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名额有了

    听薛暮苍提出可以找企业赞助的时候,冯啸辰便准备自己来出这笔钱了。

    上次婶子冯舒怡来中国,冯啸辰托她又带了几份图纸回德国去。前些天,他已经收到冯舒怡写来的信,说那几份图纸又卖了几十万马克,目前存在德国,他随时可以调用。

    冯啸辰卖出去的这些技术,到了后世其实一文不值,这都是一些过渡性的小革新,当下能够给企业创造出一些收益,但很快就会被新的技术所取代。对于那些划时代的技术,冯啸辰是不会随便拿出来卖掉的,当然,他也没法卖,因为这样的技术不是靠一个人画画图纸就能够实现的,冯啸辰了解的只是一些核心的理念,需要有一个完整的科研团队和一套工业体系才能将其变为现实。

    冯啸辰卖技术的目的,在于为辰宇公司积累一些资金。公司要开发新产品,需要大量的前提投入,这些钱只能由他来提供。他打算未来再向国外卖一些小发明创造,怎么也得攒个几百万在手里,才能做到游刃有余。

    作为一个身家过百万的人,出点钱赞助一个自己颇有好感的姑娘,也是应有之义。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丁海生狮子大开口,说要个三万五万的,这样他就觉得有些不值得了。现在听说只需要2000块钱就够,他也不禁松了口气。

    不过,他肯定不能以自己的名义来出钱,否则就要掀起轩然大波了。他也不方便使用辰宇公司的名义,因为公司还有30%的股权是在桐川县手里的,他虽然有决策权,但花这样的冤枉钱总得有个解释吧?

    他考虑的方案,是以德国菲洛公司的名义来做这项赞助,这家公司是他可以说了算的,而且国内的人也无从考证它的决策依据。唯一让冯啸辰拿不准的,就是机械部是否愿意接受一笔来自于国外的赞助费,这会不会犯了什么敏感神经。

    “是这样的,丁司长。”

    冯啸辰在脑子里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对丁海生说道:

    “今年年初,我去西德出差,接触过一家德国企业。它的领导人非常喜欢中国文化,也一直致力于中德友好,我听说他曾经资助过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后来,这家公司还在中国投资建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当时我受冶金局的派遣,去给他们做过一段时间的翻译工作。

    我想,如果请这家公司来为电焊工比武提供赞助,他们应当是会同意的。您刚才说赞助费大概是2000块钱人民币,也就是相当于2500马克的样子吧?这对于德国企业来说,不算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就是不知道咱们机械部能不能接受国外企业的支持。”

    “当然没问题!”丁海生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不够淡定,于是赶紧换了一副比较温和的口气,说道:“如果连国外企业都能够为我们提供支持,那说明我们的活动办出了影响,这是一件好事啊。至于金额嘛,不一定需要很多,哪怕是2000马克,也足够了,这主要就是一个意义,咱们也不缺这点钱嘛,对不对?”

    “呃……”冯啸辰这才发现自己想岔了,他担心的是人家愿不愿意接受外企的赞助,可人家却是把外企赞助当成一种荣耀的。

    想想也是,现在正值全面开放的时候,“外国”这两个字就代表着先进、正确、潮流。你找一家龙山电机厂来赞助,人家没准会觉得你是来瞎凑热闹,但如果是菲洛公司来赞助,那就绝对不会有人说个不字。“连外国人都如何如何”,这是时下用来证明一件事正确或者错误的重要依据,别看一些领导嘴上还不时蹦出“崇洋媚外”这个词,但你如果不崇洋、不媚外,领导还不乐意呢。

    “如果丁司长觉得这个方案可行,我可以马上和德方联系。他们现在派了一名专员在南江省负责合资企业的事情,2000马克的决策,他是完全可以做主的。”冯啸辰说道。

    “那好,你赶紧和他们联系吧。”丁海生说道。

    电焊工比武已经结束,明天就要召开颁奖会,所以有关出国培训之类的事情,必须马上定下来。冯啸辰不敢耽搁,他让安东辉在部里给他找了一部长途电话,直接要通了远在南江的辰宇公司,专门找佩曼说话。佩曼对于自己的老板自然是言听计从的,他马上用公司的传真机给机械部发来了一份声明,声称菲洛公司对于中国机械部举办的电焊工大比武非常赞赏,愿意赞助2000马克,用于资助一个追加的名额到日苯去培训。

    拿到这份佩曼签名的传真件,丁海生马上去找了分管培训工作的副部长,向他汇报此事。丁海生把汇报的重点放在德国菲洛公司赞助电焊工大比武这件事上,对于需要追加一个名额的事情,则当成了一个不重要的条件。

    果然,听说有德国企业对电焊工大比武的事情表示赞赏,副部长龙颜大悦,表示这件事可以写成一个简报,报送有关领导,未来还可以写到总结材料里去,作为一个亮点。至于说德方要求把这笔钱用于资助一个追加的名额,副部长只问了一下丁海生经费方面的情况,知道不需要再增加经费时,便爽快地答应了。

    想想看,人家国际友人都建议我们送更多的工人出去培训,为此还专门赞助了2000马克的外汇,我们自己怎么能反对呢?20个名额是部里批准的,1个名额是外商赞助的,写材料的时候可以写成“20+1”,没准还能引起上级领导的兴趣。到时候领导一问,我们再如此这般地一解释,不就成为一段佳话了吗?

    “好了,这事已经定下了。”丁海生从副部长那里回来的时候,满面春风,对冯啸辰和薛暮苍他们说话的态度都客气了许多。一开始,人家是来求他帮忙,他可以拽一拽。可到现在,事情却成了人家送给他一个政绩,他怎么也得给别人一个好脸吧?像冯啸辰这种一个电话就能够让德国企业给中国政府提供赞助的能人,他还不得赶紧哄着点?

    “太感谢丁司长了。你看让您一直忙到下班了,要不咱们到外面随便吃点便饭?”冯啸辰热情地邀请道。

    丁海生推辞道:“今天就不麻烦冯处长了,我晚上还约了人谈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是事先说好的。否则的话,我们怎么也得做东,请冯处长和薛处长吃顿便饭的。”

    冯啸辰也不知道丁海生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对方那拒绝的意思是很明显的,他也就不强求了,只是装出遗憾的样子,说道:“哎呀,丁司长真是太敬业了,晚上还要工作,真是值得我们学习。那好吧,我们今天也不耽误丁司长的时间了,改天再来向丁司长致谢。”

    离开培训司,冯啸辰和薛暮苍随着安东辉回到了机电司。冯啸辰再次表示要请安东辉吃饭,以示感谢,安东辉摆摆手道:

    “小冯,你请我吃饭,我可不敢当,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对。大营抢修的事情,老李在电话里都跟我说了,当时如果不是你在现场主持,这件事我们会很被动的。

    刚才咱们不是把那个叫杜晓迪的女同志出国培训的事情办好了吗,我提议,咱们一块到他们住的招待所去,我代表机电司请你们全体参加了大营抢修的有功人员吃饭,向你们表示感谢,你看如何?还有,老薛,你也得去,你就算是我们这边的人。”

    “哈哈,安司长请我吃饭,我哪敢推脱啊。”薛暮苍笑着说道,他转头对冯啸辰道:“小冯,我觉得安司长这个安排不错,那几位通原锅炉厂的师傅做了不少工作,咱们请他们吃顿饭是应该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冯啸辰应道,他想起刘雄还在楼下眼巴巴地等着他们的消息。估计那个杜晓迪现在也在以泪洗面,早点让她知道这个好消息,也省得小姑娘伤心了。这样一想,他也觉得大家一块到杜晓迪他们住的招待所去吃饭是个不错的主意。

    安东辉问了一句冯啸辰他们是怎么来的,听说是冯啸辰自己开车,安东辉又表示了一番惊讶。最后,大家商定冯啸辰还是开自己的吉普车,带着刘雄一道。薛暮苍则与安东辉坐部里的小轿车过去。

    电焊工们住的招待所离机械部并不远,冯啸辰开着车,花了十分钟不到就开到了。在路上,他与刘雄已经对好了口径,或者更直接地说,他向刘雄编了一套口径,成功地骗过了这个年青焊工。

    吉普车开到招待所门前,刘雄指着楼上对冯啸辰说道:“到了,我们就住这个招待所,师傅和我们两个住在二楼,小杜在三楼。对了,咱们是先去跟小杜说这件事,还是先去见我师傅?”

    冯啸辰道:“当然是先去见李师傅。哎呀,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刚才路上我都忘去买点水果和糕点啥的,这空着手去见李师傅,真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刘雄说着,便拽着冯啸辰走进了招待所的大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