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三十八章 签字画押

    郑斌和邓宗白打架,最恼火和最郁闷的莫过于王时诚。

    出国期间,考察团团员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架,造成恶劣国际影响,严重损害国家形象,这样一件事,有心人如果想拿去利用,无论如何拔高都不为过。王时诚不知道考察团里有多少碎嘴子,又有多少人居心叵测地想看他的笑话。从事件发生开始,他一刻都没停止琢磨如何遮掩,如何洗地,让这件事对自己的仕途影响下降到最小。

    冯啸辰的话,给了他一个启示,让他眼前豁然开朗。如果把这件事解释为自己故意导演的一出双簧,目的是为了欺骗日本人,以便达到迫使日本人转让技术,那么这件事就非但无过,反而有功了。

    在此前,他一直在想能不能把这事瞒下去,如今,他已经不打算隐瞒了,而是准备当成一个天才的决策写到出国汇报材料里去。冯啸辰连说法都已经帮他编好了:日本厂商察觉到中方迫切希望引进大化肥设备,准备以此为要挟,拒绝向中方转让技术。本团长灵机一动,指使郑某、邓某二人在公开场合斗殴,向日方传达了一些中方存在矛盾的假信息,从而使日方意识到如果不转让技术,则大化肥设备采购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上级领导当然不会是傻瓜,不至于看不出其中的破绽,但谁又会去揭穿这个破绽呢?下级单位在国外斗殴,这件事深究起来,上级领导也是脸上无光的。现在自己给大家都找到了一个体面的解释,大家何乐而不为呢?

    赵丞、饶志韬等人也都迅速地明白了王时诚的想法,也知道这个点子其实是来自于冯啸辰,都不禁对这个小年轻产生了几分佩服。连潘卫华也酸溜溜地承认,冯啸辰的脑子的确转得比自己更快,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一件坏事转化成好事,而且还为完成重装办的任务创造了机会。

    冯啸辰的这个主意一出来,王时诚是不可能不接受的。而他如果要接受这个解释,后面就必须照着冯啸辰写的剧本演下去,那就是向乾贵武志施压,迫使日方答应在提供设备的同时转让技术。而众所周知,重装办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如果没有今天这件事,王时诚只会站在中间打酱油,不可能如此卖力地替重装办去说话。

    在这一刻,每个人心里都泛起了一个念头,这不会真的是一出双簧吧?不过,幕后的导演没准就是这个冯啸辰!

    “小冯,你觉得乾贵武志会就范吗?”王时诚有些忐忑地问道。这已经不像是一个上级在和下级说话了,简直就是学生在向老师求教。

    冯啸辰道:“这取决于我们能不能保证口径一致。只要我们所有的人都一口咬住,说对方不转让技术,我们就绝对不买设备,那么乾贵武志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

    “各位,咱们大家能做到口径一致吗?”王时诚看着众人,问道。

    “我肯定是举双手赞成的。”饶志韬第一个表态了,他是机械部的官员,引进技术是机械部的要求,他当然是全力拥护的。

    牛克安道:“我也赞成。”

    从化工系统的角度来说,引进技术和引进设备都是有好处的,牛克安其实算是一个骑墙派。不过,王时诚问到他头上来,而且事情已经不纯粹是公事,其中还包括涉及到王时诚仕途这样的私事,牛克安即便是心里不太赞成,嘴上也不好反对了。

    来自于农业部的赵丞一向是更倾向直接购买设备的,化肥才是他关心的事情,装备制造什么的,与他无关。不过,饶志韬、牛克安都表了态,重大装备研制又是政治任务,他也只能是点头认可了。

    潘卫华孤掌难鸣,于是也点点头,道:“既然大家都赞成,我也赞成吧,总不能让外商看咱们的热闹吧。”

    听他说得勉强,王时诚有些不悦,但两个人隔着部门,他也不便去斥责潘卫华。他转向冯啸辰,说道:“小冯,你觉得现在这样行不行?”

    冯啸辰摇摇头,说道:“不行,这种口头的承诺,太靠不住了。”

    “你不会是要让我们签字画押吧?”潘卫华忍不住了,黑着脸质问道。

    冯啸辰笑道:“当然不是签字画押,只是在书面表明一个态度而已。我想,大家的态度不必强求一致,同意或者不同意,都可以。不过,不论是同意或者不同意,态度都必须明确,外交无小事,万一王司长向外商表明了我们的意见,而我们内部却出现了其他的声音,那不就麻烦了吗?”

    王时诚心领神会,跟着说道:“小冯说得对,大家不必强求一致,不同意这个方案也是允许的,如果有同志不同意这个方案,我们就换一个方案好了。”

    黑啊!真特喵的黑!

    这是潘卫华在心里发出的一句感叹。

    用书面形式表明态度,这就让人无法反悔了。冯啸辰表面上说同意或者不同意都无所谓,但谁敢在书面上声明自己不同意这个方案呢?

    引进技术是中央领导的决策,反对这个决策就是自绝于仕途。郑斌、赵丞他们从内心来说是希望直接引进设备,不想搞什么国产化,但这种话打死他们也不会当面说出来,更不用说留下书面记录。他们到目前为止能够做的,就是向外商流露出中国迫切希望得到这些设备的信息,以便借外商之手来堵住重装办、机械部的国有化企图。

    现在可好,冯啸辰让大家明确表态,并留下书面记录。潘卫华甚至连拒绝签字的选择都无法做,因为届时王时诚就可以拿着这份记录去向领导汇报:我们当时有这样一个想法,不过计委的潘处长没有签字。

    政府里的签字画押,当然不是每人单独写一个声明啥的。根据王时诚的指示,冯啸辰文不加点地写了一个所谓“会议记录”,大致意思是说为了达到迫使日方同意转让技术的目的,考察团采取了一些特殊手段,参会的各部委同志一致同意,在未来的谈判中采取一致口径,如果日方坚持不同意转让技术,则考察团将拒绝单独采购设备。

    众人对这个会议记录提出了一些意见,由冯啸辰重新抄写后,交给每个参会人员签字表示认可。潘卫华虽然满心不赞成,但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屈服,不敢公然声称自己反对引进技术的重大决策。

    王时诚没有等到次日,一散会就让冯啸辰把郑斌和邓宗白二人分别找来了。这二位白天打了架,等气消了之后,才想到自己闯了天大的祸事,如果回国后王时诚把这件事汇报上去,一人一个严重警告恐怕是躲不过去的。

    听到冯啸辰上门来说王时诚要找他们谈话,郑斌和邓宗白都没有一点耽搁,屁滚尿流地便跑到王时诚房间去了。

    王时诚对这二人是分别谈话的。

    对郑斌,王时诚首先是严厉批评了他此前在考察团里散布的各种言论,并指出他在外商面前也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趁着郑斌惶恐不安之际,王时诚甩出了自己的方案,那就是要向乾贵武志传达一个不转让技术就卖不出设备的信息,这话还得让郑斌去说,最好是带着一副委屈的模样去说。

    郑斌听完这个方案,还有几分迟疑。王时诚直接拍出了会议记录,说考察团的各部委官员已经达成了一致,此事已无商量余地。如果郑斌不予配合,那么大家将会众口一词地揭发郑斌的卖国罪行以及当众打架的流氓行径,届时他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打发走郑斌,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邓宗白。迫使日方转让技术这个方案,对邓宗白当然是有利的,不过王时诚也没有轻易放过他。王时诚先是劈头盖脸地训了邓宗白一顿,然后声称自己绞尽脑汁为他想了一个脱厄的方案,但需要他全力配合。

    按照王时诚的要求,回国之后,如果有人前来调查,邓宗白必须声称自己与郑斌打架是一出自编自演的双簧戏,事先是得到了王时诚批准的。至于在打架过程中表现出的一些不雅言行,纯属演技不高,责任自负,与领导无关。

    “没问题,只要郑斌那小子不穿帮,我就这么说了!”邓宗白忙不迭地答应道,只要不追究他当众打架的责任,他说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郑处长那边,我也打过招呼了。在日本期间,你们还可以装作有矛盾的样子,但一回到国内,你们就必须要握手言和,否则就无法解释了,明白吗?”王时诚沉着脸说道。

    邓宗白咧了咧嘴,道:“俺老邓倒无所谓,给那鳖孙一个面子也不是不行。”

    “你胡说什么!”王时诚怒道,“邓厂长,你这是改正错误的态度吗!”

    “不是不是,王司长,你别生气,我是……那啥,说习惯了。”邓宗白道,“哎呀,王司长,你真是救了我老邓了。我还寻思着,这回回去肯定要挨个处分了,让你这样一安排,我这不是非但无过,反而有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