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擅长开会发通知

    “国家准备成立一个重大装备办公室,专门负责组织、协调重大装备的研制开发工作。我已经被任命为重装办的副主任,主持重装办的工作。今天前来拜访吴主任,是想问问你,是否有兴趣到重装办来,把你从前说的纸上谈兵的那些重大装备变成现实。”

    罗翔飞用诚恳的语气向吴仕灿说道。

    “重大装备办公室?”吴仕灿大感意外,他看了看罗翔飞,又看看冯啸辰,觉得对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可我是搞化工的,和重大装备有什么关系?”

    罗翔飞道:“大型乙烯成套装置,大型化肥成套装置,包括煤炭化工成套装置,都是我们准备搞的重大装备,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呢?”

    “可我是一个搞技术的人啊,不懂你们行政机关的工作。”吴仕灿讷讷地说道。

    罗翔飞笑了,问道:“老吴,你觉得我们行政机关应当是怎么工作的?”

    吴仕灿想了想,说道:“不外乎就是开开会,发发通知,搞搞动员什么的,像我们化工部就是这样。你们这些工作,我实在是做不来啊。”

    罗翔飞道:“你误会了,我来请你出山,不是让你去开会发通知的,我看中的是你对国际技术前沿的敏感性,想请你到我们那里去主持规划处的工作。规划处的任务是从事装备技术的前瞻性研究,提出切实可行的装备发展规划,用于指导重大装备的选项定点。这项工作是需要有一定技术眼光的,你说的那些只会开开会、发发通知的人,是干不了这项工作的。”

    “前瞻性研究?”吴仕灿陷入了沉思,好一会,他才勉强地笑了笑,说道:“罗主任,这个我恐怕难以从命。我还是比较喜欢设计院的这些工作,你说的大型乙烯装置、大型化肥装置,最终还是要落到我们设计院来搞设计的,我觉得在这里更能够发挥我的价值。”

    “这……”罗翔飞无语了。碰上这种技术宅,还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显然,在吴仕灿看来,做管理工作不如做科研工作更有价值,要改变这种观念,还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办到的。

    “吴老师,您说得太好了。”冯啸辰在旁边说话了。此言一出,罗翔飞和吴仕灿都愣住了:你是哪边的啊,你难道不是应当站在罗翔飞一边帮着劝说吴仕灿的吗,怎么反过来帮吴仕灿说话了?

    冯啸辰似乎没有感觉到两个人的诧异,而是继续说道:“吴老师,您知道吗,我从小就特别崇拜科学家,恨不得自己也能成为一个科学家。可惜上中学的时候,我的数理化学得太差了,所以现在只能干点抄抄写写,跑腿打杂的工作,根本没法和吴老师您所从事的工作相比。”

    听到冯啸辰自贬,罗翔飞不吭声了。冯啸辰的数理化功底如何,罗翔飞是心里有数的,在这种情况下,冯啸辰非要自称自己只会抄抄写写,想必是有什么深意。罗翔飞一时猜不透冯啸辰的策略,于是索性一言不发,等着冯啸辰去发挥。

    吴仕灿却有些窘了,虽然他并不怀疑冯啸辰的话,但人家如此谦虚,自己总不能没什么表示。他摆着手说道:“哪里哪里,冯秘书太自谦了,其实嘛……你们做的工作也是很有意义的。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头来带,你们就是我们这些科研人员的带头人,没有你们这些领导部门,我们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工作呢。”

    “吴老师太客气了,像您这样的大科学家,才是真正的火车头呢,我们这些做行政工作的,就是为你们服务的。对了,吴老师,其实我们重装办已经拟定了一些化工设备发展方面的计划,到时候恐怕还得请您大力支持呢。”冯啸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吴仕灿应道,“只要你们提出要求,我们这边一定会努力去完成的。”

    “是吗?那可太好了。”冯啸辰一点也不客气,直接顺着吴仕灿的话头说道:“我们眼下就有一个比较紧要的项目,趁着今天见到吴老师的机会,想听听您的意见,看看您有没有时间来主持这个项目。”

    “什么紧要项目?”吴仕灿认真地问道。

    “是这样的,在我们的规划中,有一项就是大型氨成套装备。我们准备召集国内几家大型化工设备企业,再加上几家重点科研院所,投入三年时间,突破大型科柏-托切克气化炉的技术难关,以后咱们的国产氨装置,就可以用上自己的气化炉了。为此,我们准备向计委申请2000万的资金……”冯啸辰侃侃而谈,说得跟真的似的。

    “你等等!”吴仕灿脸色微变,不等冯啸辰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他把头转向罗翔飞,问道:“罗主任,刚才冯秘书说的这个,是真的?”

    罗翔飞当然知道冯啸辰是在信口雌黄,重装办还没有正式成立,哪有什么急着要做的项目。大型氨的确是未来重装办要组织攻关的项目之一,前期的一些基础工作也已经铺开,但没听说什么申请2000万资金,还有什么三年突破之类的。不过,既然冯啸辰一本正经地说出来了,显然是有他的用意的,罗翔飞与冯啸辰也不是第一天合作了,自然不会去戳穿他的谎言。听到吴仕灿向他求证,罗翔飞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道:“这件事主要是小冯在负责,具体细节还是以小冯说的为准。”

    “这……这这这这,这简直就是胡闹嘛!”吴仕灿磕磕巴巴地说了几个“这”字,最后终于忍不住,暴跳起来了。

    “怎么啦,吴老师,您别激动。我哪里说错了,您指出来就是。”冯啸辰装作惶恐的样子说道。

    “哪里说错了?从一开头就错了!”吴仕灿大声吼道。他平日里也并不擅长与人沟通,这会气迷心窍,就更不知道委婉为何物了。

    “吴主任,你别激动,慢慢说。”罗翔飞也开口了。

    听到罗翔飞的劝解,吴仕灿不好意思再发火了,他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对罗翔飞说道:“罗主任,我想问问,小冯同志刚才说的这个方案,到底是谁制订的,制订这个方案的人,缺乏最起码的化工常识。制订这样的方案,简直就是对国家的犯罪!”

    “这话乍讲?”罗翔飞心平气和地问道。能够让眼前这个老实人发这么大的脾气,倒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罗翔飞隐隐猜出了冯啸辰的用意,不禁在心里暗中感叹他的急智。

    吴仕灿无知无觉,只顾自己说道:“罗主任,我知道你是一位冶金技术专家,但化工方面的技术,您可能不太了解。至于冯秘书……,唉,我还是说你们这个方案的事情。刚才冯秘书说,准备花几年的时间,用2000万的资金去突破科柏-托切克炉的技术难关,而且还说以后咱们的大氨装置都使用这种炉型,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

    “不会,吴老师,我听说这种KT炉是非常先进的技术,美国、德国的化肥厂都是用这种气化炉的,而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与国外的差距很大,正应该迎头赶上的。”冯啸辰用委屈的口吻反驳道。

    “是谁跟你说KT炉非常先进的?”吴仕灿不客气地问道。

    “书上是这样写的啊。”冯啸辰道,“我们自己也查过资料的。”

    “是什么时候的书?书上又是怎么写的?”吴仕灿继续问道。

    冯啸辰把手一摊,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您知道的,我在这方面不太懂。”

    “不太懂你们就敢立项?”吴仕灿道,“我告诉你,KT的确曾经是非常先进的,但它是1949年就已经投入工业化应用的炉型,你说的什么美国、德国的化肥厂,肯定都是五、六十年代建起来的,现在新建的化肥厂绝对不会再用这样的炉型。

    KT炉和鲁奇炉、温克勒炉等等,都属于第一代煤气化技术,它们的特点是气化能力低,煤气中含有焦油、轻油等杂质,对环境污染严重,在国外是已经淘汰的技术了。

    目前国外正在开发和使用的是第二代煤气化技术,包括了德士古气化法、砚壳-科柏法、西尔伯格-奥托法,高温温克勒法等等,有三四十种之多。

    你们连国际前沿技术都没掌握,就盲目立项,投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最后开发出来的是早就过时的技术,你们说说看,这是不是对国家的犯罪!”

    他越说越激动,也顾不上考虑对方是客人,而且罗翔飞的级别还比他高,岁数也比他大不少。刚才冯啸辰向他说的技术思路,在他看来实在是太荒唐了,想到数以千万计的资金会因此而白白浪费,他就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罗翔飞和冯啸辰二人都不吭声,只是静静地听着,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吴仕灿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通,发现罗翔飞和冯啸辰都没反应,不禁有些奇怪。他向二人脸上看了一眼,心中一凛,突然明白过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