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二十七章 闲着就会生事

    “你可真能给我揽事啊!”

    罗翔飞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冯啸辰,用略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口吻说道。

    冯啸辰提出的建立国家工业实验室的建议,经孟凡泽汇报到了中央领导那里。中央领导对此颇为重视,专门请了十几位科学界、工业界的老人前去坐谈,讨论这个思路的可行性。令人惊奇的是,所有这些老人对于这个设想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在当前的条件下安排一些人专门从事面向未来的技术研究,非常必要。

    这几年,由于国门打开,国内的科学家、企业家纷纷走出去,接触到了国外的先进技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中国已经被世界先进潮流抛出了很远,需要补课的地方太多,有一些差距甚至远到让人失去勇气。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选择的策略是扎扎实实地向国外学习,弥补缺陷,尽可能地缩短与国外的差距。许多行业确定的追赶目标都定在30年之后,也就是在2010年前后能够达到与国外并驾齐驱的程度,或者至少能够望其项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完全没有一点竞争的能力。

    不要觉得用30年时间赶上国外先进水平是一个过于消极的目标,事实上,这个目标在一些人看来甚至觉得是非常激进的。道理很简单,你在进步的时候,你的追赶目标也在进步。你现在和别人有20年的差距,准备在30年之间赶上对方,就意味着你的30年需要走完人家50年的道路,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规划是这样定下来了,但从中央领导到部委高官,从科学家到工程师,心里都有一股不平之气。他们期待着有朝一日中国也能够成为引领潮流的那个国家,而要做到这一点,就不能仅仅亦步亦趋地跟在别人后面,而是要派出一支奇兵,穿插到别人尚未到达的领域中去,抢占一些先机。

    冯啸辰提出的“面壁者”的方案,恰好与大家的想法相吻合,自然便得到了广泛的赞同。

    其实,冯啸辰提出这个方案,也是有参照蓝本的。他知道,在真实的历史中,美国将在下一年提出星球大战计划,日本则会提出“今后十年科学技术振兴政策”,西欧推出了尤里卡计划,其内容都是由政府投入巨额资金,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发展高技术,赢得未来的国际竞争。

    针对这种情况,1986年3月,中国确定了“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也就是著名的863计划。在这项计划的支持下,中国在生物、航天、信息、激光、自动化、能源、新材料、海洋技术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奠定了21世纪参与全球产业竞争的基础。

    冯啸辰提出的国家工业实验室方案,与后来的863计划有所不同,立意甚至更为深远。他提出的,是组织一批科学家,放下短期的科研计划,专注于20年甚至50年后的尖端技术。在这个过程中,这些科学家可以不出任何成果,也无须向任何人负责,完全是自主、自愿地进行研究,唯有如此,他们才能够集中精力,去探索那些隐藏在厚壁之后奥妙,从而成为一名“面壁者”。

    面壁这种说法,虽然显得有些突兀,但很快就被决策层接受了。能够成为中央领导的这些人,都是睿智过人的,他们悟出了“面壁”二字的玄机,在一些正式的会议上,也同样用起了面壁这样一个词汇。

    建立国家工业实验室的方案得到了中央的批准,因为孟凡泽汇报说这个思想来自于重装办,中央领导便指名道姓地把筹备工作交给了重装办。要说起来,重装办承担这项工作也是顺理成章,因为建立国家工业实验室的初衷就是对未来的重大装备进行预研。

    消息传到罗翔飞这里,罗翔飞惊得目瞪口呆。细一打听,才知道是冯啸辰出的主意,于是便把冯啸辰喊过来,对他兴师问罪。

    “罗主任,这事可真不能怨我啊!”冯啸辰叫着撞天屈,“这是孟部长给我出了难题,我万般无奈,给他出了个主意。可谁知道最后这件事会落到咱们重装办来呢?”

    “你就不能管住你的嘴?”罗翔飞质问道,“p15大飞机的事情,跟咱们重装办有什么关系?你直接回了孟部长,说你没有办法,不就行了?这么多人都想不出办法,就你冯啸辰能干?”

    冯啸辰从罗翔飞的语气中听出他其实并不是真的生气,于是笑嘻嘻地说道:“罗主任,您想想看,p15搞了十几年,虽然说有些超前,国家也支撑不了,但把这个团队就这样解散了,资料都销毁掉,经验也留不下来,你不觉得可惜吗?”

    “唉,这些年咱们干过的这种事情,可真不少了。”罗翔飞叹道。他是搞工业的,哪能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

    过去中国被西方国家封锁,很多新技术都无法得到。看到别人搞出一些高精尖的东西,国内也想搞,于是便组一个团队,投入若干资金去做。因为技术积累不够,资金也捉襟见肘,一些项目做到一半就停下了。随后,因为又有新项目出来,原来的团队便被调去做新项目,结果老项目的所有积累都付之东流了。

    身在圈子里的人,都明白这些事。冯啸辰提出搞一个国家工业实验室,用于容纳这些超前的项目,罗翔飞其实也是打心眼里赞同的。至于说工业实验室的筹备工作被交到重装办来,罗翔飞脸上显得挺不高兴,心里其实却是美滋滋的。当领导的,谁不乐意自己管的事情更多一点,管事多就意味着重要性更大,罗翔飞虽然不是官迷,但能够有更大的权力,他还是喜闻乐见的。

    “罗主任,工业实验室的事情,确定下来了?”冯啸辰试探着问道。这种高层决策的事情,他还真不清楚细节。

    罗翔飞道:“大方向已经定了,基本上是你提出的那个思路,对了,就是面壁者的思路。中央领导同志专门说了,面壁者这个词非常形象,还说提出这个词的同志是一个人才呢。”

    “呃,其实我也是听人说起的……”冯啸辰有些脸红了。剽窃三立制钢所的技术专利,他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但剽窃人家大刘的创意,就不太合适了。可这种事情,他还真没法向罗翔飞解释。

    幸好,罗翔飞也没有去深究这件事,面壁这个词在当年挺流行,主要来自于周公诗里的“面壁十年图破壁”一句,罗翔飞认为冯啸辰肯定也是从这里得到的启发。

    “具体的细节,包括管理机构、资金来源、投入、项目选择等等,还要进一步细化,科委、军工等部门都会提出意见。等到正式文件下来之后,咱们重装办的门口就要再挂一块牌子,写上国家工业实验室筹备组,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到筹备组工作?”罗翔飞终于收起了刚才装出来的凶相,笑呵呵地对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对此事的态度挺犹豫,一方面觉得这件事情挺有意思,另一方面又觉得搞装备协调才是他的强项,因此便含糊地回答道:“我服从组织安排。”

    他这样一说,罗翔飞便明白他的意思了,于是笑着说道:“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去做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了。其实我也觉得让你去不太合适,这项工作,还是吴处长来主持比较适合。他本来就是战略处的处长,这一段时间提出了不少战略方面的设想,正好和工业实验室的宗旨相吻合,他来主持这项工作应当是更为熟悉的。”

    罗翔飞说的吴处长便是吴仕灿了,这大半年来,他已经成功地实现了从一名科学家向一名战略官员的转变,让他来管理一个面向未来的国家工业实验室,的确是更适合的。

    “至于你,也别闲着了,你一闲下来就会生事,还是赶紧找点事情做为好。”罗翔飞半是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他这话未免有些冤枉冯啸辰了,前一段时间,冯啸辰在忙着和三立、克林兹等外商的谈判,随后又与秦重、浦重的人员一起制订引进国外轧机技术的策略,还真没怎么闲着。

    “轧钢设备那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吧?”罗翔飞问道。

    冯啸辰点点头道:“差不多了。秦重的胥总工、崔总工他们下月初就要飞到日本去,参加三立制钢所一条轧机生产线的设计工作,主要是现场观摩他们的设计过程。浦重那边是受让克林兹的技术,可能要稍缓一步,下个月底也差不多能够开始了。咱们过去虽然搞过轧机,但没有建立起设计规范。这一次,胥总工他们将要全面地学习三立的设计规范,使我们自己的设计工作也走上正轨。”

    “这很重要。”罗翔飞点头道,“搞工业,我们不能总是用游击队的思维方式,也得逐渐转为正规军了。”

    冯啸辰道:“罗主任说得对,这一次,咱们不但要学习三立的设计规范,还要把他们的行业标准也学习过来,制订适合于咱们的重型机械行业标准。”

    “很好。”罗翔飞道,“你也准备一下,正好和胥总工他们一道出发吧。”

    “去哪?”冯啸辰一愣。

    “日本。”罗翔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