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三十七章 这是一出双簧

    每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后面,都有一大堆不可告人的私心。

    潘卫华有一点并没有说错,那就是人都是有利己动机的。毫不利己、一心为公的这种人,不能说没有,但绝对属于少而又少的类别。所谓好人,应当是那种能够把利己心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在利己的同时兼顾甚至更多考虑他人利益的。而所谓坏人,就是利己心过于膨胀,以至于损人利己的。

    政府官员在做指示的时候,都会号召大家公而忘私,一切从国家利益出发。但在真正制定政策的时候,则一定会充分考虑到各方的利益诉求。如果哪个政策不考虑平衡利益,而是一味要求下属做出牺牲,这样的政策是推行不下去的。

    具体到引进大化肥设备这件事情,地方上的利益考虑是很多的。大化肥早一点投产,能够给当地的农业提供优质而充足的化肥,企业本身也能赚到丰厚的利润,这都是可以成为地方官员政绩的,官员们不可能不在意。而再往下,那就是在引进过程中享受到的各种私人好处,比如出国的机会、购买高档轿车的机会、收受外宾礼品的机会。这些都属于引进项目中的潜规则,上头的领导不是不知道,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水至清则无鱼嘛。

    这一屋子人,都是有实际工作经验的,甚至夸夸其谈的潘卫华也是一个懂得基层想法的人。没人会认为基层有这些私心杂念是不对的,如果一点好处都拿不到,人家凭什么这样辛苦地工作呢?

    冯啸辰恐怕是对这些情况了解最少的人,因为他的经验主要来自于后世。后世的官员不会像现在这样热衷于出国,有些外贸部门的官员甚至视出国为负担,换成谁,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天上飞着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我觉得,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要想劝说郑处长或者滨海省放弃全盘进口日本设备的想法,都是办不到的。”冯啸辰总结道。

    “的确如此。”饶志韬点头赞同道。

    冯啸辰接着说道:“但是,引进技术形成我国自己的大化肥装备制造能力的决策,是中央下达的。即便不说中央的要求,就咱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来说,重大装备不攥在自己手上,毕竟是不行的。”

    “冯处长这句话我不赞成。”潘卫华插话道,“据我了解,甚至包括美国在内,人家也不是自己非要掌握所有的技术,而是各有所长,通过国际合作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潘处长,你说的这是美国,咱们是中国。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可以互通有无,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没有自己的技术,万一人家卡我们的脖子怎么办?”牛克安提醒道。

    潘卫华略带几分讥嘲地笑道:“牛厅长,你这种思想是不是太左了?咱们现在已经和美国建交了,我们从资本主义国家引进的设备,什么时候被人卡脖子了?相反,同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却在对我们进行封锁,我们过去吃亏就吃在太讲意识形态上了。”

    “……”牛克安无语了,潘卫华这话还真没法反驳。自从中美关系和解之后,中国从西方世界获得了不少工业装备,时下也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在这个时候说美国会卡中国的脖子,好像是有些不合时宜的。

    冯啸辰微微一笑,道:“潘处长说的没错,不过,你怎么解释巴统呢?”

    巴统的正式名字叫“输出管理统筹委员会”,是由美国牵头,于1949年成立的一个非官方国际机构,因为总部设在巴黎,所以俗称巴黎统筹委员会,简称则为巴统。

    巴统的宗旨是限制西方发达工业国家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技术,列入禁运清单的产品除了军事武器装备之外,还包括尖端技术和一些稀有物资,数量有上万种之多。

    中国一直处于巴统禁运名单之中,近年来中美关系缓和之后,美国开始允许向中国出口一部分高技术产品,但也仅仅是把巴统清单上的项目减少了一些而已,并未全面取消。中国曾经希望能够从西方获得一些高性能计算机、数控机床等装备,但都因为巴统的缘故而未能如愿。

    听冯啸辰说起巴统,潘卫华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了。他在那些老头们面前游刃有余,屡屡能够用一些新观念把人家顶得哑口无言,唯独在冯啸辰这里,他丝毫占不到上风,反而处处受制。

    “冯处长,你说的这个,毕竟是一个历史问题嘛。咱们国家过去搞左的那一套,人家对咱们有所提防。现在咱们改革开放了,融入国际社会了,我相信,巴统对中国的限制迟早是会取消的。”潘卫华说道。

    冯啸辰道:“我也认为巴统迟早会取消,但并不意味着西方对中国的技术封锁就会结束。现在,我们和美国是盟友关系,有着防备苏联的共同目标,所以美国愿意向中国提供一些支持,帮助中国强大起来,以便有力量制衡苏联。但如果有一天,苏联衰落了,中国崛起了,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还会这样支持中国吗?”

    “冯处长,你想得太天真了,苏联衰落,中国崛起,那恐怕得是50年后的事情吧?”潘卫华不屑地说道。

    冯啸辰笑道:“潘处长,咱们可以打一个赌,在坐的各位领导都可以当一个见证人。我认为,苏联最多在10年之内就会衰落,沦为一个但求自保的二流国家。而中国则最多在20年之内就会成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你敢和我赌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潘卫华自信地笑道,“也就是20年时间嘛,咱们都能看得到的。”

    唉,胜之不武啊。

    冯啸辰在心里感慨道。

    如果不是一个穿越者,站在1982年的这个时点上,恐怕他也不敢相信未来苏联的解体以及中国的崛起。此时的中国官员,跑到日本来觉得什么都新鲜,什么都先进得让人绝望,谁能想到中国会有GDP超过日本的那一天?

    那个时候,东芝在国人心目中简直就是一座丰碑。谁能想到30多年后,它会徘徊在破产的边缘。它那曾经辉煌无比的白色家电业务早已花落中华,而收购这桩业务的那家中国企业,此刻才刚刚起步,弱小得让人觉得不堪一击。

    “这话说远了。”看到大家又在习惯性地歪楼,王时诚不得不出来纠偏了,“重大装备研制是国家的政策,是咱们必须坚持的。受制于人的滋味不好受,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尝过这个滋味的,所以中央领导才会做出这样的重大决策。小冯,你还是说说看,既然你觉得滨海省那边的要求我们无法推翻,那么引进技术的问题,我们又如何解决呢?”

    冯啸辰道:“我觉得,郑处长和邓厂长打架这件事,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我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以为是各位领导让他们俩唱的一出双簧呢。”

    “双簧?”王时诚心念一动,“你说说看,怎么就成了双簧了?”

    冯啸辰道:“咱们有意引进大化肥设备,这一点乾贵武志是看得很清楚的。咱们是一个农业大国,极缺化肥,日本人完全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卡我们的脖子。他们知道,即使他们不向我们提供技术,而只是卖设备,我们也得捏着鼻子认。这样一来,咱们想通过引进设备来获得技术的想法,就很难实现了。”

    “说得有理。”饶志韬道,“咱们国家的思路是买设备,同时引进技术。但如果我们掌握了这些技术,日本人的设备就卖不出去了,所以他们肯定是不愿意卖技术的。现在他们发现我们急于要获得大化肥设备,相当于我们有短处捏在他们的手里,我们在谈判的时候是非常被动的。”

    冯啸辰点点头:“饶司长的意思,也正是我想说的。这些天,乾贵武志看起来是陪着咱们参观游览,其实一直在观察咱们的动静。郑处长在不经意间也向他流露过希望全盘引进设备的想法,这就让他们看到了我们的底牌。”

    “什么不经意,他完全就是故意!”饶志韬道。

    冯啸辰笑笑,不接这个茬,他当然看得出郑斌是在故意放风,只是这话他不便说而已。他转头对着王时诚说道:“郑处长和邓厂长这一打架,就向乾贵武志传达了一个新的信息,那就是咱们内部是有矛盾的,而且这种矛盾还非常激烈。下一步,只要各位领导给邓厂长一些支持,哪怕只是表面上的支持,也会让乾贵武志感觉想单纯卖设备是不容易的,如果不带上一些技术转让,这桩生意就有可能做不成了。”

    “妙!”王时诚拍案叫绝,“咱们可以明确地对乾贵武志说,机械部门这边的压力非常大,如果他们不肯转让技术,我们就没办法引进设备了。乾贵武志是想做成这笔生意的,面对这样的压力,他肯定要妥协。”

    “这样一来,咱们就把坏事变成好事了。”牛克安笑着说道。

    王时诚也笑道:“老牛,你说什么呢,这件事从一开头就不是坏事啊,小冯不是说了吗,这是一出双簧嘛。”(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20 11:0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