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九十七章 万一是真的呢

    依冯啸辰的原意,是想让宁默替他找辆自行车,然后各自骑车到采场去。谁曾想,那个名叫赵阳的帅气青年听了宁默的吩咐之后,一路小跑地离开,不一会居然开着一辆没了顶篷的吉普车过来了。那车看着就有些年头了,外面的漆皮都磕得斑斑驳驳的,动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患了哮喘病一样,有气无力的。但不管怎么说,它的确是一辆汽车,而且还是能够开得动的汽车。

    “他爸是汽车队的修理工。”宁默指了指赵阳,向冯啸辰解释道。冷水矿的车辆很多,除了运矿石的卡车之外,还有几十辆吉普车,都是打着野外勘察的旗号让上级机关调拨过来的。有些早期的车子名义上已经报废了,但其实还能开,反正在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也没人会去查扣不合格车辆。

    赵阳开过来的,就是一辆一直扔在修理车间的老式吉普,据说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抗美援朝那会。国内说的吉普车,绝大多数都是照着美国吉普仿造的山寨货,“吉普”二字在日常的话语环境中也不是一个品牌概念,而只是越野车的代称。但赵阳现在开的这辆,却是正宗的美国货,是在战场上缴获的美军装备。冯啸辰琢磨着,如果把这辆车封存起来,过上4o年再拿出来拍卖,相信那些后世的装备迷们会开出上百万的价钱的。

    “胖子,你们上哪去?”

    看到宁默拉着冯啸辰上了吉普车,另外几个年轻人一齐问道。

    宁默嘿嘿一笑,道:“我带冯哥们到处转转,他说他没看过露天矿,我带他去开开眼。”

    “去吧去吧。”众人都没把这当个事,挥挥手便让他们走了。

    宁默说得不对,其实冯啸辰对于露天矿是非常熟悉的。他们正要去的这个冷水铁矿,冯啸辰在前一世就曾经参观过。不过,冯啸辰那次来的时候,冷水铁矿已经接近采空了,一度颇为繁华的依川市也被贴上“资源枯竭型城市”的标签,纳入了需要国家扶植改造的城市目录。

    冯啸辰让宁默带他去看采场,就是想看看这个时空里的冷水矿与他所知道的冷水矿有没有什么区别。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冯啸辰现两个时空里的事物基本上是一致的,上个时空里的很多经验,都可以拿来借鉴。

    吉普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开了近一个小时,来到了位于大山深处的采场外围。从车上看去,眼前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矿坑,一条道路绕着矿坑的边缘一圈一圈地向下延伸,一直通到工作面上。在那里,一台台电铲正在把此前爆破出来的矿石铲起来,装进巨大的运输车里。那些运输车再顺着道路爬坡而上,把矿石运往更远一些的铁路堆场。

    在矿坑的南北两侧,有两座垒得像山一样高的废石堆。那都是原来覆盖在矿脉之上的岩石,矿工们花了无数的气力才把它们剥离开,搬到一边,露出埋在下面的宝藏。在矿坑离依川市区更远的那一侧,新的岩石剥离工作还在进行,昭示着采场的规模将会进一步拓展。

    “胖子,如果让你们到这来工作,你们乐意吗?”

    冯啸辰让赵阳把车停在山坡上,跳下车来,看着下面矿坑里忙忙碌碌的车辆,对宁默问道。这一路过来,他们几个越聊越熟,称呼也就变得亲昵起来了。冯啸辰照着矿上那些子弟的叫法,管宁默叫胖子,宁默则称冯啸辰为“老冯”。至于赵阳,因为他那帅气得羞花闭月的长相,宁默给他的称呼是叫“阳阳”,不过赵阳对于这个颇为女性化的外号是极其恼火的。

    “你说什么,到这来工作,什么工作?”宁默对于冯啸辰的问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想问问你们会不会嫌这个地方太远太偏了。”

    “这有什么!”宁默不以为然地说道,“矿上的工人不都是在这上班的吗?不在这上班,还能上哪去?像我爸那样坐办公室,我可没那个本事。”

    “赵阳,你呢?”冯啸辰又向赵阳问道。

    赵阳伸了个懒腰,拖着长腔说道:“只要给我个工作,在哪上班都行。现在成天在家里吃白食,处对象都不好意思。光棍一条的时候,吃爹娘的也就罢了,难不成有了老婆孩子,还要让爹娘养着?”

    “是啊,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没个工作还真是不行。”冯啸辰感慨道。

    宁默看看冯啸辰,问道:“怎么,老冯,你有办法让我们到矿上来工作?我们矿一年招工也就是四五十个人,我爸都没办法让我进来,你能有什么办法?”

    冯啸辰笑笑,说道:“现在还不好说,这事也得取决于你们潘矿长的想法。我们头儿是来找潘矿长谈自卸车工业试验的,如果能谈妥,让我们头儿给你们这些人想想办法,解决一下工作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如果谈不妥,那么过几天我们就得往湖西省和洛水省那边去了。冷水矿这里的事情,我们可就管不着了。”

    “你说的是真的?”宁默盯着冯啸辰的眼睛,以他从未有过的严肃神情问道。

    冯啸辰耸耸肩膀,道:“咱们是哥们,我说话你们还信不过?”

    “阳阳,你觉得呢?”宁默向赵阳问道。

    赵阳瞪了宁默一眼,向他挥了挥拳头,以示不满,但考虑到宁默那轻型坦克一般的体型,赵阳还是放弃了与他决斗的想法。他看了看冯啸辰,说道:“这事还真不好说,老冯说他是从京城过来的,说不定还真有点办法。胖子,这件事你去跟你爸说说,让他劝劝老潘。自卸车这事我也知道,其实就是老潘怕麻烦。真的弄一辆自卸车来,如果不出故障的话,比咱们现在的运输车可强出不少呢。”

    这就是专业意见了,赵阳的父亲是汽车修理工,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是门儿清的。

    “老冯,你得跟我说说,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够给我们解决工作。让矿上增加招工指标,只怕不行。你看到没有,就这么大一个矿坑,想放更多的人也不可能了,总不能再另外开一个矿来安排我们吧?”宁默说道。

    冯啸辰笑道:“有些事现在还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你们可以去问问你们那些哥们,是不是愿意找个工作。如果愿意,那就让他们的爹娘跟矿领导多嘀咕嘀咕,可以拿这事当个交换条件嘛。反正到时候如果我们弄不成,潘矿长这边也没啥损失,是不是?”

    “这倒也是。”宁默点了点头,随即反应了过来,指着冯啸辰的鼻子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点子,怕老潘知道以后,甩开你们单独干了,是不是?”

    冯啸辰道:“本来就是这样啊,如果不是为了让老潘跟我们合作,我巴巴地跑到依川来干什么?”

    “你太阴险了,亏我还把你当哥们呢!”宁默不愤地抱怨道。

    冯啸辰掏出兜里另外一盒还没启封的大前门香烟,塞到宁默手上,笑着说道:“我可一直是把你当哥们的,这包烟就当是见面礼了。这么说吧,如果跟老潘的合作不成功,我帮不了你们那1ooo多待业青年,你们俩的事情,我可以包了,怎么着也能给你们找个正式工作的。”

    “一言为定?”宁默问道。

    “一言为定。”冯啸辰坦然地说道。

    宁默跺了一下脚,说道:“行,这件事包在我身上,让大家一起给老潘施加压力,他要是敢不听,我们就让他知道知道啥叫不安定因素。”

    接下来的几天,常敏依旧带着卢志冬往采场跑,王伟龙也依旧泡在技术处和冷水矿的技术人员探讨问题。冯啸辰则在宁默的陪同下,逛了不少地方,了解了许多冷水矿的内情。

    潘才山的眼睛一直盯在常敏和王伟龙的身上,观察他们的举动,等待着常敏和他摊牌。他自认是一只老狐狸,有足够的耐心和常敏这位猎手较量。讨价还价这种事情,先出价的一方总是吃亏的,潘才山才不会上这个当呢。

    至于常敏带来的两个年轻干部在干什么,潘才山就懒得关心了。他甚至不知道冯啸辰天天都在家属区里转悠,有些干部看到了,也没向潘才山说起,因为这毕竟是一件太不值得提起的事情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半真半假的消息在矿区里慢慢地扩散开了,那就是京城来的领导有能力帮助冷水矿解决待业青年的问题,关键取决于矿领导是否愿意与京城的领导合作。许多矿里的职工乍从子女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是将信将疑,毕竟矿上有上千待业青年,矿领导为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想过多少办法了,至少都没有解决,几个京城来的领导能有什么办法变出就业岗位来呢?

    可是,涉及到孩子前途的事情,又由不得家长们忽略。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念头:万一是真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