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六十章 我的泰山是神级修理工

    永新胡同位于西城,从胡同里出来便是京城的二环路,但胡同里却比较冷清,有点闹中取静的意思。罗翔飞指挥着冯啸辰把车开进胡同,来到一个小院子跟前。冯啸辰按了按喇叭,便有人跑出来打开了院门,让冯啸辰把车开了进去,停在院子的一角。

    院子不算很大,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有一排平房,南边是院门,院门两侧还各有一个小房间,看来有点像四合院的格局,只是规模略大一些。院子中间是一片平地,铺着水泥,有几个露着土的地方种着七八棵树,树下有可以停车的地方,还有两张乒乓球台子,一看就是那种比较标准的单位用房。

    据罗翔飞介绍,这个院子曾经是经委下属的一个单位的所在,后来这个单位撤销了,院子便空了出来,现在正好转给重装办使用。这个院子里,领导办公室、会议室、处室办公室、财务室、库房以及水房、卫生间等都是现成的,办公家具也很齐全,只是稍微有些破旧了。

    罗翔飞他们到达的时候,刘燕萍正带着刚组建起来的行政处的一干人马在打扫卫生。地上、墙上都能看到一些水迹,院子中间还堆了两堆垃圾,里面有陈腐的树叶、发黄的纸张以及一些石灰块等等。

    “罗主任来了?小冯处长也来了?啧啧啧,原来小冯还会开车呢,真看不出来。”刘燕萍迎上前来,笑呵呵地向他们打着招呼。

    她没有像平日那样穿着漂亮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旧工装,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单位顺来的,头上还戴着一顶有帽檐的工作帽,估计是怕灰尘落到头发上不好清理。她的脸上沾了一些脏东西,额头上还残留着汗渍,显然是刚刚身先士卒地干了不少活。在冶金局的时候,冯啸辰很少看到刘燕萍这副模样,现在才知道这位平日里看起来乍乍呼呼,只会围着领导转的中年妇女原来也有吃苦耐劳的一面,也难怪罗翔飞会把她带到新单位来。

    “刘主任辛苦了。”冯啸辰喊着她的旧头衔。按照新头衔,她应当被称为刘处长了,虽然级别是一样的,但主任这个称呼总让人有些不明觉厉的高大感。

    “小刘辛苦了。”罗翔飞也笑着问候道,对刘燕萍的这种表现,他还是挺满意的。

    刘燕萍嘻嘻笑着,说道:“不辛苦,当初咱们冶金局刚搬家的时候,我们不也是这样干过来的吗,那时候罗主任还亲自带着我们收拾屋子呢。

    对了,罗主任,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小郑,郑语馨,委里郑主任家的丫头,挺能干的,歌唱得也好听,刚才一边干活还一边给我们唱呢;这是小宋,宋文华,大学生,是机械部推荐过来的,听说笔头子特别利索,以后咱们办公室的稿子就有人写了;这是谈会计,谈泓玮,财政部派过来的,担任咱们的会计;这是小王,王雪,委里财会处的,您也认识是吧?她还是当出纳。还有老薛,喂,老薛,罗主任来了,你还不下来!”

    她每介绍完一个,就有一个人过来向罗翔飞和冯啸辰笑着点头招呼,等她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是把头抬起来,冲着屋顶上喊的。

    “来了来了!”

    屋顶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紧接着,一个穿着工作服、50岁上下的男子从屋顶探出头来,笑呵呵地对着下面的罗翔飞招了招手,喊道:“罗主任,我老薛又来给你当兵了。”

    “哈哈,老薛还是不减当年勇啊,怎么都爬到房上去了?”罗翔飞笑着向屋顶上那人招呼道,看起来与此人颇为熟悉。

    刘燕萍见冯啸辰一脸茫然的样子,便小声地向他介绍开了:

    屋顶上这人,名叫薛暮苍,今年正好是50岁,是个工人出身。早在60年代初,他就因为能干而被下去视察工作的经委领导看中,从下面的工厂提上来,到经委办公厅的后勤处当了一名保管员。他为人忠厚,却并不木讷,别人有什么困难的时候,他都是任劳任怨地去帮忙,因此在经委内外都有极好的人缘。

    他文化程度不高,但极具悟性,不管什么新的办公设备,他摆弄几下就能熟悉操作。他最著名的一点就是他是一名神级修理工,无论是电器、家具,还是房屋、水管,就没有他不会修的东西。据说在下放的时候,干校的拖拉机坏了,请附近农机站的技术员来修都没有修好,他用两根自行车辐条加上一包伤湿止疼膏就给捣估好了,弄得其他部委的下放干部都知道了他的大名。

    这一回,罗翔飞专门从经委把他请过来,担任行政处的副处长,实则就是整个重装办的大管家了。薛暮苍过去也与罗翔飞搭过班子,听到招呼马上就来了。

    说话间,薛暮苍已经顺着梯子下来了,他走到罗翔飞面前,笑着解释道:“这些屋子闲得太久了,有点漏雨,现在不赶紧修修,等到七八月份一下雨,屋里就可以养鱼了。”

    罗翔飞向他伸出一只手,要与他握手。薛暮苍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手上很脏。罗翔飞也没强求,收回手去,对薛暮苍说道:“老薛,我请你过来,可不是让你来当勤杂工的。你现在也一把岁数了,这种上房的事情,以后得交给年轻人干。”

    “哈哈,没事,上个房梁而已,我还没老到这个程度呢。”薛暮苍道,他用手一指行政处的众人,说道:“你看看,刘处长,小郑,小王,都是女同志;谈会计岁数也不算小了,其实都该叫老谈了;剩下就是小宋……”

    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宋文华赶紧上前,做着自我检讨:“罗主任,我检讨。我过去在家里只干过农活,泥瓦工干不好。刚才我也上去了,可惜只能给薛处长添乱,后来薛处长就把我赶下来了。”

    薛暮苍摆摆手道:“添乱倒说不上,不过你是真的不会干这种活。这也难怪,刘处长说你是个笔杆子,写文章是一把好手,那就不能干这种粗活,这叫术业有专攻。”

    “不是,我是……”宋文华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了。他是农家出身,因为能写点文章,被所在公社的领导看中,调去当了秘书,后来又由公社推荐上了大学,是个工农兵大学生。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到机械部工作,这一回被派到重装办来担任文书工作。

    宋文华擅长于写稿子,但并不擅长于说话,胆子也比较小。新到一个单位,就闹出这种副处长在房顶上干活,自己却在下面呆着的事情,还被主管的副主任抓了个现行,这让他好不慌张,生怕在领导面前落下个坏印象。

    罗翔飞却没在意,他拍拍宋文华的肩膀,说道:“各有所长,干不了也正常。不过你的身子骨也太弱了一点,以后除了写材料之外,还得多干点体力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是是,谢谢罗主任的勉励。”宋文华连声应道,心里算是稍稍安定了一些。

    冯啸辰笑着上前,对薛暮苍说道:“薛处长,以后有这种事情,您就叫上我一份吧。我当过知青,修房这种活也干过,不过肯定不如您水平高而已。”

    “好说好说。”薛暮苍笑道,“你是咱们办的司机吧,叫什么名字啊?看你挺年轻的,今年有20没有?”

    他刚才在屋顶上看到冯啸辰开车载罗翔飞进来,便有些先入为主了。那年代还不时兴干部自己开车,能开车的人必定就是司机,而司机则应当归行政处管。他在心里还纳闷呢,刘燕萍介绍行政处人员的时候,好像没说有这位小司机啊。

    刘燕萍见薛暮苍摆了乌龙,连忙上前介绍,道:“老薛,你这可看走眼了,他是咱们综合处的副处长,冯啸辰,小冯。原来也在我们冶金局工作的。”

    “你就是冯啸辰?”薛暮苍的眼睛瞪得老大,也顾不上手脏不脏,一把就攥住了冯啸辰的手,脸上的表情既是兴奋,又带着几分崇拜:“哎呀,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原来你就是大家说的那个小冯啊。你看看,我真是老糊涂了。也难怪,我光听人说冶金局有个冯啸辰,可没想到有这么年轻呢!”

    “薛处长太客气了,我算什么泰山,您才是泰山呢。”冯啸辰不明就里,一边和薛暮苍握着手,一边笑着谦虚道。

    薛暮苍热情不减,拉着冯啸辰的手一点都不松开,嘴里说道:“你还不知道吧,就是因为你,我家那个丫头才不用天天在家里蹲着了。就这几天,她只要一回家,就是念叨你的名字。听说你也要来重装办,我老伴还跟我说,啥时候请你到家去吃顿饭呢。”

    “呃……”冯啸辰傻眼了。这是什么节奏,你家丫头不在家里呆了,还天天念叨我的名字,我啥时候有这么一个脑残粉了?

    旁边的众人也都被薛暮苍的话给说懵了,联想到冯啸辰刚才说薛暮苍是他的什么泰山,大家都把狐疑的目光投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

    老薛这是在相女婿吗?什么情节这么狗血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