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吃货的春天

    正如陈抒涵说的那样,闫百通果然就在酒楼一层大厅靠窗的一张桌子那里坐着。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位中年女性,据陈抒涵介绍,那是闫百通的夫人,闫百通每次来吃饭都会带着夫人一起来的。

    半年没见,闫百通的体型明显地膨胀了一圈,原先脸上还有些未老先衰的灰色,如今看起来已是红光满面,这恐怕只能解释为春天酒楼的饭菜养人了。

    早在半年前,冯啸辰第一次和闫百通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位老闫是个典型的吃货,只是因为当老师收入低,难得有大快朵颐的时候。这半年时间,闫百通在新岭和桐川两个地方来回跑,其中在桐川的日子倒比在新岭要多一些。冯啸辰在杨海帆写给他的信中已经了解到,闫百通帮着公司解决了不少技术难题,还拿出了几个不错的设计。杨海帆按照冯啸辰的吩咐,对于闫百通做出的贡献一律给予重奖。闫百通前前后后从公司拿到的奖金也有两三千块钱,至少在吃饭这个问题上,他已经不再需要省钱了。

    陈抒涵还告诉冯啸辰,他建议的贵宾卡的制度,春天酒楼已经在实行了。闫百通因为是冯啸辰介绍来的朋友,又在辰宇公司工作,所以陈抒涵真的给他发了一张白金卡,能够享受七折优惠。闫百通的夫人不太会做饭,闫百通嫌家里的饭菜不好吃,所以经常跑到春天酒楼来开荤。

    冯啸辰让冯立先骑车回家去,又让陈抒涵不必陪他,自己一个人径向闫百通坐的那桌走去。闫百通和夫人倒也没有特别奢侈,只是要了两个菜下饭吃。闫百通面前还摆着一个小酒杯,旁边有一个装了半瓶酒的酒瓶子。他并不酗酒,每顿饭也就是喝个一两酒左右,这个酒瓶子是他从家里带过来的。那年代也没有收开瓶费的说法,他每次都是自己带酒过来,相当于把酒楼当成自家的食堂了。

    “闫老师,吃着呢?”冯啸辰大大咧咧地向闫百通打着招呼,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在桌边坐下,向闫夫人也招呼了一声,道:“师母,您好,我叫冯啸辰,是闫老师的学生。”

    “是冯处长啊,你啥时候来的?”闫百通看到冯啸辰,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又向夫人介绍道:“淑芝,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冯处长,辰宇公司就是他引进进来的。”

    “哦,是小冯处长,你好你好!”闫夫人连忙向冯啸辰问候着。自从丈夫给辰宇公司干活之后,家里的收入水平迅速提高,不但有钱三天两头地来下下馆子,闫夫人自己还做了好几身不错的衣服,在单位同事那里赚够了羡慕。对于给丈夫提供了这么好机会的人,她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只是她从前虽然也听闫百通说过冯啸辰非常年轻,却不料会年轻到这个程度,心里不禁有些惊讶。

    “闫老师气色好多了。”冯啸辰笑嘻嘻地对闫百通说道。

    此言一出,闫百通的老脸顿时就红得不成样子了,也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别的原因。闫夫人倒是笑着揭发道:“小冯处长,你不知道,老闫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这张嘴太刁了。过去总嫌我做的饭不好吃,想到外面吃饭,又花不起钱。这不,你给他介绍到辰宇公司去帮忙,那边也挺客气,时不时给点劳务费啥的,都补贴到他这张嘴上了,你说他的气色能不好吗?”

    “的确是……吃得好了一点。”闫百通有些狼狈地解释道,吃惯了粗茶淡饭的人,突然有个大吃大喝的机会,而且持续半年时间,增肥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关于闫百通发福这件事,在工学院的同事里早已成了一个善意的笑柄,现在被冯啸辰一语道破,他岂能不觉得尴尬。

    “主要是杨总经理那边非常客气,每次我到桐川去,他都要交代小食堂专门给我做吃的,一日三餐不算,晚上还要再加一道夜宵,唉,医生说我都有点脂肪肝了。”闫百通苦闷地说道,说完,不等冯啸辰接过话头,他又赶紧岔开,问道:“冯处长,你啥时候回来的,这趟回来,得过完年再回京城吧?”

    “我是今天下午刚到的。”冯啸辰道,“我母亲和弟弟都在桐川,就剩下我爸和我在新岭,所以我就领着我爸到这吃饭来了,正巧听说你也在这。”

    闫百通道:“嗯嗯,我也是前天才从桐川回来的,这不,就带你师母到这吃饭来了。家里的孩子都在外地工作,我们老两口也懒得开伙。”

    冯啸辰自然不会去揭穿闫百通的谎话,吃货这种生物,在后世可以大言不惭地自我标榜,在当年则是很受人鄙视的。其实冯啸辰觉得喜欢吃点美食不算什么缺点,总好过有些人赚了钱之后犯生活错误吧?有关闫百通的工作情况,冯啸辰听杨海帆介绍过一些,他原本打算晚上专程去找一趟闫百通的,现在碰上了,正好聊一聊。

    “闫老师,在桐川那边的工作,还顺心吧?”冯啸辰问道。

    “顺心,非常顺心。”闫百通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人家外企就是外企啊,工作作风就是比咱们要扎实。我说要做什么实验,花多少钱,杨经理二话不说,马上就签字。实验室里出了成果,杨经理和陈总工马上就会拿到车间去做试生产。有时候我跟杨经理说,是不是要再讨论一下,看看这个设计好不好。你猜杨经理说啥?时间就是金钱,我们要争分夺秒。”

    冯啸辰笑了,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还是他说给杨海帆听的,杨海帆学得倒是挺快。不过,闫百通是有本事的人,他敢拿出来的设计,本身就是很过硬的,杨海帆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会直接拿到车间去做试生产。杨海帆告诉过冯啸辰,闫百通设计的几种轴承,都已经由公司在欧洲申请了专利,市场上的反响也非常不错。至于收益,目前还存在公司的账上,要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才会和闫百通结算,现在给他太多的钱,工学院方面会找他麻烦的。

    “我听杨经理说过了,闫老师工作非常认真,经常一干就是大半夜,不注意休息。对了,师母,以后闫老师去桐川的时候,你如果没什么事,也跟着一块去玩玩吧,也好有人照顾一下闫老师。桐川那个地方,风景还是很不错的。”冯啸辰对闫夫人说道。

    “他呀,就是这个性子,过去在学校做实验也是一做就做到大半夜。不过因为学校里经费也不多,他有些实验做不了,回到家还拿我撒气呢。”闫夫人用嗔怪的口吻说道。

    “时不我待啊。”闫百通感慨道,“小冯,你还年轻,不能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想法。我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还能干几年啊?原来没设备,没实验材料,写出了文章连发表的版面费都没有,那才叫着急啊。现在条件这么好,想做什么实验都能够做,想发文章有公司帮着出钱,我只愁没有分身法,不能同时干五件事情呢。

    我告诉你,我现在起码有50个好的想法,都让我的那些学生在做着实验呢。等这些文章写出来,再一发表,哼哼……”

    说到最后的时候,闫百通的脸上泛出了得意的光芒,估计那潜台词就是说自己会如何如何牛叉吧。时下国内还没有唯SCI的风气,不过如果真的能够在国外有影响力的期刊上发表几十篇文章,闫百通恐怕想装低调都不成了,绝对是南江省头号学术权威。

    “老闫,你就别吹了!”闫夫人看不下去了,隔着桌子瞪了闫百通一眼,然后说道:“没有人家小冯处长给你介绍,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机会吗?你光顾着自己喝酒,怎么也得敬小冯处长一杯吧?”

    “对对对,得敬小冯一杯。”闫百通这才反应过来,他向服务员打了个手势,让服务员帮他拿来一个酒杯,然后端起酒瓶子,分别给冯啸辰和自己都倒满了一杯酒,接着便端起自己的酒杯,向冯啸辰说道:“小冯处长,这杯酒,是我老闫敬你的。辰宇公司那边的事情,我心里也明白,不是你打了招呼,他们也不可能给我这么多方便。”

    冯啸辰端起杯子,说道:“闫老师,你敬我,我可不敢当。辰宇公司和你之间,是互惠互利的关系。没有你带着学生去帮忙,他们也没这么快掌握德国人的技术。我都已经听说了,你和你的那几个学生做的工作都非常出色,杨经理还专门让我向你打听一下,你那些学生里,有没有想到辰宇公司去工作的,他愿意高薪聘用呢。”

    “这个嘛……”闫百通把杯子又放了下来,苦恼地说道:“这件事,杨经理也向我说起过,不过,你也知道的,现在学校里的分配都是由国家定的,学生哪有选择权。再说,辰宇公司毕竟是合资企业,还是不如国企稳定吧,所以,学生也有自己的想法,你说是不是?”

    “哈哈,明白明白。”冯啸辰笑道,他向闫百通举了举杯子,一饮而尽,然后便岔开这个话题,与闫百通聊起轴承的事情来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20 06: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