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钳夹车

    两个人顺着路边向前走了两三里路,果然见到有一列火车正停在前面的路轨上。?这列火车由**列车辆组成,其中有三列是卧铺车,两列是棚车,中间老长一截的是一列形状古怪的车辆。车辆两头有两个巨型的钳子,中间夹着一个大烟囱状的铁疙瘩。冯啸辰认得出,这个铁疙瘩正是电机组中的电机定子,看这个头,应当是6o万千瓦机组的部件。而这节古怪的车辆,就是铁路上专门用于运输大件的车辆,名叫钳夹车。

    在那电机定子的两边,十几个穿着蓝布工装的工人正在忙着用枕木固定那个定子,一个个忙得汗流浃背,却没人停下来。在车下,另外一批工人正在从棚车上往下搬枕木和各种工具,送到钳夹车旁边,供车上的工人使用。

    路两旁,另外还有2o来人的样子,有的穿着如车上工人一样的工装,有的穿着白衬衫,还有人穿着中山装,另外还有两个穿铁路制服的和两个穿军装的。这些人忙活的事情也各不相同,有人在指挥车上车下的工人干活,有人凑在一起紧张地商量着什么,站在最外侧的是穿铁路制服和穿军装的那几个人,他们正与对面另外几个穿白衬衫和中山装的人进行着激烈的争吵。

    “必须马上把定子卸下来!”一个穿铁路制服的男子大声地喊道。

    “这绝对不行!”一个穿白衬衫的壮年人用同样大的声音回答道,“这么重的定子,如果卸下来,怎么再装上去?这荒山野岭的,吊车根本就开不进来!”

    “这我管不着,你们的定子重了,我们还没追究你们的责任呢!”铁路制服男说道。

    “我们定子只有325吨,出厂前是称过的。是你们的钳夹车质量不行,出了这样的事故,我们要追究你们的责任!”一个穿中山装的半大老头回击道。

    铁路制服男道:“到底是多重,现在争也没用,你们必须先把道路腾出来,已经有4o多列火车被耽误了,京龙线堵塞一小时,影响多大你们知道吗!”

    白衬衫道:“一个定子价值多少钱你们知道吗?如果在这里卸下来,这个定子就废了,你能负得起责任吗?”

    “铁路是要承担战备任务的,如果因为你们影响了战备列车的通行,你们负得起责任吗?”一名军装汉子也加入了战群。

    “别拿战备吓唬承担过战备任务,我们厂同样有驻厂军代表!”

    “铁道部的命令马上就会下来,到时候你们卸也得卸,不卸也得卸。”

    “我们已经派人去给部长打电话了,我们部长会和你们部长谈!”

    “……”

    听那边吵得热闹,张和平和冯啸辰没敢直接上前打扰,而是在旁边找了一位正在抽烟的中年人打听。那中年人自称是龙山电机厂的工程师,是跟着押车的技术人员,刚才他已经在车上忙了一通,此时跑下来抽支烟喘口气,听到张和平和冯啸辰打听,他也没隐瞒,便把情况说了一遍。

    如冯啸辰判断的那样,车上装的正是一台6o万千瓦电机组的定子,是由龙山电机厂生产出来,准备运往和州电厂的。铁路部门派出了这辆专用的钳夹车运送这个325吨重的大家伙,龙山电机厂与机械部、电力部等单位组织了一个联合押车小组,跟车押送,保障运输的安全。

    专列从龙山市出,一路都很顺利,途经这个名叫大营的地段时,一位押车员突然现,钳夹车上的定子一头已经看不见了,而另一头却从那侧的钳子口凸了出来。押车员紧急叫停列车,众人来到钳夹车前检查,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钳夹车一端的液压杆支臂不知什么时候松动了,足足1o厘米厚的钢板居然撕开了一道大口子,定子在惯性作用下向前顶撞,后端则快要从另一只钳夹上脱落出来。如果不是现及时,定子撞开钳夹,从车辆上滚落下来,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故。o多吨的一个铁疙瘩,滚动起来可谓是摧枯拉朽,几层高的楼房都能轻松地碾平。

    带队负责人马上安排随车的搬动工从棚车上卸下枕木、撬棍等物品,把定子固定起来,防止它在钳夹车上滑动,同时派人跑步前往附近的居民点,找长途电话向机械部、电力部和龙山电机厂报告,请他们指示救援方案。

    专列这一停下,一条铁路线就被堵了个严实,后面的火车全都停下了,冯啸辰他们坐的车就是当其冲的一列。铁路分局和铁路军代表处的人员都赶过来了,铁路局的专员也在往大营这个地方赶。

    铁路分局来的是一位名叫田兴的副局长,也就是刚才冯啸辰他们看到的那位铁路制服男,他一来就要求押运小组马上把定子卸到路边去,让钳夹车开走,腾出道路,恢复通行。

    穿白衬衫的那位是电力部的一个处长,名叫商敬伦,他坚决不同意卸下定子。他的理由也是非常充分的,o多吨的定子,一旦从车上卸下来,没有大型吊车是不可能再装回车上去的。而大营这个地方是山区,大型吊车根本开不进来,这就意味着这个定子只能扔在这个地方当个铁疙瘩用了。

    中山装老头是机械部的一名副司长,名叫李国兴,是个搞技术出身的干部。他不如商敬伦那样会吵架,但气势却比商敬伦要高出几分,他严肃地警告田兴等人,谁敢把定子从车上卸下去,就要负全部责任,届时机械部会与他们闹个不死不休。

    此刻京城里的电力部和机械部还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漏子,而铁道部刚刚接到通知,正忙着调整运行图,利用复线铁路的另一条线先疏散一部分列车,同时严令当地铁路局马上去解决此事。

    “王工,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张和平对那中年人问道,刚才他已经问过中年人的名字,知道他叫王波。

    王波回头看看正在忙碌的工人们,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办,先拖着吧,等联系上机械部,让机械部和铁道部说好,然后我们这边再定救援方案。关键还是得把钳夹车的支臂修好,把定子固定住,拉到一个大站去再说。”

    “修复这个什么支臂,估计得多长时间?”张和平又问道,看来这位采购员还真是个爱看热闹的家伙,碰上点事便要刨根问底。

    王波摇摇头,道:“不好说,一天或者三五天都有可能。”

    冯啸辰笑道:“千万别是三五天,我可不想在这呆三五天时间。”

    王波白了他一眼,似乎是觉得他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是件没心肺的事情,不过,鉴于大家不熟,王波也不便骂他,只是说道:“我们也不想,电厂的工期紧得很,这里耽误了,以后就得赶进度,也是麻烦。可修复一个支臂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没看到我们好几个工程师都在那里商量方案吗?”

    “我能去看看吗?”冯啸辰问道。

    “你去看什么?”王波没好气地说道,“这可不是看热闹的地方。”

    冯啸辰再次掏出那本林北重机的工作证,递到王波面前,说道:“王工,你看下,这是我的工作证。我是林北重机的生产处副处长,我也懂一些机械技术,或许能够帮你们一块出点主意啥的。”

    “生产处副处长?”王波接过工作证,狐疑地看了看,又看了冯啸辰一眼,然后点点头道:“好吧,那你们跟我过去吧。”

    在往钳夹车方向走的时候,张和平扭头看了冯啸辰一眼,低声说道:“小冯,看不出,你这么年轻,居然还是个副处长,你刚才不还说你是个采购员吗?”

    “我说了吗?”冯啸辰装傻道,“我只是说我在采购站工作,没说是采购员啊。”

    “嗯,倒也是。”张和平点点头,其实认为冯啸辰是采购员,这是张和平自己脑补出来的印象,他觉得冯啸辰这么年轻,肯定不会是管理干部,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是个副处长。他向前面的钳夹车努了努嘴,问道:“怎么,小冯处长,你有办法修好它?”

    冯啸辰摇摇头道:“这哪知道,不过机械的东西大致都是相通的,我过去看看,没准能够给他们支点招呢。”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车下那几个人的身边。王波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那几个人分别是龙山电机厂的副总工全建才、生产处处长欧桂生、机械部机械研究院工程师王志华,接着,王波又把冯啸辰和张和平介绍给了他们几个。

    “副处长?”欧桂生诧异地看了看冯啸辰,道,“林北重机我去过,生产处,你们那个处长姓贺,叫贺什么来着……”

    “您是说祝其华处长吧?”冯啸辰道,“他姓祝,祝贺的祝,不是祝贺的贺。”

    “哦,对对对,我总记得是祝贺两个字,给记串了。”欧桂生拍着脑袋,尴尬地说道。他倒不是故意说错,实在是把祝贺二字给记颠倒了。因为自己闹了个乌龙,他也就不好意思再盘问冯啸辰了,而是直入主题,问道:

    “怎么,冯处长,你对于我们的抢修方案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