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电用不完

    “什么问题?”葛家明问道。

    冯啸辰道:“听日苯人说,咱们的机组所以出现这么大范围的防蚀片裂纹,主要是因为机组反复启停所致,这一点赵总工在下面的时候也证实了。我听说火电机组是比较忌讳反复启停的,为什么咱们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呢?”

    “你就问这个?”葛家明有些懵了,这都是哪跟哪的事儿啊,刚才不是还在说用电指标的事情吗?莫非你和老严不是一伙的?

    严福生也傻眼了,他正想趁着酒劲找葛家明把用电指标的事情落实下来,葛家明的话都已经说到一半了,冯啸辰这是来搅的什么局啊?就算你喜欢钻研业务,石材你也懂点,发电你也懂点,甚至还莫名其妙地挂着一个林北重机的副处长的头衔,你不会换个时间来找葛家明讨论吗?

    难道是冯啸辰觉得冷水矿没明确把这桩功劳算在他头上,他要上前来抢功?尼玛,你的功劳谁都看得见,别人能抢得走吗,你至于这么性急吗?

    冯啸辰却如不知道他们俩的心思,依然笑嘻嘻的,对葛家明道:“我对电力系统的情况不太了解,所以想向葛总工请教一下。”

    “哦哦,请教倒不敢当。”葛家明收起了自己的狐疑,既然冯啸辰要问,他就说说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

    “小冯处长说得很对,机组反复启停,的确是电厂的大忌,这一启一停浪费多少能耗就不去说了,最关键的就是对汽轮机和电机的损害。蒸汽压力骤增骤减,对叶片、阀门等等都会有损伤,正常情况下,我们是要竭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

    可光我们这样想是没用的,用户用电可不会考虑我们的想法。白天工人上班生产,用电量大,我们需要开足马力发电。晚上工人下班,用电量少,我们就不得不关掉一些发电机,这叫作调峰。因为电是不能储存的,如果发出来的电用不完,就会白白浪费。

    如果我们这个电网里有几个大型水电站,利用水电站来进行调峰,当然是最好的,因为水轮机的启停比汽轮机启停要容易得多,损害也不会这么大。可我们北方电管局就没有大型水电站,只能靠汽轮机启停来实现调峰。”

    葛家明说的情况,在当年是十分普遍的。由于电网被分割成若干个部分,水电和火电之间很难进行协调,这也就是后来国家要倾注重金建设全国统一大电网的原因之一。三峡工程的其中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成为全国电网的一个重要调峰电站,三峡位于中国腹地,距离华南、华东、西北几大电网的距离都在经济送电半径之内,同时装机容量又极其庞大,所以能够发挥良好的调峰作用。

    在后世,为了给供电不稳定的风电、太阳能电站调峰,人们还要建设抽水蓄能电站,在用电低谷的时候用多余的电能把水抽到高处,等用电高峰时,再放水发电,实现调峰的作用。

    在80年代初,国家还没有这样的力量来整合电网以及建设抽水蓄能电站,发电机组的频繁启停就在所难免了。

    其实,这种情况也并非在中国存在,冯啸辰说的那家日苯的千贺电厂,也是因为调峰的缘故而出现机组的每日启停。九林公司事先没有预见到机组会在这样的条件下运行,设计时没有留出余量,才导致了千贺电厂以及平河电厂的这种情况。

    冯啸辰其实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他所以要装傻,只是为了把葛家明的话引出来。听到葛家明的解释,他呵呵笑着说道:“这就奇怪了,一方面是严矿长他们因为缺电而无法生产,另一方面葛总工又说你们发的电用不完,这是什么道理?”

    “这是因为……”葛家明正想再解释一句,忽然察觉到冯啸辰的话里充满了玄机,他心念一动,问道:“冯处长的意思是说,冷水矿可以错峰用电?”

    “错峰用电有什么好处吗?”冯啸辰反问道。

    “如果冷水矿可以考虑错峰用电,我们可以让电管局给你们批60万度。”葛家明毫不犹豫地说道。

    所谓错峰用电,就是在用电调峰的时候不用电,等到别人下班不用电了,你才开始用,这样就避免了与其他人抢电,同时还能够提高低谷时候的用电负荷。如果有比较多的单位能够选择错峰用电,平河电厂也就不需要在晚间关闭一部分电机了。

    可以这样说,冷水矿如果愿意选择错峰用电,则非但不是给平河添麻烦,反而是在帮平河电厂削峰填谷,是一件葛家明乐于见到的事情。所以冯啸辰一问,他便爽快地把原来准备答应的30万度电一下子提高到了60万度。

    其实,许多国家都有鼓励错峰用电的措施,比如规定晚上零点之后到天亮之前的电价比白天低,从而吸引高耗能产业把生产时间调整到晚上。当然,即便是如此,许多企业还是不会选择错峰用电这种方式,因为这意味着工人要上夜班,夜班的工资标准是会比白天要高一些的。

    冯啸辰可不是会被葛家明的慷慨所蒙蔽,他摇摇头道:“错峰用电本来就没什么压力,对电网反而还有好处,你们仅仅是给冷水矿增加用电指标,这可不是合作的态度哦。”

    葛家明笑道:“小冯处长,听你这意思,我们还得给冷水矿发奖金罗?”

    冯啸辰道:“发不发奖金倒是无所谓,最起码,电价方面应当打个折扣吧?”

    “这个我们还真做不了主。”葛家明老老实实地说道,“其实,我们向电力部提出过这个意思,希望能够采取差别电价。白天贵一点,晚上便宜一点,引导企业转到后半夜去生产。可要这样做,就需要给企业另装一块电表,白天走一条线,晚上走另一条线,否则就没办法区分了。电力部那边也有这样的想法,但具体到如何操作,就有些困难了。”

    “那如果冷水矿的石材厂可以单独走一条线,白天拉闸,后半夜才合闸,是不是就可以享受差别电价了呢?”冯啸辰问道。

    葛家明苦着脸,说道:“小冯处长,这件事真的不是我们能说了算了,实在不行,你去找电力部商量商量,如果部里同意,我们没啥意见,反正电费也不是归我们收。不过,如果冷水矿同意只在后半夜生产,我们的确可以帮他们协调更多的用电指标。后半夜的电本来就是多余的,能有人用,我们还巴不得呢。”

    “严矿长,你看呢?”冯啸辰把头转向了严福生,问道。

    严福生听着他们俩的交谈,心里对冯啸辰的佩服又多了好几分。30万度电的要求,他是壮着胆子提出来的,本身还做好让葛家明砍上一刀的准备。要知道,他们一直求到省计委和省经委那里,省电力局也才给了他们3万度电,他这一下子提出要30万度,平河电厂就算是冲着冯啸辰的面子不好意思不给,砍一刀减掉一半总是可以的吧?

    此外,用电这件事不是一锤子买,今年要到了30万度,明年又怎么办呢?冯啸辰帮了电厂一个忙,人家还一次人情就罢了,还能年年都还人情?

    可冯啸辰居然想出了错峰用电这样的高招,一下子就找到了葛家明的软肋,让他毫不犹豫地把30万度的指标又翻了一番。

    错峰用电就是在后半夜用电,一天大概能用上6个小时的样子。如果冷水矿能够添几台设备,一天干满6个小时也足够完成出口任务了。至于说后半夜上班,对于冷水矿来说就算不上什么了,采场的工人连轴转也是常态,这些待业青年都是大姑娘、小伙子,年纪轻轻,也没什么家庭拖累,上个夜班有什么不行的?

    如果真的能够弄到一年60万度的指标,那么石材厂除了完成德国的订单之外,完全还有余力去开拓日苯、美国等国家的市场,这是多么可喜的事情?

    听到冯啸辰征求自己的意见,严福生上前一步,爽快地说道:“没问题,如果葛总工能够帮我们要到60万度的指标,我们就把生产挪到后半夜好了,总不能给葛总工添麻烦嘛。”

    “麻烦的话,倒是不必说了。”葛家明道,他想了想,又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先做个主,给你们争取15万度的白天用电指标,再争取60万度的后半夜用电指标,你们可以把用电量大的生产挪到后半夜去,白天的生产也还可以照旧进行,冯处长,严矿长,你们看如何?”

    “那当然好了!”严福生喜出望外,有15万度的白天指标,只要节省着点用,足够用上一年了。正如葛家明建议的,把耗电多的生产挪到晚上去,用那60万的后半夜指标。这样一来,白天的生产也不会耽误,晚上则可以多安排一些人,加大点强度,这是何其美妙的事情啊。

    他当然清楚,葛家明没有如一开始说的那样,让他们只用夜间指标,而是另外给了15万度的白天指标,完全是看在冯啸辰的面子上。

    这个小冯,唉,冷水矿又欠下他一份人情了。

    严福生在心里无奈地想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