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言不合就砸锅

    胥文良的质疑,也是长谷佑都事先就知道的。崔永峰曾经告诉他,胥文良那一关不好过,老爷子对技术前沿不太了解,但却喜欢认死理,自己也无法说服他。既然是谈判,肯定要有讨价还价的环节,长谷佑都对此并不介意。不过,因为上一次谈判中胥文良发了脾气,长谷佑都对他有一些莫名的畏惧感,一听他说话,脑子里就有点乱了。

    “胥先生,我觉得账不是这样算的。”长谷佑都讷讷地说道,“我们向贵方转让的是200多项专利,涉及到轧机设计的各个方面。而贵方只有15项专利,这种交换,无论如何都是对贵方更有利的。”

    “我正要说你这200多项专利呢。”胥文良没有理会长谷佑都的辩解,而且继续说道:“你光说了轧机设计专利,这对我们来说远远不够,有些专利我们一时也用不上。我们更需要的是轧机制造工艺方面的技术,这些技术也是需要纳入交易范围的。”

    “制造工艺?这里涉及到的内容就太多了吧?”长谷佑都皱着眉头说道。

    “小崔,我让你列的单子呢?你给小鬼……嗯,给日本朋友看看。”胥文良差点又说漏嘴了,话到嘴边赶紧改了口。徐振波在旁边听得真真的,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叹了口气。

    崔永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纸,隔着桌子递给了长谷佑都,同时还向对方使了个眼色。长谷佑都看不懂崔永峰的眼色是什么意思,不过,以他的猜测,觉得崔永峰大致是想说自己开出这个单子是迫于无奈,来不及与长谷佑都通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崔永峰与长谷佑都的接触机会很少,不可能事事都进行充分的沟通。

    “焊接件表面清洗工艺,喷丸处理工艺,管材酸洗工艺、轧辊表面堆焊工艺……”

    长谷佑都读着单子上的标题,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再次油然而生。这张单子列得如此详尽,几乎把轧机制造中的技术难关一扫而尽。长谷佑都相信,如果中方能够掌握所有这些技术,那么制造一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轧机,就真的不是什么梦想了。

    难道,中方要的不仅仅是做一项政绩工程,而是真的想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与三立、克林兹这样的企业同场竞技?

    这个念头在长谷佑都的脑子里一闪而过,随即就被他给否定了。掌握这些技术有那么容易吗?这需要有大批一流的工人,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磨练,才能达到三立制钢所目前的水平。中方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三立就算是答应了,中方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真正地掌握这些技术。

    虽然有了这样的判断,长谷佑都还是把头摇成了一个拨浪鼓,说道:“这太过分了。这相当于是获得了我们三立制钢所的全部核心技术,如果我们把这些制造工艺都传授给你们,那你们将成为我们三立最大的竞争对手,这样的要求,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的。”

    “长谷先生,你的担心未免太不必要了吧?”崔永峰说道,“以我们秦重的实力,要和三立形成竞争关系,起码是30年以后的事情。而这30年中,三立制钢所本身也是会发展的。我们没有与三立争夺市场的意思,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独立地掌握轧机技术而已。”

    “话不能这样说,我对贵国的学习能力还是敬重的。”长谷佑都道,“我认为,你们非常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

    “你是说,因为我们有可能成为你们的竞争对手,所以你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向我们转让技术?”坐在最旁边位置上一直没有吭声的那个年轻人发话了,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极度不悦的神情,看向长谷佑都的眼神也有些懒洋洋的,似乎是很不愿意和长谷佑都交谈的样子。

    “这是我们国家重大装备办的冯啸辰处长。”崔永峰赶紧向长谷佑都做了个介绍,他似乎是担心长谷佑都不了解冯啸辰的地位,又补充了一句,道:“我们准备新建的轧机生产线,就是受重大装备办指导的,冯处长是分管这件事情的领导。”

    “我不是什么领导。”冯啸辰冷冷地打断了崔永峰的介绍,然后继续对长谷佑都问道:“长谷先生,你刚才说,因为担心我们会成为你们的竞争对手,所以你们不能向我们转让相关技术,是这样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长谷佑都否认道,“我只是说……”

    长谷佑都说不下去了,他在心里骂着娘:尼玛,我到处该怎么解释呢?我们之间有竞争关系,我们不能扶持自己的竞争对手,这不是一个大家都明白的道理吗?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拿出来问呢?我如果否认这一点,那么就相当于否认前面说的话。而如果不否认这一点,又没法解释我们不能转让技术的原因。

    冯啸辰没有在意长谷佑都的支吾,他说道:“我们是把你们当成合作伙伴来进行谈判的,如果你们是把我们当成竞争对手,那么今天的谈判根本就没有必要。你们不愿意向我们转让你们拥有的技术,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我们给你们专利授权呢?如果你们坚持这样的态度,那我们完全没必要浪费时间,克林兹公司的代表已经约了我好几次,我想我会和他们找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的。”

    “不不不,冯先生,完全不是这样的。”长谷佑都慌了,这个年轻处长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一张嘴就是这么犀利的问题,一言不合就打算砸锅,哪有这样谈判的?我知道你们和克林兹有往来,但这种话你能当着我的面说出来吗?

    “冯先生,我想这可能是一个误会。”长谷佑都在心里组织着语言,对冯啸辰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胥先生和崔先生提出希望我们转让的这些制造工艺,属于我们公司的核心技术,我们轻易是不会转让给其他企业的,不管这家企业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轻易不会转让是什么意思?”冯啸辰问道。

    “就是……”长谷佑都苦着脸,支吾了一会,才说道,“我想,我们应当商讨一个合理的技术转让价格,仅仅用你们拥有的那15项专利就想换到我们所有的核心技术,这样的交易是不公平的。”

    冯啸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需要给你们付费?”

    长谷佑都含糊其辞道:“我想……你这样理解也是可以的。”

    “一共要多少钱?”冯啸辰逼问道。

    “……”长谷佑都傻眼了,这让他怎么报价呀。他前面一直在压中方那15项专利的转让价格,现在轮到他自己报价了,报高报低都很被动啊。

    崔永峰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他转头对冯啸辰说道:“冯处长,这个价格一时还真不太好估计。我和胥总工原来的设想,是双方用技术进行互换,看起来,长谷先生有些顾虑,觉得这种互换对他们不利……”

    “是这样吗?”冯啸辰看着长谷佑都,问道。

    长谷佑都想了想,点点头道:“是这个意思。因为我们的技术是全套的轧机设计和制造工艺技术,比贵方的技术更为完整,也更为成熟。双方直接这样交换,对我们来说是不太公平的。”

    “我们不是合作伙伴吗?你们技术比我们先进,日本也比中国发达,你们一直都说愿意和中方竭诚合作,怎么稍微吃点亏就不行了呢?”冯啸辰理直气壮地质问道。

    长谷佑都又觉得牙疼了,他决定等谈判结束之后,一定要找崔永峰好好地问一问,这个年轻得古怪的什么处长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说话的口气这么大,而且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可偏偏这种质问又是长谷佑都无法回避的,因为三立制钢所的确一直都在声称自己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愿意为中国人民做贡献。现在这样谈价钱,似乎有悖自己的承诺。

    “冯先生,我想这可能是中日两国文化的差异吧?”长谷佑都道,“我们日本人也非常重感情,但我们同时也非常看重商业规则。”

    “这不就是你经常说的话吗,什么友谊是长存的,合同是无情的。你过去到南江去的时候,就成天把这话挂在嘴里。我真不明白,你们三立制钢所的董事长脑子是不是被驴踢过,居然选了你这么一个不懂得啥叫客户关系的人来做中国区的谈判代表,他难道是想放弃中国市场了吗?”冯啸辰口无遮拦地说道。

    听到冯啸辰的话,徐振波好悬没把一口老血喷在桌上。他先前只知道胥文良不会说话,还指望着冯啸辰能够压一压胥文良,没曾想这个冯啸辰说话更冲,连什么脑子被驴踢过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幸好他说的是中文,人家外商听不懂。外贸部的翻译这点基本素质应当还是有的吧?不会把这种骂人话直接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