宗扬,真是太不自量力。”

    “谁看到有钱的男人就扑上去,谁没有自知之明。当初提出离婚的是我,不想跟他在一起的人也是我。是他死皮赖脸一定要跟我在一起,是他……你们怎么可以不了解情况就颠倒黑白,这样羞辱我。”苏暮然气得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反驳。

    李云谭冷笑,看着她轻蔑地说:“你这话说了谁信。”

    李太太和谭太太都冷笑起来,显然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苏暮然的眼泪流的更凶了,看着她们的态度简直气得要死。

    正想扭头就走,凝紫突然站出来,说:“阿姨,我相信苏小姐不是这样的人。”

    苏暮然一怔,感激地看向凝紫。

    凝紫朝她微微一笑,又笑着走到李太太面前说:“阿姨,我相信苏小姐不是这样的人。谭总那么蛮聪明的人,什么人没见过。如果苏小姐真的这么不堪,我想,谭总也不会把她带过来。人到底是谭总带来的,要是这么把苏小姐气走了,谭总追究起来,恐怕不太好吧!”

    李太太愤怒地表情才一点点松弛下来。

    凝紫又接着说:“不管有什么事。等谭总回来再说吧!”

    李云谭也说:“是呀妈,您和舅妈先上去休息,等我表哥回来再说吧!”

    “好吧!不过也希望苏小姐能有点自知之明,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李太太最终松口,却临走前,又对苏暮然训斥道。

    谭太太跟着李太太一起上楼,经过苏暮然身边时,谭太太恶狠狠地冲她冷哼一声。

    苏暮然哭的眼睛都红了,等她们上去后,也转身往楼上快步走。

    “苏小姐。”凝紫叫了一身追上去。

    苏暮然跑进卧室里,就开始拉开柜子,找自己的东西。

    凝紫看到她这样,便知道她什么意思。

    连忙拉住她说:“苏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走了。她们这么侮辱我,我又不是傻瓜,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苏暮然一边哭一边说。

    凝紫叹了口气,强行拉着她的手说:“我知道苏小姐心里生气难过,觉得再留下去太有损面子。可是就这样走了。苏小姐甘心吗?”

    “什么意思?”苏暮然看着她。

    凝紫说:“今天云潭跟你说的话我也听到了,其实我也很好奇,谭总为什么会选择你。说实话,不是我看不起苏小姐,实在是苏小姐和谭总之间的差距太大,你们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真的让人好奇。难道苏小姐不好奇吗?苏小姐今天帮了我,我也不过是投桃报李,希望能解开苏小姐的疑惑。”

    “你让我答应李云谭的约定?”苏暮然皱眉。

    凝紫耸了耸肩说:“反正苏小姐也执意要走了,为什么不呢?解开自己心里的疑惑不是很好吗?我就是个心里不能藏秘密的人,不然非睡不着觉,难受死。当然。苏小姐不想知道的话那就随便了,我不拦着苏小姐,苏小姐尽可以收拾东西离开。”

    苏暮然抿了抿唇,凝紫一提醒,她还真又勾起了好奇心。

    “好了苏小姐,该说的我也说了,那就不打扰了。怎么决定,苏小姐随意。”凝紫笑着站起来离开。

    苏暮然呆呆地坐在**上叹了口气。

    好一会,她才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尖叫起来。今天的事真是越想越生气,简直要让人抓狂了。

    “对自己的脑袋居然这么不满意?”谭宗扬一进门看到她抓狂地揪自己头发,把头发弄得乱糟糟,不禁惊讶道。

    苏暮然一怔,连忙将头发捋顺,没好气地看着他问:“你怎么回来了?”

    谭宗扬平静地说:“我记得这好像是我的房间。”

    苏暮然气得哼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他。

    谭宗扬惊讶,朝她走过来坐到她对面。

    苏暮然又马上转过身,似乎不愿意跟他面对面。

    不过这一次,却被谭宗扬扶着双臂迅速转过来。并且还强行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看着他。

    “你哭了?为什么?”谭宗扬看着她红彤彤地眼睛冷着脸问。

    不问还好,一问苏暮然又委屈地红了眼圈。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迅速打湿面颊。

    谭宗扬沉下脸,抽出两张纸巾给她擦眼泪。不过却一言不发,脸色阴沉地看着她,等她主动开口。

    苏暮然哭了一会,这才断断续续地将之前的事说出来。

    还一边说一边哭,说完后又愤愤道:“她们怎么可以这么侮辱人,太过分了吧!”

    “好了,别哭了,本来就很丑,再哭更丑了。”谭宗扬又将她的眼泪擦了擦。语气却不温柔地说。

    苏暮然生气地推开他,愤愤道:“我既然这么丑,你还让我在这里干什么,我马上走就是了。”

    “你是小孩子吗?这么冲动,别人说几句话你就生气离开。这可是岛上,这几天没有我的命令,是只能进不能出的,你根本出不去。这件事我母亲和我姑妈说话的确有欠考虑,我会说她们。可是你也不对,下次不许再提我和我母亲关系的事,这是我们家的禁忌。”

    “谁让她……。”

    “记住我的话,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谭宗扬冷下脸呵斥。

    苏暮然紧抿着嘴唇,更觉得委屈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往下落。

    谭宗扬叹了口气,将她搂在怀中说:“别哭了,明天祭祖结束,我带你出去玩。有一个好地方很多好玩的和好吃的,你一定会喜欢。”

    苏暮然嘟嘴,当她是三岁小孩。

    谭宗扬哄了好久,才终于将她安抚好。等她不哭后,又出去找母亲和姑妈。

    李太太和谭太太倒是在一起,谭宗扬看着她们说:“省的我一个一个去找了,你们既然在一起,那么我就说了。以后别没事去招惹苏暮然,我的人我自己会管理。”

    那丫头哭起来就像开了关的水龙头,根本停不住。他费了好大劲才把她哄好,可不想再有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