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功劳是你的

    后世的企业管理人员,恐怕没有不知道iso9000这个词的。iso9000认证一度成为企业管理界最时尚的概念,一家企业没有通过认证,简直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是现代企业。

    其实,早有90年代初,欧共体就已经把iso9000当成了质量管理和质量保证的标准,并提出到1992年时,任何非欧共体的厂商必须首先具备iso9000证书,才有资格进入欧共体市场。中国曾经提出过一套等效采用iso9000的国家质量标准,但因为仅仅是参照而不是同步,二者在许多方面还存在着较大的差异,最终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可,中国企业仍然是以申请iso9000认证为自己的目标。

    iso9000认证对于一家企业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取得一个证书,而在于认证过程中所培养起来的质量管理理念、知识和能力等等。一次认证的过程,就是对企业管理各环节进行全面梳理的过程,能够发现企业中存在的各种缺陷,规范各项管理行为,提高全体员工的质量管理水平,从而使企业的能力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iso9000标准的提出和正式公布,还要等待几年,但冯啸辰决定把这套方法提前一步引入到国内来。他倒没打算去侵犯国际标准化组织的版权,毕竟这套东西人家已经搞了多年,许多概念都是他们提出来的,以冯啸辰一个人的本事,不足以去挑战一个组织。

    他要做的,仅仅是借鉴这一套思路和方法,在中国提前推行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工作。人家起个名字叫iso9000,他完全可以起个名字叫8888。他深谙这套体系的精髓,推广起来没什么难度。未来等iso组织推出9000系列的时候,他不去告iso侵权也就罢了。

    在后世的中国,有无数的管理咨询公司是专门帮助企业做iso9000认证的。这些公司会派人进入企业,为企业做各种管理诊断,为企业量身定制各种管理规章,对企业员工进行培训,帮助他们编制各种表格,以便通过认证机构的检查。

    对于企业来说,这些管理咨询公司所做的工作是他们所不了解的,那些管理咨询师、培训师等等都是专业人才。而如果站在管理咨询公司这边来看,就知道所谓咨询、培训,也不过就是一些熟练工种而已,只要懂得相应的套路,掌握这些方法并不困难。一个培训师的能力,与一个熟练的瓦匠没什么区别,用卖油翁的话来说,就是“但手熟耳”。

    冯啸辰很早就琢磨过这件事情,但具体如何操作,还有一些疑虑。孟凡泽退居二线,经委需要解决待业青年就业问题,这两件事凑到一处,就给冯啸辰创造出了一个机会。他决定要成立一家管理咨询公司,让孟凡泽来当首席顾问,把那些待业青年都塞进去当管理咨询师,再派往各家企业去做质量认证咨询工作,可谓是一举多得。

    现有的行政体系中无法增加一个这样的机构,只有把它放在体制之外,才是合适的。以公司的形式建立这家机构,并不占用国家的编制,也不存在干部任命之类的问题,能够避免各种扯皮的现象。

    然而,作为一家体制外的公司,如果没有一定的背景,要想在全国范围内做企业管理咨询,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那些国有大中型企业,谁会愿意请一家体制外的公司来对自己的整个管理体系说长道短?

    但如果这家公司是由国家经委支持的,它的成员都是经委子弟,其地位就大不相同了。全面质量管理是由经委发文推行的,如果要做质量体系认证,权力也无疑是在经委的手里。企业要想通过认证,必须请咨询公司来帮助做各种前期工作,一家由经委子弟组成的咨询公司意味着什么,哪家企业掂量不出来呢?

    在后世,无数的单位都干过这种龌龊事。单位负责当裁判员,单位下属的公司则负责当教练员,选手们如果敢不找这家公司指导,就别想通过认证。还有一些政府部门,给居民办手续的时候,要求办事者到门口的复印社去复印各种资料,如果你是在家里自己复印好的,那么经办人员就会百般刁难,让你办不成事。而门口那家复印社,一张a4纸就敢收上10块钱的复印费,这就是合法的勒索,让你想告状都找不着由头。

    冯啸辰要借鉴的就是这种模式。不过他倒不是想搞什么以权谋私,而是希望这样的特殊关系能够促使企业认真接受咨询公司的指导,真正地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

    一种手段本身说不上是高尚的还是肮脏的,关键是使用这种手段的人,以及利用这种手段要达到的目的。冯啸辰组织一伙经委子弟去推行全面质量管理,借的是经委这杆大旗,做的是有利于企业进步的好事,有何不妥呢?

    如果再有人担心这家咨询公司的动机是图财骗钱,那么冯啸辰还有一个保障,那就是作为首席顾问的孟凡泽。孟老爷子在整个工业圈子里的声望是无人怀疑的,他在背后戳着,还有谁会觉得这家公司有问题呢?

    至于说这些待业青年能不能成为合格的咨询师,冯啸辰也并不担心。他了解过了,这些经委子弟大多是京城重点高中毕业,文化功底不差。他们跟着父母一辈耳濡目染,多少也都有点管理背景。这些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当好一个咨询师没什么困难,其中实在有些天资愚笨的,就当个跑腿打杂的勤务人员好了。

    冯啸辰把自己的想法简单说了几句,孟凡泽就听明白了。他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与各个系统以往推行过的产品质量认证一样,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也是一个能力培养的过程,对企业是绝对有利的。从去年以来,国家经委和各个工业部委都在努力地推进全面质量管理工作,但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的抓手。

    冯啸辰在新民液压工具厂搞的那套质量管理材料,孟凡泽让人印刷了一大批,发给了下属的企业,让他们作为模版去搞好本企业的质量管理。但半年过去,大多数的企业还停留在“学习学习”或者“研究研究”的阶段。上面问起来,他们就说生产任务忙,抽不出时间。如果催得紧了,他们也就是找人从冯啸辰的小册子里摘抄几段应付一下,根本没有落到实处。

    冯啸辰提出的质量体系认证,相当于给了企业一个硬指标,同时也是一个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指标。如果再结合经委的一些手段,企业将不得不启动这项工作,而且每一步如何做、做得好坏,都可以用认证标准来衡量,不怕企业应付了事。

    最重要的是,在这件事情中,孟凡泽自己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冯啸辰请他去当首席顾问,绝对不是对一个退休老干部的怜悯,而是因为几乎没有其他人可以担此重任。换成其他一个不懂业务的老干部,恐怕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事;而如果是一个年轻的业务干部,又恐怕缺乏足够的威信去让下面的企业接受。孟凡泽兼具声望和能力,实在是担任这家咨询公司首席顾问的最佳人选。

    想到自己退居二线之后还能出任这样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孟凡泽打心眼里往外冒着热情。

    “关于质量认证体系的构成,我已经写了一个文件,未来可以请一些企业的领导和高校的专家们来进一步完善。认证体系形成后,我们要对所有的咨询师、培训师进行集中培训,用3至6个月的时间,让他们掌握质量认证的基本方法,然后再在实践中逐步提高,用1至2年的时间把自己培养成质量管理的专家。

    在前期,我们可以找一些合作性较好,有一定质量管理基础的企业作为试点,检验我们的质量体系是否合理,我们的咨询模式是否合格,在实践中磨合我们的队伍。

    等到我们的咨询模式基本成型之后,就可以将咨询师分成若干个小组,深入各地的企业开展认证咨询工作,帮助企业建立质量管理体系。全国有几十万家企业,即便是大中型企业,也有上万家之多,我们要在几年内完成大多数企业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工作,需要数以千计的咨询师。我们目前可以用经委的待业青年,再加上煤炭部的待业青年,未来还可以从高校毕业生中吸纳人才,培养出一支出类拔萃的质量认证队伍。”

    冯啸辰向孟凡泽说道。

    “好!这个想法太好了!”孟凡泽轻轻一拍桌子,脸上绽出了明朗的笑容,“小冯啊,你这个脑子是怎么长的,居然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光是一个点子还不够,连怎么做,分几个步骤,你都想好了,你说你像是一个20岁的小年轻吗?”

    “呵呵,我也是瞎想,请孟部长批评。”冯啸辰假装低调地说道。

    “没什么可批评的。”孟凡泽道,“这件事值得一做,不过具体如何做,不是我能够说了算的。要成立咨询公司,主体肯定是你们经委,你不是把名字都起好了吗,叫什么‘经纬咨询’,那就得让张主任去拍板了。你不用怕,这件事由我去向张主任说,如果能够办成,功劳是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