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零一章 我当然有办法

    宋维东的电话打到了火车站的站长办公室,那时候,开往石峰方向的火车已经进站,严福生和一同过来的另外两名矿山办公室干事正准备送常敏一行上火车。站长火急火燎地冲过来,拦了一干人等,说是矿山那边来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京城的领导离开。

    严福生足足问了五遍,才确认自己的耳朵没有出现幻听。他走上前,为难地向常敏转达了站长带来的口信,请常敏一行不要上车,至于因此而造成的火车票作废之类的损失,冷水矿会全部承担。

    严福生的话说到这个程度,常敏自然也不便拒绝了,如果没有天塌下来这样的大事,潘才山怎么可能会在他们临上火车前一分钟让人打来电话拦阻呢?常敏在心里快速地分析着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全然没有注意到她手下的王伟龙和冯啸辰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冯啸辰的眼神里满是得意,王伟龙则显得多少有些无奈。

    宋维东坐着吉普车赶过来了,他脸色铁青,像是刚被老婆收拾过一顿的倒霉样子。他代表潘才山向常敏表示了道歉,说矿上有些紧急的事情,需要请常敏一行回去做个见证。常敏自然要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宋维东只是往潘才山身上推,说自己就是一个传话的,具体的情况只有潘矿长能说。

    一行人分乘三辆吉普车回到了矿山大院,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乌泱乌泱的人群。见工作组的领导们回来,正在呱噪的年轻人全都闭上了嘴,用眼睛注视着常敏等人。常敏心念一动,忽然想到冯啸辰好像跟她说过什么有关待业青年的事情,具体是怎么说的,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和冯啸辰有关系?常敏忍不住扭头去看冯啸辰,得到的是冯啸辰一脸坏笑的回应。

    这臭小子,别真惹出什么事来了吧?常敏的心扑扑地跳了起来。

    被待业青年们围在垓心的潘才山此时已经快要崩溃了。

    刚才这会,不少待业青年的家长也已经闻讯赶来了,潘才山原本想让这些职工把他们的孩子带走,而且最好是采取揪着耳朵拖回家去暴打一顿的方式。

    谁曾想,家长们仅仅是象征性地把自家的孩子臭骂了一顿,随后便开始向潘才山求证:孩子们说的事情,到底有谱没谱。万一人家京城领导真的有这样的权力,能够把孩子们给安置下去,那么矿上接受一台自卸车的工业试验又算什么呢?不就是怕工业试验会影响生产吗,大家多受点累,加加班,也是无所谓的。孩子能不能上班,可是关系到孩子前程的大事,不说别的,成天在家蹲着,连搞对象都搞不上,这不是耽误大家抱孙子吗?

    面对着这些无端的质疑,潘才山知道,这件事非得让常敏来澄清才行了,他说什么都是白搭。就算能够强迫大家散开,整个冷水矿的职工肯定也要说他为了一己私利,不肯妥协,以至于耽误了全矿上千名待业青年的前程。还有,那些待业青年可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混,如果他们觉得潘才山妨碍了他们就业,信不信一夜之间潘才山家的窗玻璃就会一片都剩不下了。

    “常处长,你们回来了,这个场面,你来说说吧!”

    看到常敏等人分开人群走进来,潘才山没好气地对她说道。

    常敏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到无数充满希望的眼光,心中暗暗叫苦。她对潘才山问道:“潘矿长,这是怎么回事,你让我说什么?”

    “说什么?”潘才山跳了起来,“这些都是我们矿上的待业青年,他们是来向矿机关请愿的。他们说了,你们工作组答应给他们解决工作,都是我们矿机关不同意。你说说,有没有这事?”

    “啊?”常敏傻眼了,这都哪跟哪的事啊,自己啥时候说过要解决待业青年的工作问题了。她脑子里倒是闪过了冯啸辰的名字,但现在显然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她只能断然地摇着头道:“没有这样的事情啊!”

    “常处长可能没说过,可是架不住你带来的人满嘴跑火车啊。”潘才山冷冷地说道,同时用眼睛恶狠狠地扫了冯啸辰一下。

    常敏知道没法装糊涂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先问个明白吧。她已经猜出问题是出在冯啸辰身上,但不知道冯啸辰到底说了些什么不当说的话。她也想好了,不管怎么说,一会她还是要努力替冯啸辰遮掩一下的,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等回了冶金局,再跟这小子算账也不迟。

    “潘矿长,是不是我们哪位同志说话不太合适,闹出了什么误会,还请潘矿长直接指出来。”常敏说道。

    潘才山用手一指冯啸辰,道:“刚才我们这边的人说了,是你们这位小冯同志,说他能够解决大家的就业问题,我也不知道真假,所以只能请你们回来和大家对质一下了。”

    常敏这才把目光转向冯啸辰,虎着脸问道:“小冯,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冯啸辰呵呵一笑,说道:“这话不是我说的。”

    “什么,不是你说的!”潘才山急眼了,他用手指着宁默说道:“刚才宁默亲口这样说的,你想抵赖吗?”

    不等宁默反驳,冯啸辰摆了摆手,道:“潘矿长,我想你可能是听错了。我和宁默是朋友,我跟他聊天的时候说过,在我看来,解决千把人的就业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可没说过要解决咱们冷水矿这些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哦。”

    “这这有什么区别吗?”潘才山有些懵圈。

    常敏却是急了,她瞪了冯啸辰一眼,怒道:“冯啸辰,你胡说什么!你能有什么办法解决上千人的就业?”

    冯啸辰道:“我当然有办法。”

    “那你说呀,有什么办法!”潘才山冲着冯啸辰喊道。合着你就是红口白牙瞎吹牛啊,把一个矿的待业青年都给忽悠了,留下一屁股脏东西让我来擦。还什么解决千把人的就业不是什么难事,你真以为你是谁了!

    冯啸辰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对潘才山说道:“我为什么要说呀?冷水矿的事情,和我有关吗?”

    潘才山感觉自己像是一头斗牛,被冯啸辰挥着红布撩起了性子,却找不着发泄的地方。他回头对着常敏质问道:“常处长,这就是你们冶金局的态度吗,我马上就打电话问罗局长去,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常敏正待说什么,冯啸辰抢过了她的话头,对潘才山说道:“潘矿长,你这就不讲道理了,我跟宁默私下聊天,只代表我自己,与冶金局何干?”

    潘才山道:“可你是跟着常处长来的,你就是代表冶金局。你胡说八道,散布谣言,破坏生产秩序,我怎么就不能找罗局长讨个说法了?”

    冯啸辰正色道:“潘矿长,你说话要有根据,我哪里散布谣言了?我说我有办法解决大家的就业问题,这是一句再真实不过的大实话,你凭什么说是胡说八道?”

    “你有这样的本事?呵呵,我也不用多,你能解决500人的就业,我就跟你姓!”潘才山叫起了板。

    冯啸辰却不领情,他耸耸肩道:“不敢,潘矿长折煞我了,再说,我要你跟我姓干什么?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那我这个矿长让给你当!”潘才山又换了个赌注。

    冯啸辰依然不接:“你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谁当矿长,你说了不算,这种赌注我才不信呢。”

    潘才山被冯啸辰噎得只差吐血,他原地转了一圈,目光停在了常敏的身上。他用手指着常敏,对冯啸辰说道:“你们不就是要搞自卸车的工业试验吗?好,你如果有办法给我解决500个待业青年就业,这件事我就接了。”

    “当真?”冯啸辰这回可没再推辞,他盯着潘才山的眼睛,逼问道。

    “一口唾沫一颗钉,我老潘啥时候说话不算了!”潘才山吼道。

    冯啸辰道:“不会吧,潘矿长,昨天开会的时候,你们可是提了十几条要求的,难道你们都放弃了?”

    潘才山也是被挤兑到墙角了,无论是个人的自尊心,还是周围几百名年轻人的压力,都不允许他再松口,他大声地说道:“所有的条件都作废,只要你能办到这件事,工业试验的事情,我给你们包了。”

    “常处长,你相信吗?”冯啸辰又向常敏问道。潘才山的表态,正是冯啸辰希望达到的效果,现在需要的,就是让常敏和潘才山击掌为誓,把这件事坐实。

    常敏看了看冯啸辰,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到这程度,她还能看不出冯啸辰是这件事的总导演吗?只是她吃不透冯啸辰到底有多大的把握。1000多待业青年的就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常敏自忖她也无法办到。可冯啸辰逼得潘才山放出了誓言,答应只要满足这一个条件就可以接受工业试验,自己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可就太可惜了。

    “小冯,你说啥呢,潘矿长可不是你这种嘴上不带锁的小年轻,他说出来的话,就是代表冷水矿领导班子的,怎么可能有假呢?”

    常敏一句话,就把潘才山的话给逼住了。潘才山日后如果真的反悔,那可就别怪常敏对他下狠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