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零六章 要一个正式的证明

    听到计巧云开出来的条件,骆兰英一时有些迟疑。她也拿不准董兆安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口头上给个承诺容易,变成白纸黑字,可就有点麻烦了。

    没等骆兰英说啥,毛忠洋先跳了起来,他用手指着计巧云,勃然大怒道:“计巧云,你别跟政府讨价还价,我告诉你,姚伟强的事情还没完呢,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铐走!”

    这一嗓子可惹了祸了,计巧云毫不犹豫地在孩子屁股上又拧了一把,宝宝心里苦,可他也不会说呀,只能照着母亲的意图再次哇哇地大哭起来。这一回,计巧云也跟着撒起泼来,她二话不说,把孩子往骆兰英手里一塞,自己则直往毛忠洋的怀里扎,一边扎还一边喊道:“你铐啊,你铐啊,反正我家伟强也不敢回来了,我也没饭吃了,你把我铐进去吃牢饭好了!”

    骆兰英没来由地接住了一个没满周岁的孩子,身上还有点没洗干净的屎尿,让她恶心不已,却又不敢扔下,只能手忙脚乱地哄着。包成明见毛忠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生怕弄出事来,赶紧上前拦住计巧云,嘴里说着各种劝慰的话。

    好不容易,算是把计巧云给劝住了,孩子也重新交回了她的手里。骆兰英等人退出姚家,站在门外商议对策。

    “依我看,这些人就是不能跟他们来客气的,直接上铐子就行了!”毛忠洋余怒未消地说道。

    “毛局长,你们平时就是这样执法的!”骆兰英对计巧云没办法,对毛忠洋可不会客气。想到刚才哄孩子的狼狈,骆兰英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冲着毛忠洋厉声斥责道:“谁跟你说姚伟强的事情还没完的?谁允许你说要把计巧云铐走的?董专员在电话里亲口说的,姚伟强是咱们金南地区的先进,是模范,你刚才胡说八道什么!你比董专员更懂政策是不是!”

    “这……”毛忠洋傻眼了。出来之前,县长倒是向他交代了这一点,可他平时就是习惯于这样吓唬老百姓的呀。那年代也没啥互联网之类,基层的执法实在说不上有什么规范可言,说几句过头的话,也不至于立马被人传到网上去鞭尸。他刚才的意思,是觉得计巧云顶撞了骆兰英,他想在骆兰英面前表现一下,拍拍上级领导的马屁,谁料想却拍在了马蹄子上。

    “骆主任,我刚才也是……唉,我这张臭嘴,难怪总是提拔不上去。”毛忠洋轻轻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赔着笑脸问道:“那现在怎么办,这个计巧云肯定是知道姚伟强藏在哪里的,她就是拿准了我们不敢抓她,故意跟我们捣乱呢。”

    “现在没时间计较计巧云的事情。”骆兰英皱着眉头道,“董专员要求明天晚上之前必须把姚伟强请到金南去,现在每一分钟都是非常宝贵的。”

    “骆主任,董专员说姚伟强是咱们金南的先进模范,这是真的假的?”包成明在旁边问道。

    “当然是真的。”骆兰英没好气地说道。

    包成明道:“如果是这样,那咱们就给计巧云开个证明,又有什么不行的?老百姓的心理,我还是懂一点的。她也是怕我们秋后算账,所以想要一个保证。说老实话,咱们的政策三天两头变,也的确是搞得老百姓心里没底。就算我们这次把姚伟强请回来,不对他怎么样,他也要担心过几天政策会不会变啊。”

    没经历过那些年代的人,是体会不到“政策会变”这四个字的可怕之处的。不管你今天如何辉煌,只要政策一变,你立马就能成为叛徒、工贼、里通外国,这样的事情折腾上几回,任凭性格再坚强的人,也得变成惊弓之鸟。

    就说这次的十大王事件,其实就是一场无妄之灾。国家发出了一个严厉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的通知,但这个通知与十大王并没有什么关系。人家管的是那些倒买倒卖国家计划物资的大蛀虫,十大王不过是一群在体制边缘倒腾点小五金、小配件的农民而已。可就是这样一个文件,到了下面就变了味道,地方官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一纸通知,让人把十大王都绳之以法,让你想说理都找不着地方。

    这一回,冯啸辰从德国请来了佩曼,让他和姚伟强一道回金南去唱一出双簧。依着冯啸辰的意思,只要佩曼出现了,金南地区就肯定不会再和姚伟强为难,这个难关就算渡过去了。最多再有半年的时间,国家将会有新的文件下发,届时十大王事件就会宣告结束,所以姚伟强也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去节外生枝。

    但姚伟强的想法不同,他不是穿越者,不知道未来的政策会如何变化。既然冯啸辰帮他找到了一个外商来撑腰,他就要把这个外商的价值发挥到极致。他先给自己在行署的朋友包成明秘密地打了一个电话,把事情隐晦地说了一遍,其中略去了外商、冯啸辰之类的背景,只说自己找到了一个靠山,可能有点作用。

    包成明原本就很同情姚伟强,甚至还起过要辞去公职跟姚伟强一块做生意的念头,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听姚伟强向他问计,他当即建议姚伟强要把这件事情坐实,一定要想办法让官方给他正名,而不能是含糊其辞地应付了事。

    包成明当然也清楚,官方说过的话,哪怕是盖着红印的正式文件,想反悔的时候也依然是可以反悔的。但有一个证明,和没有证明,官方反悔的难度是不同的。自己打脸这种事情,即便是不疼,大家也不会随便打着玩。再说,就算你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己不认自己开的证明,老百姓拿你没办法,你的同僚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口黑锅扣在谁身上,都不是好玩的。

    另外,这种证明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用来对付那些基层的小官僚。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真正和姚伟强过不去的,反而不是董兆安这种级别的干部,而是毛忠洋以及他手下的那些小兵。有一个行署开出来的正式公文,这些小兵们要想跟姚伟强为难,就要掂量掂量了。

    姚伟强得此妙计,赶紧又给妻子计巧云打电话,向她密授机宜。他怕计巧云见了官员心中胆怯,便把事情的经过向她又多说了几句,说自己非但找到了外商作为外援,还联系上了中央的一名处级干部给他撑腰。听到丈夫这样说,计巧云心里就踏实了,面对骆兰英、毛忠洋等人的时候,也就有了底气。

    这些年,姚伟强的生意越做越大,计巧云帮他打理店面,也练出了一身的泼辣劲头。在此前,她是害怕姚伟强会被抓走,在毛忠洋这些人面前只能低眉顺眼,不敢得罪他们。现在知道姚伟强没事了,而且地区还要把他供起来,计巧云找着了翻身做主的感觉,撒起泼来自然如行云流水,毫无破绽。

    这一番折腾,还真把骆兰英给唬住了。看到计巧云油盐不进,又想到董兆安下的死命令,骆兰英把脚一跺,说道:“也罢,咱们也要取信于民嘛。我们马上回金南去,向董专员请示,如果董专员同意,我们就给计巧云开个证明!”

    吉普车在年久失修的公路上开出了80公里的时速,把骆兰英颠得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她脚步蹒跚地奔回自己的办公室,给远在省城的董兆安打了电话,请示过之后,马上亲手写了一份证明材料,承诺今后不会再以投机倒把的名义对姚伟强进行打击,然后盖上行署办公室的大印,这才又赶回了石阳县。

    石阳县这边,得到骆兰英事先打来的电话指示,也已经开了另外一份证明,盖上了县政府和公安局的大印,内容与骆兰英那份证明相差无几,只是措辞不如行署的证明严谨,未来难免会被人抓住什么把柄。骆兰英自然不会去帮石阳县修改这些破绽,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骆兰英是非常清楚的。

    一行人再次来到姚伟强家,一进门,倒把计巧云给吓了一跳。

    “骆主任,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计巧云指着骆兰英惊愕地问道。上午那会,骆兰英还是容光焕发,像是注射过几千毫升鸡血的样子。可到了现在,她却是脸色铁青,嘴唇乌黑,比那个成天抱着药罐子的张会计显得还要憔悴几分。计巧云是个热心肠的人,见此情形岂有不惊奇的道理。

    “我,呃……”

    计巧云不提还好,一提起来,骆兰英那晕车的感觉又上来了。她一转身便跑出了屋子,扶着一棵树,对着树底下呕出了好几口酸水。

    “哦,原来是这样……”

    跟在骆兰英身后出来的计巧云见此情形,恍然大悟,满脸笑容地说道:

    “骆主任,恭喜恭喜,你这算是……老来得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