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82章 偷偷溜出去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他一定会为那丫头说话。哼,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是一点都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我说的话也都无所谓。”谭太太立刻对李太太说,说完又冷哼一声自嘲道。

    李太太很生气,板着脸道:“宗扬,你这是什么意思?来训斥我们吗?就因为那个丫头?先不说她是个外人,就算是个小辈也不能对长辈这么无礼。我和你母亲就是说她两句,她就跟你告状了。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你别忘了你母亲对你的养育再生之恩。”

    谭宗扬叹了口气,缓缓道:“母亲,姑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和平相处,也就三天时间。三天后离开这座岛,你们并没有更多交集,又何必把关系弄得这么僵。”

    “说到底,你还是向着她。”李太太气道。

    谭宗扬沉默,他的不反驳等于是默认了这句话。

    谭太太连忙安抚李太太说:“好了,别生气了,生气也没用。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句老话,看来还是不错的。你说的话我们都知道了,你也回去吧!”

    谭太太冷嘲热讽一番,又让谭宗扬离开。

    谭宗扬倒是听话,真的就走了。

    李太太又气得脸色发青,拉着谭太太的手说:“你看看他,你看看他,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自从那个丫头出现,他就变了。”

    “好了,马上就要结束了,你又何必跟他生气。”谭太太道。

    李太太这才长舒口气,没刚才那么气了。

    半夜。

    苏暮然偷偷摸摸地从床上起来,掀开被子下床。

    谭宗扬睡得很沉,根本不知道苏暮然下去。

    苏暮然穿好衣服,又提着鞋子悄悄地出门。等到下楼后,才又把鞋子穿上,快步往外走。

    谭家石牌的位置很明显,也很好找。就在谭家祠堂的外面。苏暮然今天一来就看到这个地方了。

    她跑到这里后,四下一片漆黑,一个人也没用。

    刚才凭着一股勇气跑过来,现在过来了面对黑漆漆地环境,她又有些害怕起来。

    不过幸好,李云谭没有骗她。

    从石牌后面走出来,看着她讽刺说:“你还真来了,倒是有勇气,没让我失望。”

    苏暮然一看到他就不怕了,走到他面前厉声说:“你叫我过来说要告诉我原因,现在我来了,你告诉我。最好别骗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李云谭对于她的威胁嗤之以鼻,不过却缓缓道:“你放心,我还没有那么不讲信用。我说了会告诉你原因,就一定会告诉你。”

    “我听着呢。你说吧!”苏暮然冷哼道。

    心里却有些紧张,生怕听到一些她不能承受的话。

    “我表哥原来有一个初恋女友。”李云谭缓缓开口。

    苏暮然心里咯噔一声,这个原因她也想到过。无非就是自己长得某一点,跟他那个初恋女友相像。所以他才会对自己不肯放手,只是因为深爱着那个初恋女友。

    “可是后来分手了。”李云谭又接着说。

    苏暮然:“。”

    “你是属猪的,说话这么慢,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苏暮然气道。

    李云谭白了她一眼,冷哼说:“你是属猴的,这么着急,饭要一口一口吃,话不得也要一句一句说。”

    “好好好,那赶紧说。”苏暮然简直要被他磨得没耐性。

    李云谭轻咳一声说:“我表哥和他的初恋女友感情特别好,当初呢,也是爱的死去活来。这辈子都认定对方,非卿不娶非君不嫁。可是呢后来因为我舅妈的反对,两人之间就产生了误会,一气之下分了手。前段时间,就是你们要结婚的那段时间,他那个初恋女友有了绯闻男友,估计我表哥是受刺激,所以就跟你在一起。而且他这个人很懒,尤其是对女人,估计不愿意去适应新的女伴,所以就一直把你拴在身边。”

    “就这样?”苏暮然惊讶道。

    李云谭耸肩:“是呀,就这样。”

    苏暮然咬牙,愤恨地看着他。

    大晚上把自己叫到这里来,就跟她说这个?这跟我裤子脱了,你却给我看这个有什么区别。

    “你真是太无聊了,大晚上不睡觉,约我出来就说这些。怎么?失眠吗?也对,像你这么坏心肠的人,失眠也是正常的事。”苏暮然愤愤地骂道。

    骂完后转身就走。打算回去睡觉。

    李云谭脸一黑,连忙跑过来拉住她问:“你这就走了?”

    “不走还跟你在这里数星星。”苏暮然冷笑。

    李云谭说:“难道你听到这些话就不生气?我表哥可是没把你当回事。”

    “我为什么要生气,反正我也没把他当回事。”苏暮然反驳道。

    李云谭咬牙,愤恨地说:“怎么可能,我表哥是什么人,你怎么敢。”

    “懒得跟你废话,我要回去睡觉了。”苏暮然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李云谭气得脸色发青。再次追上来,还将苏暮然一把掀翻在地上。

    “啊。”

    苏暮然尖叫一声,捂着被摔痛的胳膊哀嚎。

    李云谭看着她痛苦地样子,得意道:“像你这种丫头,能站在我表哥身边就应该感恩戴德,祖上积德了。居然还敢说没把我表哥当回事,你当你自己是什么。”

    “李云谭,我跟你拼了。”苏暮然气得咬牙,往前一趴伸手拉住他的裤管,将他给掀翻在地上。

    李云谭完全没想到苏暮然会这样,整个人往后倒去。

    幸好做演员这一行以前也学过一点功夫,毕竟有些摔打是不能用替身。所以及时反应,用手掌撑住头,才没有摔到后脑勺。

    不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暮然给骑到身上。

    “混蛋,居然敢摔我。”苏暮然骑上来就朝他脸上打。啪啪两个耳光甩在脸上。

    李云谭整个人都惊呆了,被打了都没有反应。

    苏暮然还以为被她打傻了,又伸手去捏他的脸。

    脸上一痛,李云谭这才反应过来。

    “你这个死女人,你怎么敢打我的脸,知道我的脸有多金贵吗?”李云谭咆哮起来,指着苏暮然的鼻子喊。

    苏暮然冷哼,又伸手往他脸上拍了一巴掌说:“不知道,只知道你这家伙很欠揍。”

    “啊,居然又打。”李云谭嚎叫道。

    用力一掀,激昂苏暮然从他身上掀翻下去。

    苏暮然当然不是他对手,毕竟男女有别,再加上李云谭本就人高马大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李云谭,你又摔我。”苏暮然捂着自己的腰气得咬牙。

    李云谭看着她这模样,真想将她按在地上狠打一顿,才能一解心头只恨。

    可是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李云谭一愣,终于反应过来。

    “苏暮然,你就等着吧!”李云谭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往回跑。

    苏暮然没想到李云谭这就跑了,扶着自己的腰哀嚎。

    一边揉一边从地上起来,呲牙咧嘴说:“有种你就别怕,看我不打死你。”

    不过这话李云谭是听不见,早就一溜烟地跑的没影了。

    苏暮然一瘸一拐地往回走,越想越生气。大半夜地听他的话跑出来,就听到这个消息。

    不过关于谭宗扬初恋的事倒还是有点用处,真不知道,谭宗扬的初恋是谁,又是什么样的女人。他们当初,究竟爱的有多深。

    苏暮然一边走一边想,终于走到门口。

    可是伸手一扯,门居然锁着。

    苏暮然:“。”

    “明明我出来的时候还没有锁。怎么就锁上了?”苏暮然喃喃自语道。

    突然,她想到李云谭。

    李云谭先回来了,那也就是说,是那小子锁的。

    “混蛋,太过分了,不知道我还没回来。”苏暮然气得咬牙,又使劲扯了扯门把。

    可是门锁的死死的,她根本扯不开。

    再抬头看看楼上。

    楼上一片漆黑。这个点大家都在睡。

    如果自己喊人的话,势必会将所有人都喊起来。这大晚上的扰人清梦,她可不想成为人人都痛恨的罪人。

    “看来,只能等天亮了。”苏暮然喃喃自语。

    往门口一坐,幸好天不冷。双臂环抱着膝盖,将脑袋往膝盖上一放,倒是也睡着了。

    “苏小姐,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管家一开门看到门口的苏暮然,连忙将她叫醒。

    苏暮然正做梦呢,被管家轻轻一推,差点倒地上去。

    “啊?天亮了。”苏暮然茫然地看了看,喃喃自语道。

    谭宗扬一大早发现苏暮然不见了,还以为她生气不告而别,立刻下楼来找。结果就看到管家站在门口,苏暮然也在门口站着。

    “怎么回事?”谭宗扬问。

    管家连忙回答说:“我一开门就看到苏小姐在门口坐着睡觉,苏小姐应该是昨天晚上出去,不小心又锁死了门。所以才没能进来,只能在门口睡着了。”

    谭宗扬看向苏暮然,看到她头发凌乱,身上也脏兮兮地。根本就是在地上打过滚,不禁不悦地皱起眉。

    “你晚上去干什么了?弄成这个样子。”

    “我。”

    “不好了,祠堂的贡品被人给毁了。”

    苏暮然还没开口解释,就跑过来一个人慌慌张张地向谭宗扬禀报。

    谭宗扬一怔,连忙往祠堂去。

    谭家一众老小也全都急匆匆地朝祠堂走去,苏暮然也很好奇,也跟在谭宗扬身边过去。

    到了祠堂,果然看到祠堂的门开了。牌位倒是没问题,可是给祖宗们上的贡却被毁的乱七八糟,尤其是水果,被啃得七七八八,摆贡的鸡腿也被撕去一只。

    “这这到底是谁干的?”六十多岁的谭家大族长几乎要气昏过去,惨白着脸指着这一切怒问。

    谭宗扬的脸也很难看。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祠堂的贡品被毁。

    在这座岛上的都是谭家自己家的人,即便是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会蠢到去毁谭家祠堂的东西,要知道,谭家祠堂代表着谭家的一切,不止是过去,也有未来的繁盛。除非是自己想死,也不在乎家人,否则不会有想把谭家毁掉的心。

    “这一定是外人干的,我们谭家自己人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李太太站出来,也同样气得浑身发抖。

    谭宗扬想到的事情,她也想到了,并且还马上指出来。

    她一开口,其他人频频点头。

    可是能来这座岛上的,都是谭家自己人,外人谁能进的来。

    族长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沉着脸问:“你们谁带外人来了?还没结婚的都给我站出来。”

    他这么一吼,倒还真有几个带了外人过来。

    包括凝站出来了,她没跟李云谭结婚,自然就算外人。甚至,说句不好听的话,连李云谭都算不得谭家正经人,又何况是她。

    “就这些吗?”族长沉着脸问。

    凝苏暮然看了一眼,指着苏暮然说:“还有这位苏小姐。”

    “我怎么都忘了她了。”李太太马上说。

    谭太太也立刻疾言厉色道:“苏小姐。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苏暮然还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吃惊地看着谭太太和李太太。

    谭太太看到族长诧异地目光,连忙解释道:“族长,这位苏小姐是宗扬的朋友。可是出身不好,我不太喜欢,昨天她又做出无礼的事,我和梦莲说了她两句,没想到她脾气那么大。还跟我们顶嘴吵了一架。我们怀疑,是她怀恨在心,所以才毁了祠堂的贡品。”

    “是呀,这丫头昨天凶的不得了。你们看今天的衣服又脏兮兮的,分明是在外面过了一夜,不是她还能是谁。”李太太也马上道。

    族长沉着脸看着苏暮然问:“苏小姐,你昨天晚上在哪里?”

    管家马上站出来,说:“族长。今天早晨我打开门,看到苏小姐被关在门口,应该是一晚上在外面。”

    “那一定是她。”

    “就是,太过分了,居然毁了我们谭家祠堂。”

    “是呀是呀,太过分了。”

    周围的人这下全都认定是苏暮然做的了,对她指指点点。

    苏暮然脸色苍白,头有些懵懵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族长又疾言厉色地怒喝一声问:“你昨天晚上到底在哪里?做了什么?”

    “我。”苏暮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昨天晚上跟我在一起,我们在海边看黄昏,一直看到日出。至于做了什么,我想不用我说,是男人应该就能猜得到,是女人也能联想得到吧!至于细节,大家还是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自己想象。”谭宗扬突然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地道。

    谭太太和李太太都震惊地看着他。

    不光是他们,就连族长管家,包括李云谭都露出吃惊地表情。

    管家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可是突然想到,这个谭家虽然还有族长。但是真正掌管整个家族,给整个家族带来荣耀的,却是谭宗扬。

    得罪族长顶多被念叨几句,得罪谭宗扬,那可是会毁掉饭碗的。

    “咳,早晨的确看到谭先生和苏小姐在一起。”管家低下头说瞎话。

    李云谭站出来,生气地指着苏暮然和谭宗扬道:“我不信,那为什么苏暮然身上那么脏,可是表哥身上却很干净呢?”

    他这么一说,众人又打量他们两人的衣服。

    虽然没人敢质疑谭宗扬,但是看总归要让看吧!能堵住别人的嘴巴,却不能堵住别人的想象。

    “你忘了我有洁癖,最讨厌脏乱差,一大早先去洗澡换衣服,又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质疑我在撒谎,包庇她?”谭宗扬冷冷地看向李云谭。

    李云谭简直要气死,心想,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

    可是很明显的事。他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不然,下了谭宗扬的面子不说。他这个不是谭家正经子孙的人,估计以后再想上谭家这个岛可就难了。

    “不过是一些贡品而已,也是我们的疏忽。族长,找人摆一些新的上去,以后再派个人守着吧!”谭宗扬缓缓地吩咐。

    族长心里气闷,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可是谭宗扬都开口了,他也只能照办,沉着脸吩咐下去,让人将新的贡品摆上来。

    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那么众人也就散了。

    现在还不到祭祖的时间,大约中午十二点举行。都围在这里也没意思,所以众人散了后,便各自去准备。

    尤其是族长,水果还好说,就是鸡鸭鱼肉这些贡品麻烦了点。幸好小岛上人多,这些都有储备,倒是也不至于弄不出来。

    苏暮然惨白着脸,也被谭宗扬带回去。

    一进卧室,她就马上红着眼圈对谭宗扬解释:“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去毁坏贡品。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去做这种无聊的事。”

    “别哭了,丑死了,赶紧去洗澡换衣服。你这个样子,别想碰我一下。”谭宗扬立刻蹙眉,往后倒退两步,一脸嫌弃地说。

    苏暮然抽泣着,一边哭一边去找衣服,往浴室走去。

    趁着苏暮然洗澡的功夫,谭宗扬出门,敲响了李云谭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