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零五章 我们不是来抓人的

    放下电话,骆兰英奔出办公室,冲着走廊里的人大声地喊道:

    “大家都停下来,马上到会议室来,有紧急任务要安排给大家!”

    “紧急任务?”

    众人都懵了,怎么又来了个紧急任务?昨天大家在家里好好地过着年,就是这个骆兰英,让通讯员挨家挨户地发通知,说是有紧急任务,让大家今天都回单位来搞大扫除。现在大扫除才搞了一半,她又有紧急任务,这是抽什么疯呢?

    嘀咕归嘀咕,看到骆兰英一脸严肃的样子,大家还是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活,在袖套上擦了擦手,随着骆兰英来到了会议室。不等众人坐好,骆兰英便急切地说道:

    “董专员从省里打来了紧急电话,要求我们要马上找到石阳县的那个姚伟强,在明天晚上之前,把他带到市里来。现在大家都来集思广益一下,看看怎么才能找到他。这是政治任务,是出不得半点差错的。”

    “谁?”先前那位名叫包成明的干部愕然地问道。

    “姚伟强啊!”骆兰英道,“他不是还和你有点亲戚关系吗?”

    “谁说的?我怎么会跟他有亲戚关系呢?”包成明矢口否认道。其实说姚伟强与他有亲戚关系,这话就是他自己说过的,那时候十大王还是正面形象,包成明是带着几分吹嘘的口吻爆出这个料的。可自从十大王出事的之后,包成明就不敢再承认这一点了,生怕自己也受到牵连。

    骆兰英却不会被他的否认所蒙蔽,她盯着包成明,说道:“老包,你说过你和姚伟强很熟的,现在就别抵赖了。我刚才想过了,要想找到姚伟强,你是最有办法的,我想,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你看怎么样?”

    包成明拼命地摆着手:“不行不行,我哪能找得到姚伟强。我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也就是在朋友那里一块喝酒的时候,见过一面而已,说不定他都不记得我了。”

    “在哪个朋友那里喝酒认识的?你先去找你那个朋友,让你的朋友联系他。”骆兰英敏锐地抓住了包成明话里的破绽,层层紧逼道。

    包成明没想到自己甩锅不成,反而被骆兰英给赖上了,他支吾道:“骆主任,我不能做这样的事,我以后还要在金南做人的。”

    骆兰英道:“董专员要找姚伟强,是有好事要跟他说呀,你以为是坏事啊?”

    “好事?”包成明诧异地问道。

    “是啊,董专员专门交代,要对姚伟强和颜悦色,不能吓唬他。”骆兰英复述着董兆安的吩咐。

    包成明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骆主任,你这不是在哄我吧?是不是想用这个办法把姚伟强骗回来,再绳之以法。”

    “你这个老包怎么会这么多疑呢!”骆兰英斥道,她倒全然忘记了自己此前也是这样想的,毕竟姚伟强形象的转换太快了,任凭谁也接受不了这个变化。

    “我跟你说,老包,董专员在电话里说了,姚伟强是咱们金南地区的先进人物,发家致富的劳动模范,是能人,我马上就通知石阳县公安局,停止对姚伟强的抓捕,我们是要把他请回来,和他好好商量事情的。”骆兰英说道。

    “商量什么事情?”包成明问道。

    骆兰英把眼一瞪:“这些事能随便说吗?这是工作上的秘密。”

    “真的不是骗姚伟强?”

    “真的不是!”

    “可是我怎么能相信呢?”

    “我给你保证还不行吗?总不能让我给你签字画押吧!”骆兰英跳着脚说道。四十来岁的女同志,情绪上容易有点波动,这个大家都懂的。

    包成明看到骆兰英那副表情,觉得应当不是作伪,于是点点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想办法和他联系一下吧。我也不知道他现在躲在哪里,不过他家里人肯定是会知道的。骆主任,如果方便的话,你跟我一块到石阳去,由你亲自去跟姚伟强的老婆谈,你看怎么样?”

    “大家觉得呢?”骆兰英把头转向众人问道。

    “同意!”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中间大多数人都没有与姚伟强打过交道,极少的几个见过姚伟强的人,也仅限于是认识而已,谈不上有什么深交。要想找到姚伟强,还真的只有包成明有点把握,所以对包成明的这个提议,大家自然是不会有反对意见的。

    事情紧急,骆兰英也没太多矫情,她马上让小车班派出了一辆吉普车,与包成明一道,急如星火地赶往几十公里之外的石阳县。到了石阳县,骆兰英让司机先把车开到县政府,找到石阳县的县长,通知他取消对姚伟强的抓捕行动,又让石阳公安局长毛忠洋陪着他们,一道来到了姚伟强的家。

    “伟强没回来,我们也找不到他。”

    一见毛忠洋进门,姚伟强的老婆计巧云便大声地说道,同时在怀里抱着的小儿子屁股上拧了一把。那孩子吃疼不过,哇哇地大哭起来,计巧云便假装哄孩子,给骆兰英、毛忠洋等人甩了一个冷脸。

    “大嫂,我们不是来抓姚伟强的,我们是来请他去金南商量事情的。”骆兰英走上前去,脸上堆着笑意解释道。

    “你叫我大嫂?”计巧云看着眼角长满鱼尾纹的骆兰英,说道:“我有你这么老吗?”

    “呃……”骆兰英差点被噎出心脏病来,行署的领导都叫我小骆的好不好,你居然敢说我老!她也是太急于跟计巧云套瓷了,姚伟强也就是30来岁的人,骆兰英不管怎么算,也没法管计巧云叫大嫂啊。

    “巧云,你还认识我吧?”包成明只得上前来了。他其实还真的和姚伟强有点亲戚关系,拐了十八道弯之后,他大致算是姚伟强的表舅。姚伟强没出事之前,曾经带着计巧云到包成明家里去做过客,所以他和计巧云也是认识的。

    “哦,是表舅啊。”计巧云颇有点认人的本事,一下子就认出了包成明,脸色也显得稍微好看了一点,她看了看几个人,对包成明问道:“表舅,你是跟他们一起来的?”

    “是啊,我是跟他们一起来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骆主任,这是石阳公安局的毛局长,对了,你估计是认识的。”包成明给计巧云做了个介绍,然后说道:“巧云,刚才骆主任说的是真的,我们不是来抓伟强的,而是要请他到金南去,有事情要和他商量。县里已经取消对伟强的逮捕令了,不信你问毛局长。”

    “对对,我们已经取消逮捕令了,现在姚伟强已经没事了。”毛忠洋做着证明。

    计巧云却是把嘴一撇,说道:“这我可不信,万一你们是骗我的呢?”

    “政府怎么可能骗你呢?”骆兰英质问道,她是急火攻心,声音不觉有些高了。

    计巧云却比她的声音还高,大声地反问道:“怎么不可能?当初我们伟强开店卖轴承,你们说我们是响应国家政策,还让其他人来向我们学习。结果没过几天,又说我们是投机倒把,把我们的店也封了,还要抓人。现在伟强跑到外地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不都是你们害的吗?”

    听到她这话,众人都寒了一个,这位大姐到底懂不懂成语该怎么用啊?不过,现在也不是扫盲的时候,骆兰英控制了一下情绪,解释道:“巧云同志,你对我们有一些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关于前一段时间抓捕姚伟强同志的事情,其实是一个误会,我代表行署和石阳县,向你表示道歉。现在我们想找到姚伟强同志,是真的有事情要和他商量,只是现在不好说出来。你如果知道姚伟强同志现在在什么地方,还请你赶快告诉我们,我们真的很着急要找到他。”

    计巧云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就算知道,我也不敢说,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又翻脸了,去把他抓了。”

    她这话说得坚决,但包成明、骆兰英都听出了其中露出的暗示。很明白,计巧云是在说她知道姚伟强躲藏的地方,只是因为对骆兰英他们不信任,才不敢说出来的。

    “巧云,你看,包成明同志不是你家亲戚吗,他说话你也不相信吗?”骆兰英直接把包成明给推出来了。

    包成明哪会去背这个黑锅,他赶紧说道:“这话倒不能这样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政府工作人员,我说话也不算数的。巧云啊,伟强有没有交代过你,说要行署或者县里做个什么样的保证,他才敢回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面对着计巧云的。趁着骆兰英、毛忠洋没注意,他迅速地向计巧云递了一个眼色。计巧云心有灵犀,她先装出一副纠结的样子,沉默了好一会,才勉强说道:“这件事关系太大了,我也不敢做主。要不,你们能不能给我写一个保证书,保证以后不会抓伟强,也不会没收我们家的店。如果你们能保证,我就想办法联系上伟强,问问他的意思。如果你们保证不了,那我也没办法。要不,你们把我和孩子一起抓走好了。”

    说着,她伸出一只攥好了拳的手,意思是说毛忠洋随时可以掏出铐子来把她铐走。(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25 08: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