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去哪我就去哪

    再挽留冯啸辰和杜晓迪二人,不说他们俩乐意不乐意,李国兴、商敬伦等人也得觉得脸上无光了。这俩人都与60万千瓦定子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纯粹是来帮忙的。结果一个晚上大家都呆在暖暖和和的卧铺车里睡大觉,让人家两个外人在钳夹车上守着,这事怎么说都没面子。

    现在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钳夹车停在岔道上,不影响正线通行,停上十天半月也不会有什么妨碍,而部里派出的专家和电焊工也正在向这边赶,冯啸辰和杜晓迪俩人的任务已经完成,也该让人家赶回京城去了。

    李国兴、商敬伦、欧桂生代表各自的单位向冯啸辰和杜晓迪表示了感谢,都承诺事后会以单位的名义向他们俩的单位发送感谢信、表扬信以及给他们俩的奖金。

    冯啸辰现在已经进入视金钱为粪土的境界,对此自然是无动于衷。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知道各单位给的奖金不会有多高的额度,撑死了每人100块钱而已,够干嘛用的?

    杜晓迪则是小脸憋得通红,一边口是心非地说着不要不要,心里却在盘算着:有奖金,会不会有30块啊,如果有30块的话,我就在京城给爸妈买点啥回去……

    二人在钳夹杂加挂的卧铺车上休息了一个来小时,然后登上了一列开往京城的过路车。也不知道李国兴他们做了什么安排,居然给二人签了两张软卧车票。要知道,处长出差都没资格坐软卧的,软卧车的乘务员直到今天还保持着管乘客叫“首长”的传统。

    冯啸辰原以为回京的这一程能够和杜晓迪再加深点感情,谁料想一句话说错,让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那是在他们刚上车的时候。走进软卧包厢,看到奢华的内部装饰,杜晓迪都有些诚惶诚恐的感觉了。待到发现包厢是有门的,而门里只有她和冯啸辰二人,她不禁有些忐忑地问道:“这一间,就咱们两个人吗?”

    冯啸辰也是被风吹昏了头,没过脑子便说了一句真心话:“恐怕没这样的好事吧!”

    “你……”杜晓迪顿时羞恼交加:这怎么就成了好事了?你心里都在想啥歪点子呢!真是的!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列车员换个铺位的时候,包厢里又进来了一对老夫妇,是某单位的退休老领导,果然应验了冯啸辰说的“没这样的好事”的说法。不过,杜晓迪心里已经对冯啸辰生出了戒心,开车之后便借口累了,一路蒙着头睡到了京城,对冯啸辰的搭讪也是爱理不理的。

    车到京城,冯啸辰与杜晓迪并排走出出站口,迎面就碰上了前来接站的刘雄。冯啸辰想献殷勤送杜晓迪去比赛地点的想法也落空了,只能把二人送到公交车站,看着他们上车离开,然后才自己上了另一趟公交车,返回冶金局去。

    公交车上,看到杜晓迪一脸郁郁的样子,刘雄诧异地问道:“怎么,你和冯处长,闹意见了?”

    “有什么意见好闹的,我是个小工人,他是个处长,闹得上吗?”杜晓迪没好气地说道。

    刘雄嘟囔道:“我倒觉得冯处长这人还不错,对了,师傅对他看法也挺好的,说他没什么架子,还年轻……”

    “什么没架子,哼!”杜晓迪哼了一声,没再说啥,眼睛看向了窗外。

    刘雄不明就里,加上对冯啸辰也没什么感觉,于是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在他想来,这个什么冯处长也就是一个路人甲的角色吧,正如杜晓迪说的,他们是小工人,冯啸辰是大处长,根本就不搭界嘛。

    他没有注意到,小师妹看似不说话,嘴里却在不住地轻轻念着一个数字:28局5431……

    “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

    冶金局局长办公室里,罗翔飞笑呵呵地这样向冯啸辰打着招呼,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有好几次这样对冯啸辰说话了,这个小年轻,每次外出都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

    “平河电厂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大营抢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好家伙,昨天一天,机械部、电力部、铁道部、龙山电机厂,一个接一个给我打电话,都是要求表扬和奖励你的。咱们经委的张主任也接到表扬电话了,还专门问我,打算怎么奖励你呢。”罗翔飞说道。

    “我给领导添麻烦了。”冯啸辰自觉地做着检讨,领导被垃圾电话骚扰了,起因是他在外面自作主张干了一堆好事,他能不做个检讨吗?

    “见义勇为,这是好事。”罗翔飞招呼冯啸辰坐下来,接着说道:“机械部的安东辉司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把现场的情况都说了。当时他们还有一位副司长在现场,还有电力部的一位处长在现场,大家都有些拿不定主意,反而是你替他们拿了主意。安司长说,你有大智大勇啊。”

    冯啸辰笑道:“安司长这话,到底是夸我,还是批评我呢?我真听不出来啊。”

    罗翔飞却没有把冯啸辰的话当成玩笑,他非常认真地说道:“主要还是夸吧,在这种紧急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人有担当的。”

    这个评价,算是给冯啸辰的作为做了一个结论。大营抢修,冯啸辰算是越俎代庖,做了很多李国兴、商敬伦他们应该做的事,而他无论是身份、级别,还是年龄,都并不适合于出这个风头。对于他的这种举动,罗翔飞可以认为他是敢想敢干,也可以认为他太出风头,而后者对于一名国家机关干部来说,是非常负面的评价。

    其实细想起来,李国兴、商敬伦他们并不是能力比冯啸辰差,他们所以犹豫迟疑,非要等部里的指示,仅仅是因为习惯于追求稳重。许多领导并不希望自己的手下过于张狂,稳重一点,哪怕因此而错失时机,在领导眼里也是可以接受的。

    罗翔飞是个开拓精神很强的领导,他把冯啸辰带到京城来,也正是看中冯啸辰的闯劲。这一次在大营现场组织抢险,别人或许会觉得冯啸辰表现太过,但罗翔飞是非常欣赏的。

    “安司长还跟我说,想把你调到他那里去工作呢,你有什么想法?”罗翔飞问道。

    冯啸辰把罗翔飞的话当成了一句调侃,随口问答道:“我生是冶金局的人,死……呃,现在说这个还太早吧,我怎么可能离开冶金局呢。”

    罗翔飞看着冯啸辰,缓缓地说道:“如果冶金局不存在了呢?你打算去什么地方?”

    “什么意思?”冯啸辰一愣,他看到罗翔飞的脸上一片平静,显然不是在说笑,不禁肃然地问道:“罗局长,冶金局为什么会不存在了?”

    罗翔飞道:“国家决定调整经委的工作范围,经委的工作将主要以宏观协调和政策指导为主,不直接参与企业的管理工作。经委的各个职能局将会分拆出去,冶金局的业务将会和冶金部合并,只保留部分职能,归入新的工交财贸局。

    原冶金局的人员将根据工作需要和自己的选择进行分流,一部分转到冶金部去,一部分留在经委,另外还会有一部分人转到其他部委去。安司长向我要人,就是因为听说了这件事,他说如果你没有什么好的去处,可以到他那里去。你不是顶着一个林北重机生产处副处长的虚衔吗,他表示一两年之内可以帮你把这个副处长变成实职。”

    冯啸辰拿着林北重机的工作证到处唬人,罗翔飞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别人弄不清楚冯啸辰的真实来历,以为他这个副处长是真的,而罗翔飞却知道这不过就是冷柄国看在孟凡泽的面子上,给他授的一个虚衔。部委里一个副处长可不是那么容易来的,尤其是冯啸辰刚满20岁,哪那么容易坐上这个位置。安东辉估计也是因为大营抢险这件事对冯啸辰产生了好感,才敢放出话来,说一两年之内让他能够当上一个真正的副处长。

    听完罗翔飞的解释,冯啸辰心里有些乱。冶金局的建制取消,是他早有预见的,后世的经委并没有这样直接管理具体业务的部门。不过,他没想到调整会来得这么快,他还没有做好去一个新的部门工作的心理准备。他想了想,问道:“罗局长,那你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罗翔飞笑笑,说道:“现在先谈你的去向吧。”

    冯啸辰道:“我已经想好了,罗局长去哪,我就去哪。”

    “是吗?”罗翔飞道,“我有可能会去一个冷门部门,做一些后勤服务方面的工作,你也愿意?”

    冯啸辰坚定地点点头道:“没问题,我说了,罗局长去哪,我就去哪。”

    罗翔飞又道:“这样不合适,你很有能力,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平台,应当能够做成一些大事业,跟着我走,未免太可惜了。”

    冯啸辰道:“我是罗局长带到京城来的,自然是跟着罗局长走,这没什么可惜的。如果罗局长当初没有带我出来,我现在还在南江冶金厅扫地呢,这不是更可惜吗?再说,我相信组织上肯定不会让罗局长去什么冷门部门,跟着罗局长,绝对不会无事可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