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起来了

    冯啸辰做贼心虚地回到下榻的宾馆,到自己房间放下高黎谦托他带回去的资生堂护肤品,然后来到王时诚的房间销假。一进门,见屋子里烟雾缭绕,四五名部委的官员正在抽着烟,不知谈着什么。

    “王司长,我回来了……呃,各位领导,这个宾馆是禁烟的,你们在房间抽烟,弄不好要被罚款了。”冯啸辰苦笑着向众人提醒道。

    “什么?罚款?”

    “不会吧,抽支烟,还罚款?”

    “不行不行,赶紧掐了!”

    官员们纷纷把手里的烟头掐灭,又把临时用纸叠出来的烟灰缸里拿到卫生间去,撕烂了扔进马桶,冲水灭迹。这些人在国内的时候都是随便惯了,尤其是到地方上去出差,哪怕有些宾馆也有禁烟的提示,但他们也都不会当一回事。可到了国外就不同了,人家才不管你们是司局级干部,该罚款那叫一个毫不留情。

    日本的消费水平高,一旦要罚款,金额估计就小不了。这钱到时候让公家出还是私人出呢?公家出吧,无名无份。如果让私人出,还不得让这干人等都吐一口老血?

    “唉,都是郑斌这小子给害的!”

    化工部一位名叫牛克安的副司长悻悻然地说道。人犯了错误,总是找个替罪羊,这也是人之常情了。一干官员跑到国外来,违反人家宾馆里的规定,在房间里抽烟,这种事情说出去也挺丢人的,所以牛克安需要找个理由,于是便骂开了郑斌。

    “没错,不是为他们那点破事,我这会早就睡了。”来自于农业部的副司长赵丞也附和道。

    冯啸辰不明就里,不过也懒得打听。这一屋子人里有4个副司长,官最小的是一位名叫潘卫华的正处长,可人家是来自于计委的,大衙门里的处长,权力不亚于职能部委里的副司长了。他自己是个小小的副处级,哪能呆在这跟大家打浑。想到此,他笑了笑,对王时诚说道:“王司长,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房间去了,你们慢聊。”

    “小冯,别走,坐下一块谈谈。”王时诚用手指了指旁边一把椅子,对冯啸辰说道。

    “你们是在谈重要工作吧?我在这,合适吗?”冯啸辰假意地问道。

    王时诚道:“合适,大家一直在等你呢。”

    听到王时诚这样说,冯啸辰就不好再离开了。他知道肯定是考察团里有什么事情需要讨论,他自己的职务虽低,但却是代表重装办来的,也有一些发言权。王时诚说大家一直在等他,当然是客套,但至少也说明这件事与他是有关系的。他走到椅子前坐下来,用惴惴地口吻问道:“怎么,王司长,出什么事了吗?”

    “郑斌和邓宗白打起来了,就在宾馆的大厅里,很多日本人都看到了。”王时诚恨恨地说道。

    “啊?”冯啸辰这回是真的傻眼了。两个干部在国外当众打架,而且还被外国人看见了,这在当年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件。如果被有心人拿回国去炒作一下,王时诚这个团长恐怕都得担一个“管理不当”的责任,也难怪官员们大晚上睡不着觉,都跑这抽闷烟来了。

    “还是为了滨海省那套化肥设备的事情?”冯啸辰问道。

    “可不是乍的!”牛克安道,“这个郑斌,也真是个大嘴巴。我早跟他说过,这些不利于团结的话,说一两回也就好了,哪能没完没了地说下去?邓宗白又不是不知道他在背地里说的那些,就是不好跟他计较罢了。现在可好,他当着邓宗白面损人家技术不行,这还能不打起来?”

    郑斌是滨海省化工厅的干部,邓宗白是新阳省第二化工机械设备厂的干部,都是化工部系统的人。这两个人闹起来,脸上最难看的自然就是牛克安了。当初滨海省要建一套中型化肥设备,是化工部安排由新阳二化机承建的,最后这套设备出了质量问题,滨海省除了对新阳二化机不满之外,对化工部也颇有一些怨言。

    这一次考察团出访日本,郑斌在私下里不知跟多少人讲过新阳二化机的技术不行,产品质量低劣。邓宗白因为自己的确有短处,所以也不好发作,只能闷在肚子里生气。今天,大家欢欢喜喜去逛街,邓宗白买了一套护肤品回来,准备带回家送给老婆。进宾馆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招惹了郑斌,郑斌直接来了一句:“没错嘛,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好好做一做的。”

    这句话,搁在其他场景下面,也可以认为就是一句普通的调侃,毕竟护肤品就是做面子功夫的东西。可邓宗白脑子里始终是绷着一根弦的,觉得郑斌不管说什么都是冲着他来,羞恼之下,便用手一指郑斌,喝道:“姓郑的,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面子上的功夫!”

    郑斌可能还真是无意,听到这话,先是有些愕然,待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之后,他也不去辩白,反而梗着脖子道:“我说什么了?许你们做,还不许人家说吗?”

    这一来可就把邓宗白彻底惹急了,他上来就是一句省骂:“姓郑的,我忍你好久了,你个鳖孙欠揍是不是!”

    人家郑斌也是堂堂省厅里的处长,平日里谁敢管他叫鳖孙,听到这句,他还能不炸。这两个人都是当过工人的,体格好,骨子里也都有点暴脾气,一言不合就动起了手。等到王时诚、牛克安等一干人把他俩拉开,两个人的脸上都已经挂上了彩。万幸的就是那年月没有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否则这会俩人就已经是全球扬名了。

    “我判断,郑斌那句话可能不是冲着邓宗白来的。”赵丞分析道,“这家伙平时就喜欢开玩笑,说化妆是面子工程,这在我们部里的一些年轻人那里也是经常说的,可能真不是有所指。”

    王时诚道:“是不是冲着邓宗白来的,并不重要。这两个人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了而已。要我说,郑斌的责任是更大的,他们滨海省和新阳二化机的矛盾,怎么能带到考察团里来呢?就这十几天时间,大家都听他讲过这件事情吧?为这事,我也提醒过他,他嘴上答应得好好的,一转身又说开了。”

    “说穿了,他就是不想要国产设备。”机械部的副司长饶志韬慢悠悠地说道,他是个奔六的老头了,可以算是见多识广,属于动不动就可以给人一些人生忠告的那种人。他说道:

    “郑斌和邓宗白之间没有私仇,郑斌到处放这些风,就是希望滨海马上要兴建的滨西化工厂能够用日本的原装设备,而不是用国产化设备。我估计,这也是他们厅里的意思,郑斌是下面跑腿的,如果没办成,回去向厅长交代不了。”

    “滨海省不想要国产设备,这是他们早就明确说过的。”牛克安证实道,“为这事,滨海化工厅可没少往部里跑。”

    “化工部是什么想法?”饶志韬问道。

    牛克安扭头看了看冯啸辰,笑着说道:“这件事,我们得听冯处长他们这边的,要不,还是先让冯处长说说吧。”

    11套重大装备里,有3套是涉及到化工部的,分别是大化肥、大乙烯和大型煤化工,所以重装办和化工部的沟通不少。牛克安让冯啸辰说话,是想听听重装办的态度,以此来确定自己的策略。政府里的决策,从来都是相互妥协的结果,一件事做下来,总得让各个利益主体都感觉满意才行。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刚才饶司长说郑处长是替厅长跑腿的,其实我也是替我们主任跑腿的,我哪敢随便说什么。各位领导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意见,我负责记录下来,回去向我们主任汇报。我们主任派我出来,只让我带了耳朵,可没让我带着嘴呢。”

    “哈哈,我看你不但带着嘴,还带了好几张嘴呢,这几句话说的,比我们这些老在机关里呆着的人还圆滑。”饶志韬笑着揭露道。

    冯啸辰不愿意说,大家也不会强迫他。一个副处长,在一干司级干部面前保持低调,也是应有之义。王时诚指了指潘卫华,说道:“小潘,你说说看吧,计委是管大局的,这件事计委的意见是什么?”

    潘卫华倒是没有冯啸辰那么多的顾虑,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件事,这些天我也一直在思考,还真是有点两难。牛司长、饶司长你们都是具体职业部门的,可能考虑本部门的事情多一些,计委是统筹全局的,所以考虑问题不能不从全局出发。”

    此言一出,牛克安、饶志韬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诡异的神色,牛克安伸手就摸出了烟盒,拿出一支烟来。正想摸打火机,又想到抽烟罚款的事情,于是便放弃了点火的念头,只是把烟凑到鼻子跟前,轻轻地闻着烟上的味道,做出了一副悠闲的模样。

    小样,就你知道统筹全局,老子统筹的不是全局吗?

    牛克安在心里不愤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