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一十八章 谈判重启

    十天之后,谈判重新开启了。

    中方的谈判代表依然是上次的那几个,只是在最旁边的位置上,多了一位不太起眼的年轻人。长谷佑都感觉自己可能是见过这个年轻人的,但又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所以也就懒得再去琢磨了。他肩负的谈判任务还很重,他需要集中精力才行。

    在接到荒木保夫从日本国内通过电话发来的指示之后,长谷佑都又紧急约见了崔永峰,与他探讨如何能够压低中方的要求,尽可能减少向中方让渡的技术。崔永峰给长谷佑都带来了一个比较悲观的消息,那就是克林兹的谈判代表也已经到了京城,正在与中方进行一个同样内容的谈判,并且表示希望能够得到中方各项专利的独家授权。

    听到这个消息,长谷佑都真的有些慌了。上一次南江钢铁厂的事情,中方就是因为对日方不满意,而果断甩掉日方,与克林兹签了约。如果这一次又出现同样的情况,那么不管长谷佑都如何粉饰,公司恐怕都是饶不了他的。

    幸好,崔永峰拍着胸脯向长谷佑都做了保证,说自己一定会说服领导,拒绝对任何外商给予独家的授权,要授权就是无歧视、无差异的,不能厚此薄彼。虽然对于崔永峰这个保证能不能起作用还心存疑虑,但长谷佑都还是觉得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可以暂时安慰一下自己了。

    崔永峰给长谷佑都带来了一个瑞士银行的账号,说是他委托在国外的朋友帮忙开立的,要求三立制钢所把给他的佣金打入这个账号。长谷佑都向公司做了汇报,小林道彦指示,先往账号里打入一半的费用,也就是5000万日元,余额将在谈判结束之后再补足。当然,小林道彦也让长谷佑都向崔永峰发出了警告,如果崔永峰拿了钱不帮忙办事,日方会把这件事捅给中国的官方,届时崔永峰就得鸡飞蛋打,非但捞不到钱,还会面临着中国法律的严惩。

    做完这些准备之后,长谷佑都才带着助手吉冈麻也来到了谈判会场。这一次,谈判是在外贸部的会议室进行的,这给了长谷佑都一种更为正式的感觉。

    “长谷先生,经过我们的认真测算,并听取了一些国际同行的建议,我方同意将我们拥有的15项新专利以打包方式授权给贵方使用,授权使用的费用为每套轧机1500万美元。”

    会谈一开始,徐振波便摆出一副非常官方的表情,向长谷佑都一行正式通报道。

    这个报价,长谷佑都在两天前就已经从崔永峰那里听说过了,此时听徐振波一说,他马上露出一副不满的神色,回答道:“徐先生,这个报价我们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这并不符合国际技术转让行动准则的要求,与贵国政府在联合国贸发会议上的承诺是相悖的。三立制钢所一直致力于中日之间的技术合作,向中国转让过许多重要的技术,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你们用这样的歧视性条款来对待合作伙伴,是不公平的。”

    “那么,贵方上次提出的条款,难道就是公平的吗?”徐振波反问道。

    “这可能只是我们双方在计算方法上的差异。”长谷佑都狡辩道,“或许我们提出的价格稍微低了一点点,但这并不是你们漫天要价的理由。”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计算一下呢?用我们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标准。”徐振波道。

    长谷佑都道:“我们已经重新计算过了,我们认为,2000万美元,获得10套轧机的授权,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

    “这不可能。”徐振波道,“1200万,1套轧机,这是我们的底线。”

    “这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高价……”长谷佑都义正辞严地表示了拒绝,同时向坐在对面的崔永峰递过去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眼神。他早就知道,这一轮与徐振波的讨价还价完全是浪费时间,他们今天的谈判重点,是技术换技术的新方案。

    “徐处长,长谷先生。”崔永峰在合适的时候发话了,“既然我们双方在授权价格上难以达成共识,而且分歧极大。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进行合作呢?”

    “什么方式?”

    “怎么换方式?”

    徐振波和长谷佑都一前一后地问道,连脸上露出来的惊讶表情都如出一辙。

    长谷佑都的惊讶当然是装出来的,因为崔永峰的提案是他早就知道的,甚至可以说是他亲自参与修订过的。长谷佑都也知道徐振波的惊讶是伪装的,崔永峰没有权力在这个会场上提出一个未经讨论的新方案,他的发言貌似唐突,事先却是一定要和徐振波他们商量过的。

    换句话说,中方在谈判之前就约定了这样一个唱双簧的策略,由徐振波先提出一个方案,待与长谷佑都争执不下时,再由崔永峰提出另一个方案,以此来吸引日方接受。这个策略的唯一漏洞在于,崔永峰是个内奸,事先就把这件事通报了长谷佑都,所以长谷佑都对此是知情的。

    那么,徐振波是否知道崔永峰把这件事告诉了长谷佑都呢?或者说,崔永峰是不是一个反间呢?这是长谷佑都拿不准的地方。

    这场戏,的确是有些让人觉得扑朔迷离的。

    “长谷先生,在上一次的谈判中,贵方提出了以专利交换专利的方法,我认为这个方法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不过,贵方提出的交换比例,不够有诚意,对于我方来说,达不到全面弥补我方技术缺陷的作用,所以我们对贵方提出的方案是不能接受的。如果贵方愿意在这个方案上做一些调整,我想我们双方是不是可以达到一种双赢的效果。”崔永峰咬文嚼字地说道。

    “崔先生的这个提议,我方有点兴趣,能不能请崔先生说得更全面一些?”长谷佑都假模假式地说道。

    崔永峰向徐振波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徐振波点了点头,崔永峰于是继续说道:

    “我方的要求其实并不高。我们目前已经能够独立建造1700毫米以上的热轧生产线,但在某些技术性能指标上,与包括三立制钢所在内的国际先进企业还有一些差距。我们希望三立制钢所能够为我们提供必要的指导,帮助我们建造出一条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热轧生产线,如果三立制钢所能够答应这个条件,我们可以将我方拥有的15项专利授权给三立制钢所使用,范围是5台轧机之内。”

    长谷佑都认真地听着,同时在本子上做着记录,待确定崔永峰说的方案与此前他们一起商量过的方案并没有差别时,他转头看了看徐振波和胥文良,问道:“请问,崔先生说的方案,你们能够认可吗?”

    徐振波假意地看了胥文良一眼,问道:“胥总工,这个方案,是你和崔总工讨论过的吗?”

    胥文良点点头道:“是的,这是永峰和我讨论过的,还没来得及上报给外贸部。原来我们没打算在这里提出来,永峰刚才也是一时冲动了。”

    “既然是这样……”徐振波沉吟了一小会,然后点点头道:“长谷先生,这是一个新的方案,我们还没来得及进行全面的评估。不过,我们有兴趣先听听贵公司对此的看法,如果贵公司认为这个方案具有可行性,我们再就其中的细节进行探讨。”

    长谷佑都转过头与吉冈麻也小声商量了几句,然后回转头来,对中方的代表们说道:“各位,贵方提出的这个新方案,也是符合三立制钢所一直以来对中方所采取的政策的。我们一直致力于与中方分享技术进步的成果,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也符合日本政府的对华友好政策。我们愿意接受这个新的交易方案。”

    说到此,他带头拍了几下巴掌,吉冈麻也见状,也跟着拍起掌来。这样一来,中方的谈判代表们也不好傻看着了,一时间会议室里的众人全都开始鼓掌,气氛为之一振。不过,长谷佑都的目光扫过,发现那位初次参加谈判的年轻人显得有些懒洋洋的,象征性地拍了两下巴掌就停下了。长谷佑都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从贵方的掌声里,我能够感觉到贵方对于我们双方的友好合作也是持积极态度的。那么我想我们可以把合作的程度再加深一些。”大家都停止鼓掌之后,长谷佑都说道,“我可以向公司提出要求,我们不仅仅是向中方提供技术指导,我们还可以把我们所拥有的200余项轧机设计专利授权给中方无限制地使用。我希望贵方也可以采取对等措施,允许我方无限制地使用贵方的这15项专利。”

    “这个条件,对我方很不利吧?”胥文良发话了,“我们并不需要你们的无限授权,事实上,贵方的很多专利已经快到专利失效期了,过多的授权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而我方的专利是刚刚申请,还有很长的保护期。这种交换实质上是不利于我方的。”(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03 05:2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