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六十五章 竟然这么简单

    听金英惠这样一说,冯啸辰算是想起来了。去年,因为帮秦重的崔永峰解决夫妻两地分居问题而受到启发,冯啸辰说服罗翔飞启动了一个专项行动,由重装办牵头出面,帮助各家重点装备企业里那些饱受两地分居之苦的干部职工解决调动难的问题。

    这个金英惠当时是北方一家装备企业里的电子工程师,而她的丈夫杜旭则在振山市工作,是湖西省的一名处长。两口子分居已经有七八年时间了,夫妻感情一度面临危机。金英惠一直想调回振山市工作,但她所在的企业则一直不肯放人,因为她的岗位无人可以替代。后来,是冯啸辰帮着那家企业招到了一名与金英惠同专业的技术人员,再加上重装办发函催促,金英惠终于得以完成了调动,圆了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梦。

    当时因为办这件事比较麻烦,冯啸辰往金英惠所在的企业跑过好几回,所以金英惠能够一眼就认出他来。

    “原来是金工啊,瞧我的记性,差点都想不起来了。”冯啸辰略带抱歉地说道。

    金英惠笑道:“不是冯处长记性差,而是冯处长帮助过的人太多了,所以想不起来也正常。不过,对于我和我家老杜来说,你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我们经常会说起你的,你和我家老杜在京城合影的照片,现在还挂在我家客厅正当中呢。”

    冯啸辰哑然失笑道:“杜处长和金工真是太客气了,其实这都是我们份内的事情。对了,金工,原来你回振山之后,是到铁路分局工作来了,干的还是你的老本行吗?”

    陈卓在旁边听出了一些端倪,他笑着说道:“哈哈,原来小金能够到我们分局来,还是冯处长帮的忙呢?你是不知道,小金现在在我们分局机务科当副科长,一来就帮着我们解决了好几个重大的技术难题,实在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才。”

    金英惠不好意思地说道:“陈局长过奖了,我原来在厂子里就是搞电子的,分局这边电子方面的人才比较缺,我正好专业对口,误打误撞,解决了几个问题而已。”

    “什么叫误打误撞,我们铁路局从国外引进的电子设备,出了故障没人能修,请外国人来一趟,花费就是几万美元。小金一来,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我们铁路局的大局长都亲自夸奖过小金是个人才呢。”

    “金工的水平这么高,难怪人家不肯放你走呢。”冯啸辰笑道,“就因为重装办压着你们厂把你放走了,你们厂长一直埋怨我们呢。”

    “这事多亏冯处长帮忙了。”金英惠道,“冯处长,既然到振山来了,无论如何你也得到我家去吃顿饭,要不我家老杜可饶不了我。对了,冯处长,你到我们分局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听金英惠这样一问,陈卓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得非常复杂了。冯啸辰看了陈卓一眼,又转回头来对金英惠说道:“也没什么事情,刚刚和陈局长谈了点车皮调度的事情,陈局长已经答应帮忙解决了。”

    “是吗?”金英惠转头去看陈卓,眼神中带着一些询问的意味。

    陈卓笑了笑,说道:“小金,你是知道的,就是红河渡那批进口配件的事情,他们请冯处长和王处长二位来协调,我刚跟他们说了一下咱们的困难,他们也表示理解了。”

    金英惠一听就明白了。红河渡的这件事,在分局机关里传得挺厉害的,大家都知道分局是在故意找茬,要整一整红河渡铜矿。对于这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不合理,但谁也不会提出反对,因为这毕竟是在维护铁路分局的利益,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金英惠是刚到铁路系统工作,不了解“铁老大”的霸气,乍听此事,颇有一些愕然,觉得这样做不太好。不过,红河渡铜矿和她个人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她当然也不会去多管什么闲事。

    可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冯啸辰亲自出马来协调这件事,而她又口口声声说冯啸辰是她夫妻俩的恩人。恩人遇到了麻烦事,而自己又是这个单位的人,能够说上几句话。她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出场的,可就真是忘恩负义了。

    金英惠在振山铁路分局的地位非常微妙。从级别上说,她不过是一个副科长,与陈卓差着两级。但她丈夫杜旭是省里的处长,颇有一些实权,分局有时候要找省里或者市里解决一些问题,还得求到杜旭头上去,所以平日里分局的一干领导对金英惠都颇为客气,丝毫不敢拿她当个普通下属来看。

    此外,正如刚才陈卓介绍的那样,金英惠技术过硬,在整个铁路局系统里都算是一个技术骨干。铁路局的大局长曾经放过话,要调她到铁路局机务处去当个副处长,只是因为她不愿意再次与丈夫两地分居,这才没有答应。照着她目前的势头,估计过不了一两年,就有可能会升任分局里分管技术的副局长,届时就与陈卓是平级了。

    有了这样两层因素,金英惠在陈卓面前也就有了底气。她是一个搞技术的人,也不懂什么说话艺术,见冯啸辰有难处,便直接对着陈卓说道:“陈局长,这件事我知道,咱们不管红河渡是怎么回事,既然冯处长出面了,你们几位领导就算不看冯处长的面子,也得给我家老杜一个面子吧?这件事如果不能办成,我家老杜可不依我的。”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小金发话了,我哪敢不答应啊。”陈卓笑道,他又转头对着冯啸辰说道:“冯处长,你看看,连我们小金同志都替你们说话了,你们这真叫作得道多助啊。这样吧,没啥说的,我马上向局长请示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就给你们发车,你们看怎么样?”

    “啊?竟然这么简单!”

    没等冯啸辰说什么,同来的郭若腾便傻眼了,一句话脱口而出,说完了才知道是失言,不禁窘得满脸通红。为了这两节车皮的事情,自己跑了多少趟,好话歹话说了几箩筐,能找的关系也都找过了,结果还不如眼前这位少妇的一句话有效果。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乍就这么大捏?

    其实,早在冯啸辰向陈卓施加压力的时候,陈卓就已经有要妥协的打算了。要想刁难红河渡矿务局,他有的是机会,并不一定就要揪着眼前这件事不放。为此而得罪两位来自于京城的处长,这是很不划算的。但是,他此前的话说得太满,现在肯定不能一下子改口,因此才说要和其他领导商量一下,其实也就是找一个台阶而已。

    照他原来的想法,是要把这事再拖上一两天,然后再通知王根基、冯啸辰,说自己经过努力,已经把这事摆平了,这样双方的面子也都照顾到了,料想王、冯二位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可现在横生出来一个金英惠,情况就不同了。金英惠的出现,也相当于给了他一个现成的台阶。把这个面子送给金英惠,无论如何也比送给冯啸辰他们更为实惠,同时对上对下也都有了交代。即便是铁路局那边的领导说些什么,他也可以推说是金英惠帮着说情的结果。金英惠现在在大局长那里很是吃香,她出面说话,连大局长都是会考虑一二的。

    冯啸辰自然也能想透这其中的关节,他不禁在心中感慨,看来做点好事还是有用的,在这么一个地方居然都能找到替自己帮忙的人。他笑着对陈卓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可太好了,真要谢谢陈局长,谢谢金工。”

    “不客气,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要谢,就谢小金吧。”陈卓卖着乖说道。

    金英惠则是不以为然地说道:“瞧冯处长说的,我们是在系统内,这样的事情也就是顺手的事,哪比得了冯处长帮我们的忙。对了,冯处长,你在湖西还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尽管来找我。我家老杜在省里还有点小权力,一般的事情应当都是能够办成的。”

    冯啸辰再三表示了感谢,又与金英惠商定等自己从红河渡返回振山的时候,一定上门叨扰,这才与王根基、郭若腾一道,出了铁路分局的门,上了办事处的吉普车。

    “冯处长,我真是服了。我们办了这么久都没办成的事情,你一出马就办成了,真不愧是中央来的领导。”郭若腾半是恭维半是真心地说道。

    王根基也撇着嘴说道:“小冯啊,你这个人可真是有狗屎运,这样的事情居然也能碰上。这个什么金工,跟你可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啊。”

    冯啸辰摆摆手道:“这些话都不说了。郭主任,你下午务必再过来确认一下车皮发车的事情,如果有什么变故,你就找金科长联系,她欠着我的人情,肯定会上心的。老王,现在事情办成了,咱们是不是就可以回红河渡了?”

    王根基神采飞扬地说道:“没错,咱们回到办事处就出发,估计等咱们到红河渡的时候,这边的车皮也已经发出了,由不得老邹抵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