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九十三章 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以冯啸辰的聪明,哪会听不出罗翔飞话里的潜台词。先说社会上有不正之风,然后说允许有一些策略,这不就是鼓动冯啸辰去搞阴谋吗?看来,这位罗大叔也是被那些矿长们给挤兑急了,才不惜放出冯啸辰这么一个大杀器来。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讲究心照不宣,罗翔飞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冯啸辰也就不需要多问啥,反正到时候捅出漏子,老罗肯定会负责收拾,自己只管去惹事即可。有了这个底,冯啸辰笑着问道:“罗局长,我能不能先了解一下,依您的看法,这些矿山拒绝接受自卸车的真实原因,会是什么呢?”

    “第一,怕麻烦。矿山担心装备的质量太差,给他们添麻烦。”罗翔飞竖起一个手指头,开始给冯啸辰做科普。圈子里这点事情,谁也瞒不过谁,那些矿山拒绝自卸车的理由千差万别,但罗翔飞是老冶金系统的干部,岂能猜不出他们的真实想法。

    “工业试验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需要矿山上提供配合。新装备肯定会存在大大小小的问题,从前就有这样的情况,工厂生产出来的设备,到矿山之后,干活的时间还没有维修的时候多,有时候还占着工作面,影响到人家的正常生产。矿山都是有自己的任务指标的,因为帮我们做工业试验而影响了指标完成,这个责任算谁的?”罗翔飞说道。

    “这其实应当算是我们的责任吧。”冯啸辰道,“咱们的产品质量不可靠,给别人添了麻烦,怨不得别人。”

    罗翔飞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的确是需要下力气提高产品质量,减少不必要的故障,不能让矿山去承受这些损失。”

    “那么第二呢?”冯啸辰继续问道。

    罗翔飞露出一个苦笑,道:“第二嘛,就是矿山担心装备的质量太好。”

    “呃,这是什么缘故……”冯啸辰懵了,矿山嫌装备质量不好,这还情有可原,装备质量太好,怎么也成一个缺点了?

    罗翔飞道:“矿山担心的是,如果进行工业试验的装备质量太好,上级领导直接大笔一挥,就把装备留下了。等到以后系统内要进口国外同类装备的时候,领导说你这里已经有一台国产装备了,进口装备就分给其他单位吧。这样一来,矿山不就吃亏了吗?”

    “……”

    冯啸辰真是无语了,这么强大的理由,让他想吐个槽都找不着由头。

    进口设备比国产装备的质量好,这是一个共识,你再喊100遍的爱国主义也白搭。对于矿山来说,能够用进口装备,当然不乐意用国产装备,就算是质量“达到国际同等水平”的国产装备,实际用起来也不如进口装备省心。且不说故障率、万吨公里油耗、备件消耗之类的经济指标,就是人家那车子的舒适性、噪音水平之类,就是国产车绝对无法比拟的,傻瓜才会放弃进口装备而选择国产装备呢。

    国家在力推国产装备,但国产装备即使是定型量产了,产量也是有限的,肯定还需要进口一部分同类装备来补充。矿山担心自己留下了国产装备之后,未来进口装备就轮不到自己了,这种心态还真是无可厚非的……

    且慢,真的是无可厚非吗?冯啸辰在心里嘀咕着,这分明就是崇洋媚外,是为了小集团利益而不顾大局,是自私自利,怎么能叫无可厚非呢?可是,各行各业都是这样做的,你现在表现出大公无私,到时候生产指标落在别人后面,领导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大公无私,各种批评处分那叫一个铁面无私。

    不是有诗人说过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在这个体系内,或许曾经是有过一些大公无私的企业领导,但他们都因为吃亏太多而被淘汰了,留下来的都是那些擅长于抢装备、抢资源的卑鄙者,你能奈何?

    其实,这也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现象,早在战争年代里,各级领导就是鼓励下属各显神通的。虽然那些来自于总部、野战军的命令都是号召下属部队要发扬风格,但真正受到青睐的都是擅长于在战场上和友军争装备的所谓“两头冒尖”部队。

    建国之后,这种情况同样不少,各省市、各部委哪个不向中央伸手要钱要物?等钱和装备到了地市或者部委之后,下面的市县、企业同样是拼了老命地争抢。你如果不去抢,领导还要琢磨了:这家伙是不是在消极怠工啊,有钱都不抢着要,还想不想干了?

    这个道理,罗翔飞是懂的,冯啸辰也懂。但因为这个原因而导致矿山不愿意接受工业试验的安排,就让人淡定不能了。

    “这个问题,也算是体制问题吧。”冯啸辰怯生生地说道,“国家是不是应当有一个统一的政策,对于积极配合装备行业搞技术研发的,应当有一定的激励措施,最不济也不能鞭打快牛,让老实人吃亏,是不是?”

    罗翔飞道:“是这个道理,我准备在经委的会上提一提,请大主任他们去协调一下。不解决这个问题,就真的是让有贡献的单位做牺牲了,以后还有谁愿意做事。”

    “这是第二个原因,罗局长,还有没有三呢?”冯啸辰道。

    罗翔飞想了想,说:“第三也是有的,那就是有些矿山是想拿这件事和冶金局谈条件。他们也知道,自卸车这个项目是国家几部委牵头搞的,不可能永远这样搁置下去。把我们给逼得太急了,到时候从经委或者计委那里一纸行政命令压下去,他们最终也得接受。所以,他们是存着接受的心理,想用现在这种办法,换一些条件。”

    “这个也合理吧。”冯啸辰道,他不是那种迂腐的人,知道要办事就应当有所妥协,不能动不动就唱高调,幻想着手指前方,就有无数的人为你拼命。矿山想用这件事来和上头的部委讨价还价,只要开出来的价钱在上级部门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上级部门一般也都是会接受的,皇上还不差饿兵呢。

    “主要的,就是这三方面的原因吧。”罗翔飞总结道,“现在各家矿山都在观望,知道法不责众,冶金局也拿他们没办法。国家恢复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原则,各行各业都在大干快上,对冶金材料的需求日益增加,各家矿山的任务指标都是不断加码,如果哪家矿山撂了挑子,中央也得头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好吧,我明白了。”冯啸辰也苦笑了。这尼玛算个啥事啊,上下级之间怎么就成了敌我关系了,还有什么强攻智取的,老罗是看小说和样板戏太多了吧?

    见过罗翔飞之后,冯啸辰便安心等着工作组出发了。在这两天时间里,王伟龙向他介绍了春节期间回罗丘去联络退休工人的事情,说已经帮他找到了20多人,主要都是机床工,身体健康,老实巴交,只要冯啸辰能够兑现每月相当于他们退休前工资水平的酬水,他们就愿意远赴南江去给冯啸辰打工,当然,美其名曰叫作支援建设。

    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方面,王伟龙也找了几个,情况各不相同,就看冯啸辰那边需要什么样的人了。

    关于即将联手去找矿山推动工业试验的事情,王伟龙没有冯啸辰想象的那样激动,而是反复提醒冯啸辰不要操之过急。他在罗冶的时候,就和这些矿山打过交道,知道推动这件事情的难度。当然,对于罗翔飞下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一点,王伟龙还是非常支持的,毕竟120吨电动轮自卸车是他的心血,他比任何人都更期待能够早日开始工业试验。

    派出工作小组的事情,很快就在冶金局党组会上得到了通过,按照罗翔飞的提议,常敏被任命为工作小组组长,王伟龙、冀明为副组长,此外还有冶金局的另外几位工作人员以及从罗冶派来的几个人作为小组成员。

    冯啸辰以专业翻译人员的身份被安排在小组里工作,去年他刚到冶金局的时候,因为没事干,罗翔飞曾经让他去资料室做过一段时间的露天矿资料综述,现在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国内的几家露天矿,这些资料就被当成前期的成果了。

    在工作小组之上,还有一个所谓的领导小组,分别是罗翔飞以及几位冶金局的副局长担任组长和副组长,这是不必细说的事情。

    党组会的决议公布之后,常敏甚至没有等过一个小时,马上就通知所有在冶金局的小组成员开会,讨论工作开展的方式,这让冯啸辰第一次见识了这位铁娘子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

    “局里过去联系过的矿山有十几家,但是,根据工业试验大纲的要求,最适合进行工业试验的不外乎这几家:临河省冷水铁矿,湖西省红河渡铜矿,洛水省石峰铝矿,再不就是煤炭系统的几个露天煤矿,这是迫不得已的时候才考虑的。这几个矿山的情况,大家都是熟悉的,……除了小冯之外。大家说说看,咱们要怎么开展工作,才能完成局党组交给我们的任务。”

    小会议室里,常敏站在会议桌顶端,指着小黑板上写的几个矿山的名字,板着脸对众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