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三十章 他乡遇故知

    日本化工设备协会的态度是非常热情的,也是非常真诚的。一个10亿人口的农业大国,需要多少化肥设备,谁都能估计得出来。天字第一号的大客户来到自己面前,不热情、不真诚,那还能叫作经济动物吗?

    在随后的十几天时间里,乾贵武志带着考察团一行在日本各地巡游,什么东京、横滨、歧阜、大阪。每到一处,除了参观当地的化工设备制造商以及大型化肥厂之外,余下的就是体味当地的风情,泡温泉、吃日餐、看歌舞伎表演、上街购物,让一干中国人玩得乐不思蜀。

    能够进入这个考察团的,也都是有些身份的人,司局级就有六七个,处级干部根本就不能算什么了。也就是企业里的那些人员地位低一点,可架不住人家手里有钱,临到需要考察团自己花钱的时候,都是这些企业的人上赶着去付账的。

    “冯处长,这套护肤品打完折才合100多块钱人民币,你不买上一套,回去送给你爱人?资生堂可是日本的大牌子,听说有上百年的历史呢。咱们国内的女同志都知道这个牌子,你如果买一套回去送给你爱人,她肯定得高兴坏了!”

    新阳二化机的副厂长邓宗白拉着冯啸辰,凑在一个护肤品柜台前,热情地推荐着,就像他是资生堂的销售小姐一般。他有一点说得不对,那就是在这个时候,国内还真没有多少女性知道资生堂的名字,也就是一些官太太们有这样的见识而已。这些官太太平日里也就能够在嘴上说说,谁也舍不得真的去买。一套资生堂的护肤品实在是太贵了,一支手霜的价钱足够买一箱“百雀羚”了,谁花得起这样的冤枉钱?

    可是,买不起归买不起,对于那些家境还过得去的女性来说,谁又不喜欢这类奢侈品呢?这趟到日本来,考察团里八九成都是男性,而其中起码又有五六成带着给老婆买资生堂的重任。这种东西在日本买,能够比在中国国内便宜一半以上,如果遇上打折销售,又能再便宜两三成,花钱不多,却能够博老婆一笑、二笑乃至笑上一年,这种好事可是“妻管严”们最乐意干的了。

    当然,人家日本的商店也不会平白无故就打折,所有的打折商品,都是已经过时的,有点清仓甩卖的意思。日本人自己是不屑于买这种过时护肤品的,可中国人不同,拿回国内去,大家只知道这是外国货,谁管它过时不过时?

    这几天,像郑斌这样的化肥设备用户在拼命游说冯啸辰,而邓宗白这种设备制造商也同样在往他身上贴,想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今天乾贵武志安排大家在大阪逛街,邓宗白便盯紧了冯啸辰,不断地怂恿他买东西。

    邓宗白知道,官员们出国来,只能领到少许的外汇作为零花钱,如果要买东西,就只能找企业的人借外汇,而这就是企业能够巴结官员的机会。他如果知道冯啸辰是个身家几百万西德马克的大富翁,恐怕就不会再这样说话了。

    “邓厂长,资生堂就免了吧,我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呢,买了也不知道送给谁呀。”冯啸辰笑呵呵地婉拒了邓宗白的好意。

    在他京城的宿舍里,放着五六套欧美的护肤品,什么香奈尔、雅诗兰黛、兰蔻之类,都是他那个时尚而且热情过分的德国三婶送给他的。依着冯舒怡的愚见,冯啸辰可以拿着这些护肤品套装在京城勾搭到一大群女孩子,同时脚踏七八条船也不为过。冯啸辰对于冯舒怡的这个提议敬而远之,在那个年代里搞三角恋纯粹就是自绝于人民,流氓罪这个罪名就是为这种人准备的。

    “怎么,冯处长还没对象吗?”邓宗白装出惊讶的样子,“哎呀,我们厂就有合适的,大学生,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怎么样,冯处长如果有想法,我回去就给你介绍,不敢多说,五个以上,随便你挑。”

    冯啸辰暴汗,这听着怎么有点像是选妃的样子啊,新阳二化机为了拉自己做同盟,也真是够下本钱的。不过,他也知道邓宗白可能真的有这样的底气,以冯啸辰年纪轻轻就能够在部委里当一个实职副处长的条件,在下面省里的一个企业要找个对象,绝对是可以随便挑的。

    “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冯啸辰道,“邓厂长,我看你倒是可以买上一套,回去送给你爱人。对了,你女儿也该挺大了吧,是不是也该给她挑一套?我帮你讲讲价钱,说不定还能再落点折扣下来呢。”

    “哈哈,不管她们,一个是乡下老太婆,一个是乡下柴火妞,用点什么友谊润肤脂都是多余的,要依我的话,擦点蛤蜊油足够用了。”邓宗白毫不留情地把自家的妻女都给贬了一通。

    “邓厂长,这话我可记下了,下回我上你们新阳去,可得讲给嫂子听。”冯啸辰装出一副威胁的嘴脸说道。

    “这可不行!这话也就是在背后说说,我那个老伴是车工出身,厉害着呢。”邓宗白赶紧告饶,接着又顺梯下房地说道:“嗯,也好吧,冯处长,你懂日语,帮我问问看,这些护肤品到底有啥区别。”

    冯啸辰正待上前去和售货员沟通,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咦”了一声,接着便是一句中文:“是……是冯处长吗?”

    冯啸辰转头一看,不由得也惊讶地喊起来:“高师傅,怎么会是你啊!”

    说话那人,原来正是通原锅炉厂的电焊工高黎谦,因为钳夹车抢修的事情而与冯啸辰认识了,后来因为杜晓迪没能进入电焊工大比武的前20名,冯啸辰专门去机械部进行了斡旋,又见了高黎谦一次。此时在大阪街头遇到高黎谦,冯啸辰还真觉得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就反应过来了,那一次大比武的一个奖励就是前20名优胜者会被送到日本来培训一年,计算他们在国内学习日语和外事纪律的时间,这会高黎谦应当是刚到日本三个月左右,只不过冯啸辰此前并不知道他们培训的地方是在大阪。

    想到这里,冯啸辰的心里蓦然涌起了一阵春潮,高黎谦在这里,那么杜晓迪呢?

    “冯处长,真的是你啊!怎么,你是来日本出差的,还是来学习的?”高黎谦也算是他乡遇故知,脸上泛着欣喜的神色。他与冯啸辰打过两次交道,对冯啸辰的印象非常好,此时在异国他乡遇到,喜悦之情自然是难免的。

    “我是来考察大化肥设备的。”冯啸辰解释道。他把身边的邓宗白向高黎谦做了个介绍,听他们俩互相客套了两句,便又继续问道:“怎么,高师傅,你们培训的地方就是在大阪吗?”

    “是的,我们21个人到日本以后就分开了,我和小杜是在大阪的鹤羽工业会社培训,他们是搞压力容器的,业务范围和我们一样。其他那些师傅也都各自在对口的公司培训,有些在大阪,还有一些在其他地方,我也说不过来。”高黎谦唠唠叨叨地说道。他本来不是喜欢说话的人,但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和其他人说中国话了,他这会颇有一些兴奋。

    “晓迪……啊,不,我是说小杜没跟你一块上街来吗?”冯啸辰问道,他脱口而出一句“晓迪”,话已出口,又觉得这个称呼可能显得过于亲昵了,没准会让高黎谦觉得不悦,于是便迅速改口了。

    高黎谦把冯啸辰的语气变化看得清清楚楚的,心念微动,说道:“小杜没出来,她到了日本以后总共也没出过厂门几次,完全都钻到技术里去了。白天跟着日本这边的师傅学习,晚上就自己抱着一本日汉辞典学日语,看那些日文的技术资料。啧啧啧,那股劲头,我可真是学不了,难怪在我们几个年轻徒弟里,师傅最看重她了。”

    “这个还真得劝劝她,劳逸结合也是需要的嘛。”冯啸辰说道。

    高黎谦看了邓宗白一眼,然后试探着问道:“冯处长,你要不要去看看小杜?不过鹤羽会社离着这里有点远,坐公交汽车过去差不多得有40分钟呢。”

    “好啊,我今天其实也没啥事,考察团今天休息。”冯啸辰顺着高黎谦的话说道,其实他在看到高黎谦的那一刹那,就想着要去看看杜晓迪了,正在犹豫着如何开口,却不料高黎谦抢着给他送来了台阶。又转念一想,没准高黎谦还真是故意这样说的,是人就有八卦之心,在李青山的那几个徒弟里,没准怎么编排他和杜晓迪的事情呢。

    “对了,高师傅,你上街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会耽误你的事吧?”冯啸辰问道。

    高黎谦看了看卖护肤品的柜台,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没啥事,就是随便看看。我刚才还琢磨着,把生活费节省一点下来,等到回国的时候,给媳妇带一套资生堂回去,让那老娘们也能在厂里的姐妹们面前得瑟得瑟。”(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14 07: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