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五十七章 纸上谈兵

    第二天一上班,冯啸辰便来到了罗翔飞的办公室,给他开门的依然是田文健。二人一见面,都有些不自然的感觉,冯啸辰先反应过来,笑着说道:“田秘书,以后该叫你田处长了,恭喜恭喜啊。”

    田文健也挤出一个笑容,说道:“瞧你说的,小冯你的副处长任命也快下来了吧?真不简单,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刚参加工作呢。”

    “田处长,我听说冶金部那边是点名要你去的,人家是求贤若渴啊。”

    “唉,其实我更希望在罗局长身边多接受几年指导,小冯,我真羡慕你啊,能够跟罗局长到新部门去,肯定是前途无量。”

    “那是罗局长对我不放心,不像田处长这样已经出师了,可以独当一面了……”

    两个人互相恭维了几句,田文健指了指屋里,说道:“罗局长已经到了,你进去吧。唉,真惭愧,有些事情应当是我去办的,可罗局长让我先到冶金部那边去报道,这边的事情只好辛苦你了。”

    “这是应该的。改天我去冶金部叨扰田处长,啊不,估计那时候田处长已经是田司长了,别到时候不认识我这个小兵了……”

    “小冯……唉唉,我真说不过你,那就承你吉言了。”

    田文健被冯啸辰一通好话忽悠得晕头转向,又不知道如何回应才好,只能傻笑着把冯啸辰让进了办公室。去冶金部而不是跟着罗翔飞去重装办,这是罗翔飞和田文健商量过的结果,田文健在口头上当然是表示过要跟着罗翔飞走的,但他内心却是希望换一个部门,以便自己大显身手。

    在原来的领导手下工作,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取决于领导的风格。如果碰上那些喜欢搞裙带关系的领导,那么你作为领导的心腹,可能会有更多的升迁机会。但如果碰上不徇私情的领导,关系越熟,领导对你的要求就越严格,甚至在你与他人做出同样成绩的情况下,领导也会把他人抬得更高,有意地压低你的表现。

    罗翔飞就是后面那一类领导。田文健知道,如果自己跟着罗翔飞到重装办去当个副处长,那么必然会成为干活最多、受夸奖最少的那个。与其如此,他还不如到冶金部去。这些年他跟在罗翔飞身边,在冶金系统里也积累了不少人脉,冶金部有几位领导对他看法不错,过去之后的前途应当是比较光明的。

    虽然有着这样的心态,但看到冯啸辰上蹿下跳在为罗翔飞跑腿,田文健还是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这或许就是人们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冯啸辰没心思去体谅田文健的中二心理,他走进罗翔飞的办公室,向罗翔飞报告道:“罗主任,我已经弄到车了,咱们今天是不是就可以出门去拜访那几位了。”

    “效率挺高的嘛!”罗翔飞惊讶道。

    冯啸辰笑道:“其实也简单,我找了孟部长帮忙,从林北重机的驻京采购站借了一辆车。我跟他们说,是孟部长的一位老部下要用车,我记得您当初也说过孟部长是您的老领导的。”

    “哈哈,孟部长的确是我的老领导,他间接地领导过我。”罗翔飞说道,接着又问道:“那么司机呢,也是林北重机派的吗?”

    冯啸辰从兜里掏出那张新鲜出炉的临时执照,说道:“我给罗主任当司机怎么样?您可别嫌我技术差,我可以保证行车安全。”

    “完全可以啊!小冯,我真有点好奇,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你小冯不会的。”罗翔飞半开玩笑地说道。对于冯啸辰会开车这一点,他还真没有觉得太惊奇,在他看来,冯啸辰这种头脑灵活、敢想敢干的年轻人,找机会偷偷学会开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冯啸辰用罗翔飞办公室里的电话与罗翔飞先前相中的几个人联系了一下,约定了上门去拜访的时间。这几个人中,有的与罗翔飞原来就很熟悉,听说罗翔飞要去拜访,都是带着诚惶诚恐的态度表示了欢迎;有些还声称如果罗局长工作忙,他们可以到冶金局来接受指示。还有几位则与罗翔飞不熟,听到冯啸辰提出的要求,他们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迷迷糊糊地表示自己有时间,随时欢迎领导前去视察。

    冯啸辰约上的第一个人,是化工部下属化工设计院的一名研究室主任,名叫吴仕灿。冯啸辰向他说起冶金局和罗翔飞的名字时,他有些愕然,表示自己与罗局长确有过一面之缘,但不知罗局长找他有什么公干。冯啸辰当然不会在电话里细说这件事,这也是他和罗翔飞商议过的。招兵买马这种事情,还是当面谈比较合适,万一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对方直接就拒绝了,再想说服对方就要费更多口舌了。

    “罗主任,这个吴仕灿说他跟您不熟,您怎么就相中他了?”

    在前往化工设计院的路上,冯啸辰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坐在副驾位置上的罗翔飞问道。

    “他跟我的确不熟,不过我对他很了解。”罗翔飞微笑着说道,“我听过他的两次报告,后来还专门让小田帮我调查过他的情况。他是留苏的大学生,学的是化学工程,回国后一直在化工设计院工作。他参与过东方红炼油厂的设计,后来还参加了国家计委组织的11万吨乙烯成套设备开发,这个项目最终没有成功,但培养了一批化工设备方面的人才。

    吴仕灿这个人很爱钻研,他精通俄语、英语和日语,对于国际化工装备技术的前沿非常了解,眼界很开阔。他在经委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做过一个关于发展大化工产业的报告,其中不但讲到化工设备的研发规律,还由此引申到整个重大装备产业的研发规律,这样一个人才,正好适合做咱们重装办的规划处长。”

    “您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冯啸辰问道。

    “应该是四年前吧。”罗翔飞回忆道,“那时候大家都在谈论如何从国外买一个现代化进来,吴仕灿却提出,光靠买设备是建不成现代化的,中国必须形成自己的装备制造能力。他还提出了一个装备制造三步走的战略,和中央领导同志最近提出的重大装备研发思路是完全吻合的。”

    “是吗?那我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位牛人了。”冯啸辰说道。

    吉普车径直开进化工设计院的院子里,冯啸辰随便找人打听了一下,便问到了吴仕灿的办公室所在。他领着罗翔飞进了办公楼,找到问好的那个房间,敲了敲房门。

    “谁啊,请进!”屋里的人喊道。

    冯啸辰推开了门,然后侧过身子,请罗翔飞先进门,自己则跟在罗翔飞的身后也走了进去。

    这是研究室的主任办公室,屋里只有一个人。看到罗翔飞和冯啸辰进门,那人连忙起身,辨认了一下,便急步上前,伸出双手,说道:“是罗局长吧?我是吴仕灿,真不好意思,还让您亲自上门来,快请坐吧。”

    罗翔飞和吴仕灿握了手,又向他介绍了一下冯啸辰,不过没有提冯啸辰的副处长头衔,只说是自己的临时秘书兼临时司机。吴仕灿没有因为这两个“临时”而低看冯啸辰,他与冯啸辰也握了手,然后招呼着二人坐下,又手忙脚乱地去拿热水瓶,准备给二人倒水。

    “吴主任,我来吧,您和罗主任谈。”

    冯啸辰伸手去抢吴仕灿手里的热水瓶,吴仕灿谦让了一下,也就把热水瓶交给冯啸辰了,自己则在罗翔飞对面坐下,搓着手似乎想说几句寒暄的话,又不知从何说起。

    “吴主任,你大概不记得我了吧?”罗翔飞先开口了,说道:“77年,你在经委做过一个关于大化工产业发展的报告,讲得非常精彩。会后我还专门向你请教过几个问题,你还有印象吗?”

    “有印象,有印象。”吴仕灿道,“罗局长……呃,你现在是罗主任吗?对不起啊,我不太关注经委的人事变化。对了,当时你问过我关于煤炭液化技术方面的问题,很惭愧,我没有回答好。回来之后我专门查阅了一些资料,写了一个综述寄给你,你还给我回了信。”

    罗翔飞道:“你那个综述写得非常好,现在还放在我的办公室抽屉里呢。你在综述中说到的甲醇制取烯烃问题,我曾经向好几位专家请教过,他们都认为你提出的技术路线是最有可操作性的,极具前瞻性。”

    “哪里哪里,我也只是综合国外的一些研究成果,才提出了这样的思路,纸上谈兵而已。”吴仕灿脸上有些泛红,他摆摆手,岔开这个话题,问道:“罗主任,你今天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技术上的问题需要我们提供支持吗?”

    罗翔飞笑道:“可以这样说吧。其实我今天过来,就是想来和你聊聊甲醇制取烯烃技术的,你刚才说那只是纸上谈兵,那么你有没有兴趣把纸上谈兵变成真正的沙场演兵呢?”

    “什么意思?”吴仕灿愣住了,心里隐隐涌起了一丝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