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五十八章 和刘处长有共同语言

    “您让我来接手,不会是又打上了冷水铁矿的主意吧?”冯啸辰问道。

    罗翔飞摇摇头道:“冷水铁矿那边基本上已经谈妥了,他们接收3台合作制造的自卸车,另外再加上5台进口自卸车。老潘愿意接受这3台国产车,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呢,你帮他们解决了那么多难题,他欠着你的人情,所以我一张嘴,他就答应了,还专门说是冲着你才答应的。”

    “呃……潘矿长这是要陷我于不忠不孝啊。”冯啸辰假装郁闷地说道。罗翔飞是重装办的领导,潘才山却说自己是看着冯啸辰的面子才接受这3台车,岂不是说他冯啸辰的面子比罗翔飞还要大?换成一个心胸狭窄的一点的领导,冯啸辰这会恐怕早就穿上小鞋了。不过,潘才山也是知道罗翔飞的为人,同时还知道冯啸辰是罗翔飞的心腹,所以才会这样说话,他知道罗翔飞是能够听得懂这话里的意思的。

    罗翔飞自然也没有介意潘才山的这个说法,否则他就不会转述给冯啸辰听了。他说完这事之后,转回了正题,说道:

    “冷水矿接受了罗冶120吨自卸车的工业试验,已经做了不少工作,这一次分配自卸车的时候,我就不合适太强求他们了,不能总是让老实人吃亏。我的考虑是,应当让红河渡铜矿多接收一些国产自卸车。他们现在生产任务重,向冶金部已经打了好多次报告,要求购买自卸车。冶金部答应给他们10台车的指标,我准备给他们3台进口车,7台国产车,这样罗冶第一期的生产任务就有了支撑平台了。”

    冯啸辰咂舌道:“红河渡恐怕不会接受这个安排吧?尤其是如果他们知道冷水矿这边拿到了5台进口车,肯定要闹腾的。”

    “可不是吗?所以我就找你来对付他们了。”罗翔飞呵呵笑道,“拿出你当初对付冷水矿的办法,到红河渡再来一次,争取让他们心情愉快地接受重装办的安排。老实说,这件事交给其他人,我都没什么信心呢。”

    “这个的确有些难度。”冯啸辰皱着眉头说道,“像冷水矿那样好的机会,不是任何时候都有的。需要给我一些时间,以便我了解一下红河渡的情况。”

    罗翔飞道:“时不我待,你可以有几天时间去了解,但务必要抓紧了。罗冶那边的首批自卸车已经进入了装配阶段,装配完毕后,经过试车就可以发往矿山了。如果红河渡那边坚决不接受这批国产车,我们就会面临很大的麻烦,而且会影响到后续第二批车辆的制造。”

    “我明白了。”冯啸辰说道。

    接受了任务之后,冯啸辰首先去找了冷飞云,向他了解有关的情况。前一阶段,冯啸辰负责协调冶金设备和化肥设备,冷飞云则被安排协调矿山机械的研制工作,电动轮自卸车就是由他负责的。现在罗翔飞把这项工作交给冯啸辰去做,冯啸辰自然要向冷飞云了解一下前期的工作情况,也算是做一个交接了。

    冯啸辰与冷飞云聊天的地点,选在了重装办附近的一家名叫惠明餐厅的小饭馆,这里差不多已经成为冯啸辰的定点食堂之一了。这一年多来,国家的政策一天天放开,京城的私人小饭馆逐渐增加,经营规模也在日益扩大。冯啸辰是个吃货,过去因为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只能委屈自己的肠胃,现在可选择的地方多了,他手里又不缺钱,所以经常在外面吃饭,颇有一些后世“月光族”的风范。

    这家惠明餐厅的老板名叫齐林华,据说解放前就在某个大餐厅里当主厨,50年代公私合营的时候,这家餐厅逐渐转成了国营餐厅,他则依然在餐厅里工作,曾经亲自接待过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大人物。运动年代里,他因为家庭出身方面的问题,被扫地出门,回到街道上当了一名清洁工,日子过得颇为困窘。

    运动结束后,他去找过原来餐厅的领导,申请回去工作。领导们答应“研究研究”,一来二去,就研究了四五年时间,始终没有个结论。眼看着家里的孩子要结婚,凭着他和老伴那点微薄的工资根本凑不齐时下年轻人要求的“48条腿”以及“三转一按加彩电”的豪华家庭配置,情急之下,他壮着胆子申请了一个个体执照,拆掉自家住房的一面墙,办起了现在这个惠明餐厅。

    齐林华当了十几年清洁工,那一手做菜的手艺并没有忘记。以高档餐厅大厨的手艺,办一个家庭小餐馆,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事情。惠明餐厅的菜肴价格比其他个体餐厅要高出两三成,但味道却比人家好上一倍都不止。这样一种经营特点使得这家餐厅主要是面对经济上颇为宽裕的高端顾客,而冯啸辰恰好就是这样的人。

    “哟,小冯来了,快里边请吧。”

    看到冯啸辰与冷飞云进门,齐林华的老伴曾翠云满脸笑容地招呼着,请他们往里屋走。冯啸辰是这里的常客,说话又颇有礼貌,齐林华两口子都挺喜欢他,甚至起过有把自家的闺女介绍给他的念头,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们也觉得冯啸辰这样一个国家干部不见得会相中一个个体户家里的姑娘。

    “曾姐,这是我同事,我们一块来喝两杯,麻烦齐师傅给拾掇两个好菜。”冯啸辰笑吟吟地对曾翠云说道。曾翠云的岁数比冯啸辰的母亲还大出10岁,不过冯啸辰还是喜欢称她为“曾姐”,曾翠云对此也颇为受用,即便是一个50来岁的老太太,也是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显得比较年轻的。

    曾翠云把冯啸辰他们安顿好,给他们端上一碟瓜子花生,然后便交代老伴做菜去了。冷飞云抓一把瓜子在手里,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笑着说道:“小冯,看起来你对这挺熟啊。我听说惠明餐厅的菜比别的地方贵不少,也就是你这种人才能经常来光顾。”

    冯啸辰道:“我不能和你们比啊,你们下班回家就有热菜热饭吃,我可是个光棍,再不想着自己找点吃的,可就真是委屈自己了。”

    “你也该找个对象了吧?结婚不急,可以先谈着嘛。”冷飞云热情地说道,“我原来在机械部的一位领导家里有个姑娘,正在读大学,和你挺般配的,要不要我给你牵牵线?”

    冯啸辰一脑子汗:“老冷,你就省省事吧,这种当媒婆的事情,你也想干?”

    冷飞云哈哈笑道:“这不是关心你吗?对了,上次你帮她解决出国培训问题的那个女焊工,我觉得也挺不错的,人长得漂亮,而且落落大方,你没跟她发展发展?”

    那次杜晓迪参加电焊工大比武,只得了21名,失去了参加出国培训的机会。冯啸辰到机械部去帮她争取到了名额,机械部的司长安东辉专程赶到招待所去向杜晓迪报喜,当时冷飞云便是以安东辉的司机的身份同去的,所以见过杜晓迪,也知道冯啸辰为她做了什么努力。杜晓迪人长得漂亮,很引人注意,冷飞云便一直到现在还记得她。

    听冷飞云提起杜晓迪,冯啸辰更窘了,支吾着说道:“呃……,老冷,你怎么也学着这么八卦了,再这样下去,你和刘处长该有共同语言了。”

    其实,冷飞云的信息未免太不灵通了,自从冯啸辰从日本回来之后,他已经收到了杜晓迪的三封来信。这也就是杜晓迪节俭惯了,心疼跨国邮件的邮资,否则一星期写一封信的话,这会也该闹得整个重装办沸沸扬扬了。刘燕萍是行政处长,信件是要经她手过的,她曾经发现了这其中的玄机,还专门拽着冯啸辰打听这些字迹娟秀的域外来信是怎么回事,冯啸辰好不容易才打马虎眼混过去了。

    “老冷,今天请你出来,一是咱们俩好长时间没在一块喝过酒了,趁着大化肥的事情告一段落,咱们好好聊聊天。另一方面嘛,就是想向你了解一下罗冶电动轮自卸车的事情,罗主任把推销国产自卸车的事情交给我了,我对这事也不了解,所以需要向你好好请教请教。”冯啸辰岔开话头,向冷飞云说道。

    冷飞云还真不是八卦之人,听冯啸辰谈起工作,他也就把刚才的玩笑给放下了,说道:“小冯,实不相瞒,是我向罗主任建议让你接手的。老哥我实在没这个能力,揽不下这个瓷器活。你说你对这事不了解,这可就是太谦虚了。你知道吗,罗冶技术处的王处长和他们那个陈总工,对你的评价是非常高啊。尤其是陈总工,说起你来简直是五体投地,几乎就是把你当成他的老师了。”

    冯啸辰笑道:“老冷,你这话夸张了吧?我的确和陈总工讨论过一些技术问题,不过那也应当说他是我的老师,我怎么敢当他的老师呢?嗯嗯,这事就不提了,你还是给我介绍一下罗冶与海菲公司合作制造150吨自卸车的事情吧。”齐橙说推荐一个老朋友的神作《极品大神壕》,老司机带你装逼带你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