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临时停车

    关于轮边减速器维修的方案很快确定下来了,先用备用的齿轮替换掉损坏的齿轮,继续进行工业试验。陈邦鹏则连夜坐火车返回罗冶,准备按冯啸辰介绍的方法,构造一个有限元分析模型,在此基础上重新设计一套减速器,再带回来更换。后面这些工作,陈邦鹏已经不需要冯啸辰再指点什么了,以他的学识和经验完全能够办到。

    冯啸辰在冷水矿又呆了几天,陪着罗冶的团队一起做自卸车工业试验,有时也到石材厂去转转,看看生产情况。石材厂的生产已经全面恢复,按照与供电所达成的协议,石材厂尽量将耗电较多的生产活动安排在后半夜。对此,待业青年们也没什么怨言。大家自从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之后,就扬眉吐气了,冯啸辰更是成了众人心目中的偶像。

    带着冷水矿送的好烟好酒等礼物,冯啸辰登上了返程的火车。以他的级别是没有资格报销卧铺票的,但冷水矿哪会再让他坐硬座回京,潘才山大手一挥,厂部办公室便把卧铺票给冯啸辰买来了。

    部委里的官员都乐意与下属企业搞好关系,其实也是这个缘故。在部委里按规定不能享受的待遇,到了下面的企业,人家就会给你安排得好好的。这是惯例,同时也是小节问题,冯啸辰也没兴趣去坚持啥原则之类的。

    冯啸辰的铺位是在中铺。他的下铺是一位中年妇女,正盘腿坐在铺位上打着毛衣,与对面的另外一位妇女聊着家常。冯啸辰不便坐到她们的铺位上,放好行李之后,便爬到自己铺上去了。中铺的位子不算很高,一个成年人盘腿坐着得稍稍蜷着点身子。冯啸辰坐下来,拿出一个硬皮笔记本,开始写自己的一些心得,准备回去之后和罗翔飞、孟凡泽等人谈一谈装备研制协调的事情。

    “小兄弟,刚上车的?来一根?”

    对面铺位传来一个声音。冯啸辰抬头一看,只见刚才还在蒙头睡觉的一个壮年汉子已经坐了起来,像他一样盘着腿,手里拿着一盒香烟,向他做出一个让烟的手势。

    “不抽了,谢谢老哥。”冯啸辰笑着摆了摆手。他现在习惯于少抽烟,尤其是在火车车厢里,下铺还有两位女士,抽烟似乎是不太礼貌的事情。

    壮年汉子却没这样的觉悟,他见冯啸辰拒绝,也不强求,自顾自地掏出一支烟点上,美美地抽了一口,然后肆无忌惮地把一股烟雾喷在空中。事实上,当年也没有二手烟污染这样的说法。女性都习惯了周围的男士们吞云吐雾,实在忍不住了抗议一声,那也得是关系比较密切的情况,否则别人根本就不会理会。

    “出差呢?”壮汉问道。

    “嗯,出差。”冯啸辰答道。

    “刚才这站是依川?怎么,你是冷水矿的?”壮汉似乎对于地理颇为熟悉,铁路沿线这些大单位居然都能说得出来。

    冯啸辰见对方一副努力要搭讪的样子,只得把本子收起来,然后笑着应道:“我是到冷水矿来办事的,现在回京城去。”

    “哦,你是在京城工作的,哪个单位的?”壮汉又问道。

    “我是林北重机驻京采购站的。”冯啸辰说了个半真半假的身份,经委这个身份有些敏感,他不便随时挂在嘴上。说完自己的身份,他又反问道:“老哥,你呢,也是出差吗?”

    “是啊,出差。”壮汉说道,“和老弟你一样,也是干采购的,苦差事。”

    在大家手里都没有智能手机可供娱乐的年代里,坐火车唯一的消遣就是和邻座聊天打牌。常年出差的人,都练成了一张铁嘴,与后世的出租车司机差不多少。

    那年代骗子还不多,大家对于自己的姓名、年龄、单位等身份信息都不避讳。冯啸辰与那壮汉聊了一会,就把壮汉的身份打听清楚了。此人名叫张和平,是建国那年出生的,父母期待天下太平,于是给他起名叫和平。他现在是京城一家物资贸易公司的采购员,成天天南地北地跑,自称一年起码有180天是在火车上过夜的。

    “张哥的公司是做什么业务的,和我们的业务有交叉吗?”冯啸辰问道。

    “什么都做。”张和平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我们都做。”

    “我明白了。”冯啸辰装出一副恍然的样子。

    “你明白了?”张和平诧异道,“你明白什么了?”

    冯啸辰笑道:“张哥肯定是京城动物园的?除了动物园,我想不出哪个部门会涉猎这么广了。”

    “动物园?哈哈哈哈,老弟,你真是太幽默了!”张和平愣了一下便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道他的笑点为什么会这么低。其实,他自己说的那话本身就有些问题,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工作性质。冯啸辰不过是顺着他的话胡扯一句,想着对方既然不肯说,他也没必要去追问了。

    张和平笑完,解释道:“老弟,我刚才是开玩笑了。其实我们单位就是给别人打打杂的。比如说民航飞机上用的毛毯缺货了,我们就去帮他们采购一批,这不就是天上飞的吗?还有远洋货轮上少个救生圈,也来找我们,这不就是水里游的吗?说穿了,我们就是一个物资站,像马三立相声里说的那种千货公司的性质。”

    “知道知道,就是那个‘今派你,到东北,火速买猴50个’,老哥就是那个买猴的。”冯啸辰笑着打趣道。

    “没错没错,不瞒老弟说,我还真买过猴。”张和平道。

    “这不还是动物园吗?”冯啸辰笑道。

    正聊着,只听得“吱”地一声,火车突然减速了,随即便缓缓地停了下来。广播里传来了一个声音:“旅客同志们,现在是临时停车,请您耐心等候。”

    张和平趴在窗口向外看了看,没看出什么迹象,便嘟囔道:“娘的,又临时停车了!这鬼天气,一停车还不得热死!”

    “是怎么回事?”冯啸辰随口问道。

    张和平摇头道:“谁知道,可能是前面的车误点了,车站没腾出来。也可能是老乡的牛过铁道,把路堵了。你不经常坐火车不知道,像我这种成天以火车为家的人,见多了。没事,没准停个几分钟又开了呢。”

    张和平的预言这一回却是失败了,火车停了足有快一个小时,依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此时正是六月天,太阳晒得车箱如蒸笼一般,头顶上的电风扇转得飞快,吹出来的风却也是热的。冯啸辰隔着窗户往外看去,发现前面硬座车厢已经有人耐不住高温,从车窗跳下车,跑到路边的树荫下站着去了,看这阵势,火车是打算在这里呆上一阵子了。

    张和平从中铺下来,站在走廊上,把身子探出了车窗,向前面看去。看了一会,他转回头来,对冯啸辰说道:“不对劲,看起来好像是出啥事了。”

    “出啥事了?”冯啸辰也下来了,学着张和平的样子把头探出车窗,果然见到前方远处的路边有人在来回跑去,好像是在处理什么棘手的事情。

    “我去看看。”张和平说道。

    “下车去看?”冯啸辰奇怪地问道。

    “是啊,看看热闹去。”张和平道,看冯啸辰一副不理解的样子,他又笑道:“在这呆着也是呆着,不如去看看热闹。我们这种常年在外面跑的,就得学会给自己找乐子,要不出差可太烦人了。”

    冯啸辰不放心地问道:“你下车去,火车开走了怎么办?”

    张和平满不在乎地说道:“放心,前面堵着呢,火车怎么开走?再说了,下面这么多人,如果火车要开走,列车员还能不招呼大家上车?到时候再跑回来就是了。”

    “是这样啊?那我也去看看。”冯啸辰说道。

    他也是少年心性,加上车里也实在热得难受,还不如跟张和平下车去看看热闹。他从铺位上把自己的小挎包拿上,里面有钱和工作证之类的东西,是不能弄丢的,随后便跟着张和平一道,顺着窗口跳下了火车。

    到了车下,冯啸辰才发现,非但有不少乘客已经下了车,连车头的火车司机都已经下来了,正站在路边的荫凉处抽烟闲聊。他与张和平向前走去,走到火车司机身边时,张和平扔了几支烟过去,然后自来熟地问道:“几位师傅,前面怎么啦?”

    “出事故了。”司机接过张和平给的烟,随手夹在耳朵上,说道:“一趟拉大件的专列出事故了,把一条道堵了,听说一时半会通不了车。估计铁路局得调运行图了,咱们得返回前面那站,再走边上这条线过去。好家伙,这一趟起码得误点10个小时。”

    “这么严重?我们过去看看没事?”张和平又问道。

    司机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去去,别呆太久就行。我们这边正在等调度的命令呢,如果要走,我们会拉汽笛,你们赶紧跑回来就成了。”

    “走,过去看看。”张和平向冯啸辰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