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愿意就拉倒

    “是这样的。”

    崔永峰开始耐心地给长谷佑都解释道:

    “我们秦重目前有意承接一条轧机生产线,具体是哪家企业的,我就不便透露了。我们在设计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困难。我们传统的轧机设计方法,无法得到客户的认可,而现代的轧机设计方法,我们掌握得又不够充分。

    领导对于我们这种情况非常不满意,要求我们必须马上解决这些问题。但包括胥总工在内,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通过南江钢铁厂的轧机引进项目,从西德获得了全套的轧机图纸,但在没人指导的情况下,我们要想独立地掌握这些技术,还是有非常大难度的。”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长谷佑都问道。

    崔永峰道:“我打算去向胥总工以及我们的上级领导提一个建议,用我们手上的这些专利作为交换,换取三立制钢所对我们进行全程指导,帮助我们完成这条生产线的建造。”

    “具体一点,需要如何指导?”长谷佑都追问道。

    崔永峰道:“我的想法是,我们先派出一些技术人员,到三立去,参与你们现有的轧机设计工作,学习你们的设计经验。然后,再请三立派出工程师,到我们秦重来,与我们共同设计我们这条生产线,直至完成。这其中可能会涉及到一些三立独有的设计专利,当然,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专利,三立可以授权给我们使用,对外就说是与我们交换专利的代价好了,我们领导是会相信的。”

    “咝……”长谷佑都抽了一口凉气。在心里骂道,尼玛啊,什么叫不值钱的小专利,轧机设计中的专利数以千计,其中涉及到总体设计思想的专利,并不比你们那些专利的价值更低,而那些边边角角的小专利,加起来价值也极为可观。你一句话,就让三立拿出所有的设计专利和你们交换,说得好像还只是一个添头似的。

    “在这之后,具体的制造过程中,我们也是需要三立提供一些帮助的。尤其是大件铸造、特种焊接、精密机床加工这些方面,我们还有一些缺陷。三立可以给我们安排一些机会,让我们的工人到三立去学习一下这些制造工艺,以便回来之后能够完成这台轧机的制造。只要轧机能够制造出来,领导脸上好看了,专利授权费之类的事情,他们就不会在乎了。”崔永峰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不会就是你们的谈判要求吧?”长谷佑都脑子一闪,盯着崔永峰问道。

    崔永峰坦承道:“这是我自己设想的谈判要求。因为如果这样做,我可以成为这个项目的副总师,对于我提职、提薪,都是有好处的。而如果是把专利卖出去,我连一分钱奖金都拿不到。”

    “这只是你个人的想法?”长谷佑都被崔永峰给说晕了,不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崔永峰道:“到目前为止,这个想法还只存在于我的头脑之中。如果你们能够答应我的条件,我会想办法说服我们的领导,接受这个方案。你知道吗,我们领导对于中日之间的技术差距根本没有概念,他们还以为凭着我们自己的能力就能够把轧机制造出来呢。”

    “可是,这个条件对我们更吃亏啊!”长谷佑都道,“照你这个方案,我们要拿出来的东西比你们的专利要多得多。光是我们三立独有的设计专利,就有几千项,还有工艺上的专利。今天白天的时候,我们提出用2项专利换你们1项,最终都没有谈成。而你这个方案,是用你们1项换我们几百项啊。”

    崔永峰不屑地说道:“2项换1项,亏你们好意思说。你们的专利数量虽然多,但都已经是过时的东西了。你们不愿意换,克林兹也会愿意换的。像你说的氩弧焊工艺,除了搞轧机的这些企业,其他行业也有企业能够做到,你们这些工艺能值多少钱?再说,你们开发这些技术的投入早就已经收回了,现在复制一份给我们,你们相当于什么成本都没有,为什么不干呢?”

    “你想得太美了,这样的交换条件,我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崔先生,我看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是想和我们合作,而是想欺骗我们,让我们答应你们更好的条件。”长谷佑都说道。

    “是吗?”崔永峰冷笑一声,“我这样做,有什么好处?谈判成败,和我们这些小工程师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何必眼看着你们给的好处不要,故意去欺骗你们?我说的方案行不行,你们自己考虑吧,我生性不喜欢求人,你们如果不愿意,那就拉倒。”

    说着,崔永峰站起身来,说了句“再见”便往外走。长谷佑都一时猜不透崔永峰的话是真是假,哪会让他就这样离开,连忙拦住他,说道:“崔先生,不要激动嘛,有些条件,我们还可以再谈的。”

    崔永峰半推半就地坐回座位,长谷佑都不敢再质疑他的诚意,只是从一些细节上与他继续推敲起来。两个人又聊了近一个小时,达成了一些初步意向:

    长谷佑都会把崔永峰提出的方案汇报给公司,由公司判断是否可以接受,以及以什么样的条件接受。如果三立制钢所认为这种方式可行,崔永峰将负责说服胥文良以及其他的中国官员,让他们同意这项交易。作为交换条件,三立制钢所将向崔永峰支付1亿日元的辛苦费,崔永峰这两天会请在海外的朋友帮助开一个瑞士银行的户头,届时三立将把这些钱汇入那个户头。

    除此之外,长谷佑都还答应会为崔永峰争取去日本考察的机会,帮助崔永峰购买日本家电产品等等。这些要求对于三立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长谷佑都连一个磕绊都没打,就满口答应了。

    崔永峰拎着一大兜日本礼品从长谷佑都房间出来的时候,郭培元已经提前走了。长谷佑都给了崔永峰厚厚一叠日元,说是给崔永峰打车用的。崔永峰装出一副贪婪的样子,收下了钱,与长谷佑都互相鞠躬,然后才离开了饭店。

    出了饭店,崔永峰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街上人迹皆无,公交车更是早就停运了。眼角所及的地方,还真有一辆出租车在饭店门前趴活,但崔永峰哪里舍得叫出租车。他叹了口气,迈动双腿,向着自己住的招待所走去。

    这一走,就是好几公里。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胥文良已经睡了一觉醒来,见崔永峰进门,他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才回来,现在几点了?”

    “三点二十了。”崔永峰看了看手表,苦笑着说道。

    “你去哪了?”胥文良道,“你开灯吧,黑灯瞎火的,别磕着。”

    也就是胥文良的级别高,住招待所能够享受双人间的待遇,换成其他人出差,就只能住四人间或者八人间了,那么崔永峰这么晚回来,难免要惊扰到其他人。崔永峰开了灯,胥文良披着衣服坐起来,看到崔永峰把一兜花花绿绿的东西搁到桌上,不由又诧异道:“你去买东西了?这么晚,还有商店开门吗?”

    “我从长谷佑都那里回来,这是日本人送的礼品。”崔永峰说道。

    “你去见长谷佑都了!”胥文良这回可真是惊了,他盯着崔永峰,问道:“你去见他干什么?还有,他为什么送你这么多礼品?你不会是向他们泄露了什么消息吧?你去见外宾,为什么不向组织上请示!”

    这一连串的问题,把崔永峰问得招架不住,不知道先回答哪个才好。他坐下来,对胥文良摆摆手,道:“胥老师,你先别急,听我解释。你放心,我也是受党教育多年的人,不会出卖国家利益的,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听到崔永峰这句话,胥文良算是平静了一些。对于这个学生兼下属的人品,胥文良还是有些信心的,只是崔永峰深更半夜私自去见外宾,还带回一堆价值不菲的礼品,这种事情的性质非常恶劣,他必须要听听崔永峰的解释才行。

    崔永峰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叠日元,放在胥文良面前,说道:“这是我从长谷佑都那里出来的时候,他给我叫出租车的钱。我没用这些钱,是一路走回来的。这些钱,明天我会交给组织,一分钱都不会截留。”

    “这么多,这是多少钱?”胥文良拿起那叠日元,翻了翻,见上面写满了“0”,不觉有些眼晕。

    “我算过了,这是20万日元,合将近1500元人民币。”崔永峰淡淡地说道。

    “他为什么给你这么多钱?这些钱,够叫多少回出租车了?”胥文良道。

    崔永峰笑道:“胥老师,这还算是少的呢。长谷佑都叫我帮他们做事,答应事成之后,给我1亿日元。”

    “你答应了?”胥文良不敢相信地问道。

    “答应了。”崔永峰轻松地答道。

    “什么,你竟然答应了!”胥文良怒吼道,他的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杀气,似乎打算仅凭眼神就把崔永峰给万剐凌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