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二十章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找闫老师的正事,就是关于设备的事情啊。”

    冯啸辰眨着一双天真纯洁的大眼睛,对夏玉林说道。

    “什么意思?”夏玉林和闫百通同时诧异地问道。闫百通是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冯啸辰的来意,听到这话觉得无法理解。夏玉林却是和冯啸辰聊过的,知道他只是来借德语翻译,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口。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冯啸辰反问道,“我们那里有全套的轴承实验设备,像什么油膜测试仪、非接触式涡流传感器、光点矢量瓦特表、测振仪、相位计、示波器,放在那都没人会用,还不如请闫老师这样的专家去用呢。”

    闫百通听得眼睛都瞪圆了,冲着冯啸辰焦急地问道:“什么什么,你们有非接触式涡流传感器?是什么型号的?”

    “型号记不太清楚了,刚从德国那边运回来,还没来得及拆封呢。”冯啸辰轻描淡写地说道。他倒真没说谎,辰宇公司那边现在还没有腾出地方来建实验室,所以从德国运回来的实验设备都还堆在库房里,冯啸辰只知道有这些东西,具体型号之类就不清楚了。

    闫百通道:“你是说,你们经委从德国进口了一批实验设备?是帮哪个研究所进口的?”

    “不是研究所,就是我们自己用的。”冯啸辰道,他好像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做过自我介绍,于是说道:“对了,闫老师,我刚才忘了说了,我虽然是国家经委的干部,但这一段时间受单位派遣,在帮助一家德国公司办理在南江建设合资企业的事情。我刚才说的那些设备,就是从德国那边的实验室拆过来的,这家德国公司原来也是做轴承的,名叫菲洛公司,不知道闫老师听说过没有。”

    “我听说过的。”闫百通点点头,菲洛公司不是什么大公司,但因为是专业生产轴承的企业,所以闫百通有所耳闻,他说道:“这家公司在油膜滑动轴承方面有一些技术积累,我看过他们的一些资料。”

    “那就太好了。”冯啸辰道,“菲洛公司前一段时间调整了自己的经营战略,把研发和生产部门都迁到中国来了,在咱们省的东山地区建了一家合资企业,实验室的所有设备都已经到位。闫老师如果有什么需要做的实验,找不到合适设备的时候,完全可以到那边去做。”

    “你说的是真的?”闫百通激动地问道,冯啸辰说的这些设备,都是一个搞轴承研究的学者最需要的实验条件。如果这些设备是从菲洛公司的实验室里拆过来的,那么档次、精度等等绝对是没有问题的,会比国内那些高校、研究所里的设备好得多,更不用说与南江工学院这种压根连设备都没有的单位比了。如果能够到那里的实验室去做实验,自己的很多设想都可以有机会验证,这是何等美妙的事情。

    至于说从新岭到东山地区要坐大半天的长途汽车,这个困难是不在闫百通考虑之内的。当时的人长途跋涉去其他单位做实验是很普通的事情,困难的地方在于人家是否同意接待你,你自己吃点苦头算个啥?

    可是……

    “小冯同志,你们为什么会允许我去做实验呢?”闫百通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咱俩不熟啊,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大的好处呢?

    冯啸辰马上摆出一个正义感十足的POSE,说道:“闫老师,您这个问题太不应该了。给您这样杰出的学者创造一点实验条件,有什么不对呢?德商那边的工作由我去做就好了,我提出来的要求,他肯定会同意的。”

    “可是……这太不好意思了吧,我这不是占你们便宜了吗?”闫百通还是无法接受。冯啸辰的表情看上去无疑是极其真诚的,话也说得冠冕堂皇,可这样凭空接受别人的好处,对于闫百通来说有些不适应,他总觉得自己应当有所表示才对。

    冯啸辰摆摆手道:“闫老师,您别这样说。前人不是说过吗,科学是没有国界的,更何况咱们还是在同一个国家里呢?”

    “可这句话还有一句呢,科学家是有祖国的……”闫百通下意识地纠正道。这句话放在眼下来说,那就是科学家是单位的,工学院的科学家,凭什么去用菲洛公司的设备?

    夏玉林倒是听出点名堂来了,他在旁边插话道:“冯同志,老闫的意思是说,他毕竟不是你们单位的人,这样平白无故用你们的设备总不太合适,要不,让他帮你们做点什么,这样他心里也踏实一点吧。”

    “对啊对啊,我也是这个意思。”闫百通跟着说道,丝毫没有感觉出自己正被人诱入了一个陷阱。

    冯啸辰心中偷笑,这个夏玉林可真是够识趣的,这一出双簧跟他配合得如此默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事先排练过呢。听到闫百通也说话了,冯啸辰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挠了挠头皮,说道:

    “如果闫老师实在觉得不好意思,要不这样吧,您去东山的时候,除了做实验之外,抽点时间帮我们的合资公司翻译一些资料,其实也就是一些轴承生产的工艺文件啥的,原文是德语的,工人们看不懂,您帮忙给翻译成汉语。”

    “这个完全没有问题。”闫百通拍着胸脯保证道。

    “还有一些机床和其他设备的使用手册,也是德语的,如果您能帮忙翻译一下……”冯啸辰又道。

    “包在我身上。”闫百通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另外就是从菲洛公司运过来的有些机床是数控机床,没人会用……”

    “我们的学生学过一些数控机床的操作,我带几个学生过去,摸索一下,原理应当都是差不多的。”

    “那么能不能顺便培训一下我们的工人呢?”

    “这都是小事情……,咦?我怎么觉得不对啊。”

    闫百通突然停住了,眼睛在眼镜片后面快速地转动着,一会看看夏玉林,一会又看看冯啸辰,似乎想从他们脸上找出一点什么答案来。

    “没什么不对啊,这不都是顺手的事情吗?”冯啸辰笑呵呵地说道。能把老先生蒙到现在,已经是很成功了,指望这位仁兄一辈子都反应不过来,未免太小瞧一个专家的智商和情商了。双方能不能长期合作,靠的是利益,而不是欺骗,冯啸辰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骗闫百通,只是等着他自己明白过来而已。

    “老夏,你这个叛徒!”闫百通冲着夏玉林骂了一句:“是不是你给这位小冯出的坏主意,想骗我上当?”

    夏玉林的老脸一下子就红了,他可没有冯啸辰那么厚的脸皮,搞阴谋被人戳穿,让他觉得颇为尴尬。他讷讷地说道:“我没说什么呀?刚才这些,不都是你自己答应的吗?”

    “我不是被这小子给蒙了吗?”闫百通指着冯啸辰没好气地说道。这一回,他连“小冯同志”都不叫了,直接就是一句“小子”。以他的岁数和资历,称冯啸辰一句“小子”倒也不算过分,冯啸辰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而恼火。

    “闫老师,我怎么就蒙您了?”冯啸辰脸不红、心不跳,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我一直说是愿意给您提供实验条件,菲洛公司实验室里的设备,随便您用,材料、水电什么的,我都不收您的钱。您做实验出了成果,也是归您个人的,您可以发论文写专著,如果在国外发论文需要版面费,我们公司可以全额赞助,这样的条件,您还说我蒙您,让我上哪讲理去?”

    冯啸辰每说一项,闫百通的眼睛就变得更亮了几分。等冯啸辰全部说完,闫百通的眼睛已经快要放出绿光来了,与一头见了猎物的狼没啥区别。他已经听出来了,冯啸辰需要他去帮忙,要做的事情还挺多,但冯啸辰开出来的条件也是非常诱人的。

    设备、材料加上发表论文的版面费,有了这些,他就可以做出一大批成果并且公之于众,在国际轴承学界赢得偌大的名气。至于说帮合资企业做些资料翻译和人员培训,虽然不是他喜欢干的事,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想要获得冯啸辰给的好处,自然是要有所付出的。

    “我要有完全的实验自主权。”闫百通开始谈条件了。

    “没问题,只要不把设备弄坏,您做什么都行。”冯啸辰满口答应。

    “每天我需要有6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做实验。”

    “可以,不过我希望您还有另外6个小时用于为公司工作。”

    “这个我可以接受,只要你们能给我提供一间宿舍。”

    “可以给您安排一间带卫生间的客房,24小时热水供应,一日三餐可以根据您的口味点菜,另外还有夜宵。”冯啸辰笑呵呵地说道,只要闫百通答应去桐川帮忙,他不吝惜给老先生提供良好的服务,老先生吃饱睡好,才能多干活呀。

    “这个倒不必了,我不是去享受的。”

    闫百通说道,脸上的笑容却明显变得灿烂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