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七十七章 您也赚过外快

    “没有没有,董处长给我帮忙,完全都是义务的,最多就是拿了一点土特产,钱真的没拿多少……”阮福根赶紧声明道。更新最快他有心说董岩一分钱都没拿,又想起自己刚才没留神,透露出了董岩买手表之类的事,要说没拿钱,似乎说不过去。

    冯啸辰微笑道:“阮厂长,你应该相信,重装办是站在你和董处长一边的。现在你需要做的是和我们合作,我们双方共同讨论一个营救董处长的方案。如果你连我们都要瞒,那恐怕我们就没法帮忙了。”

    “冯处长说得对……”阮福根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道:“冯处长是知道的,我是个农民,无权无势,也就有几个钱。董岩每个星期天就来给我帮忙,在建陆和会安两头跑,这么辛苦,我给他一些报酬也是应当的吗。”

    “他总共从你这里拿过多少钱?”冯啸辰问道。

    “这个……”阮福根犹豫了一下,见冯啸辰脸上掠过一缕不悦之色,知道自己再瞒下去就连这根救命稻草都抓不住了,只得实话实说,道:“总共的数字我也没算过,两三千块钱的样子吧。”

    “丝……”周梦诗和顾施健都抽了一口凉气,从去年的化肥设备分包到现在,才多长一点时间啊,董岩居然只靠星期天去帮帮忙,就赚了这样一笔大钱,也难怪会有人眼红了。

    冯啸辰却是不以为然,区区两三千块钱,算个啥事?如果放在后世,像董岩这种技术水平的人,一次的出场费也不会少于这个数。就算是现在的货币比后世更值钱,半年赚两三千块钱也真不算多。闫百通这一年多给辰宇公司帮忙,赚的钱也有上万了,这还不算目前挂在公司账上,等着以后有机会再分配给他的专利分红。

    “除了现金收入之外,你送给他的东西,大约还能值多少钱?”冷飞云在旁边问道。他记得阮福根刚才说过,他还给董岩送过土特产的。

    “一点土特产,都是地里产的,不值钱。”阮福根说道,看到冯啸辰的眼睛向他微微瞪了一下,他又赶紧改口,说道:“除了土特产以外,我还给他老婆谢莉送过化妆品套装,给他儿子和女儿送过一些文具,加起来嘛,千把块钱的样子吧。”

    “总计三四千块钱,还真是够立案了。”顾施健说道。

    “啊?”阮福根傻眼了,这位顾同志是什么意思啊?

    冯啸辰摆摆手道:“老顾,话不能这样说,这是董岩的劳动所得,并不是靠出卖国家利益换来的,不能算是受贿。”

    “对对,绝对不是受贿。”阮福根说道。

    冷飞云提醒道:“冯处长,这是法律上的事情,咱们不能越俎代庖,现在就下结论。我觉得,这件事因为涉及到全福机械厂承担的大化肥设备分包任务,与咱们重装办有一定的关系,所以咱们应当先向领导汇报一下,然后再决定如何过问一下。至于最终对董处长如何处理,我觉得还是要尊重法律上的规定,你觉得呢。”

    “我明白。”冯啸辰点了点头。冷飞云这话算是老成持重之语,作为官员,冯啸辰的确不宜过早地对事情做出结论,尤其是不能向阮福根做什么承诺,否则就会被人抓住辫子,影响仕途发展。

    不过,冯啸辰也知道,董岩事件不过是改革过程中的一个小事件。星期天工程师这种事情,在今天或许会有一些争议,过上一两年,就不会再被视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了。事实上,如果没有马伟祥与阮福根之间的宿怨,这件事也不会发展到由警察出面的地步,充其量就是单位上批评几句而已。

    说到底,事情的症结是在马伟祥身上,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得从马伟祥那里入手。

    “阮厂长,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像冷处长说的那样,我们需要先向领导汇报一下,然后再根据领导的指示,做进一步的一些了解,你要有一些耐心。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董处长只要没有出卖国家技术机密,没有损公肥私,那么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冯啸辰向阮福根说道。

    “那可就太谢谢你们了,谢谢冯处长,谢谢冷处长,谢谢顾同志、周同志!”阮福根转着圈地向众人鞠躬,唯恐怠慢了哪位,影响了事情的处理。

    送走阮福根,冯啸辰吩咐顾施健和周梦诗去查查资料,了解一下类似的事情一般是如何处理的,自己则与冷飞云一道,来到了罗翔飞的办公室,向他汇报此事。

    “真是乱弹琴!”听完冯啸辰的转述,罗翔飞皱着眉头骂道,“我们有些同志,精力不是放在搞建设上,而是放在搞各种阴谋诡计上。”

    “没错,这件事情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马伟祥对重装办的安排存在不满,阮福根不过是他迁怒的目标,而董岩就更是无端受过了。”冯啸辰评论道。

    冷飞云道:“也不能这样说吧。按阮福根的说法,董岩在半年的时间里从他这里拿到了两三千块钱的现金报酬,还有价值一千多块钱的礼品,数额非常大了,这也是警察抓他的原因。”

    罗翔飞抬起眉毛,问道:“对于公职人员的这类收入,法律上是怎么规定的?”

    冯啸辰道:“我已经安排顾施健和周梦诗去了解了。据我的印象,法律上规定过贪污、受贿的罪名,但董岩这种情况既算不上是贪污,也算不上是受贿。因为受贿应当是以出卖国家利益为前提的,董岩是用自己的知识赚钱,不能算是受贿吧?”

    冷飞云道:“从感情上说,我也认为不算。但法律上具体如何规定,我们还得听法院的。”

    “是啊,咱们不能干预法律。”罗翔飞说道。

    冯啸辰道:“这其实是一个法律没有规定的灰色地带。按照法律原则来说,法无禁止皆可为。海东省这样做,其实是执法部门不懂法的结果。”

    “你确信吗?”罗翔飞问道。

    冯啸辰道:“如果公职人员赚外快就算是违法,那恐怕各个国营企业、事业单位甚至咱们行政机关,都剩不下几个不违法的人了。就说罗主任您,也在违法之列呢。”

    罗翔飞一愣:“我?有吗?我什么时候赚过外快了?”

    冯啸辰笑道:“上星期您不是还收了一张汇款单吗?是我从刘处长那里替您拿过来的,十五块钱呢。”

    罗翔飞道:“那怎么是外快,那是我写的一篇关于装备工业发展的文章在经济日报上发表了,人家给我付的稿费……咦,你说得对啊,如果照董岩这个案子的说法,我这也算是外快了吧?”

    冯啸辰道:“您的性质比董岩还严重呢。董岩给阮福根的企业进行指导,用的是他在大学里学的知识,没有涉及到海化设的技术资料。而您那篇文章,用了很多资料都是我们在工作中搜集来的,有些观点也是我们在会议上谈到的思路,这算是职务作品了。”

    “真的?”罗翔飞脸色有点凝重,他细细琢磨了一下,说道:“小冯,你这样一说,我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要不,我把十五块钱的稿费交公吧……”

    “别别别,罗主任,您可千万不能这样做。”冯啸辰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赶紧说道:“我刚才说过了,法无禁止皆可为。法律上并没有规定您不能写文章发表,而发表文章的稿费收入,也是不违法的。国家机关里,哪个官员不会写几篇文章?如果真的要求大家把稿费都交公,大家还能不翻了天了。”

    “可是……”罗翔飞有点懵了,他当然知道写文章拿稿费是惯例,许多官员还以赚稿费赚得多为荣。在经委开会的时候,有时候大家会拿那些领了稿费的同僚开玩笑,让他们用稿费请大家抽烟、吃糖,这都是一桩风雅韵事。可照冯啸辰的说法,拿着工作上得到的资料和集体讨论出来的观点,写成文章,为自己赚稿费,这好像真的很不合理啊。

    冷飞云只好出现打圆场了:“罗主任,您别听小冯胡扯,他是在说歪理呢。其实,您写文章也是为了宣传咱们的政策思路,这是您分外的工作,而咱们重装办也没给您付加班费,这些稿费也就算是加班费了。您想想看,您在业余时间写这样的文章,总比有些同志业余时间只是打牌下棋好多了吧?”

    “嗯,你这也算是一个歪理。”罗翔飞笑了。冷飞云的这个解释,真有些强词夺理的味道,但又还能说得过去。他现在也想明白了,把稿费上交,绝对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自己损失了钱,别人还会说他出风头,而且此事一旦传开,会让那些同样拿过稿费的同僚感觉不爽。以罗翔飞的阅,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

    不过,让冯啸辰这样一搅,罗翔飞对于董岩的事情倒是多了几分肯定,甚至于想到了一些政策层面的事情。时下,国家鼓励解放思想、开动机器,在国家技术人才不足的情况下,让一部分有能力的技术人员利用业余时间为其他单位提供服务,是有利于经济建设的好事。而一旦要提倡这种行为,那么对应的报酬就是不可避免的,总不能让人家总是义务劳动吧?

    从这个意义上说,董岩事件算不算推动政策破局的一个契机呢?(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