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六十三章 拯救天才女焊工

    我为什么会知道?

    冯啸辰被刘雄的话给说懵了。

    我真的没对小姑娘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她自己比赛的时候不认真,出了差错,为什么要赖到我身上呢?冯啸辰只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刘师傅,我对这个电焊不太了解,你刚才说小杜没发挥好是什么原因,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冯啸辰心虚地回答道,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瞟着正在旁边做大扫除的同事们,生怕他们听到只言片语,回头再传出一点自己的八卦来。

    刘雄似乎也觉得指责冯啸辰有些不妥,于是换了和缓一点的口气,说道:“冯处长没干过电焊,可能真的不太了解。仰焊就是人在下面,对着上面的结构进行焊接。这种焊接很考验技术,最主要的是,它还特别费体力。我们在厂子里的时候,如果要做长时间的仰焊,提前两三天就要休息好,不能做太重的体力劳动,否则焊接的时候就没有体力了。可是,小杜前一天在大营焊了那么久的支撑臂,又在钳夹车上熬了一个晚上,再来参加比赛,能发挥得好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冯啸辰这回听明白了,心里也是一凛。

    大营抢修,杜晓迪是出力最多的,这也算不上什么。但后来在钳夹车上值守,却是一桩辛苦活,看起来不累,但其实是钝刀子割肉,慢慢地消耗你的体力。在钳夹车上,冯啸辰比杜晓迪干的活少,只是坐在那里陪着杜晓迪而已,杜晓迪则需要不时拿着听诊器听一听结构里的声音,一个晚上都没有停手。

    普通人在卧铺车上睡一个晚上,下车后都会觉得有些疲惫。冯啸辰和杜晓迪二人是坐在冰冷的钢结构上,吹着夜风,这样一个晚上下来,铁人也受不了。冯啸辰记得,第二天早上停车之后,他是由商敬伦和李国兴给搀下来的。并非他有那么矫情,实在是腰腿酸软,根本就站立不稳了。

    折腾了这样一个晚上,转身就去参加电焊工比武,而且还是对体力要求非常高的仰焊,杜晓迪出现一些技术上的走样,就完全可以理解了。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够考出第21名的水平,足见其实力之强。

    “你们可以向比赛组委会说明这个情况吧?”冯啸辰道,“大营抢修是公事,这次大比武好像就是机械部组织的,你们跟组委会说明情况,他们应当会给予照顾的。”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啊!”刘雄算是找着知音了,他拍着大腿说道:“看到成绩公布出来,我和小高马上就去找组委会了,向他们说明了情况,要求重新给小杜安排一次补赛。”

    “他们说什么了?”冯啸辰问。

    刘雄道:“他们先前不知道大营的事情,因为定子那件事不是他们部门管的。不过后来他们打了电话问部里的人,确认了这件事。”

    “然后呢?”

    “然后他们也说非常可惜,不过没有办法。”刘雄说道。

    “为什么没办法,重新安排一次考试是很容易的啊。小杜休息了这两天,应当也恢复了吧?”冯啸辰没有细想,随口问道。

    刘雄道:“我们说了,只要重新安排考试,小杜但凡焊出一条二级焊缝,不但她的名次不要了,连小高的名次我们都可以放弃,这是小高自己向组委会提出的。”

    “呃……”冯啸辰再次无语,这两位师兄对自己的小师妹也真是够……情有独钟的,居然下了这么大的赌注。不过,听刘雄那意思,对方应当是“十动然拒”吧?也就是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

    其实这种发狠的话对于组委会来说是没什么意义的。就算杜晓迪真的没焊好,他们也不可能以此为理由剥夺高黎谦的名次,毕竟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

    “他们就是不同意!”刘雄果然这样说道。

    冯啸辰想了一下,倒也明白了,他说道:“我倒是能够理解组委会的考虑。如果给小杜安排了补考,而她的补考成绩又进入了前20名,那就意味着要把别人挤下去。不管把谁挤下去,恐怕对方都要觉得不公平了。”

    “没错,他们就是这样说的!”刘雄道,“和冯处长你说的一个字都不差。”

    这就是下属和领导之间思维方式上的差异了。刘雄他们看到的是杜晓迪落榜了,非常可惜,而且他们还有足够的理由要求主办方安排补考。可从主办方的角度来说,补考就意味着对其他参赛者的不公平,会惹出新的麻烦。

    当然,如果你是里约奥运会上的美国队,又另当别论……

    “李师傅是怎么说的?”冯啸辰问道。在他想来,刘雄是个年轻人,恐怕理解不了组委会的苦衷,李青山阅历更丰富,想必应当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吧。

    刘雄道:“我师傅倒是没提补赛的事情,他就是觉得后悔,说那天不该让小杜去守夜,应当他去守就好了。小高和我也都参加了那天的焊接抢修,但休息了一天就缓过来了。小杜如果不在那辆车上守一个晚上,也不至于累成那个样子。比赛的时候,我看到小杜的手都在发抖……”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居然都有些泪花了。这位仁兄当电焊工不太合格,倒是个专业的情种子。

    冯啸辰也就明白李青山的态度了,他说道:“看来李师傅也能理解这一点,安排补考,再把别人挤掉,恐怕是不行的。”

    “我师傅就是这样说的。”刘雄承认道,接着又说道:“后来小高提出来,说可以把他的名额让给小杜。”

    “小杜恐怕不同意吧?”冯啸辰猜测道。

    “没错,她死都不同意。”刘雄说道。

    是个好姑娘啊,冯啸辰在心里感慨着。在钳夹车上,冯啸辰和杜晓迪聊过去日苯培训的事情,他能感觉得出来,杜晓迪对于这次培训的机会是非常向往的。那年代里想出国去逛逛的人很多,但杜晓迪想的却不是去看花花世界,而是想去学最先进的焊接技术。这样一个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的小丫头,却因为做好事而失去了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说起来的确让人唏嘘。

    “那你今天过来找我,是什么打算呢?”冯啸辰问道。

    刘雄刚才说话还挺顺溜,被冯啸辰这一问,又结巴了。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冯啸辰的脸色,然后低声说道:“我想问问冯处长,有没有什么关系,能够跟组委会那边的人说一说,比如把名额增加到21个,这样小杜就能够去日苯了。”

    “增加名额?”冯啸辰心念一动,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

    机械部说比赛的前20名能够有机会去日苯培训,这个数字其实并不是经过精确测算出来的,就是随便凑一个整数而已。其实安排19个或者21个,也都是可以的,但搞活动肯定要凑个整,否则大家就该觉得奇怪了,还以为有什么猫腻。

    现在出了这样一档子事,让机械部把20个名额变成21个,其实也不困难。道理是现成的,人家杜晓迪是为了你们机械部的事情才累得技术发挥失常的,你们不该有所补偿吗?杜晓迪的技术并不比前面20个人差,把她补进名单也不算徇私。谁如果不服,可以拉出来比比嘛。

    “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冯啸辰想好了方案,正在琢磨着该通过什么渠道去与机械部那边,嘴里顺口问道。

    听到冯啸辰的这个问题,刘雄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那表情比刚才要尴尬了十分不止。好一会,他才讷讷地说道:“嗯,其实吧,我也是瞎蒙的……,这两天,小杜没事就念叨一个电话号码,我听了几次,就记住了。我知道小杜在京城没什么亲戚,也不认识什么人,她念叨的电话,肯定只有你的了。后来我试着一拨,问他们那边有没有一位叫冯啸辰的处长,他们说有,我估计就是你了。”

    “这个……”现在轮到冯啸辰尴尬了,杜晓迪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逗啊,我告诉你一个电话号码,你记在纸上不行吗,哪有没事就在嘴上念叨的,而且还被身边这个别有用心的师兄听了个真切。知道的说我这个上级领导关心企业女青工,不知道的还觉得我乍样呢……

    “呵呵,这个小杜,还真是……”冯啸辰前言不搭后语地说道,“我告诉她一个电话号码,是说万一她在京城有啥事,也好一下,其实我们真的没啥的……。要不,刘师傅你稍坐一会,我去向我们领导汇报一下这件事,看看我们领导能不能帮忙一下机械部那边。”

    冯啸辰说着便逃开了,这种事情,是越抹越黑的。其实自己和杜晓迪真的没啥,嗯嗯,好吧,他承认杜晓迪的确是个挺漂亮的姑娘,性格也挺好,人品也挺好,智商也挺高……可这和他冯啸辰真没啥关系啊!

    看着冯啸辰跑开,刘雄在心里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师妹,和眼前这个年轻的副处长之间,到底有没有啥事呢?或者是像师傅说的那样,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难相逢,一切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