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五十三章 愿立军令状

    “我有个想法,如果说得不对,还请罗主任批评。”

    阮福根先给自己装了个避雷针,生怕自己的主意雷人不成,反被雷劈。

    罗翔飞摆摆手道:“小阮,你不用有顾虑,有什么想法就尽管说。国家提倡锐意进取,改革就是要敢为天下先的。”

    “嗯嗯,谢谢罗主任。”阮福根被罗翔飞一堆大道理打得有点晕,他稍稍沉了一下,说道:“我的打算是,如果重装办能够把一部分二类容器的生产任务分包给我们,我可以租用会安化机厂的设备和人员来完成这项任务。会安化机厂有二类容器的生产资格,他们还有从日本、德国进口的设备,只要组织得好,应当能够生产出合格的产品。”

    “可是如果这样,我们为什么要把任务交给你,而不是直接交给会安化机厂呢?”罗翔飞问道。

    “这个……”阮福根说不下去了,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罗翔飞微笑道:“阮厂长,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畅所欲言,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没人会责怪你。你既然要承接我们的任务,那么我们之间必须建立起相互的信任。如果你有什么事情还要向我们隐瞒,我们怎么敢把业务交给你呢?”

    “明白。”阮福根应道,他深吸了一口气,带着破釜沉舟的想法说道:“罗主任和冯处长既然知道我们全福机械厂,想必也应当知道,会安化机厂的厂长就是我弟弟,他叫阮福泉。我弟弟是个好人,公而忘私,不徇私情。可要说管理企业,他是真的没有魄力。不过,这也不怪他,国营企业里关系太复杂,上面的婆婆又多,福泉他想搞点改革,阻力非常大。

    会安化机厂的设备不错,也有一些过硬的工人,可是他们的生产效率远远不如我们全福机械厂。同样一个设备,他们用进口的机器来做,需要一个月。我们用老式的国产机器,一个星期就能够做出来,而且质量比他们的还好。

    我想过了。如果你们的这些设备分包给他们做,他们很难按时完成,也不敢保证质量。但如果是交给我来做,我租用他们的设备和工人,绝对能够按时保质,而且花费的成本比他们还要小得多。你们相信吗?”

    听到阮福根这样说,罗翔飞转头看看冯啸辰,得到的是冯啸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无奈,他知道,阮福根说的话极有可能是真的,老国企的管理能力、质量控制手段以及责任意识,可能真的比不上有些社队企业。

    也许是担心罗翔飞他们不相信,阮福根又进一步地说道:“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来说吧。会安化机厂有个王牌电焊工,叫毕建新,技术是没说的。他们厂能够拿下二类容器证书,全凭着老毕的那一手技术。可是,他在厂子里现在还是一个五级工,每次想给他提级,厂里都有一批人反对,福泉为这事没少怄气。”

    “为什么呢?”周梦诗在旁边发问了。

    “因为他是个新来的啊。”阮福根道,“他是从外省调过来的。厂子里好多工人都是50年代建厂时候的老人,互相要么是老乡,要么就是儿女亲家,还有师徒关系。每次调级的名额是有限的,给了他,别人就没有了。厂里的领导和这些老工人关系当然更近,像这样的好事,怎么也得照顾自己人,哪轮得到他头上。”

    “这都是什么事啊!”周梦诗怒道。

    “这不奇怪。”罗翔飞淡淡地说道。中国就是个人情社会,50年代还好一些,因为政权刚刚建立,还没有那么多的裙带关系。这30多年过来,什么老战友、老同事、老部下的关系网越编越密,身处网中的那些人很难脱俗,像这种照顾人情的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就算是罗翔飞自己,要想做点事情,也会去找找老关系,否则就寸步难行。

    阮福根见罗翔飞接受了他的说法,勇气更足了,他说道:“我这里就不一样了。在我的厂子里,能干就是能干,不行就是不行。能干的工人,我一个月给他200块钱也不算多;不能干的,哪怕是我的亲小舅子,我也一样开除掉。我上次做压力容器的时候,最重要的那些地方,就是请老毕来给我焊的。我给钱也痛快啊,老毕给我干了不到半个月,我给了他500块钱。你说说看,老毕能不给我卖命吗?”

    “这……”周梦诗偷眼看着罗翔飞,不知道罗翔飞对此事会有什么看法。国企职工到私企去打黑工的事情,在今天的社会上有不少,基本上属于民不举、官不究的状态。阮福根当着罗翔飞的面把这事说出来,谁知道罗翔飞会如何反应呢。

    罗翔飞并没有在意这件事,他转头对冯啸辰说道:“小冯,看起来,咱们的国有企业管理体制,的确是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啊。这种体制不改革,国企就很难发展起来。”

    “可是,改革的难度也很大啊。”冯啸辰苦笑着说道。

    从80年代到新世纪,国企的管理体制改革一直都没有中断,可以说是步子迈得越来越大。可即便是改了30多年,很多问题依然存在。就以阮福根举的待遇问题来说,随便翻开报纸,经常能够看到这样的报道:某某人技术高超,堪称大国工匠,他几次拒绝私企的高薪聘请,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贡献,他一家五口住在狭小的两居室里……

    每次看到这样的报道,冯啸辰就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尼玛人家私企都知道人才难得,愿意出高薪聘请,你们就让自己的人才拿着微薄的薪水,住着狭小的住房,这不是生生地往外赶人吗?

    这些先进人物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值得表彰的,但为什么要让他们流汗又流泪呢?你自己不珍惜人才,能怨得了别人挖你的墙角吗?

    这样的事情,罗翔飞也不便在阮福根面前说得太多。他想过了,下一次回经委开会的时候,他要好好提一下这个问题,让国家重视国企管理体制、分配制度方面的改进。光靠行政命令约束国企职工不去外面“打野食”是不够的,需要提高这些能工巧匠的待遇,让他们心情愉快地为国效力。

    “阮厂长,你既然听说了我们招标的事情,应当也知道我们招标的要求吧?我们对于产品的质量和交货时间,是有严格规定的,而且裁判权交给了负责总包的日本企业,他们是铁面无私的。如果你们交付的产品质量不过关,他们有权拒收。如果你们耽误了交货时间,他们也会予以你们以巨额的罚款。”罗翔飞说道。

    “我都知道。”阮福根道,“我愿意和你们签这个协议,如果到时候质量不行,或者时间耽误了,我愿受一切处罚。”

    “军中无戏言。”罗翔飞道。

    “愿立军令状!”阮福根毫不犹豫地答道。

    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啊!

    罗翔飞从心底里涌出一句感慨。昨天自己上赶着让程元定他们签协议,他们一个个慷慨陈词,理由一个比一个冠冕,归纳起来就是四个字:我不伺候。而今天这个怯生生的私营小老板,却一点磕绊都没有,直接就发出了“愿立军令状”的豪言。

    是不是正如冯啸辰所说,私营企业同样可以作为国家装备制造业的一部分,只要管理得当,监督到位,他们没理由比国企表现得更差。

    “阮厂长,经济合同可不是凭着红嘴白牙就能够签下来的,你说愿立军令状,你拿什么作为担保?你可别说拿脑袋哦。”冯啸辰笑呵呵地说道。

    “当然不是脑袋。”阮福根道,“罗主任,冯处长,我也不瞒你们,我的厂子现在有几十万的固定资产,我个人有300万的现金。我留出200万作为材料款,未来全部投入到设备生产中去,另外100万交给你们作为抵押,怎么样?”

    “那……那万一你不能履行合同,不就破产了吗?”周梦诗惊诧地问道。

    在周梦诗看来,阮福根有300万的现金家产,简直就是超级富翁了,即使什么事情都不做,这辈子加上未来20辈子的生活都不用发愁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却要砸上全部的身家去接这个项目,这是何苦来呢?

    阮福根看看周梦诗,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的,我当年起家的时候,连300块钱都没有,现在不也赚到了300万吗?这一次,就算我赔光了家底,大不了从头开始。我今年还不到40岁,还有机会。”

    “小冯,你看呢?”罗翔飞转头看着冯啸辰,这件事情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反而要向冯啸辰求教。罗翔飞感觉到自己似乎是有些老了,思想越来越保守,完全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发展。像阮福根这种情况,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所以罗翔飞也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冯啸辰虽然只是他的下属,思想却要活跃得多,只有他才敢于去尝试这样的新生事物。(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8 08: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