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每天都要有肉有蛋

    这场酒宴以冷水矿的所有人全部躺倒而告结束,冯啸辰因为被当成上级领导的缘故,没有被灌太多的酒,总算是保持了一些清醒,没有出丑。

    众人在电厂镇上住了一宿,第二天又由李力陪着吃过了早餐,这才启程返回冷水矿。在此之前,葛家明已经通过电话向厂长肖建川通报了冷水矿方面的请示,肖建川完全同意葛家明答应的条件,让葛家明给北方电管局打电话联系此事。在严福生他们回到冷水矿的时候,依川供电所的电话也打过来了,通知他们省电力局已经给他们追加了供电指标,冷水矿石材厂不再受到限电的威胁了。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小冯出马,一个顶俩。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办成的事情,小冯一去就办成了,实在是了不起啊。”

    在矿部办公楼前,潘才山拉着冯啸辰的手,热情地说道。如果说此前他对冯啸辰还有些上次的积怨没有化开,说话有些半心半意,现在他已经是完全服气了,从前的事情在他心里已经是一笔勾销。

    他不这样想也不行,冯啸辰表现出来的能量,已经超出潘才山的想象了。如此年轻的一个干部,能够轻而易举地把冷水矿一干领导都逼到墙角去,不得不答应接受自卸车工业试验,如今他又是凭着几句话,折服了九林公司请来的日苯人,帮平河电厂解决了这么一个大难题。把有如此本事的一个人当成敌人,绝对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他更愿意化敌为友,从此把冯啸辰待为上宾。

    冯啸辰能够感觉得到潘才山态度上的转弯,他呵呵笑道:“潘矿长,你太过奖了,其实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个巧合,我恰好看到过日苯那边的一则资料,正好捅到九林公司的软肋上了。如果没有这则资料,我只怕也是一筹莫展的。”

    严福生在旁边说道:“小冯处长,你就别谦虚了。你看到了资料的确是一个巧合,但我听赵总工说了,你在当时可是对着那些日苯人拍了桌子的,啪啪啪几句狠话一撂,当即把几个日苯人吓得尿了裤子,啥条件都答应了。换成其他人,谁能有你这样的气魄?”

    “等等,老严,你刚才叫小冯什么?”潘才山一下子没回过味来,怎么回事,这个小冯还是个处长?难道因为上次的事情,他被冶金局提拔成处长了?

    严福生道:“潘矿长,咱们都被小冯处长给蒙了。他到冶金局之前,是林北重机的生产处副处长呢,和罗冶的王处长一样,都是借调过来的干部。”

    有关冯啸辰在林北重机的任职,平河电厂还专门去找正在厂里帮助维修卸煤机的林北重机的工人了解了一下,结果人家还真知道这件事,说的确有这么一位副处长,还曾经和他们厂的副总工彭海洋一块出过差,彭海洋回来之后对他赞不绝口。

    有了林北重机内部职工的背书,平河电厂的干部们对冯啸辰的身份就不再怀疑了。严福生也是听胡书会说了这方面的情况,才知道这位他一向认为只是个小人物的冯啸辰居然和他的级别一样,这可让他跌破了眼镜。

    当然,关于冯啸辰这个副处长是怎么当上的,严福生一直都没有弄明白。在他想象中,冯啸辰应当是先在林北重机任职,然后才被冶金局借调上来,这就和王伟龙的情况一模一样了。

    听到严福生的介绍,潘才山也是大为惊讶,啧啧连声道:

    “原来是这样的,哎呀呀,真是……真是年轻有为啊!”

    “只是机缘巧合罢了。”冯啸辰也不过多解释,只是摆着手,做出一副低调的样子。

    依潘才山的意思,冯啸辰立下如此功劳,中午理应安排一顿丰盛的大餐予以酬谢,接下来则是请他到周围游玩几天,等他要回京城的时候,再送上一份丰厚的礼物,这就是一个圆满的安排了。

    对此,冯啸辰给予了婉拒,他表示头天在电厂喝得太多,现在还是头晕脑胀的状态,中午不宜再大吃大喝了。他向潘才山提出,自己想到采场去看看自卸车试验,请矿部给他安排一辆小车过去。

    “难怪小冯年纪轻轻就能够当上处长,这种工作精神就值得我们学习。”潘才山赞道,“也罢,庆功宴就安排在晚上吧,到时候我把矿上的领导都叫上,请罗冶的王处长也一块过来,咱们喝个痛快。”

    冯啸辰只觉得无语,不过也知道这是推辞不掉的事情。企业里表示感谢的方式就是吃饭喝酒,他也只能是入乡随俗。

    潘才山叫来了一辆吉普车,让司机送冯啸辰去采场。冯啸辰从自己先前坐回来的吉普车上拎下来一个沉甸甸的竹篮子,又抓出来两只绑上了翅膀的老母鸡,就要往车上放,潘才山在一旁看着,感到大惑不解。

    “小冯,你这是怎么回事?”潘才山问道。

    冯啸辰笑道:“早上离开电厂镇的时候,宋处长说电厂镇这边的肉和鸡蛋都比较便宜,他和严矿长都买了一点带回来。我也顺便买了一些,还买了两只鸡,准备去犒劳犒劳罗冶的同志们。我前两天刚来的时候和王处长聊了一下,他说罗冶的同志们都住在采场旁边的工棚里,生活很艰苦。”

    “该死该死!”潘才山拍着自己的脑袋,旋即又转头向着严福生说道:“老严,我前一段时间忙着矿务局下来检查的事情,没顾上过问罗冶那些同志们的生活,你怎么也不去安排一下?弄得小冯处长大老远过来,还惦记着给他们带肉带鸡去犒劳,你让咱们冷水矿的脸往哪放?”

    “哎呀,真的,怨我,都怨我!”严福生也像是刚刚发现自己犯了大错一样,连声地做着检讨。

    前两天冯啸辰一到冷水矿,就去见了王伟龙,也谈到了工业试验的事情。据王伟龙说,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及时发现工业试验中出现的问题并予以解决,从罗冶派来的那十几个人没有选择住在矿部,而是在采场附近借了几间冷水矿的工棚住着,白天跟着车跑来跑去,记录试验数据,晚上则要去检查车辆的情况,处理一些试验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工作非常辛苦。

    除了工作压力之外,他们的生活条件也是非常艰苦的。他们自己支了个炉灶做饭,由于没有时间去依川市区采购,他们往往是买一回菜就吃上一个星期,大多数时候都是清水煮面条,再配上一些从中原省带来的辣椒酱。王伟龙因为要负责双方的协调工作,经常会往来于采场和矿部,有时候可以给他们带一些好吃的东西过去,但以当年的物资供应状况,王伟龙也弄不到太多的东西,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冯啸辰到电厂镇的时候,就存着在回程的时候给罗冶试验团队带点肉蛋的想法。今天早上,他跟着严福生、宋维东到农贸市场转了一圈,自掏腰包买了20斤黑市猪肉,20斤鸡蛋和两只老母鸡,还专门买了一个篮子装着。

    严福生他们当时还有些纳闷,不知道冯啸辰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他明明是在冷水矿出差,不可能自己开伙做饭,即便是要自己做饭,也消化不掉这么多的东西。而如果说是想买了带回京城,似乎也太不必要了,电厂镇的东西再便宜,也不到需要千里迢迢带回京城的地步吧?

    到现在这时候,严福生才明白,原来冯啸辰买这些东西是送给罗冶的那些人吃的。罗冶的一干人在冷水矿呆了两个月时间,冷水矿算是主人,没能照顾好客人的生活,还要让冯啸辰去给他们买东西,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当然,如果冯啸辰没有给冷水矿帮忙,他这样做,潘才山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有看见了。但现在这种情况,潘才山还能显得漫不经心吗?

    想想看,冯啸辰这次来冷水矿,完全就是来给冷水矿帮忙的,冷水矿欠着他一个人情。冯啸辰自己掏钱给罗冶的人买肉买鸡,就是表明了一种态度,即工业试验是冶金局的事情,所以罗冶这些人的生活是冶金局所关心的。冷水矿照顾一下罗冶的试验团队几乎就是捎带手的事情,却没有做到,还要让冶金局的人跑过来慰问,冷水矿将来还有脸去冶金局找人帮忙吗?

    “老严,你去交代后勤,让他们专门安排两个人负责罗冶试验团队的生活,要保证他们一日三餐能吃上热的,每天都要有肉有蛋,支出就从矿部的接待经费里报销,明白吗?”潘才山大声地向严福生交代道。

    “好的,我马上就去安排。”严福生也响亮地应道。

    天天有肉有蛋,摊到每个人头上也就是一块钱的事情。罗冶的团队总共才十几个人,冷水矿拿出1000块钱来,就足够让他们吃上一两个月。冯啸辰帮冷水矿挣到的钱,可是几百、几千个1000块钱,潘才山能不慷慨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