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85章 撒一把狗粮

    苏爸苏妈一辈子身体健康,偶尔有点小感冒,也是吃两天药就好了。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发生这样大的事情。

    苏爸虽然是个男人,平时还算稳重。但是这时候完全懵了,除了红着眼睛伤心,完全不知所措。

    苏暮然和苏小弟更指望不上,一个像个孩子,一个就是孩子,哪里能应付这种事。

    幸好有谭宗扬在,不但转院手续、安排病房、安排医生会诊这些事不需要苏家人操心。

    就连住院费,都没用苏家掏一分钱。

    不过苏爸也不是占便宜的人,等伤心够了回过神,才想起这档子事。

    他不好意思直接跟谭宗扬说。毕竟人家大老板,而且也不知道住院花了多少钱。贸然提钱的事,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所以将苏暮然拉出来,在病房门口对她说:“暮然啊!这次的事情真的要多谢谢谭宗扬了。”

    苏暮然点头。

    的确应该谢他,光是看这个高级病房就知道他出了多少力。

    不然凭着他们家,估计连个床位要到都很困难。

    “人家帮了那么多忙,我们感激不尽。”苏爸又接着说:“这些事已经很麻烦了,不好再让他继续破费。所以这医疗费的事情,你去问问他,到底花了多少钱,我们不能占他这个便宜。”

    苏暮然也响起医疗费的事,连忙说:“我这么把这个给忘了,爸,您别着急,我问问他,一定不能让他掏这个钱。”

    苏爸点头,让苏暮然赶紧去办,又回病房守着老婆了。

    谭宗扬安排好一切,就回公司了。

    他离开公司三天,公司里堆积了很多事。他让苏暮然在这边照看着,自然当然要赶紧回公司去。

    不过他没想到苏暮然又会跑回来。

    看着苏暮然。谭宗扬皱眉:“你怎么回来了?伯母醒了吗?”

    苏暮然摇头说:“还没醒,医生说可能要明天才能醒。我来是有件事要问你。”

    苏暮然说的扭扭捏捏,还低着头不敢看他。

    谭宗扬说:“什么事?”

    “咳咳。”苏暮然轻咳一声说:“就是住院费多少啊!你看,你都帮了我们家那么多忙,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再让你出住院费多不好意思,你先把你花的钱给我说个数吧!我把这些钱还给你。之后的事情我们自己处理,不用你管了。”

    谭宗扬抬着头,目光冷冷地看着她。

    苏暮然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小声嘟囔:“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了吗?”

    “苏暮然,我跟你是什么关系?”谭宗扬冷冷地问。

    苏暮然抿嘴,低着头用脚尖抠地板。

    谭宗扬冷哼,干脆从座位上站起来。朝苏暮然走来。

    “苏暮然,我跟你什么关系?”谭宗扬捏着苏暮然的下巴,再一次冷冷地问。

    “什什么关系?”苏暮然呵呵地讪笑两声,干脆将这个球抛给谭宗扬。

    谭宗扬眯了眯眼睛,眼眸森冷地看着她。

    苏暮然给他看的发慌,脚都软了。

    幸好,没多久谭宗扬就松开她的下巴,冷冷地说:“出去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可是医疗费的事。”

    “再多说一句,你妈的病我就不管了。”谭宗扬冷冷道。

    苏暮然嘟嘴,幽怨地看着他。

    可是谭宗扬不再理她,低着头工作,看都不看她一眼。苏暮然无法,只好幽怨地离开。

    回到医院,没想到又碰到容澜。

    “苏小姐。”这次是容澜喊她,先跟她打招呼,不然苏暮然都没注意到他。

    “容医生,你也在啊!”苏暮然惊喜道。

    容澜微笑:“我当然也在,我是这里的医生。”

    苏暮然尴尬,是呀,她怎么都忘了,这家医院是容家的。上一次谭宗扬受伤也是住在这里,容澜说他是这里的医生。

    “苏小姐怎么在这里?谭先生。”

    “他没事,早就出院了,是我妈,我妈生病了。”苏暮然连忙解释,又忧伤地说。

    容澜微微蹙眉,声音低沉地说:“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马上问一下什么情况。”

    “嗯,谢谢你容医生。”苏暮然感激说。

    容澜微笑,和她一起上去。先去病房里看了她母亲,然后又去找她母亲的主治医生。

    苏爸看到苏暮然回来,又看到她身边站着一个长相俊美温润的男人,心里好奇。

    等苏暮然一走,连忙拉着她小声问:“丫头。刚才那男的是谁?”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这里的医生,跟过来看看情况。”苏暮然小声回答。

    苏爸“哦”了一声,随后又笑着说:“这男孩子长得可真好,看上去比那个谭宗扬还英俊。”

    “爸,胡说什么,人家就是好心帮我。”苏暮然瞪了他一眼,怎么能诋毁谭宗扬。

    “好了好了,不说这事了。你妈刚才醒了一会,吃了点东西又睡了。对了,让你问医疗费的事问的怎么样?多少钱?”苏爸又问。

    苏暮然嘟起嘴,不问这个还好,一问一肚子气。

    “我不知道,他不肯说。还凶我。”苏暮然幽怨说。

    苏爸一听凶她,立刻瞪大眼睛说:“什么?他敢凶你?太过分了,以为给我们用点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你吗?我去找他去。”

    “好了好了老爸,开个玩笑别认真嘛,没有凶我了。不过医疗费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要问了,先住着再说,等我妈出院了一块算。”苏暮然一看老爸激动,连忙拉着他解释。

    苏爸看她一脸着急地样子,叹了口气:“你呀,是不是护着他。”

    苏暮然抿唇,低着头用脚尖抠地板。

    苏爸叹了口气,果然女大不中留。

    “你们俩吵吵什么?”苏妈突然发出声音,虚弱地问。

    苏爸和苏暮然一惊,连忙走过去。

    “妈。你醒了,我是暖暖啊!”苏暮然握着老妈的手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苏妈看到苏暮然,也是眼圈一红,伸出手擦了擦她的眼睛说:“暖暖,你可回来了,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什么傻话,女儿这不是在身边嘛,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家子要一直在一起,不会有事的。”苏爸连忙伸出手,擦了擦老婆脸上的眼泪,笑着安慰道。

    苏妈点头。

    经历了这次生死大劫,她仿佛一切都看穿了。再看到苏暮然,也没有之前那么激动。

    “咚咚咚。”

    这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

    苏爸连忙扭过头,就看到那个叫容澜的医生站在门口。

    他连忙捅了捅苏暮然。让苏暮然去招呼。

    苏暮然擦了擦眼泪,看着容澜问:“容医生,进来吧!”

    容澜微笑,看着苏暮然红红地眼睛,便知道她哭了。

    于是连忙微笑着对苏暮然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问过了,是良性肿瘤。只要做过手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结果已经出来了?”苏爸高兴地问。

    容澜说:“是呀,结果已经出来了,叔叔尽管放心。阿姨也放心,不会有事的。”

    “这位是?”苏妈诧异问。

    苏爸连忙解释说:“这是暖暖的朋友,这里的医生。他说你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

    容澜微笑,淡淡地说:“不用客气,我不过是问了一下情况,并没有做什么。谭总将一切都安排的很好,也用不着我做。不过如果你们还有什么事,谭总不方便的话,倒是可以找我。”

    苏暮然尴尬,连忙冲他使眼色,让他不要再说了。

    可是容澜像是根本没看懂她的意思,依旧将那些话说完。

    苏暮然讪讪地笑起来,扭过头看向老妈。

    苏妈果然脸色一沉,不过倒也没有发火。

    苏爸也是一脸尴尬地站在一边,讪讪地笑着。看样子,也同样很紧张。

    容澜也是个聪明人,实在是苏暮然的眼睛眨的太没水准。他才没有看出来。

    这时候看到一家人的表情,他又觉察出不对劲。

    怔了怔,讪笑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打扰了。”

    “容医生,你慢走。”苏爸连忙招呼。

    苏暮然在老爸的暗示下,赶紧送出去。

    一出门,容澜便向苏暮然问:“刚才我说错话了吗?”

    苏暮然讪笑。讪讪地道:“我妈不太喜欢谭宗扬。”

    容澜是个聪明人,一听这话便明白了,马上说:“抱歉,是我多嘴了。”

    苏暮然连忙说:“这怎么能怪你,你又不知道。不过,我妈真的没事吗?肿瘤是良性的?真的吗?“

    容澜微笑:“这种事我怎么会骗你,放心吧!我已经找主治医生证实过,也自己看过拍的片子,的确是良性。过几天做个手术,就能痊愈了。”

    “太好了,真是吓死我了。”苏暮然连忙拍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地说。

    容澜安慰她:“现在没事了,你放心好了。”

    苏暮然说:“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正跟谭宗扬去祭祖。在回来的路上。接到我的弟弟的电话,整个人都要吓傻了。”

    “你跟谭宗扬祭祖?他带你去了?”容澜皱眉。

    苏暮然不解地看着他,点点头说:“是呀,怎么了?”

    容澜脸色难看,摇头说:“没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暮然点头。目送他离开。

    她总觉得容澜刚才那一瞬间有些奇怪,可是哪里奇怪,却又想不通。

    摇着头回到房间,果然老妈正在审问老爸。老爸耷拉着脑袋,看上去有些可怜。

    “妈,你又欺负我爸了。”苏暮然走过去埋怨道,想替老爸解围。

    没想到老爸还不识好歹。立刻将她骂一顿:“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你妈是在教导我、纠正我,不要走上歪魔邪道,怎么能用欺负这个词。”

    苏暮然:“。”

    嘴角抽了抽,无语地心想,真是撒了一把好狗粮。

    “说的就是你,你还好意思说我们。你说。现在住这样的医院,住这样的病房,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谭宗扬的关系?”苏妈朝苏暮然瞪了一眼,气势汹汹地问。

    苏暮然一看把火引到自己身上了,连忙就要往外跑。

    谁知道刚走了两步,苏妈就在后面喊:“你要是赶跑,我就马上气死。”

    苏暮然回过头,可怜兮兮地说:“妈,别动不动就生啊死啊,你都不知道你昏过去,我们都要吓死了。老爸不眠不休地一直守着你,就怕你有个三长两短。”

    苏妈眼圈一红,她自然知道老公孩子对她有多关心。

    只是想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谭宗扬安排的,又心里极为不舒服。

    苏爸看她态度有些软和,连忙笑着说:“老婆,我知道你生气,你有骨气。可是这时候不是争强好胜的时候,再说,是谭宗扬帮忙,又不是那个女人。你跟自己身体置什么气。”

    苏妈叹了口气嘟囔道:“我知道他还不错,可惜,怎么。唉,不说了,我累了,想休息。”

    “好好好,我扶你躺下来。”苏爸连忙说。

    小心翼翼地把苏妈扶着躺下,苏爸还细心地为她盖好被子。

    等苏妈睡着,苏爸冲苏暮然使了个眼色,让她跟他出去。

    “爸,怎么了?”苏暮然小声问。

    苏爸朝病房看了一眼,也小声说:“暖暖,你妈生了这场病,态度应该有所转变了。我再劝劝她。你要是真喜欢那个谭宗扬啊!你就赶紧地跟他招呼一声,让他没事多过来转转。兴许你妈看他殷勤,就同意你们俩了。”

    “真的?可是他很忙,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空。”苏暮然说。

    苏爸脸一沉,气哼哼地道:“这可是终身大事,就算没空也要挤出时间。想当年我追你妈的时候,那可是天天接送她上下班。风雨无阻地。让他过来看看丈母娘,难道还要推三阻四?”

    “好了好了,我跟他打电话吧!”苏暮然一听丈母娘三个字,不由得心虚又脸红。

    谭宗扬接到苏暮然的电话,陷入沉思之中。

    李特助进来,就看到谭宗扬眉头紧皱,一脸忧愁。

    忍不住问:“谭总,您怎么了?”

    “刚才苏暮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看望她母亲。”谭宗扬缓缓道。

    李特助笑着说:“这是好事啊!这说明他们家肯接纳您了。女婿探望丈母娘,天经地义的事。”

    “真的?这是他们家接纳我的征兆?”谭宗扬皱眉,觉得不可思议。

    李特助十分肯定地说:“绝对是这个意思。”

    “安排一下,把后面的事情推一推,我要过去。”谭宗扬立刻站起来,疾步往外走去。

    “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李特助看到人走了才反应过来,手里还拿着急等着签字的文件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