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交通队有熟人

    “吴主任,麻烦你了。”

    冯啸辰与吴锡民握过手,呵呵笑着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听说,是孟部长要用车?”吴锡民一边把冯啸辰往采购站里带,一边随口问道。

    冯啸辰走进采购站,站在吉普车前,轻轻拍了拍引擎盖,说道:“是孟部长的一位老部下,在京城要办点事情,没个车不太方便,所以……”

    “我明白,我明白。”吴锡民连连点头,随后向冯啸辰身后看了一眼,诧异道:“冯处长,冷厂长在电话里说,不需要给你配司机,你怎么没带司机来啊?要不,我让小邢先跟你把车开过去吧,如果那边真的没司机,让小邢在那开几天也可以。”

    “这倒不必了。”冯啸辰道,“我就是司机,这些天,孟部长安排我为那位领导服务的。”

    “你会开车?”吴锡民惊讶道,“过去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呃……我在当知青的时候,跟知青点的司机学过,不过没机会参加考试,所以没有驾驶本。”冯啸辰道。

    “这可有点麻烦了。”吴锡民道,“这辆车可以借给你,证照是齐全的,加油本也在车里,可如果你没有驾驶证,让警察查出来,就不太合适了。到时候只怕他们还要追究我们采购站的责任。当然了,我们担点责任也无妨,主要是怕耽误了孟部长那位老部下的工作,是不是?”

    关于这个问题,冯啸辰早有预案。前一世的他是会开车的,不但会开小轿车,而且也开过大卡车。到了这一世,他一直没有得到开车的机会,手早就痒痒了。这回在行政事务局没有借到车,他就存了到别处借一辆车过来开的心思,方向盘掌握在自己手上,行事要方便得多,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和罗翔飞在车上谈,也不用避讳身边有个驾驶员。

    没有驾照是影响他开车的唯一障碍,但当年通过关系办个驾照的难度比后世要小得多。当时许多单位的司机都是自己培养的,先跟着老司机练习,学到一定程度之后去参加一个路考就能够拿到本了。冯啸辰的想法,就是让林北重机的采购站给他出具一个参加过汽车驾驶培训的证明,然后他再凭证明去弄驾照。

    “吴主任,我开车的技术已经非常熟练了,如果你不信,可以让邢师傅考一考我。如果觉得合格的话,你们采购站有没有什么关系,能够帮忙在公安局给我弄一张驾照。”冯啸辰问道。

    “这可有难度。”吴锡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我们没有办过这样的业务,交通队那边我们也不认识人,这个难度太大了。”

    “哦,那实在不行,我问问孟部长有没有渠道吧。”冯啸辰只能退而求其次了,为一张驾照的事情再去烦一次孟凡泽,实在有些不值得。可他在京城也认识不了几个人,不求孟凡泽还能求谁?指望一身正气的罗翔飞去干这种事情,难度恐怕比冯啸辰伪造一张驾照的难度还要大。

    邢本才在旁边说道:“冯处长,如果你只是暂时开一开车,可以先去申请一个白本,也就是练习执照。这个执照有一些驾驶上的限制,但真被警察发现了,也不会处理得太严。等过一段时间,你再去考个路考,把白本换成红本,就可以了。”

    “申请一个白本难不难?”冯啸辰问道。

    “这个倒不难,拿着单位介绍信,到交通队去办个手续就可以了。”邢本才道。

    “那么,吴主任,你看我是不是现在就回单位去开介绍信去?”冯啸辰向吴锡民问道。

    他的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合理,他如果想回单位去,是用不着向吴锡民请示的。吴锡民当然知道冯啸辰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说道:“冯处长这是吃定我了,好吧好吧,那我就从采购站给你开个介绍信吧,一会让小邢开车陪你去交通队吧。”

    “这样也好,那就麻烦吴主任了。”冯啸辰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吴锡民习惯成自然地说道,说完又在心里苦笑,这特喵怎么就成了我应该做的了,这明明是你讹上我了好不好。

    邢本才开着那辆吉普车,载着冯啸辰出了采购站。离开吴锡民的视野之后,看看前面一段路上行人不多,冯啸辰对邢本才说道:“邢哥,你相信我的技术吗?要不,我开一段给你看看吧。”

    “冯处长,你真的会开车?”邢本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冯啸辰道:“过去开过挺多的,这一年多没摸了,手有点生,你在旁边指点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嗯嗯,那你就试试吧。”邢本才把车靠在路边,让冯啸辰上了驾驶座,自己则坐上了副座。

    当年的交规没那么严格,遇到无证驾驶的事情,只要不出事,警察一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过去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汽车很少,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弄到一辆车开出来的,既然人家能把车开出来,估计就是会开一点。也正因为此,邢本才才敢把车交给冯啸辰去试开。

    冯啸辰上了驾驶座,并不急于启动,而是先试了试离合器、刹车、油门各自的位置,推了推方向盘,又认真研究了一下档位,这才扭动钥匙发动了引擎。这种老式的吉普车在后世也仍在使用,冯啸辰在驾校学车的时候,开的就是这种老式吉普,所以对它的操纵并不陌生。

    他用一档缓缓起步,走顺了之后才切到二档。他的方向盘把得很稳,丝毫没有新手司机那种上路“画龙”的生涩感,邢本才坐在旁边,心里踏实了,知道冯啸辰的确不是吹牛。开了一程之后,冯啸辰的操作就变得熟练起来,档位之间的切换如行云流水般顺畅,让邢本才都觉得好生震撼。

    “冯处长真是个人才,这车开得比很多老司机都不差了。”邢本才赞道。

    冯啸辰笑道:“邢哥夸奖我了,还有,你叫我小冯就好,咱们兄弟之间还动不动就称官衔,太生份了。”

    “那多不合适,万一让冷厂长听到,该批我了。”邢本才道,说完,又觉得似乎是驳了冯啸辰的面子,于是陪着笑解释道:“其实叫什么无所谓,冯处长跟我老邢不见外,我就把你当成自己的老弟了。”

    “也罢,随你吧。”冯啸辰说道。

    邢本才用手指点着道路,冯啸辰把车开到了区交通队的门前,找了个空地停下来。他那几把倒车入位的操作同样做得娴熟之至,邢本才拼命点头,表示冯啸辰应当赶紧去联系路考,很快就能拿到一个正式的驾驶证,也就是俗称的“红本”。

    两个人下了车,往交通队里走,刚走到门口,正遇上另一个人也往门里走。看到冯啸辰,那人一把把他拉住,笑着说道:“咦,这不是冯处长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冯啸辰抬眼一看,不禁也笑了起来,此人居然是他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万能采购员张和平。他站住脚,和张和平握了一下手,说道:“我是前天回来的,把钳夹车送到前面的大站,我就和小杜坐火车回来了。”

    “嗯嗯,那姑娘不错,挺漂亮的。”张和平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见冯啸辰有些窘的样子,连忙又笑着岔开话头,问道:“你怎么到交通队来了,刚才开车进来停在那边的就是你吗?”

    “是啊,我来申请一个练习执照。”冯啸辰道。

    张和平诧异道:“你刚开始学车?我刚才看到你开车进来了,开得很熟练啊。”

    冯啸辰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道:“我是自学成才,一直没有正式学车。现在事到临头,只能临时抱佛脚,先申请一个练习执照应付一下,回头再约路考的事情。”

    张和平道:“这还不容易吗,我跟交通队的老彭很熟,你们跟我一块进去吧,我让他给你安排一次单独的路考,如果你能通过,最快明天你就能拿到驾照了。”

    “不会吧?”冯啸辰目瞪口呆了,“张哥,你的路子这么广?”

    “哈哈,干我们这行的,不就是靠关系广一点吗?”张和平笑道,“你没听人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我们当采购员的,就是古代的牙行,就是帮人牵线搭桥的。走吧走吧,都别跟我客气了。”

    二人半推半就地被张和平拉进了交通队,没有往办理练习驾照的科室去,而是径直上了楼,来到一间挂着“副队长”字样牌子的办公室门外。张和平告诉冯啸辰,他说的老彭名叫彭刚,是区交通队的副队长。不等冯啸辰说点什么,张和平便敲响了房门。

    “谁啊,进来!”屋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张和平大大咧咧地推开了门,喊道:“老彭啊,又在养膘呢!”

    “哟,是老张啊,稀客稀客,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看到张和平进来,正坐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东西的一个胖子哈哈笑着站了起来,迎着张和平走过去,不容分说就给了他一个熊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