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为什么不能要钱

    看看时间已到中午,冯啸辰热情地邀请夏玉林和闫百通二人出去吃饭。夏玉林以下午还有一个会议为由谢绝了,闫百通因为想从冯啸辰这里了解更多的情况,便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工学院旁边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闫百通自告奋勇地说可以带冯啸辰去找一家不错的馆子,那里菜做得好,价钱不贵,而且服务员的服务态度极好,在周围已经小有名气。冯啸辰不明就里,跟着他骑着车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他说的那家馆子门前,抬眼一看,不禁笑倒。原来,闫百通说的地方居然正是陈抒涵开的春风饭馆。

    “小冯,你看,就是这家馆子,别看是家个体户,里面搞得很干净,菜做得很有特色,尤其是有一道菜,叫作土匪猪肝,那是我老家的名菜,想不到这里的厨师能够做得这么地道。”闫百通像是炫耀什么似的向冯啸辰介绍道。

    冯啸辰笑道:“那好啊,一会咱们就点这道土匪猪肝,尝一尝闫老师老家的名菜。”

    两个人进了饭馆,上来招呼的是陈抒涵新招来的一名服务员,并不认识冯啸辰,却对闫百通颇为熟悉。她笑吟吟地把二人带到靠窗的一张桌子边坐下,问道:“闫老师,又有领导请您吃饭了?这回点几个啥菜?”

    “这是京城来的领导,我陪他来吃个饭。”闫百通对那服务员说道,说罢,他又转回头,向冯啸辰解释道:“小冯,你可别误会了,我就是来吃过三四次饭,不是常来。前几次都是因为过来帮柴油机解决点轴承技术方面的问题,厂里的领导请客,吃的是工作餐。对了,这位小姑娘叫邱彩英,我们一般都叫她小邱,她记性很好的,谁来过一次她就记着了。”

    冯啸辰看看邱彩英,笑着说道:“哦,好啊,那我也叫你小邱吧,我叫冯啸辰,以后咱们也算是认识了。我今天请闫老师吃饭,让你们经理多炒几个拿手菜出来,尤其是那个革命猪肝……”

    “嗯嗯,我知道了,还要什么菜……咦?”邱彩英正往点菜单上记着菜名,忽然愣住了,瞪圆了双眼看着冯啸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冯啸辰这个名字,她可是听现在当着领班的曾文霞说起过的,那不就是本店的幕后老板吗?

    冯啸辰报出名字的目的,也就是要向邱彩英透出这个信息,见邱彩英露出惊愕的样子,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不要说穿,然后吩咐道:“你跟你们经理说,照四菜一汤的标准,再来瓶酒,要你们店里最好的。”

    “好的!”邱彩英不再多问,转身便飞跑着向后厨去了。

    看着邱彩英离开,闫百通恍然道:“咦,小冯,你藏得挺深的,原来你也来这里吃过,要不怎么会知道他们店里的土匪猪肝改名叫革命猪肝的?”

    冯啸辰笑道:“我也没想到闫老师说的店就是这家。对了,咱们还是说说轴承的事情吧……”

    “对对,说正事。”闫百通道,“路上的时候,你说这家辰宇公司拥有菲洛公司的全部技术专利,同时还可以使用几个油膜轴承专利池里的技术,那么菲洛公司有没有允许辰宇公司在国内对这些技术进行再开发呢?”

    “毫无问题。”冯啸辰道,“菲洛公司对辰宇公司的授权是充分的,辰宇公司可以说是拥有菲洛公司的全部知识产权,所有在菲洛公司专利基础上开发出来的新专利以及各种应用,都是合法的。”

    “这可太好了!”闫百通兴奋地说道:“小冯,我跟你说,我脑子里想过好几十项油膜轴承的新技术,就是苦于找不到可以实践的地方。国内有些轴承企业抱残守缺,不愿意搞产品升级换代,还有一些呢,技术实力又太弱,根本搞不了。这家辰宇公司如果有技术,又愿意开发新技术,我完全可以把我这些想法都贡献出来。”

    冯啸辰问道:“您是说,免费贡献出来吗?”

    闫百通道:“当然是免费,我总不能找你们要钱吧?”

    “为什么不能?”冯啸辰奇怪道。

    “这……”闫百通被问哑了,想了想才回答道:“我本来就没打算要钱啊。我这些想法都是自己想出来的,也没花什么成本,怎么能要钱呢?再说,你答应过我可以用你们的设备,还能给我材料,我就是说说几个想法,怎么能再找你们要钱呢?”

    “您这些想法,如果真的有价值,能够转化为生产中的实用技术,那可就是技术专利了,使用您的专利是要付费的呀。”冯啸辰继续说道。

    闫百通道:“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哪能讲什么专利,这不是资本主义那一套吗?比如说吧,他们这家柴油机厂就经常来找我帮着搞搞技术革新啥的,我帮他们过很多产品设计,哪有要钱的事情?最多就是吃几顿饭的事。”

    “这可不一样。”冯啸辰道,“我们这家辰宇公司,是合资企业,本来就是资本主义性质的,所以按资本主义那一套也是正常的。这样吧,闫老师,我做个主,在咱们原来商定的条件之下,我们再补充一点。您如果有什么好的技术,可以交给公司,由公司去欧洲申请专利。

    未来通过专利获得的收益,公司和您按照各自的贡献分成。如果是您独立开发出来的技术,双方按七三分成,您得七,公司得三;如果是您利用公司的资源开发出来的技术,就是倒三七,您得三,公司得七。您看如何?”

    “这可万万不行。”闫百通正色道,“你答应我可以用公司实验室的条件做实验,这就已经是很照顾我了,我怎么能再要钱?再说了,我去你们那里帮忙做点翻译和培训工作,这都是合法的。如果从你们那里拿钱,还有什么七三分成,这就是犯错误了。学校如果知道了,是要处分的。”

    “是这样啊?”冯啸辰回过味来了,现在还没到全面放开的时候,学校里的老师或者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在外面的企业兼职赚钱,仍然属于非法行为,据说有些地方还有因此而被判刑的。闫百通有这样的顾虑情有可原,冯啸辰也犯不着让他去冒这个风险。

    “那就这样处理吧。”冯啸辰道,“您贡献的技术,公司会给您记一笔账,啥时候政策允许分红了,您再从公司拿分红。在此之前,您在国外发表论文需要交版面费,如果您打算去国外参加学术活动,所需要的费用都可以从这些分红款中列支,算是公司的赞助,这个不算违规吧?”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在那些政策管控很严的年代里,人们依然是能够找到各种变通手段的。比如说,公款吃喝一向都是禁止的,但如果你在接受宴请的时候交纳2毛钱的餐费,就算是自己付费吃饭,即便一顿饭吃下20只龙虾,也没人能够说些什么。再比如说,家具厂生产出来的新沙发,为了测试用户体验,需要挑选一些用户进行试用试坐,这总是合理的吧?至于说被挑中的用户恰好都是市里的领导,那也无可厚非,领导肯在百忙之中居尊试**,那是对你们工作的支持,你还不感恩涕零?随便在大街上找个炭翁去试坐,他能分辨得出好坏吗?

    赞助一词,具体是什么时候发明出来的已不可考证,但在那个年代里的确是使用得最为频繁的。一家企业愿意为老师出国赞助路费,这是合情合法的事情,别人只有羡慕嫉妒恨,而无法挑出错来。

    闫百通绝对不是迂腐的人,相反,他属于比较精明,知道扒拉一下小算盘的那种人。他拒绝去冶金厅帮忙,是因为冶金厅无法给他所需要的东西,同时他也不怕得罪冶金厅。冯啸辰没有跟他讲什么大道理,而是直接拿出利益来与他进行,这很对他的胃口。冯啸辰最后说的赞助他出国参加学术活动的建议,更是让他怦然心动。

    “小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能做这家公司的主啊?”闫百通看着冯啸辰说道,这么多的条件,冯啸辰连个磕拌都不打就向他开出来了,难道就不用回去向领导请示一下吗?

    冯啸辰笑笑,说道:“闫老师,您放心,我答应的事情,公司肯定不会反悔的,只是具体的细节到时候再确定一下而已。公司和您的合作是一种双赢的选择,您能为公司创造多少财富,公司就会给您相应的回报。”

    正说到这,就见后厨的门帘一挑,陈抒涵和邱彩英一前一后地走出来了。二人每人端着两盘菜,一直走到冯啸辰他们这桌跟前,把菜摆在他们桌上。陈抒涵笑着对冯啸辰说道:“啸辰,到店里来吃饭也不跟我说一声,不是彩英机灵,我都不知道是你来了呢。”

    冯啸辰也笑道:“姐,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吗?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工学院的闫教授,轴承专家。他对你们店的菜特别推崇,是专程带我来开眼界的。我觉得,像闫教授这样的顾客,你们应当给他发一张白金贵宾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