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刚才那算是冲动吗

    “这当然是指全部的专利。”

    长谷佑都用理所应当的口吻回答道。

    “全部的专利!”崔永峰眼睛都瞪圆了。有没有搞错啊,全部的专利打包,才报30万美元,你知道我们从克林兹引进一些非核心部分的专利花了多少钱吗?还有过去与你们三立谈判的时候,你们光是图纸,就能额外增加上千万美元的报价,这还不是专利授权,授权是要另外计算费用的。现在我们提出了一整套的轧机设计思想,你才出30万,这还叫有诚意?

    “贵方的这些专利,代表的是一个完整的设计思想,我们如果要获得授权,肯定是希望全部打包授权的。至于价格方面,当然还可以有一点余地,增加到0亿日元也是可以考虑的。”长谷佑都说道。

    0亿日元相当于420万美元,这个价格依然在胥文良他们期望的水平之下。胥文良正想说点什么,崔永峰忽然脑子里一个念头一闪,盯着长谷佑都问道:“长谷先,我再多问一句,你说的这个价格,是一份许可证的价格吗?”

    “当然不是!”长谷佑都想都没想,直接就否认了,“这是专利全部的价格。”

    “呵呵呵呵。”胥文良哑然失笑了。他刚才还想和长谷佑都谈谈这些专利的价值,给他讲讲这些专利意味着什么,现在听长谷佑都说想用420万美元的价格买断所有这些专利,形成永久授权,他便怒极而笑了。

    “长谷先,你对京城不是特别熟吧?”胥文良说道。

    “嗯”长谷佑都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一下子没明白胥文良的意思。

    胥文良用手指了指外面,说道:“你出饭店的门,向东走两个红绿灯,再向右转,那是崇文菜市场。你想买大白菜,去那比较合适。”

    “我”长谷佑都傻眼了,我啥时候说想买大白菜了?这老头不是被我气疯了吧。

    “啪!”

    胥文良用手一拍桌子,指着长谷佑都便训开了:“你给我听着,我们技术和你们日本有差距,这是事实,但这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欺骗我们的理由!我们这些技术不是大白菜,你开出的这个价钱,只配去买大白菜。永峰,咱们走,不跟这些小鬼子谈了!”

    胥文良这一拍桌子,把一屋子人都给吓着了。尤其是徐振波,哪见过这样的场面。这可是外交场合,外交官都是得温文尔雅的,说话都得十分委婉,那叫作外交辞令。你老胥可好,拍桌子不算,连“小鬼子”这样的蔑称都说出来了,好在对方不懂中文,外贸部派来的翻译也颇有一些政策头脑,不会把这话原样照翻过去,否则就得闹出外交纠纷来了。

    这也就是冯啸辰不在场,如果冯啸辰在场,对于胥文良的这番表现就不会觉得意外了。老胥那可是火爆脾气的人,与冯啸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拍过桌子,如果不是冯啸辰有几把刷子,能把他给镇住,俩人大打出手的可能性都有。

    这个长谷佑都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开出一个白菜价来买老胥的心血,岂能不让老胥震怒。俗话是怎么说的,你可以侮辱我的节操,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长谷佑都此举,分明就是把老胥当成个二傻子了嘛!

    “胥总工,息怒,息怒!”徐振波拼命地安抚着胥文良,好不容易让老爷子暂时坐定了,他这才转回头去,黑着脸对长谷佑都说道:“长谷先,我方认为,贵方提出的条件是非常缺乏诚意的,如果贵方不能改变谈判的态度,我方认为没有进一步谈下去的必要了。要不,今天的谈判就先到这里,请长谷先回去请示完公司的意见,我们再确定是否需要继续谈判,你看如何?”

    徐振波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从他的本意来说,争议是可以用更温和的方式来解决的,没必要弄得剑拔**张。可胥文良已经发作了,徐振波就不能再和稀泥了,他必须表现出与胥文良同仇敌忾的样子,否则就会被对方抓住破绽,从中挑唆。

    谈判谈到这个程度,最好的办法就是果断中止,让双方都冷静一下,然后再重启谈判。至于说长谷佑都会不会一气之下就跑了,徐振波是不太担心的。除非对方根本就不想谈,否则现场就算闹得再厉害,过两天大家再见面还能谈笑风,这就是做意的特点,有时候发脾气和吵架都是谈判技巧的一个部分。

    长谷佑都也知道现在已经谈不下去了,胥文良已经急眼了,再谈什么都是多余。要想让胥文良接受这样的价钱,只有等他自己冷静下来才行,而且长谷佑都还相信,如徐振波这样的官员,也会在会后对胥文良进行劝解的。此外,既然0亿日元这样的买断价不能让中方同意,下一次谈判的时候,他肯定要稍微加一点价钱。暂时休会,等上几天,也可以给他创造一个加价的台阶。届时他可以说自己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了公司,把价钱加到了亿或者2亿,对方也就能够接受了。

    “非常抱歉,让胥先心情不好了。”长谷佑都站起身,向胥文良又鞠了个躬。

    这一回,胥文良可不会再被长谷佑都的虚情假意感动了,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站起来,拎着公文包转身就走。崔永峰也站起身来,向长谷佑都冷笑了一声,便跟着胥文良离开了。

    徐振波倒是尽了地主之谊,他一直把长谷佑都一行送到电梯间,看他们坐上电梯返回下榻的楼层,这才走出饭店,与站在饭店门外抽烟的胥文良、崔永峰一行会合,步行往外贸部走去。

    “胥总工,刚才你太冲动了。”

    走在路上,徐振波委婉地提醒道。

    “冲动?”胥文良冷笑道,“徐处长,你问问永峰,我刚才那算是冲动吗?”

    “这”徐振波愣了,怎么,刚才你不冲动吗?

    崔永峰道:“徐处长,胥总工刚才已经非常克制了。如果不是顾虑外事政策,那两个小鬼子不可能站着离开会议室的。”

    “呃”徐振波感到一阵恶寒,这就是重工业企业的文化吗?看着挺像个知识分子的老爷子,骨子里还有这样的暴戾之气呢?不让两个小鬼子站着离开会议室,这是打算闹出人命的节奏啊。不行不行,下次再谈判,一定得把司里那个退休的侦察兵带上,真要发暴力事件,自己这小身板不够应付啊。

    胥文良没在意徐振波在想什么小心思,他愤愤不平地说道:“徐处长,你不了解技术,体会不出这两个小鬼子有多么可恶。我们提出的这些设计思想,都是能够改变整个轧机技术发展方向的,说是价值千金都不为过。

    我给你打个比方,这些技术就相当于一个鱼网,一网下去就能够捞到价值几千万美元的鱼。日本人想借我们的网用用,这是可以的,但一次起码得付上000万美元,这才合理。结果呢,他们准备拿420万美元,把我们的鱼网买走。你说说看,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这个姓长的小鬼子的心思,搁在抗日的时候,估计连这些钱都不想出,直接就上手抢了。你说说,像这样的强盗,我能不揍死他吗?”

    “这个呃呃,还不到这个程度,中日之间,现在还是友好关系嘛。”徐振波听出了一脑门子汗水,不过,对于双方争议的焦点,他也算是弄明白了。他说道:“胥总工,既然日方不能报出一个合理的价格,那下一次谈判,还是由我方来报价吧。重装办提出的方案,不是说要以专利换对方的技术吗,咱们干脆也别兜圈子了,直接就这样跟对方提出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回答的。”

    “我也觉得这样更好。”胥文良道,“就是那个小冯,还说什么欲擒故纵,纯粹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你说的是重装办的冯处长吧?我记得胥总工对他不是挺欣赏的吗?”徐振波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了这次谈判的事情,徐振波是和冯啸辰见过面的,对冯啸辰也有一些好感。在与胥文良接触的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听到胥文良夸奖冯啸辰,结果一次谈判下来,冯啸辰就成了脱裤子放屁的人,这画风转得也太快了。

    听到徐振波的质疑,胥文良一下子笑了出来,刚才给长谷佑都惹出来的那股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他说道:“这小子,在技术上还是有一套的,搞阴谋诡计也不错。我感觉,下次谈判,还是让他一块来参加吧,我老头子性子急,不适合跟人家玩心眼。小冯这家伙鬼点子多,说不定一物降一物,还真能把长谷佑都这个小鬼子给降服住呢。”

    “也好,那我就给重装办行文,请冯处长也来参加这个谈判吧。”徐振波赶紧说道,他可不在乎冯啸辰的出现会不会抢他的功劳,能够有一个人克制住胥文良就行,徐振波真是不敢单独和胥文良去参加谈判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