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想吃面条

    “我瘦了吗?”

    杜晓迪下意识地抬手去摸自己的脸。冯啸辰就坐在她面前不过半米远的地方,看到她抬起来的手,不由一愣,情不自禁地便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嘛呀!”杜晓迪吃了一惊,有心想甩开冯啸辰的手,可胳膊却突然不听使唤起来,一点力气也用不上,脸早窘得通红了。

    “……”

    高黎谦在旁边看到这一幕,赶紧把脸转开了,装作在研究墙上的楔形文字。尼玛呀,知道我是单身一个人在国外,不带这样虐狗的好不好!

    冯啸辰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妥,他把手腕一翻,正好让杜晓迪的手落到了自己的手心里。他伸出另一只手在杜晓迪的手背上摸了一下,然后抬头盯着杜晓迪质问道:“你的手怎么弄得这么粗糙了,出了什么事情?”

    “你放手呀!”杜晓迪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道,见冯啸辰没有反应,她又换成了哀求的口吻,还是低声地说道:“你放开手好不好,你放手,我就讲给你听。”

    冯啸辰这会才反应过来,好像自己的举动是有些唐突了。现在不比21世纪,在新世纪里,男男女女互相拉下手不算个啥,单位上有些小姑娘没事就会伸只手出来让冯处长帮着看看手相啥的,顺便撩一撩这位风流倜傥的处长。在时下,没来由地去拽人家姑娘的手,是会被挂牌子游街的。想到此,他松开了杜晓迪的手,讷讷地说道:“呃,对不起,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关心则乱吧。”

    其实,也难怪冯啸辰会吃惊,一年前,他和杜晓迪初次见面的时候,也曾注意过她的手。作为一名电焊工,杜晓迪的手掌上有老茧,但手背却是光滑圆润的,用“肤若凝脂”来形容也并不为过。而刚才这会,冯啸辰看到的是一只粗糙起皮的手,像是常年在地里劳作的农夫一般,这如何不让冯啸辰惊异而且心疼。

    “人家……”杜晓迪芳心乱跳,垂着头,用另一只手捂着刚才那只手的手背,不想让冯啸辰看到。转念一想,另外那只手的手背也同样起了一些老皮,落到冯啸辰眼睛里仍然有些不堪,于是索性把手反到了身后,像是在藏什么宝贝一般。她倒没觉得冯啸辰刚才的举动是冒犯了她,相反,她还被冯啸辰说的那句“关心则乱”给深深地感动了。

    关心则乱……原来他一直都关心着我的呢?

    “人家是工人嘛,手本来就粗……哪像你们当干部的,细皮嫩肉的。”杜晓迪嘟囔着说道。

    高黎谦这会也不好再装瞎子,装得太过头反而显得刻意。他讪笑了两声,说道:“这个嘛,其实我也觉得来日本以后,皮肤有些变糙了,可能是水土不服吧。”

    杜晓迪的皮肤变差,原因是多方面的,水土不服,饮食不习惯,加上,这都是皮肤保养的大忌。她自己明白这一点,有时候也在心里着急,但因为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关心她的皮肤如何,她也就听之任之了。现在这个变化被冯啸辰看见了,她又是窘迫,又是担心,担心的地方,自然是怕这个男孩子会因此而看不起她。

    “不知道你会来日本,要不让你给我带两盒蛤蜊油来的,我带来的都用完了。”杜晓迪给自己找着理由,同时也是没话找话说。

    “哈哈,不用了。”

    冯啸辰也从刚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了。当着一个女孩子的面说人家皮肤不好,是挺犯忌的。冯处长情商不算太高,但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听到杜晓迪说起蛤蜊油,他一反手,从身后拎过来那袋专门为杜晓迪买的护肤品,笑着说道:“看看,我是不是未卜先知,知道你的蛤蜊油用完了,这不就给你送来了吗?”

    “资生堂!”杜晓迪吃惊地看着眼前一个精美的纸袋,失声叫道。她虽然到日本之后就一门心思扑到了学技术上,但还是抽空进过几回大阪市区,也去光顾过护肤品商店。女孩子在研究护肤品方面从来都有无师自通的天份,所以冯啸辰把袋子一拿出来,她就知道这是什么,甚至还能回忆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价签上那一串长长的日元数字。

    “送给你的,喜欢吗?”冯啸辰把袋子递过去,说道。

    “给我?”杜晓迪的反应和高黎谦如出一辙,她也是连连地摆着手,说道:“这可不行,我不要!”

    “你就收下吧,就当是……嗯,劳保用品。”冯啸辰说道。

    “劳保用品?”杜晓迪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同时伸手接过了那个纸袋。冯啸辰已经把纸袋塞到了她的怀里,她再不接着,冯啸辰的手可就要继续伸过去了……

    “呀,这可是资生堂1982年的最新款呢,一套好像要400多块钱呢。如果劳保用品都发这样的东西,我们厂子非要发穷了不可。”杜晓迪从纸袋里翻看着,不时拿出一个软管或者小玻璃瓶子把玩一番,一脸欢喜的样子。虽然她还没有决定要不要收下这套护肤品,能够拿到手上摸一摸,也是一种享受。

    “这和你们厂可没关系,是我们重装办给你们发的。”冯啸辰笑道。

    “真漂亮。不过,冯处长,我真的不能收,这太贵重了。”杜晓迪说着,做出一个要把纸袋还给冯啸辰的样子。

    “老高,你给小杜解释一下政策。”冯啸辰没有接,转头对高黎谦说道。

    高黎谦苦笑了一声,唉,拿了人的手短啊。冯啸辰先前给他送一份,就是等着这会让他来帮腔呢。自己这算不算给冯处长当了帮凶呢?嗯嗯,好像也不能这样说吧,人家冯处长是好人,年轻有为,性格也好,人品也端正,师妹能够和他走到一起,应该不算是进了火坑吧?

    高黎谦在心里和天人打着仗,嘴里说道:“小杜,人家冯处长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不瞒你说,冯处长给我媳妇也送了一套呢,他说咱们在日本辛苦了,他是以他个人的名义来慰问咱们的。”

    “原来嫂子也有一份?那……那我就收下了,谢谢冯处长啦。”

    杜晓迪拖着长腔,美滋滋地收下了这份礼物。

    一套高档护肤品对于一个工薪层的女孩子是有着绝对的杀伤力的,更何况这是来自于一位自己颇有一些好感的男孩子。杜晓迪先前拒绝,只是觉得东西太贵,而俩人的关系又没到这个程度,现在听说高黎谦也收了一份,她就没有心理压力了。冯处长说得对,劳保用品嘛,过去厂里也发过蛤蜊油的。

    “走吧,我请二位吃顿便饭,你们不会拒绝吧?”冯啸辰送出了礼物,心里高兴,站起身来邀请道。

    “要不……”高黎谦也站起身,他看了看杜晓迪,有心说应当是他们俩请冯啸辰吃饭才行。话到嘴边,终于还是没说出来。日本这个地方吃顿饭贵得吓人,一碗面条要就700日元,合五六块钱人民币,要想请冯啸辰吃一顿过得去的便饭,他们俩非得搭上一个月的生活费不可。

    “你们别跟我客气了,我请你们是应该的。”冯啸辰说道。

    “嗯,好吧。”杜晓迪说道,“师哥,冯处长,你们先走一步,我换件衣服。”

    杜晓迪换上一件压箱底的漂亮衣服,与冯啸辰、高黎谦一道走出了民宿。冯啸辰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对了,你们平时都是在哪吃饭的?”

    杜晓迪道:“是会社给安排的,就是由让民宿的阿姨给我们做。”

    “是会社出钱?”冯啸辰问。

    “不是的,是机械部统一给的生活费。”高黎谦道,“一个月是2万日元,合咱们的人民币是150块钱的样子。”

    “一个月才2万日元?”冯啸辰吃惊道。15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放在国内当然是极其奢侈的,但在日本这个地方,恐怕连吃饱都是奢望了。街上一碗面条就是700日元,2万日元相当于30碗面条。日本街上的面条冯啸辰是见识过的,以他的饭量,一顿起码得有两碗才能吃饱,那么杜晓迪、高黎谦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呢?

    “日本的物价太贵了。”杜晓迪低头说道,“其实民宿的阿姨对我们挺好的,每天给我们做饭团,有时候还会放点肉松、梅子什么的,味道挺好的。”

    “没有菜吗?”冯啸辰问道。

    “其实,日本人自己吃得也挺节省的。”杜晓迪答非所问,却印证了冯啸辰的猜测。

    “难怪。”冯啸辰心里有数了。每天两个饭团,夹点肉松、乌梅之类,估计还会有些酱油来调味吧。这样的饭食吃一两回还挺新鲜的,三个月吃下来,人不消瘦才怪呢。刚才看到杜晓迪的手粗得像老树皮一样,其实与伙食也是有关的,这是典型的维生素缺乏症嘛。

    “走吧,我带你们去吃大餐,今天让你们把三个月的亏空都吃回来!”冯啸辰豪爽地说道,“你们想吃什么,寿司,天妇罗,三文鱼刺身,尽管说!”

    杜晓迪迟疑了一下,像下决心似地跺了一下脚,狠狠地说道:

    “我……我想吃面条!”

    说完这句,不知乍的,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