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五十四章 树一个典型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冯啸辰对于是否要让阮福根承接这项业务还有些迟疑,在听完阮福根的誓言之后,他就决定了,一定要说服罗翔飞答应阮福根的要求,让阮福根能够有机会参加这项分包工作。

    原因也是很简单的,那就是冯啸辰在阮福根身上看到了一种叫作“企业家精神”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关于什么叫企业家精神,管理学者们有无数的论述。不过,大多数的学者都认为,创新精神和冒险精神,是企业家精神中最为重要的两个方面。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应当是热衷于追求新鲜事物的,这种追求不仅仅体现在他的好奇心上,还体现在他敢于为满足这种好奇心而付出代价。

    阮福根缺钱吗?以时下人们的标准来看,他完全不缺钱,甚至可以说是富可敌国。这可不是夸张,重装办20多号人,管着11个重大装备项目的协调工作,一年的经费也就是几十万元,而阮福根却有300万的个人资产。

    在这种情况下,他有什么必要去冒这个风险呢?这是一个以他目前的实力完全可能接不下来的业务,存在着各种未知的风险。如果出了纰漏,他不断无法收回前期的投入,还要支付巨额的违约金,从而使辛辛苦苦若干年存下的家底一夜耗尽。

    然而,他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要与重装办签约。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有一个突破自己的机会。如果这个项目他做成了,那么他的厂子就有了去承接更多、更大的项目的资本,从此就不再是一家被人们瞧不起的私人小企业,而是具有与国营大厂平等竞争资格的现代企业。

    为了这个目标,他甘愿承担风险,这就是一种企业家精神。

    中国要想成为一个工业强国,需要有许许多多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开拓者,就为了能够让这些开拓者成长起来,冯啸辰也要想方设法给他们创造出机会。

    想到这些,冯啸辰对罗翔飞说道:“罗主任,我个人的看法是,既然是大化肥会战,那么只要是满足资质条件的企业,都可以平等地进行竞争,我们从竞争者中间挑选最符合条件的企业作为中标者。至于这家企业是国有大中型企业,还是社队企业,并不是我们要考虑的因素。此外,不管什么企业,只要承接了任务,就要按照要求与咱们重装办签订协议,如果不能按时保质地完成任务,都要按照协议规定承担违约责任。”

    “嗯,很好,我也是这样考虑的。”罗翔飞点点头,然后对阮福根说道:“阮厂长,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以你们全福机械厂的资质,是无法承接这项任务的。但如果你们能够与会安化工机械厂联合投标,使用他们的资质,并约定你们各自的责权利关系,那我们可以考虑给你们参加竞标的机会。不过,这件事也要请你三思而后行,因为如果质量上存在问题,我们是不会给予任何通融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谢谢领导给我这个机会。”

    阮福根说着,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激动的泪水在眼圈里打着转。他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于是便后退了半步,然后深深地向罗翔飞和冯啸辰鞠了一躬。

    “谢谢罗主任,谢谢冯处长,谢谢你们……看得起我这个农民。”阮福根哽咽着说道。

    看到阮福根这个样子,罗翔飞和冯啸辰也都坐不住了,同时站了起来。罗翔飞说道:“小阮,你不用这样,其实,是我们应该感谢你才是。你勇于为国分忧,这种精神值得所有的企业好好学习啊。”

    冯啸辰则说道:“阮厂长,你先抓紧时间去准备资质材料,具体的分包任务,我们还要进一步协商。还有,这段时间,你把你这段时间在京城的住处告诉我,也许我们会有一些事情要联系你的。”

    “好的好的。”

    阮福根说了自己住的招待所和房间号,然后再三道着谢,离开了重装办。冯啸辰让周梦诗把阮福根送出门去,自己则随着罗翔飞到了他的办公室。

    “小冯,你觉得这事可行吗?”

    关上房门,罗翔飞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有些不踏实地对冯啸辰问道。

    “为什么会不可行呢?”冯啸辰满不在乎地反问道。他走到墙角的茶几边,拎过热水瓶来给罗翔飞的杯子里续了点水,又找了个杯子给自己也倒了杯水,然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慢慢地喝着水,一边看着罗翔飞,笑着说道:

    “罗主任,你刚才不是态度挺坚决的吗?跟阮福根的那几句话说得也挺好的,怎么这会又怀疑起来了?”

    相处的时间长了,冯啸辰在罗翔飞面前也就没那么多拘束了,说话比较直,用不着拐什么弯子。而罗翔飞也不单纯地把冯啸辰当成一个下属或者晚辈,而是看成了一个可以讨论点复杂问题的同事,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说道:

    “你刚才说的道理是对的,咱们既然是大会战,就应当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社队企业也是我们的企业,如果有能力,我们是应当吸收他们参加的。但是,社队企业毕竟实力太弱,而且从领导的能力以及觉悟来说,也是参差不齐的。这个阮福根可能算是一个觉悟比较高的同志,但我们也不能排除存在一些觉悟不够高的企业领导,如果到时候他们不能按时完成任务,甚至把咱们前期预付的款项侵吞了,该如何处理呢?”

    “我们可以加强监管啊。”冯啸辰道,“质量和进度方面,我们可以增加检查的力度,如果发现存在违约的苗头,就进行及时的干预,甚至是提前中断协议。至于资金的风险,就更容易了,由咱们下拨的预付款,必须专款专用,由银行帮助管理,毕竟银行是可以信任的吧?”

    “嗯,这方面,你们综合处是不是可以拿出一个细则来?一会我把谢皓亚找来,让他牵头来写。”罗翔飞道。谢皓亚是综合处的处长,分配给综合处的事情,肯定是要由谢皓亚来牵头的,这一点罗翔飞不会搞错。

    “没有问题,我一定配合老谢把这事办好。”冯啸辰应道。

    罗翔飞感叹道:“说真的,对于阮福根的这种勇气,我也是很佩服的。我考虑过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而是一些客观原因,未来如果出现一些轻微的违约或者其他情况,我们还是应当给予一定的照顾,总不能真的让他倾家荡产吧?”

    “哈哈,罗主任果然是心软啊。”冯啸辰笑道。

    罗翔飞道:“他的这种精神是非常值得提倡的,搞建设不可能没有风险,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风险都压到这种勇挑重担的企业身上,这样不利于鼓励企业为国分忧。”

    冯啸辰道:“罗主任,你说阮福根的精神值得提倡,你打算怎么提倡呢?”

    “什么叫怎么提倡?”罗翔飞一愣,说值得提倡也就是一句官场套话而已,还需要如何落实吗?

    冯啸辰道:“罗主任,你有没有考虑过,咱们可以请媒体好好宣传一下阮福根的这种精神,让更多的人向他学习。”

    “媒体宣传?”罗翔飞皱了皱眉头,“这样合适吗?”

    冯啸辰道:“怎么不合适?咱们并没有做错什么,阮福根更没有做错什么。在得知国家重点建设项目需要支持的情况下,一家社队企业勇敢地站出来承接国家交付的任务,而且喊出了‘愿立军令状’的豪言壮语,这样的典型怎么能够不宣传呢?”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罗翔飞道,“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提倡打破陈规,咱们让社队企业参与大化肥会战,也算是一种打破陈规的行为了。再加上阮福根这样一个典型,敢拿出自己所有的财产来作为抵押,发誓要把事情办好,这是很正面的一个形象啊。”

    “这么说,您同意了?”冯啸辰问道。

    罗翔飞道:“你刚才是不是就已经想到这个主意了?否则你怎么会向阮福根要他的住址?”

    冯啸辰笑道:“我只是有个这样的想法,没经过领导批准之前,肯定不敢擅自做主的。另外,如果真的要宣传阮福根的事迹,恐怕也需要罗主任你亲自去安排吧,我人微言轻,记者不见得买我的账呢。”

    罗翔飞答应道:“这事我来安排吧。事先我还得和张主任通个气,听听他的意见。如果张主任没有意见,记者那边,我倒是有一些比较熟悉的,可以打个招呼。不过,如果联系上了记者,具体到采访的时候,你还是跟一下,省得阮福根说一些不太合适的话,搞得影响不好。”

    “我明白,您就放心吧。”冯啸辰应道。

    罗翔飞道:“我想过了,报道一下阮福根的事迹,也能刺激一下程元定、邓宗白他们,让他们有一些危机感,不要觉得我们离开了他们就不行。如果他们一直这样不顾全大局,一心只想着小集体利益,最终是会被历史淘汰的。”(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8 10:4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