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们敢签字吗

    千贺电厂!

    冯啸辰平平淡淡吐出来的一个词,听到武藤秀夫和阿部岳的耳朵里,却如同雷鸣一般,让他们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在会谈之前,赵书平与冯啸辰商定的策略是先套对方的话,到适当的时候再以半真半假的态度提出千贺电厂的事情。如果对方的确有软,那么这样提出来就会让对方感到紧张。而如果千贺电厂的事情原本并不存在,也不会给对方落下把柄。

    可没料想,冯啸辰根本没用这套策略,而是直截了当地把千贺电厂的事捅了出来。赵书平不懂日语,全仗着田高峰给他翻译。没等田高峰译完,他就已经看到了武藤秀夫和阿部岳那慌乱的神情,不禁心中一喜:

    莫非这个小冯说的事情的确是真的?

    冯啸辰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因为千贺电厂这件事,在历史上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他只是没法拽着葛家明等人穿过时空隧道去看看后世的文献而已。葛家明他们不知道这件事,并不意味着武藤秀夫他们也不知道。日苯人做生意很奸诈,但骨子里还是有点一根筋的二愣子劲头,在谎言没被戳穿的时候,他们或许还能装腔作势,但只要他捅破这层窗户纸,这两个日苯人就得认栽了。

    果然,听到冯啸辰说出千贺电厂的名字,武藤秀夫和阿部岳一下子就傻眼了。他们一直以来最担心的就是中国人知道这件事,因为这件事一旦说出来,他们就没理由指责中方操作不当了。如果平河电厂的汽轮机问题是因为操作不当,那么千贺电厂也是操作不当吗?如果一家公司制造的设备会让中国和日苯的用户都“操作不当”,责任是在用户身上,还是在厂家身上呢?

    “千贺电厂的情况……和贵厂是完全不同的……”阿部岳下意识地辩解道。

    “是吗,有什么不同?”冯啸辰笑吟吟地问道。

    “是……”阿部岳哑了,是啊,二者有什么不同,他该如何回答呢?

    武藤秀夫也经历了一个短暂的错愕,作为一名销售主管的本能让他醒悟过来,不能顺着对方的话头说下去,这样会让对方把自己的底都探出来。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先试探一下对方到底知道多少,以便决定自己该如何圆场。想到此,他向冯啸辰说道:“这位先生,你刚才提到千贺电厂,我不太明白,你想说明什么问题呢?”

    冯啸辰岂会让他套进去,他用手一指阿部岳,说道:“武藤先生,你应当问问你的同事,他说千贺电厂的情况与平河电厂不同,那么是不是可以先向我们介绍一下千贺电厂是怎么回事呢?”

    “千贺电厂……其实也没什么。”阿部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实在是因为做贼心虚,让冯啸辰一句话就把底给捅漏了。他支吾着想把此前的话咽回去,可坐在对面的赵书平等人哪能给他这个机会。

    “阿部先生,刚才冯处长说的千贺电厂的事情,你是不是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赵书平说道。

    “是啊,阿部先生,我们希望贵方能够坦诚地向我们介绍一下情况。”李力也发话了,正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他也不能落后。

    “千贺电厂的情况,和平河电厂是完全不同的。”武藤秀夫咬了咬牙,决定要搅浑水了,“千贺电厂一贯使用的都是我们九林公司的发电机组,他们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满意。去年千贺电厂对几台前期的机组进行了翻修,我们也派出了技术人员前往协助,并且对一些因为老化而磨损的叶片进行了更换,这其中并不涉及到产品质量方面的问题。”

    “是吗?那贵公司向千贺电厂进行赔偿的事情,又如何解释呢?”冯啸辰继续问道。

    “那不是赔偿,而是……,不不,我是说,我们并没有向千贺公司进行过赔偿,你们听到的消息应当是一种误传。”武藤秀夫硬着头皮说道。

    “啪!”

    只听得一声脆响,冯啸辰在桌子上猛地拍了一掌,把一屋子人都吓了一跳。其中又尤其以武藤秀夫和阿部岳吓得最为厉害。来中国快一个月的时间,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中国人在他们面前发脾气,连偶尔有人说了几句重话,旁边的人都会马上予以制止,然后再向他们俩道歉,让他们不要介意。如今冯啸辰在他们面前猛拍桌子,他们岂有不惶恐之理。

    “武藤先生,阿部先生,我们敬重你们是国外友人,对你们的狡辩一再忍让,换来的却是你们这种毫无商业道德的表现。你们说千贺电厂没有出现问题,你们也没有向千贺电厂进行过赔偿,那么好,你们俩敢不敢在这份会议纪要上签字,对你们说的话负责!”

    冯啸辰站起身来,脸色黑得吓人,厉声喝问道。

    李力坐在冯啸辰的另一侧,冯啸辰拍桌子的时候,李力就是一震,现在见冯啸辰站起来,忍不住就想伸手拉他坐下,顺便再给他讲讲外事纪律的事情。冯啸辰哪会搭理这套,感觉到李力的手在拽他的袖子,他猛地一甩,把李力的手甩开,然后顺势用手指着武藤秀夫和阿部岳二人,说道:

    “你们如果敢签字,我们明天就派人到日苯去起诉九林公司产品质量低下,欺骗用户,敲诈勒索。我们手上有确凿的证据,我相信日苯的法律是会保护消费者利益的,九林公司将会因此而承担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

    “不不不,冯处长先生,事情完全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武藤秀夫一下子就急了,连忙站起来,一边向冯啸辰鞠躬,一边拼命地解释道:

    “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们之间完全没有必要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分歧。防蚀片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不错,正如冯处长先生所说,在千贺电厂的电机里,也出现过少量……,呃,我是说,出现了一些防蚀片剥离的现象,这是因为他们的发电机组也存在频繁启停的情况,这和平河电厂的情况是一致的。”

    “你刚才说两家电厂的情况不一样?”冯啸辰没有坐下,而是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武藤秀夫,说道。

    “我刚才说的情况,的确有一些不太准确,我就此向各位道歉。”

    到了这个时候,武藤秀夫也只能低头了。他不知道冯啸辰到底掌握了多少有关千贺电厂的事情,但冯啸辰对他们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如果双方再谈不拢,而平河电厂采取到日苯去起诉九林公司的手段,那么对于九林公司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在千贺电厂的案例在前,九林公司在诉讼中无法把责任推到平河电厂身上,所以诉讼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日本企业界也并非铁板一块,东岛、上川等公司都有进军中国市场的愿望,在这种时候是绝对会落井下石的。

    九林公司的发电机组一向声誉不错,正如武藤秀夫吹嘘的,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是不会出现防蚀片大面积开裂现象的。但千贺电厂的事情给了九林公司一记闷棍,据公司的技术部分析,这是因为千贺电厂的发电机频繁启停,使末级叶片经常受到启停带来的冲击,从而使防蚀片的耐用寿命大为缩短。

    原因虽然找到了,但这个原因却是不能推到用户身上的。从设计角度来说,火力发电机的确是不宜频繁启停的,但电网的用电需求早晚不一样,白天用电量大,深夜用电量小,因此必然会有一些机组出于调峰的需要而每日启停。九林公司当然不能说自己的机组不支持每日启停的操作。如果他们敢这样说,用户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他们。

    现在九林公司的策略,就是先把千贺电厂的事情捂住,哪怕是向千贺电厂支付高额的赔偿金,就权当是花钱封口了。然后,公司再抓紧时间解决频繁启停机组的防蚀片设计,以便未来不再出现类似情况。

    如果平河电厂跑到日苯去起诉九林公司,那就意味着九林公司发电机组的这个设计缺陷将会被公之于众,给九林公司带来的损失将远远高于帮助平河电厂维修这些缺陷的成本,这是公司所无法接受的。

    此外,冯啸辰让武藤秀夫他们在谈判纪要上签字,这就是要坐实他们俩欺骗客户的罪名,这份谈判纪要会使九林公司在法庭上面临更多的被动。而一旦如此,公司会放过他们两个吗?

    看到武藤秀夫服软了,赵书平拍了拍冯啸辰的手,让他坐下,然后用严肃的口吻向武藤秀夫和阿部岳说道:

    “武藤先生,阿部先生,今天的事情,我希望只是一个不太令人愉快的插曲,只要两位先生能够端正态度,及时纠正不恰当的行为,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事情已经非常明显,防蚀片裂纹的事情,是由于贵公司设计上的缺陷,我们希望贵公司能够对此进行补救,我们还是非常信任九林公司的技术的。至于因为双方意见分歧导致的误工损失,我们可以做一些让步,不要求贵公司完全赔偿,不过,这将取决于你们维修的速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