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83章 恨不得杀了她

    李云谭正在房间里发脾气,听到敲门声很不耐烦地打开门怒斥:“谁啊!有什么事。”

    “是我,能进来吗?”谭宗扬看着他平静地问。

    李云谭原本暴怒的脸立刻平静下来,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心虚地问:“表哥啊,有什么事就说吧!有点不太方便。”

    “那就让不太方便的先出去吧!”谭宗扬径直地走进来,对房间里的凝。

    凝色一僵,尴尬地笑了笑连忙走出去。

    就算她在外面是大明星,新晋四大花旦,可说到底还是个演戏的。可是像谭宗扬这样的大人物,她是绝对不敢得罪。否则谭宗扬一句话,就能将她多年的辛苦全毁了。

    李云谭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往沙发上一坐说:“表哥,什么事就说吧!”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谭宗扬冷声说。

    李云谭冷笑。斜着眼睛问:“怎么?那个女人跟你告状了?是,是我昨天晚上约了她,又怎么样?是我陷害她,又怎么样?她是什么人,怎么配待在你身边,还惹我妈和舅妈不高兴。当然,我不是因为她们不高兴才对付她,就是我看不惯她那张平凡的脸,待在你身边的样子。你身边的女人应该高贵冷艳,应该绝世无双,但是绝对不能像她那样,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要能力没能力,什么都没有的丑女。”

    “她什么都没跟我说。”谭宗扬冷冷说:“因为我还没来得及问她。”

    李云谭:“。”

    脸色一僵,这就尴尬了。

    “那你不早说。”李云谭小声嘟囔道。

    谭宗扬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记得我上次说过,不许再动她,你是没记住我的话,还是当时没听到。”

    “表哥。我都是为你好。”李云谭愤愤道。

    谭宗扬冷笑,看着他说:“你是我妈还是我爸,我还用得着你为我好。既然这么不听话,下半年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国外吧!我会让你的经纪人给你接部大戏,保证半年内不会回国。”

    李云谭:“。”

    “表哥,我错了,别这样嘛。”反应过来后立刻哀求。

    可是谭宗扬哪里听他的,转身就往外走了。

    不管李云谭怎么哀求,他都置若罔闻。走回卧室后,还直接将李云谭给关在门外。

    苏暮然红着眼睛从浴室洗完澡出来,一出门就看到谭宗扬坐在沙发上看书。

    她瘪了瘪嘴,一脸委屈地走过去,蹲在谭宗扬腿边仰着脸,可怜兮兮地向他认错:“对不起。我给你惹麻烦了。可是真的不是我毁坏了贡品,我昨天晚上是出去了,但是根本没有进祠堂。就是在石牌那里,跟李云谭约了见面,真的没有做别的事。”

    “好端端的,你跟他见面干什么。”

    这些谭宗扬都知道了,可是一想到苏暮然深更半夜地不睡觉,跑去跟别的男人见面。他还是生气地拿着书,朝她脑袋上拍了拍。

    苏暮然赶紧捂住头,委屈地说:“他说他知道你喜欢我的原因,我心里好奇,就过去了。”

    “呵。”谭宗扬冷笑。

    “你笑什么?”苏暮然嘟着嘴小声嘟囔:“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可是我就是想知道嘛。”

    “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知道。他要是知道,你让他告诉我。”谭宗扬冷笑。

    苏暮然:“。”

    嘴角抽了抽,看着他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谭宗扬脸一黑,又拿着书朝她头上敲了敲。

    谭家祭祖,谭宗扬自然走在最前面,然后才是族长。最后跟着一大群谭家的人,谭太太的身份也只配在后面一群夫人之中。

    不过苏暮然不是谭家人,连后面的位置都没有,只落得个围观人群的身份。

    和她一起围观的还有凝

    凝着谭家浩浩荡荡的人往祠堂去,赞叹道:“谭家真是大户人家,在整个容城,除了容家外,恐怕就再也没有别人比得上了。”

    “容家?”苏暮然好奇,她突然想起容澜也姓容。

    凝着说:“是呀。容家。容城原来可不叫容城,现在之所以叫容城,那是因为有容家的缘故。不过容家近些年不行,主要是没出来一个像谭宗扬这样的子孙。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比起一般的人家,容家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苏暮然羡慕道。

    凝笑,叹息一声说:“没办法。像我们这样的人,就得把这些豪门们记得一清二楚,以防止不小心得罪了哪一个。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会吧!你可是大明星啊!”苏暮然惊讶。

    凝笑:“大明星又怎么了,这些豪门只要动动小手指,就能把我们封杀。还大明星,除了像李云谭这种有家族庇护的,我们这些明星,还不都是不入流地戏子嘛。”

    苏暮然吐了吐舌头,完全不能理解凝话。

    凝她一脸茫然地样子,便知道她没有听懂。

    也是,她这种小人物,不需要和豪门之间打太多交道。本来也就在生活的最底层,根本也就不用担心会被打压。

    可是她不同。

    “苏小姐。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凝怜兮兮地看着苏暮然问。

    苏暮然点头,连忙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别用求这个词,多见外。”

    凝了抿唇,又朝谭家祠堂看了一眼,然后凄凄哀哀地对苏暮然说:“苏小姐,李云谭约你出去,我真没想到,他是要陷害你。我也是一片好心为你好,才蹿腾着你去赴约,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幸好,谭先生对你好,这么大的事情不但包庇你,还帮你压下去了。可是如果这件事被谭先生知道,我也参与的话。恐怕我的演艺生涯也就此中断了,一定会被公司雪藏起来的。”

    “不会吧!这么严重。不过谭宗扬为什么要对付你,你又没有错。”苏暮然说。

    凝尬,讪讪地道:“但是谭先生未必这么想啊!所以苏小姐能不能帮我求求情。”

    “嗯,我帮你跟他说。他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放心好了。”苏暮然笑起来,还安慰地拍了拍凝手背。

    凝了口气,讪讪地笑起来。

    可是心里却依旧紧张不已,真不知道苏暮然到底从哪里看得出来,谭宗扬是个讲道理又好说话的人。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嘛,谁不知道谭氏集团的谭宗扬做事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人送外号“谭阎王。”

    谭家祭祖祭了整整三个小时才结束,结束之后,谭宗扬又跟族长去商量事情。

    等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到小洋楼。

    谭太太他们是早就回来了,看到苏暮然是满脸愤恨,自然也就没有好脸色。

    苏暮然也知道她们不喜欢自己,干脆拿了一包零食上楼去。

    不过却在楼上碰到李云谭,李云谭同样血红着眼睛瞪着她,恨不得将她吃进肚子里。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胳膊到现在还痛呢。是你先骗我算计我。先动的手,凭什么现在又像个受害者。”苏暮然看到李云谭的眼神,立刻愤愤地指责道。

    李云谭怒红了眼,看着苏暮然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这是表哥第一次送我发火,第一次惩罚我。”

    “我不知道。”苏暮然说:“我只知道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陷害我。”

    “苏暮然,你信不信我杀了你。”李云谭咬牙切齿说。

    “你敢,这是犯法的。”苏暮然当然不怕,立刻抬着下巴不屑地道。

    李云谭原本是不敢,可是他这个人太骄傲。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从没有受过任何挫折,当然,也没有被人这样轻视过。

    滔天的怒火,几乎掩盖了他的理智。

    苏暮然说完那句话就打算转身回卧室,可是刚刚打开门才走进去两步。就被身后的李云谭给推着往前一冲,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趴在床上。

    “啊,李云谭,你干什么?”苏暮然惊叫。

    可是李云谭已经压上来,两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大有想要把她掐死地意思。

    苏暮然当然反抗,立刻挣扎着扭转过自己的身体,想要将李云谭推下去。

    但是李云谭哪里是她推得动的,现在处于暴怒中的他,真的对苏暮然动了杀心。

    苏暮然挣扎不开,只能大声地喊救命。

    但是谭宗扬不在家,就算谭太太和李太太听到了。也只以为李云谭是在教训她,哪里肯过来帮忙。就连凝房间里听到了,也假装没听到。怎么敢来得罪李云谭。

    苏暮然无法,只好往李云谭的手臂上用力拧了一把。

    疼得李云谭松开一只手,苏暮然就抓起他的手,朝他手背上咬下去。

    “啊。”

    李云谭痛的惊呼一声,另一只手也松开苏暮然。

    苏暮然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又一脚踢在李云谭的小腿上,痛的李云谭往一边一翻。苏暮然抓住机会一跃而上,占据优势,将李云谭压在身下。

    不过就当她正准备将李云谭暴打一顿,教训教训这小子的时候。

    突然李云谭怔怔地看着她,脸颊绯红,透着一股不正常的红晕。

    “喂,你怎么了?”苏暮然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拍了拍他的脸问。

    李云谭突然反应过来,用力将她一推。把她整个人掀开,还掀翻到了床下去。

    “滚开,不要脸的丑女。”李云谭将她掀翻下去后,还大骂了一声,然后飞也似的跑出去。

    “哎呦,好痛。”苏暮然揉着自己的屁股,简直就要被摔成几掰了。

    她完全想不通。刚才自己明明占优势,怎么又让李云谭那家伙给掀下来了。而且,他哪里突然又来那么大力气。

    她总觉得刚才的事有些诡异,好像李云谭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仔细想,却又想不出来。

    谭宗扬进来,就看到苏暮然坐在地上。

    他皱了皱眉,走过去将她来起来说:“又怎么了?还在地上坐着。也不怕别人看到笑话。”

    “你以为我想坐在地上,还不是被你表弟给打的。”苏暮然抱怨道。

    谭宗扬皱眉:“云潭过来了?他还打你?”

    苏暮然点头,委屈地眼睛都红了。

    谭宗扬眉头皱的很深,松开她就朝隔壁走去。

    李云谭的房门倒是没关,谭宗扬进去后却只看到凝个人。

    “李云谭呢?”谭宗扬沉着脸问。

    凝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在在浴室。”

    谭宗扬皱眉,朝浴室走去。

    浴室的门是关着的。谭宗扬敲了敲门沉声说:“李云谭,现在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不出来,我要洗澡呢。”里面传出李云谭的声音,却叫嚣着拒绝了。

    谭宗扬的眉头皱的更深。

    一眼瞥见一旁站着的凝谭宗扬沉着脸转身走了。

    身为表哥,也不能直接冲到表弟的浴室,关人家洗澡的事。更何况还有一个外人在,他可以不要面子,但是不能不让李云谭也不要脸。

    谭宗扬一走,凝松了口气。

    但是想到刚才李云谭从外面跑进来,一进来就冲进浴室,也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又想不通为什么,只好敲了敲门对李云谭说:“云潭,你表哥走了,可以出来了。”

    她以为李云谭是故意要躲谭宗扬呢。

    过了片刻,李云谭果然从浴室里出来。

    没想到还真的洗了澡,腰上围着一条浴巾。

    “放心,已经走了。”凝他探头探脑地样子,似乎在找人,便有立刻道。

    李云谭松了口气,走到门口将门关好,并且还上了锁。

    等他转过身,突然朝凝过去,还将凝把推倒在床上。

    凝了愣,惊讶地看着他。

    没想到,李云谭已经压上来了。

    凝唇,立刻伸出手臂勾住李云谭的脖颈,主动闭上眼睛亲吻上李云谭的脸。

    而李云谭也难得热情地和她热吻,一边吻一边在她身上热切地抚摸着。很快让凝着气,红了眼睛。

    可是,就再看凝为李云谭会继续下去的时候。

    突然,李云谭猛地起身,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凝他看的心里发毛,颤声问:“怎怎么了?”

    李云谭突然起身。又一言不发地往浴室走去。

    凝他弄得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突然这样对她,又突然跑了,简直就是人来疯嘛。

    不过李云谭这个人向来阴晴不定,凝没有多想。

    叹了口气,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不能拿下这个天王。

    苏暮然的卧室里。

    此刻,苏暮然正趴在床上。裤子扯下一半,让谭宗扬给她上药。

    她皮肤白,又娇嫩。那一下摔得,可是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