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一项换两项

    胥文良的表现,并没有出乎长谷佑都的预料。在他看来,中国人的迂腐是根深蒂固的,从唐朝,到明朝,再到现代,日本人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中国人的迂腐获得过无数的好处,而中国人却从未对此有过反思。

    这也难怪,中国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拿出点好处去送给别人,是无关大局的。相反,日本地小物贫,时刻都面临着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威胁,生存问题永远都是悬在日本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种特殊的国情培养了日本人独特的性格: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欺善怕恶,忍辱负重。

    刚才那会,长谷佑都摆足了谦恭的姿态,就是为了能够从中国人手里获得最大的利益。至于说面子、尊严之类,能有钱更重要吗?哥伦布说过,黄金能够使人的灵魂进入天堂;中国人也有一句老话,叫作有钱的王八大三分;长谷佑都就是喝着这些心灵鸡汤长大的,他才不在乎什么做人的节操呢。

    “胥先生提出的设计思想,的确与我们三立制钢所原来的技术颇有渊源,所以我们的技术部在看到胥先生发表的文章之后,非常感兴趣,有意与胥先生以及胥先生所在的秦州重机进行合作,开发新型的轧机。我这次来,就是代表公司来与胥先生探讨合作事宜的。”长谷佑都说道。

    胥文良点点头,道:“非常欢迎长谷先生的到来,我们在以往也曾经与三立制钢所有过合作关系,这一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也是非常高兴的。不知三立制钢所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与我方合作。”

    “我们的合作意向是非常有诚意的,只要贵方允许,我们愿意在未来的轧机设计中使用这些技术,并且向客户说明这些技术来自于贵方。”长谷佑都说道,他的脸上写满了“诚恳”二字,当然,是用日语写的,看着横一条竖一条的,煞是好看。

    “嗯嗯,没问题。”胥文良礼节性地点头应允道,同时认真地看着长谷佑都,等着他继续往下说。没想到长谷佑都说完上述那些话之后,便停了下来,同样用认真地目光看着胥文良,似乎是在等胥文良开口。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顿时就僵住了。

    “呃……长谷先生,你接着说啊。”胥文良做了个手势,他以为是自己刚才插了句话,打断了对方,心里还颇有些自责。

    长谷佑都一脸茫然:“这个……我已经说完了,请贵方指正。”

    “说完了?”

    中方这边的众人面面相觑,全都懵了。

    你这才刚说了开头好不好?你说你们愿意在未来的轧机设计中使用我们的思想,这很好啊,我们很欢迎啊,你来中国跟我们谈判,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可接下来你不是应该说说合作条件吗?专利授权费是多少,授权方式是买断,还是许可证,或者是别的什么方式,这才是我们最关心的内容。你啥都没说,说告诉我们说完了,你确信在日本上飞机之前把智商托运了吗?

    “长谷先生,不知道贵方希望采用什么授权方式,你们对授权费是如何考虑的?”

    外贸部派来主持谈判的一位名叫徐振波的处长轻轻地提示着。他坚信对方是忘记说这件事了,这也难怪,人家从日本赶过来,还没倒过时差,有点糊涂也是正常的嘛。

    长谷佑都像是刚刚想起来一般,说道:“哦哦,的确是存在这个问题。我们的看法是,目前这几项专利技术的使用效果还不清楚,所以对其价值进行估计有一定的难度。我们希望采取一种合作的方式,通过专利互换来实施授权,你们看如何?”

    “专利互换?”胥文良眼睛一亮,这恰恰是中方希望的方式啊,他记得谈判之前冯啸辰对他的叮嘱,没有把这种喜色溢于言表,只是平静地问道:“你们打算如何进行专利互换呢?比如说,你们打算拿出哪些专利来和我们交换这些专利?”

    “贵方目前拥有的专利一共是15项,我方的考虑是,可以拿出30项专利来与贵方进行交换。贵方的1项专利,可以换到我方的2项专利。”长谷佑都答道。

    “1项换2项?”胥文良心里有些不痛快。同样是专利,大专利和小专利的价值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专利值几千万,有的专利连20块钱都不值。秦重这次申请的15项专利,都是涉及到轧机总体设计思想的专利,能够影响到轧机技术的发展趋势,价值可想而知。三立的确也有一些这个层次的专利,但却不是中方想要的,中方想要的是一些基础材料、基础工艺方面的专利,因为这才是中方最缺乏的东西。而这些基础专利,价值远比总体设计的专利要小得多,中方拿1项换20项都嫌吃亏,更别说是2项了。

    “贵公司打算拿哪些专利来和我们进行交换?”崔永峰在旁边发话了。

    长谷佑都道:“这个取决于你们的兴趣所在。三立是国际顶尖的重型装备制造商,拥有数以万计的技术专利,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比如说,我知道贵国在氩弧焊方面的技术还比较薄弱,我们可以向你们提供双热丝钨极氩弧焊堆焊、铝镁合金钨极氩弧焊、小管径薄壁自动焊等专利,这都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技术。”

    “你刚才说的,算是1项,还是3项?”崔永峰问道。

    长谷佑都一愣:“当然是3项。”

    “这样的专利就算是3项?用来跟我们换1项半的专利?”胥文良听明白了,一股无名的邪火涌上来,瞪着眼睛对长谷佑都质问道。

    “这些技术……的确是最先进的。”长谷佑都的声音弱了几分。想偷鸡却被人发现的感觉是很不好的,也就是长谷佑都的脸皮厚,还能坐得住,换成一个正常人类,这会就该掩面而走了。

    “怎么,胥总工,他们提出的条件不合理吗?”徐振波不懂技术,只是从胥文良和崔永峰的反应中感觉出了不对,于是便向胥文良请教道。

    胥文良低声道:“岂止是不合理,简直就是欺负傻子嘛!这几项氩弧焊工艺的确是非常先进的,我们也还没有掌握,但它们加起来的价值连我们一项专利的百分之一都抵不上。一个是万人敌的技术,一个人是一人敌的技术,二者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他还想浑水摸鱼,骗我们说什么2项换1项,太欺负人了!”

    “这个……,嗯,我来和他们说说吧,你和崔总工不要太激动,还是要注意一点国际影响嘛。”徐振波说道。

    接着,他便转头向着长谷佑都,说道:“长谷先生,双方既然是合作,就应当有一些平等的意识。刚才贵方所提出的条件,对于我方来说,是不够公平的,如果是这样的条件,双方就很难合作下去了。我认为,我们是不是应当把专利进行一个正确的估价,不是泛泛地用2项换1项这样的说法,而是在价值相当的情况下来实现交换。”

    “徐先生的意思,我非常明白。”长谷佑都从善如流地应道,“其实,我方是非常有诚意的,我刚才所说的那几项技术,都是贵方最缺乏的,这些技术也是三立制钢所的核心技术,美国、西德的同行出过很高的价钱希望我们转让,我们都没有答应。当然了,可能是贵国在这些方面的需求还不是那么迫切,所以对于它们的价值有所低估,这也是难免的。”

    你特喵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胥文良张了张嘴,想驳斥一句,但徐振波及时地向他投来了一个眼神,他也就不便再发作了。好吧,那就等你说完再说吧,胥文良咬了咬牙,不吭声了。

    长谷佑都可是个人精,中方谈判成员中间的这些表现,他是看在眼里的。他意识到胥文良和崔永峰都是有备而来,想靠瞒天过海的方法把专利骗到手,估计是不那么容易了,于是便话锋一转,说道:

    “刚才徐先生说的进行正确估价,也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如果贵方对于专利互换这种方式不太能够接受,我方也可以考虑以支付专利费的方式来得到贵方的授权,这样是不是更符合贵方的意图。”

    “这种方式,也不是不可能。”徐振波道,“不知道你们对于这些专利的估价是如何,愿意支付多少专利费用。”

    “8亿日元。”长谷佑都答道。

    “8亿日元?”徐振波接了一句,随即便换算成了美元,道:“也就是350万美元?”

    “当然,可以再增加一些,比如说,370万左右。”长谷佑都大方地提了提价格,显出一副不差钱的土豪模样。

    “这个价格,是针对哪项专利的?”崔永峰问道。秦重这次申请的15项专利,也是有大有小。小一点的专利,一次的授权可能连50万美元都不值。所谓一次,就是指对方制造一台轧机的时候需要支付的费用。如果对方再制造第二台,还得再付一次,这就相当于许可证的方式了。对方光说了一个8亿日元的报价,如果是针对每项专利的平均报价,那可算是非常厚道的价钱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28 08:0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