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分钱都不用花

    “长谷先生,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有一些想法,不过,现在这里的人未免太多了一些吧?”崔永峰向长谷佑都说道,同时向郭培元那个方向瞟了一眼。

    长谷佑都明白了崔永峰的意思,他向吉冈麻也和郭培元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暂时离开一下吧,我和崔先生有一些机密的事情要谈。”

    吉冈麻也和郭培元应声出去了,临走还把长谷佑都的房门也严严实实地关上了。看到他们离开,长谷佑都说道:“崔先生,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如果有什么额外的条件,你也可以提出来,我们对于朋友是从来不会吝啬的。”

    崔永峰微微一笑,说道:“长谷先生,谢谢你的慷慨。不过,既然是要谈生意,大家就不要遮掩了,有些话,还是说开了比较好吧?”

    长谷佑都道:“我想听听崔先生有什么高见。”

    崔永峰道:“你刚才说,我们提出的那些专利技术都是即将过时的,三立对我们的技术并不感兴趣,这话就是明显的谎言。如果我们基于一个谎言来谈合作,那是不可能达到一个良好的结果的。”

    长谷佑都不置可否,道:“你继续说吧。”

    崔永峰道:“我对于全球轧机行业的技术动态有过深入的研究,也正是在这种研究的基础上,我才会提出这些新的设计思想。你说得很对,这些思想主要是我提出来的,与我的老师胥总工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前面说过,这些技术至少在10年之内都会保持领先,10年之后出现的新技术,也会依赖于这些已有的技术,这个判断,三立制钢所是否接受?”

    长谷佑都无法回避了,他支吾了一下,说道:“我只是一名销售代表,对于技术动态没有发言权。不过,我们姑且承认你的观点是正确的,那么,你的结论又是什么呢?”

    崔永峰道:“我的结论是,在谋求与中方合作的问题上,三立制钢所别无选择。如果你们无法得到我方的授权,那么在未来10年内你们将难以得到客户的承认,从而会丧失大量的市场。而你们的竞争对手,比如克林兹,将会抢走你们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我们开出什么样的高价,你们都是会接受的,是不是这样?”

    “话也不能这样说吧。”长谷佑都黑着脸说道,“即便不能得到你们的授权,我们也可以使用一些替代的技术来满足客户的要求。当然,你说得对,这些替代技术的确不如你们的技术更完美,但我们可以通过降低一部分价格的方式来抢回市场。所以,你们如果开出过高的价格,我们是不会屈服的。”

    “这就对了。”崔永峰笑道,“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基础。我们的专利授权价格,应当是在你们向客户降价的额度之内的,如果比这个额度高,你们就不会接受了。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价格肯定不会低到能够用420万美元打包买断的程度,你承认吗?”

    这就是在扒长谷佑都的皮了。崔永峰一口一个“你承认吗”,逼得长谷佑都不得不说实话。他渐渐悟出了崔永峰的意思,那就是要逼出三立的底价,然后再以这个底价为基础,来争取自己的好处。

    比如说,一件东西值100万,你想通过贿赂当事人的方法,用10万买下,那么你给当事人的好处费,起码也得10万以上吧?但如果这个东西值1000万,你同样还打算用10万买下,如果仍然只是给当事人10万元,人家就不干了,你非得给到100万以上,人家才会去给你帮忙。

    先前长谷佑都用月薪100万日元这样的条件来诱惑崔永峰,崔永峰却不为所动,显然是觉得这个价钱太低了。三立能够从专利授权中得到的好处是几十亿、上百亿日元,拿100万日元来当诱饵,岂不是太廉价了?

    这个姓崔的,看着挺正人君子的,实际上比郭培元那个孙子还黑呢!

    长谷佑都在心里恨恨地想道。不过,崔永峰能够大大方方地谈条件,总比那些又想要钱又想要贞洁牌坊的伪君子强吧,至少说话不会那么累了。

    有了这样的判断,长谷佑都也就不再和崔永峰去打哑谜了,他直截了当地说道:“崔先生,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你又能帮我们做到什么?”

    “1亿日元。我能帮你们一分钱都不用花就拿到这些专利的授权。当然,是有限授权,比如说,在10条生产线的范围之内。”崔永峰干脆利落地说道。

    10条生产线的授权,意味着三立可以用这些专利生产10条轧机生产线,而无须额外付费。以三立的生产能力,一年也就是生产1条到2条生产线的样子,再多的话,市场上也没这么多的需求。10条生产线能够满足六七年的生产需求,等到六七年后,新的技术也该初露端倪了,届时即便是新技术还不够成熟,老技术的授权费用也会大幅度降低,对三立来说,就没有什么压力了。

    长谷佑都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这个条件几乎好得让人不敢相信。区区1亿日元的好处费,就能够拿到10条生产线的专利授权,比自己先前最乐观的想象还要好得多。可是,崔永峰怎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我完全可以答应。”长谷佑都说道,“可是,你怎么能够说服你的上司们,让他们把专利授权交给我们呢?”

    崔永峰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说道:“长谷先生,你们在谈判的时候,犯了一个战略性的错误,正是这个错误,让你们陷入了被动。”

    “什么错误?”长谷佑都问道。

    “你们错判了我们的目的。”崔永峰道。

    “错判了目的?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长谷佑都瞪圆了眼睛问道。

    崔永峰道:“在我们国家,根本就没有卖专利的传统,你们和我们谈专利授权费,对于我们来说,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也不能让我们的领导感觉到价值。”

    “可是……”长谷佑都有些懵了,他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谈判的过程,似乎是有那么一点意思,那个外贸部的官员,好像对于专利授权费的确是没啥概念的,10亿日元也好,100亿日元也好,估计他根本就判断不出是多是少吧?

    可是,授权费这一条,不也正是中方提出来的吗?虽然中方没有报价,但他们应当是有这个想法的呀!

    崔永峰似乎看出了长谷佑都的疑惑,他解释道:“我们提出授权费的问题,其实只是想给你们一些刁难,让你们知难而退,最终接受我们的要求。”

    “那你们的要求是什么?”长谷佑都终于被崔永峰给绕进坑里去了,顺着崔永峰的话问道。

    崔永峰叹了口气,说道:“我们的领导,眼里只有政绩,他们才不管我们能挣到多少钱呢。像我这样一个副总工程师,一个月才拿不到200块人民币的工资。而我的一个同学,去年办了出国探亲,到美国去了,一去就进了一家大公司,一个月的工资有3000美元。你说说看,这是什么样的差距……”

    “呃……”长谷佑都无语了,怎么又说开待遇来了呢?他赶紧低声地说道:“崔先生,你不用难受,只要你能够帮助我们拿到授权,你就可以一次性地拿到1亿日元,相当于你那个同学10年的收入。”

    “是的是的。”崔永峰这才意识到自己跑题了,他接着说道:“我刚才说到哪了?对了,我说我们的领导只看重政绩,那么他们要的政绩是什么呢?”

    “什么?”长谷佑都死盯着崔永峰的嘴,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他们要的政绩,就是能够自己建造一条轧机生产线,这样他们就可以向他们的上级去报喜,说我们掌握了世界一流的技术,能够独立建造轧机生产线了。”崔永峰道。

    长谷佑都点点头,他对中国也有所了解,知道许多政府官员的确是特别注重这种标志性工程的。他问道:“可这件事情,和专利授权有什么关系呢?”

    崔永峰道:“关系大着呢。你是知道的,我们的轧机设计能力和制造工艺都非常落后,根本不可能造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轧机。而三立在这方面是有成熟技术和经验的,如果三立能够以指导我们独立制造轧机为条件,与我们交换这些新的设计专利,那岂不就可以一分钱都不花,就拿到这些专利了?”

    “指导你们独立制造轧机?”长谷佑都咂摸着这句话,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

    为其他企业提供技术指导,当然也不是没有成本的,起码你得派人去给人家讲课,或者手把手地教别人怎么做,但这些成本与动辄数十亿日元的授权费用相比,的确可以忽略不计。崔永峰说一分钱都不用花,虽然有些夸张,但也不能算说错了。

    可是,仅仅是提供一些指导,中方就会放弃这么大的一批授权费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陷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