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学习学习

    严福生陪着冯啸辰来到了位于采场的罗冶团队住的工棚,远远地便看到了如一座小山相仿的自卸车正停在工棚旁边,七八个穿着罗冶工作服的人员正围着自卸车在忙碌着。

    听到吉普车开过来的声音,自卸车旁边的一个人放下手里的工具,向吉普车迎了过去。冯啸辰坐在车里看到,过来的这人正是王伟龙。

    “王处长,忙着呢!”

    吉普车停在旁边,冯啸辰从车上跳下来,向王伟龙打着招呼。

    “小冯,你怎么来了?”王伟龙有些诧异,他随即又看到了从吉普车另一侧下来的严福生,连忙上前招呼道:“严矿长,你也来了,怎么,电厂那边的事情办妥了?”

    “办妥了,办妥了。”严福生笑呵呵地说着,准备伸手去和王伟龙握手。

    王伟龙举起巴掌摆了摆,笑着说道:“咱们就别握手了,我手上全是油泥。”

    “怎么,又在修理了?”严福生倒不觉得奇怪,做工业试验的设备就是这样,三天两头出问题,经常需要进行现场维修。这些问题,有的是最初设计时考虑欠周,一到实践环节就暴露出了缺陷;还有些就是质量上不过关,只能临时补救。这台自卸车到冷水矿来开展工业试验至今,大大小小的修理已经不下百次了,有时候配件坏了,还要从原厂派人送过来。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一台设备的定型是要经历无数挫折的。

    王伟龙瞟了一眼自卸车,说道:“唉,还是老毛病,轮边减速器的一个齿轮断了,我们正在修理呢。对了,严矿长,你怎么来了。”

    “王处长,我是来向大家做检讨的。”严福生说道。

    “检讨?”王伟龙愣了一下,他想不起冷水矿有什么地方对不起自己的,这检讨二字从何而来的?一般来说,一位领导向你说检讨,要么是此前做错了什么,要不就是打算要做一件错事,事先来道歉。既然王伟龙想不起严福生此前做错了什么,那岂不就意味着严福生要做出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情了?

    “严矿长,瞧你说的,我们到冷水矿来做工业试验,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应当是我们向你们做检讨才是啊。”王伟龙僵硬地笑着,向严福生说道。

    严福生正色道:“王处长,我是诚心诚意来做检讨的。要不是小冯处长提醒我们,我们这个错误还要犯得更严重。你们罗冶的同志们到冷水矿来,一心扑在工作上,生活条件这么艰苦,我们一直都没有发现,直到小冯处长提出来,我们才醒悟过来,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小冯?”王伟龙狐疑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冯啸辰,心道这位老兄又放什么炮了,不会把潘才山他们又得罪了一回吧?

    他正想说点什么打圆场的话,就听严福生冲着众人大声地宣布道:

    “各位罗冶的同志们,我代表我们矿的潘矿长,为过去两个月内没能照顾好大家的生活,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道歉。潘矿长已经向后勤下了指示,要求他们派出两个专人负责你们的伙食,保证你们每天有肉有蛋,有新鲜蔬菜。考虑到你们中间可能有一些同志是南方人,习惯于吃大米,矿部会专门向依川粮食局申请一部分大米指标,保证你们中间的南方同志能够吃上大米饭。还有,所有这些费用,全部由我们冷水矿承担,不需要你们花一分钱!”

    王伟龙和他们交谈的时候,其他那些罗冶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也都已经停下手里的工作,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此时听到严福生宣布这样一个消息,大家先是一阵错愕,都不敢相信竟有这样的好事,随即才齐齐地喊了起来:

    “太好了,太感谢你们了!”

    “冷水矿的领导真是太好了,我们太感动了!”

    “谢谢严矿长关心,谢谢潘矿长!”

    “……”

    王伟龙也是满脸惊喜之色,他也顾不上手里有没有油泥,一把抓住严福生的手,拼命地摇着,说道:“严矿长,这这这……这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我代表罗冶的全体同志,感谢你们的支持。”

    严福生笑容可掬,指着冯啸辰说道:“王处长,你别感谢我,这还是小冯处长提起来的。你们还不知道吧,小冯处长这回到平河电厂去,帮助平河电厂打败了日苯人,解决了他们设备维修的问题,还帮我们冷水矿要到了75万度的用电指标。回来的时候,他专门在电厂镇买了肉、鸡蛋,还有两只老母鸡,说是要来犒劳你们的。潘才山了解到这个情况,才发现我们工作上的不足,所以马上做出了安排。”

    “小冯……”王伟龙走到冯啸辰面前,伸出手去。

    冯啸辰嘻嘻笑道:“老王,你这一双油手,就别再祸害我了。肉、蛋和鸡都在车上,你让你们负责伙食的同志拿去做吧,咱们今天中午加个餐,怎么样?”

    “你啊,真是让我怎么说才好呢!”王伟龙百感交集,他回过头,冲着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喊道:“小徐,你和小郭两个人到吉普车上去把冯处长给咱们买的东西拿下来。鸡先杀一只,中午好好做几个菜,咱们借花献佛,招待一下严矿长和冯处长。”

    “好咧!”那姑娘带着一个小伙跑到车边,把肉蛋和鸡都拎了下来。看到篮子里猪肉和鸡蛋有那么多,姑娘夸张地尖叫起来:“哇,过年了!咱们可算能够好好吃上一顿了!”

    “瞧这些小年轻高兴的。”王伟龙笑着斥骂了一句,然后对冯啸辰和严福生道:“严矿长、小冯,咱们到屋里聊吧,一会跟大家一块吃饭。”

    “我就不在这吃饭了,这都是小冯处长买的东西,我吃着有愧。改天我再专门带着鱼肉来请大家。”严福生摆着手,向吉普车走去。他猜想冯啸辰可能有什么话要和王伟龙他们聊,也可能要听取一下罗冶试验团队对于冷水矿配合工作的意见,他在这里就不太合适了。

    王伟龙也没勉强,把严福生一直送到车上,看着吉普车离开,他才回过头来,看着冯啸辰,说道:“小冯,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我拿给你。”

    冯啸辰道:“老王,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是我送给大家的一点心意。”

    “心意我们领了,让你出钱就不合适了。”王伟龙坚持说道,“这么多的东西,只怕得花五六十块钱吧,这样的钱,我怎么能让你出呢?”

    冯啸辰道:“这是我应该出的,你们工作这么辛苦,我这就算是替罗局长他们来慰问大家吧。如果王处长觉得过意不去,回京城以后给我做个证,我找罗局长报销去。”

    “唉,小冯,你真是……”王伟龙不好说什么了。买这些肉蛋的钱,找罗翔飞报销肯定是不可能的,听冯啸辰这个意思,也绝对不会收他们的钱。再说,王伟龙也还真拿不出钱来给冯啸辰。这些东西是冯啸辰自作主张买的,如果让大家分摊着掏钱,大家恐怕会有别的想法,而如果让王伟龙一个人掏钱给冯啸辰,他又的确掏不出。

    想来想去,他也只能替大家接受冯啸辰的这片好意了,他知道冯啸辰找到了在德国的海外关系,还在国外卖出了专利,五六十块钱对于冯啸辰来说,应当也不算一回事了。冯啸辰既然想在罗冶的团队面前做一个人情,王伟龙也只能成全他了。

    “大家都过来吧,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王伟龙向众人招招手,有几位在工棚里休息的罗冶职工也跑了出来,站在王伟龙和冯啸辰二人的对面。

    “这位是和我一样借调到冶金局工作的冯啸辰同志,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林北重机的生产处副处长。大家看到小郭和小徐手里拎的这些肉和鸡没有?这就是冯处长自己掏腰包买来慰劳大家的。我刚才跟他说,要给他钱,他坚决不同意。现在,让咱们以热烈的掌声,向冯处长表示感谢!”王伟龙向众人说道。

    “哗!”

    掌声响了起来,声音还挺大,显示出众人对冯啸辰的这番好意颇为感动。大家都是居家过日子的人,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么肉、蛋和老母鸡起码得五六十块钱。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这是冯啸辰自己掏钱买的,估计是冶金局或者别的什么部门给了一笔费用,让冯啸辰来慰问他们。不过,不管是不是冯啸辰出的钱,冲着这些东西,大家也得鼓鼓掌了。

    冯啸辰也跟着拍了拍掌,以表示对大家的谢意。他扫视了一下这群人,发现大多数人脸上的笑容都是非常真诚的,也有两三个面有鄙夷之色,拍掌的动作也是慢吞吞的,显然是对他有些不屑。虽然他猜不透这几个人是什么心态,但也不必在乎了。

    “好了,小徐,小郭,你们去做饭。老陈,你带着大家继续干活,我陪冯处长到屋里去坐坐。”王伟龙向众人吩咐着。

    冯啸辰笑着说道:“王处长,大家都在干活,咱们也别去坐着了。要不,我也跟着你们看看,学习学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