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八十章 要讲规矩

    其实也并不是因为薛暮苍前卫,但凡是做实事的人,对于这件事都会有相似的判断。所谓技术人员不能出去干私活,说到底就是一种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心态在作祟,总觉得其他经济形式壮大了,国有经济就会吃亏。但对于实际做事的人来说,他们知道一些国有单位人浮于事的现状,也知道乡镇企业缺乏人才的窘境,他们对于乡镇企业也并没有太多歧视的看法,所以对董岩的遭遇就会持更多的同情态度了。

    同情归同情,薛暮苍也承认,如果由重装办直接去和马伟祥协商,肯定是会被马伟祥打脸的。马伟祥也许会找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直接把重装办的要求顶回来。也可能会装出唯唯诺诺的样子,答应马上放人,但需要重装办付出的代价则是收回此前对于他们的分包任务质量要求。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重装办无法接受的,现在董岩被捏在马伟祥的手里,重装办还真没啥办法。

    “罗主任是什么意思?”薛暮苍问道。

    “他觉得董岩的做法没错,但目前我们并没有明确的政策允许这样做。他的意思是促成经委出台一个鼓励科技人员利用业务时间提供社会服务的政策,但这个政策要出台,估计也得半年以上的时间了。”冯啸辰简单地说道。

    薛暮苍大摇其头,道:“半年时间,肯定是不行的。就算到时候把董岩放出来,咱们的脸也已经被打肿了。咱们重装办丢不起这个脸。”

    “我也是这样想的。”冯啸辰道,“可现在我们对马伟祥并没有直接的管理权,我们说话他也不会听。如果为这么点事情,再去动用更高层的关系,又未免显得小题大做了。再说,就算找上面的人说话,逼着马伟祥把人放了,我们依然是没面子的。”

    “是啊,咱们重装办的面子,不能折啊。”薛暮苍叹息道。

    如果仅仅是为了营救一个董岩,薛暮苍倒是能够想出一些办法来,比如托过去的老关系去说说情,想必马伟祥也不至于为了一个董岩而甘愿得罪更多的人。但只要是求人,就涉及到了面子问题。薛暮苍自己的面子倒是无所谓,可这件事关系到的是重装办的面子,这就不能不在乎了。

    重装办是一个协调机构,权力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说权力大,是指重装办上可通天,在装备研制这个问题上,经委、计委以及各职能部委都要征求重装办的意见,重装办是有一定话语权的。说权力小,则是因为重装办并不掌握装备制造企业的人、财、物等各方面的管辖权,人家可以听你的,也可以不听你的。上一次大化肥设备分包的事情,所以会陷入僵局,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在这种情况下,重装办的面子就与权威直接相关了。一旦向下属企业低了头,那么以后这些企业就更不会把重装办放在眼里,重装办要推行什么措施,将会遇到更大的障碍。就以董岩这件事来说,如果重装办不能用强力逼迫马伟祥认输,就相当于重装办自己输了,以后还有谁愿意帮重装办做事呢?

    “我刚才跟罗主任说了,在这件事情上,咱们必须和马伟祥打一场擂台,而且必须打赢。唯有如此,才能让别人看到咱们重装办的实力,不敢随便跟咱们呲牙。”冯啸辰道。

    薛暮苍道:“没错,的确如此。但是,怎么打这个擂台呢?”

    冯啸辰苦笑道:“我不正在想主意吗?刚才在院子里转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办法来,结果就走到你这里来了。老薛,你是老把势了,下面的企业你都熟悉,你帮我出个主意吧。”

    “你就别笑话你薛大哥了,你是整个经委公认的智多星,你都想不出主意,我能有什么好主意?”薛暮苍笑着说道。

    冯啸辰道:“智多星不就是吴用吗?我现在就是无用,百无一用,还请薛大哥不吝赐教。”

    听冯啸辰说得如此低调,薛暮苍也不好再说啥了。他点着一支烟,吸了几口,说道:“马伟祥这一手,纯粹就是耍流氓了。董岩就算有什么错,他作为厂长,也完全可以在厂里进行处理,哪有报警的道理。他这样做,是做给我们看的,这有点不讲规矩了。”

    “没错,正是如此。”冯啸辰道。

    “既然他不讲规矩,那么咱们是不是可以针锋相对呢?”

    “你是说,咱们也不讲规矩?”

    “不,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跟他讲规矩。”薛暮苍呵呵笑着说道。刚才这会工夫,他已经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压低声音向冯啸辰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冯啸辰脸上浮出了笑意:“老薛,我觉得可行,走,咱们去向罗主任汇报去。”

    三天后,位于海东省省会建陆市郊的海东化工设备厂迎来了三名不速之客,领头的是一位50岁上下,脸色和善的官员,自称是国家经委某司的副司长,名叫王时诚。跟在他身后的,另有一男一女,都是年轻人,看起来却是非常严肃的样子。

    “哎呀,是王司长啊,不知大驾光临,失礼了,失礼了。你怎么有时间跑到我们这个小厂子来了,是来视察工作的吗?”

    厂长马伟祥得到通报,忙不迭地从办公楼跑出来,笑脸相迎。他与王时诚见过几回,但不太熟悉。不过,国家经委是什么机构,随便下来一个什么干部,马伟祥也是当成领导来接待的。

    “马厂长,打扰了。”王时诚与马伟祥握了握手,说道:“视察工作不敢当,是经委领导派我下来了解一些情况。如果马厂长方便的话,我们是不是到你们的会议室去谈谈?”

    “没问题!”马伟祥答应得极其痛快,他一边招呼着王时诚一行上楼,一边向跟在身后的办公室主任吩咐准备饭菜,以便会谈之后款待上级领导。

    一行人来到海化设的厂部小会议室坐下,马伟祥请示道:“王司长,你要了解什么情况,看看我需要把哪些同志请过来。”

    王时诚摆摆手,道:“马厂长,不急,我先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经委监察室二处的副处长任浩同志,这位是二处的索佳佳同志。这一次,主要是他们过来了解情况,经委领导担心他们和基层的同志不太熟悉,让我这个老同志陪同他们过来,也是帮着引见一下的意思。”

    “监察室?”马伟祥一愣,顿时就有些心慌的感觉。监察室可是专门揪人辫子的单位,经委专门派了两句监察室的干部到海化设来,莫非是海化设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好,经委要找他们麻烦了?

    “任处长,你向马厂长介绍一下情况吧。”王时诚向任浩说道。

    名叫任浩的那名男性官员点点头,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到一页,然后抬起头对马伟祥说道:“马厂长,我们监察室接到群众举报,称你们厂有一位名叫董岩的干部,贪赃枉法,触犯刑律,已经被公安部门绳之以法了,请问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是董岩的事情?群众举报?”马伟祥有些没弄明白。董岩被抓的事情,他当然是最清楚的,但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传到国家经委去了,而且还招来了两位监察室的干部。他隐隐觉得这事有些不妥,原本只是想惩诫一下董岩,顺便给阮福根以及重装办一点难堪,但真到发现事情已经被捅到经委去的时候,他又有些忐忑了,谁知道经委对这事会不会有啥想法呢?

    “这个事情嘛,现在还不太明确。”马伟祥决定先含糊其辞,听一听对方的意思再说。他知道,涉及到这种敏感的事情,自己说得越多,就越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不如先了解一下对方是什么意思,然后再发表自己的意见。

    索佳佳不满地问道:“马厂长,什么叫不太明确,你们到底有没有一位名叫董岩的干部,这个也不明确吗?”

    “董岩,当然有,他是我们的技术处长。”

    “那么他是不是被公安部门带走了?”

    “这个……呃,是有这么回事。”

    “公安部门带走他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马伟祥道,“这样吧,我让我们保卫处的同志来向你们介绍一下情况,你们看好不好?”

    任浩点点头道:“那就麻烦马厂长了。”

    马伟祥站起身,出了小会议室,吩咐人叫来保卫处的处长李志伟。他在门外对李志伟密授了一番机宜,这才带着李志伟重新进了小会议室。

    “事情是这样的……”李志伟照着马伟祥的交代说道:“我们也是得到一些干部职工的反映,说我们厂的技术处长董岩不务正业,经常去帮某乡镇企业干私活,收受巨额报酬。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公安机关就把他带走了。”

    “收受巨额报酬?具体金额是多少?”索佳佳问道。

    李志伟道:“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过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总金额应当在1000元以上,甚至有可能更多。”

    “竟然有上千元?这么重大的案子,你们向海东省经委通报没有?”任浩瞪大了眼睛,对李志伟质问道。