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何不食肉糜

    听到冯啸辰的问话,夏玉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会,看到冯啸辰一页一页地翻看着闫百通的论文,嘴里还念念有词,夏玉林已经呆住了。

    在夏玉林的心目中,冯啸辰只是一个翻译而已,年纪轻轻能够掌握两门外语,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除语言之外的专业知识。夏玉林甚至是有些看不起冯啸辰的,这也是知识分子的通病了,总是喜欢用自己的长处去比别人的短处,然后从中找到自尊。

    可冯啸辰的表现却出乎了夏玉林的预料。他能够认出论文标题上的专业词汇也就罢了,毕竟他刚刚陪着一家德国轴承公司到南江来投资,想必也是做过专业词汇方面的功课的。问题在于,论文中那些鬼画符一般的公式他居然也能看得甘之如饴,这就完全不科学了。要知道,这篇文章差不多有的篇幅都是在进行数学推导,里面是一大坨一大坨的矩阵方程,还有什么、、、之类的字母符号,连夏玉林自己看着都觉眼晕,这个小翻译是怎么看下去的呢?

    莫非他只是在装叉,其实一个字也没看懂?

    夏玉林自然不便去问这个问题,他哼哈了两句,从尴尬中恢复过来,然后说道:“老闫嘛,成天除了上课,就是呆在实验室,也没啥其他的爱好。”

    “他发表这种国际期刊上的文章很多吗?”冯啸辰扬了扬手上的杂志,问道。

    “不多。”夏玉林道,“发国外的文章很不容易,而且还很花钱。投稿的邮费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国外的杂志还要收什么版面费,真是奇怪的事情。咱们在国内刊物上发文章,是有稿费拿的,国外不但不给稿费,还要反过来找我们收钱,你说这算什么事?老闫发表这篇文章,听说交了15英镑的版面费,15英镑,啧啧啧,你算算,换成人民币是多少钱。”

    “这钱学校不能给报销吗?”冯啸辰诧异地问道。

    夏玉林大摇其头:“这个怎么可能报销呢?老师拿稿费的时候,也不会说要上交给学校吧?发表文章是能够出名的事,有些老师还是愿意自己掏腰包的。不过,老闫发表这篇文章的版面费,所用的外汇倒是我去给他申请的,要不他哪换得到外汇。”

    “实在是太艰苦了。”冯啸辰假惺惺地说道,他心里对于撬动闫百通又多了一份信心,最起码,自己手里有外汇,承诺帮他报销未来10年所有国际杂志的版面费也是可以的。如果闫百通真如夏玉林说的那样,一心只想成名成家,这个条件对他是有吸引力的。

    “夏主任,闫老师现在在学校吗?如果方便的话,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冯啸辰问道。

    “你想请他到你们那里去帮忙?”夏玉林问道。

    冯啸辰道:“是啊,怎么,学校里不允许吗?”

    夏玉林连忙摇头:“当然不是。你们这家合资公司是省里非常重视的企业,我们有义务为这样的企业提供服务的。我只是觉得,要请老闫去你们那里,恐怕不太容易。冶金厅的面子他都不给,你们国家经委的面子虽然大一些,但他也可能会拒绝的。”

    冯啸辰笑道:“夏主任,您放心吧,我不会拿经委的大帽子去压他。对于闫老师这样的学者,我们讲究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呃呃,我是说,我会好好和他谈谈的。”

    “是啊是啊,是得好好谈谈,我想老闫也是明事理的人。”夏玉林干笑着应道。冯啸辰那句“诱之以利”虽然没说完,但夏玉林也听懂了。学校里也有一些老师受外面单位的聘请去做一些事情的,名义上是支援生产一线,其实看中的那是别人给的那点补贴。冯啸辰看来是打算拿钱来砸闫百通了,只是不知道合资企业开出的价码会有多高,夏玉林在心里暗暗地盘算着。

    收拾好桌上的文件,夏玉林陪着冯啸辰出了办公室,前往工学院的实验楼。果不出夏玉林的猜测,当他们走进闫百通的实验室里,看到他正趴在实验桌着,摆弄着面前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设备,不知道在忙个什么项目。在旁边帮忙的学生已经看到了夏玉林,并喊了声“夏主任”,闫百通却似乎啥也没听见,连头都没抬一下。

    “老闫!”夏玉林走到闫百通的身后,喊了一声,抬手便欲去拍闫百通的肩膀。

    冯啸辰一把拉住了夏玉林,笑着轻声说道:“夏主任,别急,等闫老师弄完吧。”

    “谁知道他这个实验得做多久”夏玉林嘟囔道,却也没再去打扰闫百通。学生给他们俩搬来了凳子,让他们坐在一旁,然后又回去帮着闫百通测数据。冯啸辰饶有兴趣地看着师生几个忙碌的样子,笑而不语。

    过了约摸十几分钟时间,闫百通停下了手上的操作,对几个学生吩咐道:“这几个值都记下来了吧?你们推算一下油膜厚度,看看和理论值是不是相符。”

    说罢,他摘下戴在手上的袖套,转过身来,走到夏玉林面前,笑呵呵地说道:“夏大主任,您怎么亲自到实验室来了?”

    “去!讽刺谁呢!”夏玉林站起在来,没好气地斥了一句,随后又转过头对同样已经站起来的冯啸辰笑着说道:“这个老闫,是批评我脱离科研工作呢。想当年我也是天天泡实验室的人,这两年当了系主任,忙不完的工作,实验室就来得少了,你看看,他就得理不饶人了。”

    看到夏玉林对冯啸辰说话,而且话里还带着几分客气,闫百通好奇地看了看冯啸辰,然后对夏玉林问道:“老夏,这位是”

    “老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家经委的冯啸辰同志,是专门来找你联系工作的。我可跟你说,冯同志谈的工作是咱们省里的重要工作,你可不许冲人家犯别扭。”夏玉林欲盖弥彰地交代道。

    闫百通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哎呦,原来是经委的领导,失敬失敬。在这谈事太闹腾了,要不咱们回系里谈去吧。”

    他的表情略微显得有点夸张,可以看出:国家经委这顶帽子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威慑力的,但冯啸辰的年轻又冲淡了这种效果。在摸清楚冯啸辰的身份和来意之前,闫百通想用这样的方法既表现出对经委的尊重,同时也为下一步变脸留出了台阶。

    这是一个小知识分子自以为是的狡黠,对于冯啸辰这种在机关里浸淫多年的人来说,就是很拙劣的伎俩了。冯啸辰没有去揭穿闫百通的心思,在他看来,闫百通能够有这种变通的态度,倒是一件好事,真的碰上一个迂腐不堪的理工宅,还不那么好说话呢。

    “闫老师,我和夏主任就是刚从系里来的,咱们也不用再麻烦跑回去了,就在这谈吧。”冯啸辰说道,他用手指了一下闫百通的实验台,说道:“闫老师刚才是在做油膜厚度测量吧?我听说浦江704所有一种22油膜厚度测量仪,量程较大,精度和线性范围都不错,你怎么不用这种设备呢?”

    “呃”闫百通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心说这小年轻真是从部委出来的,说话也没个谱。我哪里不知道专用的油膜测量仪效果更好,可我特喵地得有这种设备啊。你问这话,不就是何不食肉糜的现代版吗?

    “冯同志,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的情况。我们整个工学院的科研经费有限,每年分配给我们购买实验设备的额度很少,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22,我们目前还没有,所以老闫就只能带着学生因陋就简做实验了。”夏玉林讷讷地解释道。

    “你们没有22,那其他的油膜测量仪呢?我记得临安自动化仪器厂也出过一种,好像叫作61,你们不会也没有吧?还有美国n公司的那款,本特利内华达出的那款你们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

    冯啸辰像个傻瓜似地报着设备型号,眼睛里露出一种迷惘的神色,似乎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单色竟然没有这样的设备。

    夏玉林和闫百通面面相觑,其中又尤以闫百通的表情最为复杂。冯啸辰说的这些设备型号,闫百通都是听说过的,也一直心痒痒地想有机会用一用。他倒没想过自己的实验室里能够有一台两台的,这在他看来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可就算是借人家的用用,这个愿望他都不曾实现。京城、浦江等地的几家知名高校是有这种设备的,可人家凭什么让他用呢?

    听到冯啸辰站着说话不腰疼,闫百通有一种想掐着对方脖子让他住口的愿望。尼玛呀,你不会是来推销实验仪器的吧,不带你这样损人的好不好。

    “冯同志,咱们还是说正事吧”夏玉林听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提醒道,“你不是说,找闫老师有事情要谈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