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蓝岚

第136章 容园的秘密

    “你这个家伙,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的?”

    一出门,苏暮然就指着李云谭质问。如果可以,她都恨不得掐死他,省的留在世上祸害人。

    李云谭讪笑:“你干嘛这么激动,不就是让你去找容澜帮个忙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可是女二号,要有归属感,这是为剧组做事。你一新人,一来就当了女二号,而且导演还对你这么好,你难道不能为剧组做点事吗?也就是举手之劳。”

    “什么举手之劳。”苏暮然气道:“这可是去找容澜,容澜。我哪好意思,而且还是开口借用人家的园子。如果这园子好借也就算了,听你这意思,容澜很宝贝的,我哪里好意思夺人所爱,开都开不了口。”苏暮然气愤道。

    李云谭说:“如果好借也就不找你了,就是因为不好借才找你嘛。谁让容澜对你有意思,只肯借给你。”

    “你还说。”苏暮然一脚踹过去。

    李云谭连忙躲开嚷嚷道:“我说的又没错,本来他要是肯借,估计也就借给你一个人。这可是你实质意义上的第一部戏,如果有好的景致也是加分的一项,到时候说不定能一炮而红。”

    “我拍戏只是因为我喜欢拍戏,又不是为了要红。”苏暮然嗤之以鼻。

    她抿了抿唇想了想说:“你说,让谭宗扬去找容澜怎么样?”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第一,我表哥不会去找。第二,容澜也不会答应。”

    “你怎么知道?”苏暮然拿眼睛横他。

    李云谭耸肩说:“我就是知道,要不你试试。”

    苏暮然心虚,她当然不敢试。

    怏怏地跟着李云谭上车,越想越气,越想越别扭。一路上李云谭不知道被她掐了多少次,胳膊都掐红了。

    打扫卫生的事,不用苏暮然开口,李云谭回到家就跟管家说了。

    管家连忙安排,不等苏暮然反应过来。就有几个佣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她家。很快将卫生打扫好。

    苏小弟知道老爸老妈要回来,也是高兴地不得了。

    虽然在姐姐家住的很开心,可是到底是个孩子,还是很想爸妈的。

    吃晚饭,李云谭一改往日拉着苏暮然看电视,说什么观察演技。早早带着苏小弟上楼,跟苏小弟打游戏了。

    不过上楼之前,他还是悄悄地走到苏暮然身边,对苏暮然小声说:“别忘了那件事,我看好你。”

    苏暮然瞪他一眼。

    李云谭给她的建议是,让她先给谭宗扬报个备。

    万一以后从别人口中得知,那性质就不一样了。自己先说出来,多少他会谅解些。

    “呵呵。今天别看资料,早点休息吧!”苏暮然讪讪地说。

    谭宗扬深了深眼眸,看她这么殷勤地样子,低沉着声音问:“你有事?”

    苏暮然抿了抿唇,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他。

    “今天陈导演过来了,就是我要演戏的那个导演。他把合同和剧本拿来了,让我看看。”

    “是嘛,合同和剧本呢?我帮你看,就你那个简单的脑回路,哪里看得懂那么复杂的东西。”谭宗扬说。

    苏暮然轻笑,虽然被他说了。不过她知道他也是关心她,连忙将合同和剧本拿给他看。

    谭宗扬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先将合同看了一遍。厚厚的十几页的纸,他一会看完了。然后用笔圈出了两个地方,对苏暮然说:“这里再议。”

    “为什么?”苏暮然好奇问。

    “因为你只负责拍戏,对这部戏不承担任何责任。责任应该是导演和编剧的事,而不是你一个演员可以左右的。”谭宗扬淡淡地道。

    苏暮然还是没大听懂,不过谭宗扬说的话,总归是有道理的。

    所以点点头,答应他。

    看完合同,谭宗扬又看剧本。

    剧本他就看的详细的多了,尤其是女儿和男一的暧昧戏,看的十分仔细。

    当看到里面有一个剧情是女二号要向男一号献身,主动脱了衣服色诱男一号。

    谭宗扬的脸立刻沉下来,说:“这里用替身。”

    “啊,还有替身?”苏暮然惊讶。

    谭宗扬瞥了她一眼问:“怎么?你想亲自上阵?”

    “呵呵。怎么会。这么有伤风化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呢。”苏暮然连忙讪笑着摇头。

    “现在跟你说也没用,到时候我会直接告诉导演的。”谭宗扬觉得,还是直接跟导演说比较好。

    “这些都是小问题,小问题了。”苏暮然说。

    说完后两根手指来回地对倒,戳个不停。

    谭宗扬深了深眼眸:“还有事?”

    苏暮然讪讪地笑起来,拍马屁地说:“老公,你可真聪明。”

    谭宗扬冷笑,却眼眸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你呀,任何事情都瞒不住,脸上全带着呢。”

    “是这样的。”苏暮然讪讪地说:“今天陈导演过来呢,并不完全是为了给我送合同和剧本。我就是个小新人,还没那么大面子。他呢是来取景的,因为拍摄需要几个景致。刚巧,我们容城就有一个很符合他审美眼光的。所以就来容城取景,这可是好事。如果在容城拍摄,我就不用跋山涉水跑那么远了,想回家就可以回家,想跟你见面就可以跟你见面,还可以。”

    “是容园吗?”谭宗扬不等她说完,便缓缓地开口道。

    苏暮然一愣,羞愧地低下头:“你真是太聪明了。”

    “来容城取景,所符合的地方,也就容园了。容园的确美不胜收,容澜每年的工资,估计有一大半都是支付在容园的维护上。容园对他而言,就是他的命。”

    苏暮然听了谭宗扬的话,心里更加心虚了。

    容澜这么重要的东西,哪里会借给她,她又哪里好意思开口借呢。

    “是李云潭让你去节?”谭宗扬问。

    苏暮然点头,小声嘟囔说:“你真是太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你。”

    谭宗扬冷笑:“即便是我开口,恐怕容澜都不肯借吧!只有你开口,也许他会考虑。”

    “为什么?”苏暮然好奇问。

    谭宗扬深深地瞥她一眼,答非所问地说:“你会去借吗?”

    “我也不想啊!”苏暮然立刻吐槽:“我现在连见都不想见容澜,哪里还敢问他借东西。都怪李云潭,非这个时候带我去见那个陈导。陈导都开口了,你说我一个新人,哪里好意思拒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不是跟你说,想征求你的意见嘛。”

    苏暮然说着低下头,表情更加委屈了。

    谭宗扬冷冷地叹息一声说:“李云潭想不到那么多的,到底她还是不甘心,想自己寻找答案。”

    “谁?谁不甘心想寻找答案?”苏暮然怎么听不懂他的话。

    谭宗扬又没回答她,又再一次答非所问地说:“既然只有你能出面,那就去借吧!不过你只有一天的时间,后天容澜就会离开。”

    “我知道,所以时间紧急。不过你放心,我就问问,如果他不肯借。或者提别的奇怪的条件,我一定不会答应的。大不了不演这个戏,我也不能对不起你。”苏暮然立刻举手发誓,表达对谭宗扬的忠心。

    谭宗扬哼笑,揉了一把她的头发说:“想什么呢,容澜不是这种人。”

    苏暮然松了口气,虽然两人剑拔弩张、势不两立的样子,不过关键时刻倒还是能够彼此相信对方。倒是省了她以后解释,让她可以安心。

    第二天一早,苏暮然下楼。

    李云谭正坐在楼下看报纸。

    看到她下来了,立刻跳起来冲过去。

    苏暮然撇了撇嘴,得意洋洋地说:“我老公已经同意了,所以我现在去找容澜。”

    “表哥真的同意了?怎么可能。”李云谭不可置信地皱眉。

    苏暮然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不可能的,他相信我。我这是为了剧组做贡献,为了工作的事,他有什么不同意的。”

    “你说。你是不是对他用什么特殊的方式了?”李云谭立刻眯着眼睛严肃地问。

    苏暮然脸一红,想起昨天的事情,小心脏砰砰直跳。

    昨天她也没想到谭宗扬会这么轻易同意,又开心又欣慰,于是主动宽衣解带。主动坐上去,主动总之使了浑身解数,腰都要断了,才哄得他更开心。

    “你还真用了那种方法。”李云谭一看她的脸都红了,立刻叫起来,脑海里已经开始脑补了一圈的画面。

    苏暮然恼羞成怒道:“我用了什么方法,关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太无耻,太无耻了。”李云潭气得浑身哆嗦。

    苏暮然决定不理睬他这个神经病。让佣人给她把早餐拿过来。快速地吃了早餐,然后往容澜的医院去。

    李云谭想要跟着,她硬是不肯。

    还好清浅打电话给李云潭,让他过去接。

    所以,李云谭倒也没有多少时间跟她墨迹。

    苏暮然到了医院,容澜看到她,还以为她又是来看谭雨菲的。

    正想跟她说,谭雨菲要求回家休养了。

    苏暮然却扭扭捏捏地跟他说:“容大哥,我想跟你谈谈。”

    容澜诧异地挑了挑眉,之前他们已经谈过了,不知道还要跟他谈什么。

    不过,他明天就要走了。

    临走前能和她见最后一面,再说一些话,他心里还是十分欣喜的。

    安排了一下事情,容澜带着苏暮然去了医院对面的咖啡厅,请她喝咖啡。

    当然,苏暮然对咖啡没多大兴趣。不过对小糕点却是兴趣十足,她一向喜欢甜食,容澜还多买了几样,让她尽管吃。

    “不过我不能吃太多,马上要拍戏了。昨天导演还说我,稍微有点胖,让我少吃点呢。”苏暮然遗憾地道。

    容澜皱眉:“拍戏?你要去拍戏?”

    苏暮然点头说:“是呀,我上次跟你应该还记得吧!就是跟李云谭走的那次,我试着演了一下,还不错。刚巧李云谭有个好的剧本。所以想让我试试,昨天还看见到导演了呢。我之前也跟你说过的,你忘了。”

    “记得,只是我没想到是真的。”容澜轻笑说。又点头道:“你如果喜欢演戏,倒也可以。李云谭在这方面已经很有经验,也有一定的地位。由他提携你,再加上宗扬在背后支持,应该会一帆风顺。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人生苦短,自然应该按照自己喜欢方式生活。”

    “容大哥,你永远都是这么善解人意。”苏暮然感动道。

    不过容澜又说:“但是你也不必为此而节食减肥,你本来就不胖。这个样子刚刚好,我想导演也不是想要一个骨感美人才找的你。”

    “那我再吃一块。”苏暮然笑嘻嘻地又挖了一勺。放进嘴里。

    容澜微笑,目光柔柔地看着她。

    他的目光太过于温柔,看的苏暮然有些脸红。

    不过,心里却觉得十分温暖。仿佛有一只温柔地小手,轻轻地抚摸撩拨着,说不出来的暧昧旖旎。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容澜问。

    苏暮然一怔,反应过来,随即脸更红了,连忙说:“是这样的容大哥,我今天过来找你,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吧!但凡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而为。”容澜说。

    苏暮然就更加心虚了。

    他对她这么好。可是她却厚颜无耻地来借他最珍爱的东西。

    “怎么不说了?”容澜看她不说话,又轻声问。

    苏暮然讪讪地说:“容大哥,我真的很难以启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个是这样的,我们剧组想在容城取一个景,我们拍的是一部民国剧。所以看来看去,容城也就。”

    “是容园吗?”容澜不等她说完,便开口问。

    苏暮然羞愧地低下头,恨不得缩进小蛋糕里。

    容澜眼眸深了深,沉默不语。

    苏暮然看他不说话,就更加心慌了,连忙说:“容大哥,你别在意,我就是随口一提。呵呵,那么多景,不一定非是容园的。我跟导演说,让他再看看别的地方。”

    “容园对我非常重要。”容澜缓缓开口说。

    苏暮然点头,这一点她已经从很多人口中得知了。

    “我每年都会出资维修,将它维护的和以前一模一样。其实就连政府,都曾找过我。希望我能作为开放式园林,对外开放。但是我拒绝了,其他的东西都可以,甚至一些珍贵古董,我都可以捐给博物馆,供大家鉴赏。但是容园不同,容园不止是容家的园子。容家的遗址,更是我我人生中最美好回忆的地方。那个地方到处充斥着我美好的回忆,我不愿意让任何人进去破坏那一份美好。”

    苏暮然心里又开始难受起来,心酸地问:“是因为谭婉宁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容澜说这些话,就觉得这一切跟谭婉宁有关。

    容澜目光深情地望着她,微微点头。

    苏暮然叹了口气,还真是,那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容大哥,抱歉,我提了这么一个无理要求。你不要介意,我我很抱歉。”苏暮然只能马上道歉,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容澜看着她,缓缓说:“如果这件事是别人跟我提,不管任何人,我都会一口拒绝的,连考虑都不会考虑。可是是你暮然,我愿意成全你。别的我都无法为你做,这可能是我能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

    苏暮然惊讶,连忙拒绝说:“不,容大哥,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我承受不起。”

    她宁愿去跟陈导说,她任务完成不了,也不想欠容澜这么大一个人情。

    虽然,已经欠了容澜很多人情了。可是这个人情,她真的欠不起。

    “你不用觉得承受不起。”容澜说:“只要你答应我。跟我进去看看,听我说一说容园的故事,我就很满足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你愿意吗?”

    “啊?我。”苏暮然惊讶,却说不出话。

    容澜叹息说:“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有这一个。如果你愿意,我们等一下就去容园。下午你就可以联系陈导,让他跟我见面,签一下租用合同。当然,我不会收取费用,但是要把容园维护好,不许损伤毁坏,是我对他们唯一的要求。”

    “这是当然,当然不会毁坏。”苏暮然连忙道。

    就算他不说,她也会帮他看着。

    “这么说,你是同意跟我去容园了?”容澜惊喜道。

    苏暮然抿了抿唇,他这个要求的确提的不过分。这是陪他去走一走,又不是多过分的要求。

    “好,我答应。”苏暮然重重地点头。

    *******

    清浅从机场的员工通道出来,就看到李云谭一身黑衣黑裤。戴着一顶鸭舌帽,一副大的黑色墨镜,狂帅霸酷拽地装扮站在前面等她。

    除了他还有保镖和经纪人一起陪同,为的就是意外状况发生。

    相对于李云谭,清浅就低调的多。

    一身素衣,拎着一个行李箱。身边只有一个女助理,也拎着一个箱子。

    这个样子哪里有天后的派头,就算走普通通道,别人或许也未必能认出她就是清浅。

    李云谭羡慕说:“女演员就是好,妆一卸,穿一件普通衣服马上秒变路人,连亲妈都未必认得出来。”

    清浅叹息:“刚一见面你就说这种损人的话,看来你心情很不好啊!”

    “当然不好,被你当枪使。”李云谭冷哼。

    清浅轻笑:“可是你心甘情愿,并且还很主动,不是吗?”

    李云谭咬牙,这才是他最生气的地方。明知道被她当枪使了,却还无法反驳。

    “好了,别生气了。现在情况怎么样?”清浅一边往前走一边问。

    李云潭说:“一切按照你的计划进行,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表哥不阻拦。”

    清浅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这个主意是我出的,他想给我一个明白。”

    “啊?他知道是你出的,那他。”

    “你不懂。”清浅说。

    李云谭撇了撇嘴,他的确不懂,太复杂了。

    他从小就知道他表哥和清浅感情非同一般,两人以前好的跟什么似得,简直非卿不娶,非君不嫁。可是说分手就分手,连一点缓和都没有。

    没有争吵,没有小三,甚至连一点风吹草动都不知道,两人就这样分手了。

    而分手之后。却还依然是朋友。再见面也不尴尬,依然笑脸相迎、相处无碍。

    这种感情他的确不理解,不知道两人究竟在想什么。

    不过不管想什么,都跟他没关系。但是跟苏暮然有关系,所以他才愿意参与进来。

    上车后,清浅让李云谭送她去酒店。

    李云谭调侃道:“怎么?你就不打算去见见我表哥?”

    “有什么好见的。”清浅淡淡地说:“早已经是刻在了心里的人,见与不见没什么两样。”

    李云谭哼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他又想起一件事,好奇问:“有一件事我很好奇,你能不能告诉我答案?”

    “什么事?”

    “容园里到底有什么,让容澜这么重视?”

    “有他最珍贵的,和谭婉宁的回忆。”清浅淡淡地道。

    李云谭皱眉,喃喃说:“难道暮然说的是真的?”

    “她说什么?”清浅闪了闪眼眸问。

    李云谭说:“暮然问我,谭婉宁到底爱的是谁。是我表哥,还是容澜。因为她听到的版本是我表哥,可是谭太太却说是容澜,所以她就问我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啊!我以前跟你们玩的又少,哪里知道谭婉宁感情的问题。你知道吗?难道以前的传闻都是假的,她爱的不是我表哥,而是容澜吗?”

    清浅握了握拳头,好一会才喃喃地说:“我不知道。”

    如果知道,他们当初也不会分手。

    “啊?”李云谭惊讶:“连你也不知道?”

    清浅闭上眼睛,沉沉地说:“这个问题,我想除了他们三个人外,没有人知道的。可是他们三个人,一个死了。另一个不肯说,而那一个你觉得和活死人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不知道,也没人知道。”

    “你就不会问我表哥吗?以前你们可是情侣关系。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分的手?”李云谭大胆猜测,恍然地道。

    清浅睁开眼睛,有些怨恼地看着他说:“你的话太多了。”

    说完,又再一次闭上眼睛假寐。

    不管李云谭怎么问,都不肯再回答他的问题。

    李云谭无奈,只好闭了嘴。

    将她送到酒店后,清浅就以旅途劳累为由,将他赶走,一个人关上门休息了。

    李云谭叹了口气,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好先回谭家去。

    而另一边,苏暮然已经和容澜来到容园。

    看着朱红色的大门气派雄伟,上面还雕刻着许多的图案,看上去栩栩如生。给这扇大门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门的两边有两座石狮子,怒瞪的眼睛和嘴里的汗珠,都是那么栩栩如生。

    和别的地方看到的石狮子不同,这里的石头又透着一股白亮,仿佛玉石而成,一看就不是俗物。

    苏暮然惊讶说:“这就是你家呀!真气派。”

    “我的祖上是位大将军,后来被封为异性王爷。这座院子,一开始是做为王府修建的。当然,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原本的一些建筑物都被拆除了。这座园子也缩了好几圈,成了现在这么大。门匾更是被摘除,由原来的门匾换成了现在的容园。不过里面还保留着许多原来的景致,又加上后来添加上去的,倒是也挺好看。”容澜解释说。

    苏暮然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面更加敬畏容澜,和这座容园了。

    他们家几代贫农,就现在爷爷奶奶还都在老家农村呢。虽然她的亲生父母不知道是谁,不过她想,连孩子都养不起,能富裕到哪里去。

    所以容澜这样的家世背景,对于她来说,简直是牛叉哄哄,就是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情节。

    “等一下我可以拍照吗?”苏暮然问。

    容澜一愣,轻笑说:“当然可以。”

    苏暮然高兴地比了比两根小手指。连忙拿出手机,随时做好拍照的准备。

    容澜将门打开,推门进去。

    苏暮然眨了眨眼睛,立刻又被里面的景致吸引了。

    她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一次暑假跟同学去苏州游玩。那里的林园各种别致美观,是他们这地方根本看不到的。

    可是没想到容园比起那里的景致,一点都不逊色。

    她都说不上来形容词,反正看着什么都觉得好看。跟她以前看过的园林似得,虽没有皇宫气派,可是又多了几分精巧的美感。

    “真漂亮,真好看。我来拍张照,容大哥,你帮我拍一张吧!”苏暮然各种赞叹不已。看着一棵树一个石头都想拍照留念。

    还让容澜给他拍。

    容澜也不推辞,给她拍了不少照片。

    拍完照片后,容澜又给她介绍每一处景致的典故和来历。一边说,容澜还一边观察她的表情。

    最后,还忍不住为:“这些你是不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苏暮然愣愣地道:“我又没来过,怎么会有印象。”

    容澜苦笑,觉得自己真的很傻,无奈地摇了摇头。

    “容大哥,这是什么地方?”苏暮然跟着容澜转了一圈,连房间都过去看了。

    不过,当看到一个被锁起来的门。而门又特别精致好看,她就又指着好奇地问。

    容澜深了深眼眸,沉沉地问:“你想进去看吗?”

    苏暮然点头。

    容澜拿出钥匙,将锁打开。

    当门推开的那一瞬间,苏暮然愣了。

    这间房间里面的布置其实很简单,连屏风家具都没有。里面空空如也,可是墙壁上,却挂满了各种照片,从门口望去一目了然。

    不过仔细看那些照片,苏暮然的呆愣越重。

    她情不自禁地走进去,一张一张地看。

    这些照片上,全都是两个人或者是一个人的身影。

    两个人的时候,一个笑颜如花,一个淡笑风雅。

    一个人的时候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都完美到极点。可见给她拍照的人,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按下的快门。

    一定很爱很爱她。才拍出来这么美丽的女子。

    苏暮然认真地看着那些照片,一张张地看着,从小到大。从懵懂无知的童年,一直到豆蔻年华。

    看着看着,她就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眼泪情不自禁地落下来,一大滴一大滴地滴落在地砖上,砸出一个个的水坑。

    这些照片容澜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年都会来看几次。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整天的时间,目不转睛。不知道用手摸过多少遍,不知道刻印在心里多少遍。

    所以现在他没有看这些照片,而是看苏暮然。

    当看到他的眼泪,他惊讶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你哭什么?为什么哭?”容澜颤抖着手,握住苏暮然的肩膀问。

    苏暮然摇头,哽咽地说:“我我不知道,我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很难受。”

    说着,苏暮然抓紧胸口的衣服,紧紧地抓着,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

    容澜又激动又震惊,突然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哽咽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我,我就知道你最爱的人还是我。”

    “不,不是的,你放开我。”苏暮然仅存的理智让她将容澜推开。

    她怎么可能会爱他。开什么玩笑。

    可是将他推开后看到那些照片,苏暮然更觉得难受了。

    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被容澜摇了两下便两眼一黑,昏倒在容澜怀里。

    “暮然,苏暮然?”容澜抱着她皱着眉头轻唤。

    可是苏暮然已经昏过去了,任由他怎么呼唤都唤不醒。

    容澜连忙将她抱起来,往外面跑去。

    谭宗扬得到消息,正在公司里开会。

    他突然站起来,把高层们都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大老板不开心。

    “谭总,怎么了?”李特助小声提醒着询问。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谭宗扬沉着脸急切地说完,随后快步离开。

    各高层就更加奇怪了,明明会议才开到一半。重点还没说呢,怎么就突然结束了。

    不过也没有人敢质疑谭宗扬,李特助也急忙跟着走出去。

    一出会议室的门,谭宗扬便冷冷吩咐:“马上备车,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